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博文
(2017-08-16 17: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6 17:08)
标签:

五月

收割

乡村

分类: 浪淘沙

红色作为三原色之一,一般来说,会让人觉得艳丽,喜人,比如红衣少女,比如小孩的脸。

月份前边加一个红字,也是别有一番意味儿,比如红五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06 09:26)

1980年黄永玉画猴票,画得灵动活泼,据说目前价钱已经翻了15万倍;36年后的2016年,92岁的黄永玉再次操刀画猴票,不知再过36年会炒到什么样的价。所以,搞收藏两条基本原则不能违:非名家的东西不能收;所谓收藏,就是给孙子重孙重重孙留点财富。

不过才说到猴票,就想起陈丹青骂黄永玉,陈丹青除了文笔好,嘴还毒,把一个看起来颇有几分慈善甚至狡黠的老头骂得狗血淋头,搞得我读黄永玉的《沿着塞纳河到翡冷翠》,一边读一边心里发虚。但紧接着又发现有人骂陈丹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几年,大凡我认识的,家有余粮的熟人朋友,都下乡了——要么直接租农民的房子,大加装修一副兴建行宫的架式,要么租块地皮自己修二房三房,德阳附近的乡村,只要竹木还算茂盛,路边还有一点水流,屋后还有一点小坡的地方,都被这些城里人给占据了。

不限于这种小打小闹的似乎更多,德阳周边乃至天涯海角,那些风景优美,原本是农民世代居住的地方,现在到处晃荡着城里人的身影。

农民进城,城市人下乡,这场中国居住地大换位正在悄然进行。

那些熟人朋友,到乡下租也罢修也罢,起初我以为是抢房地产投资先机,属“预埋单”性质,但是后来再看,似乎并非如此,毕竟目前农民的宅基地还不能上市,所谓确权,不过是明确个使用权,就算要“流转”,也只限于村里,相当于我有一把菜刀,但我只能卖——应该是租——给我的一墙之隔,沟对岸的某某想买,那是不行的。所以类似沟对岸的这些城里人,最多也就是在我这儿借菜刀一用,用多久且不论,但菜刀始终不是属于你的。

借菜刀的城里人指望把别人的菜刀卖了赚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画年画

 

画一头老虎虎啸山冈

画一对凤凰幸福吉祥

画一朵牡丹富贵满园

画一只聚宝盆百姓安康

 

画红楼  黛玉多情葬落花

画三国  关羽五关斩六将

白蛇传  小青仗剑金山寺

鹊桥仙  织女天河会牛郎

 

画年画,画一个天官赐福喜满人间

画年画,画一个比翼双飞岁月久长

 

画一头春牛牛气冲天

画一只花灯喜气洋洋

画一个寿星寿比南山

画一个胖娃娃福气满堂

 

画西游  悟空大战天兵将

画西厢  多情多义小红娘

杨家将  六郎大破天门阵

宝莲灯  劈山救母好儿郎

 

画年画,画一幅梅兰竹菊诗书传家

画年画,画一幅秦琼敬德堂堂皇皇

 

一幅年画佑我祖祖辈辈风调雨顺

一幅年画保我世世代代儿孙满堂

画年画  画我物阜民丰五千年

画年画  画我和谐文明大中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老耿文化程度不高,想当年,上个小学还没完,学校的主要任务就变成了带领学生参加劳动;上个初中还没完,学生就变成知识青年一起下乡了——老耿倒谈不上下乡,因为老耿出生就在乡下,顶死算个回老家。老耿顶着知识青年的帽子回到熟得不能再熟的村里,主要任务是田间劳动,顺带晚上就着油灯给叔叔婆婆姥爷大娘一干人等读报纸宣讲政策,就是从那时候起,老耿喜欢上了读读文件。

老耿读文件也有一个从照本宣科到借题发挥的过程。开始的时候,因为紧张,怕出错,老耿都是老老实实读原文,连标点符号都不放过。后来读的次数多了,发现婆婆大娘大爷大叔其实也懂不了那么多高深的名词,胆就壮了些,读到某个要紧处,也要停下来,放下文件,加点解读。老耿的解读也就是拿左邻右舍的鸡啊鸭啊的事情举例子,但例子都贴近群众,贴近生活,颇得那些大字不识的农村大爷的欢迎。再到后来,老耿越讲越顺溜,胆子也越来越更肥,放得就更开了,有点讲评书的味道了,一时间老耿念文件成了村里夜晚的一件必不可少的节目,哪天老耿不在,大家围着油灯坐着,就觉得冷清得很,不像个事。

老耿的才华得到了大家,尤其是上级认可,老耿于是从一回乡知识青年变成了生产队副队长、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17 22:0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03 10:03)

一枝花

 

 

写下“一枝花”三字,就忍不住想起哪篇课文上学过的农谚: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意思是说,庄稼要长得好,得全靠粪施得好。一下子就想起这个,显然有点没品味,其实一枝花是个曲牌名,写一枝花有名的如刘信庭所作套曲《一枝花  春日送别》第一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卖书号,对有的出版社来说是增加额外收入,对有的出版社来说,是解决生存问题。问题的关键是,这些被卖出去的书号印的书是不是都违规违法了?

似乎并没有那么严重。

就我看来,买书号出书的,分三种情况,一是作品长期得不到出版社的认可或者出版社压根就不看你无名作者的作品,作品是好作品,就是得不到赏识,不得不自己花钱出书;二是作品的确不怎样,哪家出版社都不给出,只能自己花钱出成书自我安慰一下,或者借出本书博得某种虚荣,或者只为了哄哄外行;三是的确有钱,任性,就是自己搞着玩,朋友交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杨轻抒
杨轻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688
  • 关注人气: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更多>>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