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潇湘人家
潇湘人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803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6-07-22 11:43)
标签:

育儿

分类: 二胎时代
测试棒二条红,再明白不过的事情。

老严还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我走到他跟前将结果在他眼前晃了晃,他没支声,但我知道结果,因为他脸都黑了。

晚上睡觉前,他抛下一句话,不能要啊!

唉,一夜未眠!

网上搜索相关信息,结合自身情况,4月16日的那几天,并不是月经周期,而是先兆流产。

是怎样的一个生命,在我如此强大的运动中,悄悄而来,历经先兆流产,又经历跳绳等各种高危运动,还如此倔强,如此不屈,如此贪恋地,来拥抱我们的生活!

居然,真就有了丝丝的不舍!

跟老严商量,如果是个女儿,咱还是要了吧,有个小棉袄多贴心呀?

老严脑壳摇得象拨浪鼓,这还有思考的余地吗?一个大的就将我们折腾得够惨了。也是,潇潇从小体弱多病,7岁之前的日子,几乎就象踩钢丝般战战兢兢的踩过来。好不容易熬到他现年15岁。终于可以喘口气,可以过一点属于自己的真正生活了……

可是,这终究还是一个生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分类: 二胎时代
我感觉,我还是应该记录下来,哪怕只是流水。

时间倒退至今年4月份,那时和老严的减肥活动正如火如荼,以前的年月,嘴里也曾叨叨过减肥减肥,那也只是嘴里嚷嚷而已,从来也没付出实际行动过,因为不减肥的借口总比付出行动要理由充足得多。

今年年后回长,不小心踩着了一直放在客厅里的电子秤,虽说只是匆匆一瞥,但那刻度也足以使我大惊失色。慌忙中拉着老严上秤台,他明明知道数字足以让人绝望,但拗不过我的连哄带骗,果真,75KG!

不行不行,这次真的必须减肥了!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向我致询,我唯有以深深的点头至以回答,我并没有告诉他我的体重,我想让67KG这样的数字,成为永远的一个迷底。

老严向来雷厉风行,那日之后的第二天,详尽的减肥计划就呈报到了我的眼前,包括节食,包括大耗量的运动。

我的运动包括游泳、跑步、仰卧起坐……老严的运动是跑步、岳麓山骑行、引体向上……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两个月后,时间到了4月。

4月中旬,突然感觉身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柴静是谁?

 

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也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在铁杆粉丝眼里,柴静是女神,在文学青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火星人鸟语
还是开门见山说事情经过吧,去年11月请机票代理公司订了张广州飞越南的机票,后来这张机票没有使用,票务代理妹妹说一年之内办理签转有效,这事就这么隔下来了。
 
这次严回国,旧事重地,请票务妹妹帮我签转到4月1日,票务妹妹忙了一个小时,告诉我这张票只能签转到3月31日,4月份这张票就废了。虽说只有24小时的界限,但人神共知的原因,谁都不想提前这24小时,严提醒我,直接与越南航空公司联系,看能否解决这个问题。
 
百度搜索,点开第二条目链接,出现一个越南航空公司中国唯一指定服务号码:4008883532。于是直呼,一个号称1068的接线生带着严重的广粤口音跟我联系上了,我在表明意图之后,他要我出示登机人信息,此后他说,越南航空公司目前在国内有两种方式办理签转手续,一是直接去登机机场办理,二是银行柜员机办理。第一种方式肯定取消,但是第二种方式,银行柜员机?我连问三次表示疑问?怎么可能?一没服务人员在场,二没方法指引,怎么办理?他非常肯定地回答,就是银行柜员机,你就近找到一个银行柜员机,然后直呼我,我告诉你怎么将签转手续办完。
 
嗯,行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09 14:00)
标签:

杂谈

分类: 家有淘气

28楼的宏与潇潇是好朋友,年长潇潇2岁,每次上学,都看见外婆在后面跟着,宏每次上学路上表情都很淡然。潇潇跟我解释:其实宏很讨厌外婆跟着的,有时放学故意走很远的弯路,为的是不在路上与外婆相遇。宏外婆看见潇潇总是独来独往,对我说,这多危险啊,孩子还小呢。

 

潇潇二年级的时候就没有人送他上学了,上培训学校也是自己独来独往,要穿过车流不息的芙蓉路。我知道我懒,宁愿待在电脑前,也不想多陪孩子走一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03 19:51)
标签:

杂谈

分类: 围城春秋

家里的老人象多米诺骨牌似的,一个接一个的开始生病。

 

心就这样被支解,惦记了这个又得去挂念那个。还得开始着手找工作,原本是想年前轻松一下,被严的一席话激怒,便开始在这寒冬里四处搜索。

 

河东河西驱车来回奔跑,衣服穿得不多,上车的时候手握方向盘抖了半天,暖气上来的时候才开始感觉身体也有了温度。这样的境象让自己感觉无限凄凉,时间就那样被拉到十几年前,也是这样的天气,四处求职无果,偏偏自行车还爆胎,偏偏例假还疼痛,那时感觉这天下就只有我一个苦女子。

 

在所有人眼里,我就是幸福的代名词,偶尔发点脾气,那只是撒撒小性子,给生活添点佐料。

 

我要工作,我要照顾孩子,我还要照顾老人。我要让你知道,我是全能!

 

工作终于定下来,又将开始一个新的里程碑。严来电话,将这些通报于他,他有些迟疑,问孩子咋办?老人咋办?

 

郁结了几天的怒火终于开始暴发了,你现在知道问我咋办了?你盛气凌人不可一世耀武扬威的时候你想到这个时候了吗?

 

我是全能,我能,我将这些全都接管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8 14:54)
标签:

杂谈

分类: 家有淘气
周末潇潇在医院点滴,我将带来的晚报塞进他手里,订的时候非得订,订了你又不看,你看你这算哪门子德性!潇潇被我说得不好意思,只得翻开报纸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不一会儿,他便向我发问了:妈妈,你说这婚外恋是什么意思?
 
房间里点滴的还有一位已过三十的MM,我扫了她一眼,见她依旧专注于自己的手机,于是就向潇潇解释:婚外情就是婚姻以外的恋情,怎么说呢?中国婚姻法规定一夫只能一妻,如果有人结婚了,但是他又到外面新找了恋人的话,那他就发生婚外恋了……
 
我还在大作文章呢,那MM将眼抬起,对我说,你怎么跟孩子讨论这事呢?我笑着望了她一眼,不敢再往下说了。
 
今天午餐,家里的米缸已经底朝天,自从来长沙后,我们的米饭问题一直是婆婆解决,每次从老家回来,我们都往车里塞上整整几袋大米,够我们娘俩吃个大半年的。这阵子很少回家,米缸也就开始断炊了。我故作姿态对潇潇说,我们没饭吃咯,要饿死咯。
 
潇潇白了我一眼,怎么可能,奶奶家的米吃完了,我们就去超市买嘛。
 
我对他这种淡定的神情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8 10:38)
标签:

杂谈

分类: 围城春秋

一、严去越南了,越南便成了我生活中的关键词,每次电话我都逗严,春节我可来越南了啊,严每次都拒绝,他会说:越南有啥好的呢,水果没有,风景没有,帅哥美女更是没有;他还会说:这儿天天下雨,人都长霉了;他还会说:这里的房子板架结构,晚上睡觉呼噜声磨牙声甚至梦话呓语声,声声入耳。可是那儿最不好,有严啊,有严的地方,就是家的地方。于是我还是执意逗他,春节我可来越南了啊!这次他又有了新词,来越南多不好啊,你们娘俩估计花费上万了。上网搜索,一个月close往返,俩人六千,我几乎欢呼雀跃了。我对严说,春节我可真的来越南了啊!他答,你真的来啊!(……)

 

二、我问潇潇,现在这样的生活你感觉幸福吗?潇潇说当然啊。我再问,那比之我们一家仨在一起呢?潇潇答:那我们仨在一起更幸福!我再说,可是你爸爸不让我们去越南。不去就不去吧,爸爸总有爸爸的理由。潇潇替他爸爸辩护得倒是真干脆。我再问潇潇,如果我和你爸离婚,你选择和谁在一起?妈,你干嘛问这个问题?我不要你们离婚!

 

三、晚上严再来电话,我没有接听,我不接听是因为情绪问题,而潇潇也是不接听电话的,那是习惯问题。但是这一晚他接通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8 10:35)
标签:

杂谈

分类: 家有淘气
潇潇这几天颇走文艺路线。
 
航航(潇潇死党)中午没有回家,搬着一碗快餐敲开我家的门,正巧我们午餐,于是一起上桌。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航航片刻,对小朋友拿筷子的姿势提出异议,航航腼腆一笑,一直这么拿着,改不了了。潇潇评价,你这是习惯成自然,就象鲁迅先生说的,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就形成了路。
 
鲁迅先生的话跟习惯成自然是否有必在联系?我觉得有点牵强。但人家现在走文艺路线嘛,什么事情是要费思量一下的。航航见饭桌上没有奶奶,于是问奶奶呢?潇潇答,奉行上策了,走了。奶奶在长沙小住数日,牵挂着老家的诸多事宜,自己搭长途客车回家了。航航对潇潇的“走为上策”这句回答思量了半天,还是没有明白奶奶是回老家了。
 
晚上潇潇讲了一个笑话,说俩祖孙贴春联,爷爷粘贴孙子在下面指挥周正,爷爷图奉吉祥就告诫孙子:如果需要往上调,你就说要高升,如果需要往下调,你就说发财。孙子点点诺诺说知道了,您就贴吧。爷爷方位感不错,春贴刚刚就在端正位置不需要任何调整,于是孙子说:爷爷,既不高升又不发财!
 
我哈哈哈笑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娘走半个月了。

 

仔细梳理,矛盾一直占据,一会对自己说,你已经做得够好了,娘因你无憾。但更多的是自责自惭,终究是自己做得太少。

 

结局早就知晓,只是自己一直不敢面对这些现实,努力作了一个又一个,还是徒劳。那天也不知从何得来一条消息,说用子女的肉作引子,掺合在药中什么病都能治好了。为之一动,心想我在药中滴血若干不知是何情况?跟娘说起这条消息,也没提及自己另外的想法,娘突然抓住我的手,说你别乱想,这些都是迷信的东西怎么能相信这个呢?

 

其实娘一直是很相信这些的,只是,当这些触及儿女的利益时,娘便不信了。

 

后来娘躺在病床上不再起来的时候,我陪伴左右。娘说,自从她生病之后,我表现出来的温顺与乖巧让她出乎意料,比之她身体健康时我的跋扈,几乎判若两人。

 

娘说这些话的时候几近耳语,于我,却几乎震耳欲聋。17岁那年第一次脱离娘的视线,尔后工作恋爱结婚生子,娘便被我一直捂在心窝深处。原想着为娘做一层厚厚的屏障将娘保护其中就是对娘最大的孝顺。可在娘的心际里,她要的并不是这些。

 

娘躺在病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