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火虫
杨火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35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琉璃月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盛世之花

    ——略论儿童文学与经济繁荣之关系

   

    “国家不幸诗家幸”,赵翼的这句诗自问世以来就被广泛认同,并被屈原、杜甫、陆游、辛弃疾、文天祥、顾炎武、龚自珍、梁启超等一长串的名字印证。一般认为,动荡的世事、凋蔽的民生更容易激发文学家的激情与才气,催生传之久远的伟大作品。

    然而,儿童文学却是一个例外,遍翻世界儿童文学史,再看看当今世界儿童文学发展的状况,种种迹象表明,它更像一朵盛世之花,很难在乱世出现繁荣,而只会在经济繁荣的盛世大放异彩。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儿童文学的繁荣与经济繁荣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吗?如果有,其内在的原理是什么?或许,通过对这个现象的梳理与探究,我们可以更加清晰地体悟到儿童文学发展的内在规律,找到一条顺畅的儿童文学发展之道。

   

    一、现象描述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王勇英“弄泥的童年风景”系列暨广西本土文学作品研讨会在邕举行
2011-09-29

新闻来源:广西文联网 作者:范弋、晓言 责任编辑: 严琴


 



9月27日,王勇英“弄泥的童年风景”系列暨广西本土文学作品研讨会在南宁举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心仪文萃
  家中有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好像多了一个外星人,家长们会发现:孩子们说的话、唱的歌、穿的衣……都在自己所能理解的范围之外。对于孩子们口中的“时尚”,自己眼中的“怪物”,究竟该采取怎样的态度和做法?江西鹰潭市的蒋晓勤女士给我们讲了她的亲身体会。
 
  老土妈妈与时尚女儿一块成长
  文/郑光春
  女报·纪实版2006年第10期
 
  面对女儿离谱的时尚
 
  我的女儿连玉君自小就是个新潮胚子,从幼儿园开始,到小学到初中,一路走来,吃喝玩乐穿,样样都要领潮流之先。尤其到了高中一年吸,连玉君的前卫意识达到了顶峰:“淘小店”购买发夹、小挂件;“泡茶吧”聊韩剧偶像;“蹦的”、“溜旱冰”……凡此种种时尚项目,连玉君都乐此不疲。
  虽说连玉君对时尚的喜爱目前并未影响她的学习和成长,但我还是有所担心。我是个既不守旧也不新潮的母亲,中庸的我,对连玉君追求时尚的所作所为,一直抱着听之任之的态度。可当有一天,连玉君君头顶洋美人的五彩假发猛然站在我的面前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新浪的茅坑占了一年了,没搞出点儿什么东东,真是浪费资源,很惭愧滴说~~
  这一年状态、感觉都很不好,各位作家、作者的稿件堆了一大堆,至今无法浮出水面;女儿一周去幼儿园,一周去医院,不停地循环往复;七七八八的东东写了一大堆,想写的文章一只手可以数得出来……
  相当郁闷呐~~
  恼人的本命年即将过去,偶要奋起直追,抓住青春小鸟的尾巴~~
  《文艺报》约偶写篇纪念张天翼的文章,很惭愧让偶给拖换人了,但还是要写出来的,不然对不起偶对张天翼老先生的崇敬;有一篇重头文章要写,可以预告一下,《高大全30周年祭》,发表也几乎没有可能,但有意思啊,有点儿刺激,一定要写出来;听说杨红樱不太喜欢别人写她的评论,但两年来一直想写,不吐不快啊……
  从现在开始,有新的文章就会贴上来,偶认为还有意义的旧文也会陆续贴上来,当然每篇旧文前都会有一点“重贴感言”。
  ^_*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重贴感言
  “科学发展观”也是一个框,什么都能往里面装,哈哈~~
  任何事物的发生、发展、繁荣,都有其内在的规律,要想多快好省地发展,必须懂得借鉴。这有两层意思:必须借鉴;要明白借鉴什么。
  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认真研究别人发展的过程,吸取经验与教训,把握事物的本质与发展规律。
  于是偶就想写一系列的“读史心得”。这篇文章算是其中之一吧。
  本文原名为《差距或许在我们的视野之外》,写于喧嚣的纪念安徒生诞辰200周年的日子里,发表于当年的《中国儿童文学》。
 
  1、差距或许在我们的视野之外
 
  作为世界童话史上的两座高峰,安徒生与林格伦是值得研究与学习的。
  事实上,在中国,新时期以来,他们也的确得到了足够的“重视”:
  他们差不多是作品被模仿率最高的两位作家;
  他们的“语录”在圈内也得到了“圣经”般的推崇:“我写童话,并不只是为了孩子们的,也是为了大人们看的”、“只是想让我内心世界里的那个孩子高兴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时事评论

  重贴感言
  我有一个不停重复的观点,童话在欧美的兴起、发展与繁荣,有两个至关重要的精神资源绝对不容忽视。一个是儿童观的不断演进与变革,另外一个则是对童话文体规律的探寻与研究,对童话创作手法的继承与发展。
  现在觉得,说得还不够清晰,这篇文章应该是对这个观点的补充与细化。
  考察童话繁荣的国度,还有一个现象值得重视,那就是,作家、家长、教师乃至整个社会有一种童话心态——心态优雅、从容,崇尚幽默与趣味,人际淳朴、宽容……
  它必须依赖于几个方面的进展,一是儿童观的不断演进与变革,再有就是是社会的相对富足与和谐。
  近一个世纪以来,优秀的童话作品大多产生于北欧、西欧、北美与日本,这绝非偶然。
  对照一下,我们还只是在社会的相对富足上稍微有了一些进展。
  路还远。
  加油!

  引言
  一、成人主流文化自我边缘化带来的契机
  二、流行文化的幼稚化
  三、不愿长大是一种先进文化
  四、幼稚化心态与童话的成长

  这真是一幅令人悲观的图像,虽然这种全景式扫描是以偏激的眼光来观照的,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时事评论
  一、死后39年被“通缉”——儿歌作家的另类荣耀
 
  谁都明白,儿歌是儿童文学中最重要的一种体裁。
  谁都承认,儿歌是儿童文学中最受冷遇的一种体裁。
  稿费低自是不说,也产生不了什么“大王”、“皇后”,更重要的是,几乎没有什么人认为它是一种很高级、艺术含量很高的文学体裁,从事儿歌创作基本上被认为是一种比较初级的创作阶段。
  于是,从事儿歌创作的作家屈指可数;
  于是,优秀的儿歌难以寻觅;
  于是,孩子们自己编纂、演绎出了不少让大人们头疼的另类儿歌;
  ……
  儿歌真的是一种很低级的文学体裁?
  这是市场经济的必然现象?
  我们已经麻木到不知该如何寻找优秀的儿歌产生不了的真正原因,甚至根本不想去寻找,或者压根儿就不屑于去寻找?
  在泡沫泛滥、人心浮躁的今日,或许这是一个必然会产生的结局?
  莫畏震荡遮望眼,吹尽荒沙始见金。真相永远不会被掩埋,荒沙吹尽也并非一定要经历千辛万苦的历程。历史是位幽默的老人,有时他只需轻轻挪动一下手指,即会“玉宇澄清万里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观念思潮
  三、“文学童话”背后的儿童观、儿童文学观
  我们老早就在面对这样的诘问了:“儿童喜欢的童话就一定是好童话吗?”
  幽默一点儿的还会学着一位名人的口吻说:“流行性感冒也是好的啰?”
  不耐烦的人则干脆撇下一句话:“那么多人喜欢的东西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
  对此,我们完全可以进行有理有据的正面回应,但这样的对话十有八九会变成“鸡同鸭讲”的混乱局面,因为双方对话没有有共同的基础。归根到底,无论“教育童话”、“文学童话”,还是“游戏童话”、“宣泄童话”,都还只是技术层面的东西,它们的对立点不在于“怎么写”,而在于“为谁写”。因此,对“文学童话”的反思必须要深入到行为背后的观念层面,即对儿童、儿童文学乃至文学的根本理解的层面。
  1、童话好坏由谁说了算?
  “我坚定不移地认为,能为孩子们喜爱的作品就是好作品,而不为孩子们喜爱的作品就不可能是好作品;儿童文学的创作与评论都必须贴近儿童生活,儿童是儿童文学作家创作的引导者。儿童不是‘缩小了的成人,他们有认知周围世界,表达自身感受的独特方式’。”
  可惜,这句话不是我说的,而是一位儿童文学圈子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观念思潮
    为什么要向安徒生吐口水?安徒生本人是无辜的,他自有他创作的自由。
  其实大嘴鸦的口水是想吐向“文学童话”的。
  不可否认,童话之所以能在文学大家庭中赢得一个特殊的位置,从丑小鸭变成白天鹅,安徒生及其“文学童话”的努力功莫大焉。自安徒生以降,“文学童话”也风气渐盛,成为一大流派,并且还在当代中国童话界成为主流。
  但考察“文学童话”的精神内涵及实际的阅读状况、阅读效果,我们却无法得出这是“大势所趋”的结论。甚至可以得出相反的结论:它疏远了本该接受它的群体,造成了读者大批逃离,甚至可以说是对童话精神的一种反动。
  不是说擒贼先擒王吗,既然安徒生是“文学童话”的开山老祖,并且俨然是“文学童话”的化身,那么,安徒生老爷爷,对不起了,谁让你影响那么大呢?只能向你吐口水了。

  [中国儿童文学反思]之观念篇(1)

  “文学童话”反思
  ——兼谈安徒生童话的消极影响

  内容提要
  小引:儿童文学“文学化运动”
  一、经典童话VS纯文学:风马牛不相及
  二、童话与“文学”的距离
  三、“文学童话”背后的儿童观、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观念思潮

  卡通,是儿童文艺F1大赛中最尖端的车型,飚车族们在它的速度极限中获得了无与伦比的快感。
  它的开发的原动力当然是飚车族的需求,但决定它的制造水平的却只能是它的制造工艺——儿童观(说白了,就是一个国家、民族对儿童愿望、思维、行为的容忍度与满足率)的发展水平,就是它,决定了赛车的速度,决定了飚车族的快感强度。
  中国的儿童为什么爱看美国卡通?因为它允许冒失的冒险与探奇(如唐老鸭),允许无所事事的嬉戏与打闹,允许惹是生非(如汤姆与杰瑞)……
  中国儿童为什么喜欢日本卡通?因为它允许好吃懒做(如樱桃小丸子),允许好色,允许以戳大便为乐事(阿拉蕾),允许追星,允许异性相吸(灌篮高手、足球小子)……
  飚车太危险了!小孩子怎么能放任?……会有很多人有很多类似的话,类似的问题。
  但他们忘了问一个问题:美国、日本的父母和成人社会难道是白痴?他们怎么把自己的孩子往火坑里推?他们也忘了一个简单的事实:美国经济如日中天,每年的诺贝尔奖包揽大半;日本以区区弹丸之地创造出我们至今难以企及的经济奇迹!
  如果他们的教育没有过人之处,何来这些成就?如果没有这样的儿童观,何来这样的教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