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这不是我第一次到祖国的南方,低沉的气压,湿润的空气,低矮起伏的青山,细流涓涓的溪水,还有茂密葱郁的植被和随处开放的鲜花,这些有别于北方的南方景致因几次南方之行也都在脑海中留有印迹。然而,楚湘大地特有的江河漫灌之势,却让两湖在温婉的南方版图中有着特有的霸气。我是在“一桥飞架南北”的跨江大桥,还有江边客居的酒店以及楼阁上见到长江、湘江和赣江。这些泛着金色波光的江水包容了古往今来的跌宕起伏,波澜不惊地流淌在这些城市的时间轴上。人心总是因浮沉的事情而起伏,而江海之宽己,是因能坚持地向一个方向流淌。

抵达武汉的当晚,在熙攘的饭桌上我得到海吾的音讯,他在qq上看到我的留言,循着我留下的手机号与我联系上,海吾的声音依然是以往那般热情阔达,因饭桌不便多言,我便在入夜回酒店给他拨了回去,各执话筒一线聊得甚欢,他目前落脚深圳,得到一个法律方面最基本的工作,收入不算理想。与女友感情弩定,准备结婚。自感生活虽然艰辛,但希望从未泯灭。替他高兴。再往前些日子,在济南见到失散多日,也是我曾写过的一个老友,在忙完公事的夜晚匆匆见了一面,依旧相见如故,只是他的相貌有些变化,额头多了与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因为明天要去武汉出差,我想起了这个在武汉的挚友。我始终搞不清楚,为什么我的挚友都是那些失去联系的,曾经在我生命中留下浓重印记的人。我手上依旧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武汉做什么。上一次见面,是在北京,我甚至忘记了他来北京的准确的缘故,只是一次匆匆的相见。他从很远的地方风尘仆仆来到我远离市区的居所。我们在黄昏里吃了烤串喝了啤酒。那是一个微醺却又格外清醒甚至清冷的下午。他似乎是为自己坐过牢、并有些神经问题的姐姐做些平反工作而来到首都的,抑或是他的这位神经有些问题的姐姐在北京出了乱子,他来解决的。

我知道一些他的家事,父亲身体不好,有一个同胞的哥哥,还有这样一个不常提起的亲姐姐。我们在高中备考大学时是最要好的同学和同伴。他因为复读而来到我所在的高中,他刻苦勤勉,待人厚道,爽直。他在班里一度是领跑者,后来临近高考的时候,他的成绩直线下降。作为他的好友,我知道内中原因——身负重羁,他的压力太大。他将一家的荣辱担到自己的肩膀,克己复礼,臻于完美。他是一个拿未来的理想维系当下生活的人。但他的性格好,所以,不管处境多苦,都能听到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周四去人民大会堂现场看了2010年的军民迎新春晚会——双拥晚会。短短一个半小时的节目,精彩绝伦,非常赏心悦目。更为有意义的是,我带上了爸妈去看了这场演出,这也算圆了他们多年要去人民大会堂的夙愿。这周一下午又去中央电视台一号演播大厅看了央视春晚的部分节目。这时候的央视一号演播大厅正是一派热闹,上了妆的演员拖着各色的演出服分布在走廊的各个角落里,他们抑或三五一团抑或独自成行地埋头对着面前的盒饭大快朵颐,而他们的身后还整齐地码放着一摞摞没有开封的盒饭。来到一号演播大厅你看到最多的就是盒饭和演员。演播大厅不像电视里看起来的那般恢宏和绚丽,大概有二百左右个观众席,观众席与舞台之间的距离非常局促,难怪每年看春晚时候,观众镜头里总不断反复出现若干个人的反映镜头,原来这里的观众本身就很少,差不多一个很好的位置就会受到摄像机的青睐。
   我们只看了部分节目,这其中令人难忘的是刘谦老师的魔术。刘谦老师诙谐幽默的表演让魔术变得亲切而生动。这其中还有比较令人难忘的是冯巩的演出,尽管演员们还卖力但笑果还是很牵强,炒了一堆网络流星语的冷饭。再有比较难忘的是本山老师的小品,包袱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0 15:04)
标签:

杂谈

亲临现场看了今年的百花迎春——文化艺术界大联欢。整台晚会的艺术水准自不必说,与cctv的春晚相比这应该算是高雅艺术了吧。只是,现场看比电视录播多了好几份意料之外的喜感。就譬如说,晚会还有一分钟要开始的时候,听到姜昆在后台对着话筒说,朱军来了吗,快到后台来;舞台背后的大屏幕在节目进行中突然罢工了,出现了一些电脑符号之后一片死寂;还有晚会进行期间,又一个熟悉的声音对着话筒说,快把话筒给姜昆。俺是笑点比较低的人,每当出现这些的时候,俺就忍不住地笑了。不过还是很期待正月初三电视播出时候的样子。
另,感谢qc友情赞助珍贵的演出票。节目单连并以前其他的,都已珍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09年的10月份,我离开毕业后的第一个工作单位,来到这里。

这个博客记录的好多事情,都发生在第一个工作期间,那同样是一段忙碌充实的时光,我不甘于将所有精力安放在一个没有太多生机的国有企业中的一个可有可无的岗位上,同时还捣鼓着创造剧本,并参与跨国办学的项目。还好为人师地教一些国外的小朋友大朋友们汉语,那时候身边的人很多,来来往往的,好不热闹。

2007年10月来到这里以后,这些事情大部分都停止了,其中的人有的偶有联系,大部分也都慢慢疏远,生活中的大部分突然沉寂下来。刚来的时候,我觉得这里的工作有些神秘,我想需要停止所有不相关的工作和活动,尽快适应下来。于是,07年10月份以后的日子,我在一个静谧的地方工作,在一个静谧的地方蜗居。回想起来,脑子里是槐花伴雨飘落的安静和芬芳。一年的时光以后,我适应了这里的所有工作,并成为了主力。工作也随之多了起来,多了一些跟人交往沟通的事情。时不时地也到不同地方转转。工作虽然忙碌,但也开心充实,愿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31 14:30)
标签:

杂谈

人,纵有上天入地的本领,但在自然的造化面前也会感到敬畏。大自然可以用几千年甚至几万年的时间捧出一个作品,而人只是在这广袤的宇宙中,漫长的时间长河中存乎一瞬的产物。

这是我在11月份去云南昆明拍摄的照片中的四张。我在09年最后的一天把它们贴出来,是想要传递出一种力量。经过2009年这一年的路转峰回,迎来一个还算不错的新一年的开始。希望这一年里工作中能有所突破。



昆明九乡溶洞中的瀑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29 16:07)

似乎已忘记平静中思考写作的感觉,满脑子里都是自己敲击键盘的声音,思维像受到了羁绊,停滞不前。随后这一串串被挤牙膏式弄出来的字符又被退格键一个个的删除。看来,真的不能停止写作,即便是在这汪洋的网络空间敲下些看起来价值不大的文字,也是思维接受锻炼的一种好的方式。另,这个博客也记录我刚融入社会的两年里所走过的路,其中的一些记事反映了很大的心路变化,废弃了也多少有些可惜。

那么,我为什么会在07年终止在这里写字呢?我想原因应该是这样的:

第一,在终止这个博客前后那段时间,我突然不适应博客,这种自媒体的传播特点。我是在05年年底就在新浪开了博客,应该算较早接触博客,起初阶段我将博客依然视为是一对多进行传播的大众传播的一种形式,所以当时的博客议题设置还是些大众化的话题,譬如年度网络人物回顾之类。这个时候的博客基本上是去我化生存的。当然,从受众效果的角度来考量,那时候的博客传播效果是不佳的,基本上是我这个博主一相情愿地设置些大众化的议题,但并未引起大众化的关注。后来,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10 20:33)

                 感谢关注~

                 再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之前的话:这是我今年预计要完成的小说。因为小说里大顺儿所要经历的苦难,所以我尚不确定能否继续把它写下去。

 

这样的夜晚天上没有一颗星,只有一弯被团团灰色雾气罩着的月亮孤零零地挂在天上,那些快枯了的野草在微风里颤颤巍巍地动着,这样的子夜,在这样一个不大的小村子里,是那样的安静,唯一的声音就是不远的墓地里传来的一声声猫头鹰的咕咕声。大顺儿一个人,坐在被夜晚的露水打得湿漉而冰凉的田埂上,抬着头木木地看着这弯没有一点精气神的月亮,他的心情也就像眼珠子里所反射出来的这弯月亮,灰蒙蒙的没有一点生气。借着那微弱的月光可以隐约看见大顺儿身后那几堆起伏的土包子,其中的一个就埋着大顺儿的奶奶。以往的夜里,大顺儿害怕从这里经过,他怕这片阴森森的墓地,怕墓地里住着的奶奶突然冒着白气从土堆里趴出来把他也领到另一个世界。而今天这样深的夜里大顺儿却呆呆地坐在这片墓地的前面,心中的巨大苦闷与绝望让他对一切都无所谓,也无所畏惧,他心里充满了对童年里爱着自己的奶奶的想念,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6 10:55)
  

    这样的时间,这样的人物,如出一辙的情节,生活总是这样的开始,逼着自己睁眼,垂手按下手机的闹铃,去洗手间洗漱,换衣服,出门。能够变化的,只剩下窗帘后的天气,有时候零下10度有时候13度有时候33度,我在这间屋子里已经度过快有一年的时光,一个夏天一个秋天一个冬天还有一个不完整的春天,就这样,时间像幻灯片,载着上面写着的故事,倏倏地翻过去了。

    还是这样的路线,一路朝东,走出楼房投射的巨大阴影,迎来清早就浮躁着的太阳,阳光那么焦灼,仰着的面孔像要融化到其中,避之不及,仰着的面孔皱起了眉。路口的汽车,拥在一起,横七竖八,鸣着喇叭,天如一张网,撒了下来,地上的人如网中鱼,在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