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桑浦游子
桑浦游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477
  • 关注人气:1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介绍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20-02-26 10:23)
标签:

新冠肺炎

防疫

情感

武汉

在这场史无前例的疫情阻击战中,每个人都有不少对自己而言史无前例的体验。例如,在家待这么久、戴这么多次口罩、量这么多次体温……

就说量体温吧,我这些天到单位值班,一天至少要量8次:进出小区各1次、进出单位大门各1次、进出办公楼各1次、到食堂打饭2次。现在的体温表长得也好看,有的像小一号的吹风机,有的像大一号的电动剃须刀。关键这玩意超级先进,不需要夹在搁肘窝里捂半天,工作人员只需用它往你额头或太阳穴或手腕方向点一下,砰的一声,体温就出来了!

不过如此先进的设备也有失灵的时候。我值班第二天,开车到单位门口,保安从车窗外,瞄着我的太阳穴一点,说了句:“41度”。我吓了一跳,这么严重呀!不过保安一点也不慌,全然没有遇见瘟神的恐惧感,平静地说:“你这是车里太热了吧,下来冷却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情感

深圳大学

分类: 学海泛舟
     著者按:我们高教所有个“迎新三步曲”:第一步是新生见面会,开学之初就举办,全所师生聚集一堂,新同学自我介绍,老同学分享经验,当然老师们也要表示祝贺再加上一些谆谆教导。第二步是新生读书报告会,一般安排在9月下旬。我们请每个新同学汇报自己的读书心得,全所师生参加,由三年级的同学组织这场报告会,并安排“一对一”重点点评,最后老师就读书方法进行指导。第三步是新生联欢晚会。这个安排在10月中旬,高教所会举办一个隆重而简朴的文艺晚会,所有节目都由研究生组织和编排,师生载歌载舞,热烈欢迎新同学加入我们的大家庭。至此,高教所的迎新工作划上圆满句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情感

历史

分类: 学海泛舟

[编者按]  

写论文对一些硕士研究生来说,常常是一件比较头疼的事情,这与我们平时指导不够密不可分。在指导研究生的过程中,我们强调多读书,也比较强调研究方法的训练,但对于怎么写文章,指导得并不多。翻开教育研究方法的教材或专著,也很少看到怎么写论文的内容,似乎这不是个问题。我认为,读书、研究和写作应该是三位一体的关系,但实际三者存在较大的差异。会读书,未必会写作;熟练掌握了各种研究方法,也未必能把文章写好。写论文虽然是一个很个性的智力活动,但对于研究生而言仍然需要了解一些基本的东西。

这个假期,酷热难耐,我有几个研究生仍然坚持读书和写作。我通过微信与他们就写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情感

时评

杂谈

分类: 学海泛舟

 

一、什么是教师职业规划?

非常荣幸来到东城八小,和大家聊一下教师职业规划的问题。我注意到,我们学校的校训是“善由心生”。这四个字特别好啊!可以解决今天很多教育问题。例如教师的专业发展,就与“心”密切相关。我问过一些优秀老师:你在成长过程中最大的经验和体会是什么?很多人的回答是:没什么特别的,就是用心在做事情而已。这些话看似平淡无奇,真正做到不容易!教师的工作是良心活、爱心活、耐心活,心到才能情到,情到才能行到。

现在大家常说的职业倦怠问题,好像30年40年前就很少,那时教师待遇很低,也没有奖金,甚至连职称都没有,但很多教师干得很来劲。而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有一次我和一位小学老师聊天。这位老师是学校的教学和科研骨干,颇受领导器重,可她谈及自己现状的时候却用了一系列令我吃惊的词汇:烦、闷、迷茫!我问为何,她说,就是感到工作没意思。像我这样的老教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时评

杂谈

情感

深圳

分类: 学海泛舟

关于“教学基本功”,中小学讲得比较多,而很少有人注意到大学教师上课也需要基本功。似乎大学教师上课不用讲究什么方式方法,怎么讲都可以,有专业水平就够了,殊不知这是极大的认识误区。记得有位老师曾质疑我的观点,他还举例说,当年有的学术大师话都说不清楚,但照样是一流的教师,照样受学生欢迎。

问题在于,我们不是“大师”啊!既然我们讲不出大师级的“金玉良言”,那为何就不能想办法把课上得更好呢?专业水平当然重要,教学水平也同样重要,忽视任何一点,都不是一个合格的大学教师。读一下潘懋元先生1993年版的《高等教育学讲座》,可以看到里面有很多内容都在讲大学教师怎么上课。特别是第九讲《课堂讲授》更是讲了很多关于上课的具体方法和要注意的问题。潘先生说,教师既是“教书匠”,又是“艺术家”。讲授要有艺术性,但不是要求教师在讲台上像演员那样表演。“教师教学既要生动,又要严肃,要严肃的生动,而不是庸俗的生动。因此,语言、板书、动作、感情都要讲究”。潘先生说得多好呀!这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23 12:23)
标签:

教育

时评

杂谈

分类: 大爱无疆

每到春节,关于农村的贫困和危机总成为网络热议的话题,今年更因为所谓“上海女孩”到江西农村过年的假新闻把这类讨论推向高潮。其实,农村365天,每天都一样,甚至可以说农村每年的情况也都差不多,只是到了过年一些人从城市返回农村,目睹城乡的“冰火两重天”,才又深切地感受到了当下农村的悲与苦。

在我看来,人们见到的农村的悲苦还只是一些表象。比这些表象更让我们感到遗憾和无奈的是:中国农村的悲苦已经呈现明显的代际遗传迹象,这一代如此、下一代、再下一代亦如此,于是就有“穷二代”“穷三代”之说。所以,在中国,一个人不幸生在当代农村,生下就被套牢了,而且似乎看不到解套的希望。美国著名社会学家奥斯卡·刘易斯曾经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8 16:44)
标签:

教育

潘懋元

情感

时评

杂谈

分类: 书生论道

  有人说,大学是社会的“良心”。那么,大学的“良心”是什么?笔者粗略检索了文献,似乎无人研究。

       此问题若从“大学是社会良心”的命题出发,好像不难找到答案。“大学是社会良心”主要针对大学的社会批判功能和社会责任而言,意谓大学要坚守道德底线,坚守批判品格,当社会道德开始堕落之时,大学是最后的防线、最后的堡垒。大学的批判功能和社会责任是由大学的知识分子来承担的。如果说大学是社会的良心,那么大学里那些具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知识分子便是大学的良心。

       笔者认为,上述分析有道理,但非最佳答案。大学固然有批判社会的功能,但大学首先是一个“高等教育”的组织;尽管现代大学承担了更多的社会责任,但人才培养还是大学的第一职能。从这个意义看,寻找大学的良心首先要基于大学的教育功能。在我看来,当代大学那些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兢兢业业、不图名利、坚守七尺讲台、为教书育人呕心沥血的教师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潘懋元

情感

杂谈

时评

分类: 学海泛舟

 科浪是我在深圳大学指导的第一届研究生。这次他“命”我作序,我虽欣然应允,却不知该如何下笔。在我心中,序文非“大家”不能做也,而我乃偏居某隅的一介小民,即使为自家弟子的“杂文集”作序,仍觉分量不够,底气不足。不过,既受之,则作之,我就想哪儿说哪儿吧!

 科浪是2007年考入我们高教所的,是本所首届研究生。记得那年9月初,高教所首次师生见面会,他就让我印象深刻。那天,我们让每个同学介绍下自己,其他六位同学尽管拘谨,但都表达得还算利索。轮到科浪时,没说几句,他便潸然泪下……我虽然不太了解该生的经历,但隐约感觉到他的不易。我忽然想起来,面试时所长让我出了两份专门给“同等学力”考生加试的试卷,一份是“高等教育学”,另一份是“高等教育管理学”。而唯一在这两份试卷上答题的正是这个叫“李科浪”的人。也难怪嘛,该生没有本科文凭,考上研究生肯定不容易。

 没想到,在我的中国高等教育史课堂上,科浪却表现得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情感

分类: 大爱无疆

 昨晚我临睡觉前,刷微信朋友圈,无意中看到一条噩耗:我市某区教科培中心退休才两年的某主任因抑郁症自杀身亡,终年61岁。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与各区教育科研系统的负责人都很熟悉,难道是P主任?怎么可能?赶紧百度,果然在程少堂先生的语文味网上搜索到一条消息:我市首批教育科研专家工作室主持人、原某区教科培中心主任P先生因脑溢血去世,享年6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2 09:25)
标签:

育儿

教育

杂谈

情感

潘懋元

分类: 大爱无疆

今年是恩师潘懋元先生95华诞暨从教80周年。在每个潘门弟子心目中,先生是天底下最好的老师。他不仅关爱每个学生,而且对学生的家人也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记得1997年6月30日香港回归前夜,77岁的先生亲自爬上厦门大学凌云三的5楼,给我和我爱人送来两张厦门市迎接香港回归晚会的门票。当时,我爱人刚从湖北来厦门探亲。我们还没来得及去拜访先生,先生听说后竟然先来了!这件事情让我们感动不已!先生对我们学生的下一代更是疼爱有加。1998年11月,我陪同先生到广州考察民办高校。他专门抽时间看了刚刚生了大胖小子的建奇师姐。记得,那天早上老人家为了给建奇师姐的儿子买个合适的礼物,在广州的大商场里转了很久,最后选择了一个有包装的棉袄套装,他觉得这个礼物既好看又实用。这样的故事真是举不胜举!

这里专门说说我的宝贝女儿与她潘爷爷的故事。女儿小的时候,我还在汕头大学高教所工作。先生当时是我们所的客座教授,经常往返于厦门和汕头之间,这使得我女儿从小就有机会与大教育家零距离接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