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地荒凉
心地荒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6,115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交流

msn bjpapa@hotmail.com

qq 28271181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1-05-15 19:57)
分类: 生活

  一年前,我们从这儿搬了出去。我们搬得很干净。就如此刻一样干净。此刻,我坐在空荡而寂寞的家里,坐在这张已经被坐得松垮的红色沙发上,茫然地望着这儿的一切。书柜上只有一个杯子。是我们一年前留下来的那个杯子。酒柜和衣柜,以及抽屉和床头柜里都空无一物。我打开电视。没看清内容就又把它关上了。我什么都不想看,什么都不想知道。
  在这之前,我从国贸开车回到了这里。门开着,朱先生走过来握着我的手说,欢迎你回家。我勉强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朱先生的夫人站在一边,背着一个小包看着我。她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他们和我一样,都比一年前更老了一点。我们三个人坐在沙发上。朱先生把电卡燃气卡等几张卡以及家门和抽屉上的几把钥匙一样一样地交给了我。朱先生的夫人把一年前胖子写给他们的那张押金条从包里拿出来递给我。我掏出钱包,数了两千六百块钱给他们。朱先生说每个月的电话费在一百四十多左右,水费每个月他们用得比较多,大概在一百块钱左右。朱先生说他到时候来交也可以,我顺便扣掉也行。我说还是由我来交吧。我又从那两千六百块钱里拿回了二百块钱。我说不够的话我自己再加。朱先生说那怎么能行,那我们就太不好意思了。朱先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21 17:30)
分类: 生活

  北京今天下雨了。妈妈,天有点冷。家里冷不冷。妈妈。
  你觉得一生的时光长不长,妈妈。爸爸已经离开我们整整七年了。七年来,你在那个贫穷的小小的村子里,又经历了多少聚散离合呢妈妈。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今年七十五岁。一个人活到七十五岁是什么感觉妈妈。我有点害怕妈妈。我怕我随时都会失去你。随时都会失去这个世界。你有很严重的高血压病。在电话里,你告诉我上面又来人了,可以免费帮群众量血压。你说你的血压依然偏高,高到了二百。妈妈你对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这一切我早已知道。除了把我钱包里所有的钱都寄给你之外,我又能对你做些什么。我只请求老天能晚几年带走你。因为我需要你妈妈。
  去年国庆节回家,铜铜帮我们母子俩照了几张合影。通过那几张合影,我发现你的脸是那么地老,那么地小。就像一颗陈年的发霉的黄豆。就像一颗再也不会发芽的黄豆。我害怕看到但却又想要看到我们俩的那几张合影。可每次看到,我都会感到心如刀割妈妈。
  你从来不曾哪怕只有那么一分钟富有过。你在不间断的贫穷中活到了现在。凑凑合合又一天。缝缝补补又一年。擦脸的毛巾也是头巾。几块破布条也是裤衩。
  妈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17 19:44)
分类: 生活

  求哥打我电话,让我从里面开一下厨房的门。我说好。然后我把两把椅子从二楼搬下来,暂时放在还没来得及进行装修的一楼大厅里,走进厨房,把门打开。求哥把两袋水泥从他借来的那辆三轮车上卸下来,让我去跟他一起到新海小区里搞一车土回来。我说我的外套在厨房里。他问外套里面有钱吗。我说是的,我去把钱包拿上。我回身走进厨房。风把厨房的门扑通一声又关上了。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又响。我以为又是求哥打的,就没接。我正在洗手。我想先把手洗干净,再去碰我的外套和钱包。我拿上钱包,再次打开厨房的门,走出去,问求哥是不是你打的电话,求哥说不是,我没打。掏出手机一看,哦,是妈妈。手机屏幕上写着妈妈。
  我回拨给妈妈。妈妈接起来。妈妈说话的声音有点底气不足。为了使她振作起来,我率先提高了嗓门。妈妈,你还好吧,你打电话有啥事呀。妈妈听到儿子的大嗓门后,瞬间就变得高兴起来,说话的底气也明显有所上升。妈妈呵呵笑了两声问我,你在干啥呢。我说我在装修饭店。她说还在装修吗,要多长时间呀。我说至少还得半个月,要花很多钱。妈妈说,你要好好干,不要让铜铜失望。我说是啊,你没别的事吧。妈妈呵呵笑了两声说,我们这边都缺盐了,北京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08 23:52)
分类: 生活

——诗人是何人,诗歌是何歌,辛酉是何酉

 

  今天下午,天快黑的时候,我在湘水滨收到了圣亮发来的一条短信:辛酉溺水身亡,微博上看到,不知是否属实?记得这哥们在牛街的样子!听到手机短信提示声的时候,我正帮着求哥在湘水滨的二楼干活。在正式装修湘水滨之前,我们要把该扔掉的扔掉,该收藏的收藏。作为湘水滨的老板,我很期待看到她开业那天的样子。五分钟后,我拿半瓶不知是被谁喝剩下的娃哈哈矿泉水洗了洗手。然后从裤子右边的口袋里掏出手机。哦,是圣亮发来的短信,有什么事吗。看完这条短信后,我看了看窗外,天快黑了。我回了一条短信给圣亮:操!我一会回家上网。
  从八点多到现在,我一直都趴在电脑上找寻有关辛酉的一切信息。丫头煮了我最爱吃的面。我端着面坐在电脑前边看边吃。平日里我最爱吃的面,在今晚,却突然变得难以下咽了。只吃了几口,我就把碗给放下了。丫头坐在客厅里叫我,侯儿,难道你吃个饭都要坐在电脑前吗。我没有回答。看到辛酉的照片后,我也没有哭。虬髯客,看来他真的走了。在那条我不曾看到过的河里,他顺流而下,一去不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8 15:51)
分类: 生活

——谨以此文纪念我们年轻的可悲的已然永逝的诗人小招同志

 

  昨天上午,我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登陆我的微博。登陆微博干吗,登陆微博后,我就一口气删掉了十个粉丝。在我看来,这十个粉丝是无效的。在验证粉丝身份的时候,我点进了一个叫野麦Yemily的粉丝微博,映入眼帘的就是“《小招走了》”这四个字和这四个字两侧的书名号。我的心咯噔一声,但紧接着又试着放松下来。小招走了,也许不是小招死了的意思。我继续点开那个链接,发现野麦Yemily所转载的文章是管党生写的。我的心再次咯噔一声。小招走了,真的就是小招死了的意思。紧接着我又看到了方闲海的文章。小招真的死了。就在今年的情人节那天,小招在自己的故乡湖南会同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跳桥自尽。
  无论如何我都不能相信这一切会是真的。我想打电话给阿坚。我知道小招是阿坚的好兄弟,阿坚一定不会骗我。但我却弄丢了阿坚的电话号码。我只好打给消除。也许消除知道得或许比我更详尽一些。但消除对我说,他也不是很清楚,反正网上现在有好多诗人都还没有发言呢。挂掉消除的电话后,我回头对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11 21:19)
分类: 生活

  有一段时间,我差不多都把进逼论坛给忘了。最近一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会上进逼论坛。我几乎每天都会贴一些新东西进去。有别人的作品,也有别人的死讯。进逼论坛很冷清。一直以来都很冷清。在线人数最高的一次我记得是25人。那都是前年的事了。最近这段时间的在线人数基本上保持在1到5人之间。有一天晚上突然达到了7人。当然,这7人其中有我自己。除掉我自己,不知道另外的6个都是从哪里来的。
  刚才我再次点开了进逼论坛的网址,随之映入眼帘的却只是一个空白的网页。在这个空白网页的顶端写着一行冰凉的黑字“提示信息:该领地因违反服务协议被锁定”。看完这行冰凉的黑字后,我的心也一下子变得跟这行冰凉的黑字一样冰凉。作为这个论坛的领主,我感到万分难过。但我不会去责骂5D6D。我不但不会去责骂它,我还要真诚地对它说声谢谢。谢谢你容纳了我差不多有两年的时间。
  导致进逼论坛关掉的直接原因就是我最近贴了两个朋友的作品进去。一个叫大腿,一个叫鳜膛弃。贴了几首大腿的诗歌,贴了一篇鳜膛弃的短篇小说《还乡》。尤其是鳜膛弃的《还乡》,写得非常色情。但我认为正是色情才成就了那篇不朽的杰作。大腿的诗就不多说了,写得好,写得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31 09:59)
分类: 生活

  犹如梦魇一般的焦灼感再次袭击了我的灵魂。直到此刻我还在为刚刚过去的一切而感到心有余悸。一路上我真的是疯狂极了。从马驹桥到宋家庄,在早高峰一辆接着一辆,一辆贴着一辆的车流中,我像一条逃命的鲢鱼,在这条奔腾不息的车流中不顾一切地左冲右突。这么远的路,这么多的车,我只用了短短的二十分钟时间。可谓是见车超车,见鬼超鬼。就连从对面驶过来的警车都被我的疯狂给吓停了。我诅咒一切。我不得志。我厌恶一切。
  胖子坐在副驾驶座上。她一声不吭。


2010.12.31北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梦境

  此人今年两岁半,是个奥运宝宝。爹娘来京闯荡,把他一个人撇在家里,跟着爷爷奶奶受罪。每次其母往老家给此人打完电话,都会偷偷地拿手拭泪。最后他们决定,将此人接到京城来。此人到京后我才发现,原来此人是个行为艺术家。此人在今年夏天所穿的衣服就是他身上的那层鲜嫩的皮。一天到晚地挺着他的那个小肚子在客厅里到处溜达。此人极爱喝牛奶。不全喝。一瓶牛奶只喝几小口。剩下的干吗使。答曰剩下的用来洗牛奶浴。他会将剩下的牛奶倒到自己微微凸起的肚皮上,然后再用他的两只小手均匀地抹开。这还不够。接下来是往四肢和脸上抹。连头和脚都不会放弃。不大一会儿此人就变成了一个牛奶人。写到这,我好象发现自己写错了。不是牛奶,牛奶比较稀,上不了身。是酸奶。还好我纠正得比较及时,不然有些读者又该说我是在虚构了。做完这些动作之后,此人先在客厅里大叫着跑上几圈,然后就地躺下,他是滚来滚去,滚来滚去,滚个没完。其母回来后一边骂他“你傻啊你,把自己搞成这样”一边把他拉进卫生间里冲洗干净。于是“你傻啊你”这句话成了此人用来骂别人的口头禅。此人就曾三番五次地这么骂过我和他的姨娘小吴同志。其母用拖把把客厅里的地板擦干净,接着就去饭店里忙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1 20:00)
分类: 梦境

  今年的8月8日晚上,在电话里,母亲把干爹去世的消息带给了我。昨天埋的。母亲平静地对我说。也没通知你,知道通知你你也回不来,你三哥替你去了,拿了二百块钱过去。当时我正在开车。母亲问我在干吗。我说我在开车。母亲说那不说了吧,你专心开。我说我没事。挂掉电话后,我想了一下那个叫胡龙志的老头,我的干爹,哦,他现在已经入土为安了。我们那死了人以后会在第三天下葬。昨天埋的,那他的死期应该是8月6日。癌症。什么癌我现在记不得了。我记得当时母亲告诉过我什么癌。我当时没哭。晚上跟明亮喝酒的时候,我却一下子就泪如雨下。我没有跟明亮说我干爹去世的事。我跟明亮说只是为世事所累,哭出来权当释放。在我的亲爹去世六年后,我的干爹也跟着去世了。他俩年轻的时候是朋友。我干爹的情况是人到中年了还无儿无女。我亲爹的情况是儿女实在是太多了,生存压力已经大到不能再大。作为我亲爹的第七个孩子,我亲爹跟我亲娘商量了一下,决定把我当成巩固朋友间友谊的礼物给送出去。送给我干爹。我亲爹把这个意思带给我干爹,乐得我干爹立刻请我亲爹大醉了一场。据我母亲说,那年我都已经快三岁了,哥哥姐姐们都对我产生了不可割舍的感情,哪一个都不同意把小弟送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1 19:58)
分类: 梦境

  昨天晚上有个头像在我的QQ里冲我不停地晃动,这个家伙叫Quesada。我想这应该是一个英文名字。但我却不认识这个名字。我不懂英文。他一上来就问:爬爬在线啊,最近何如啊?我回答他:凑合。接下来他就开始冲我打哈哈了,说凑合,哈哈,呵呵。我查看了一下他的QQ资料,所在城市填的是重庆。我心想我重庆没男性朋友呀。我问你是哪个呀。他答吴为。我说我操。然后他又开始哈哈呵呵起来。他说资料是我乱填的。我说开始我还以为你是哪根粉丝儿在故意跟我套近乎呢。他说粉丝儿倒真是,但看来我跟人套近乎的嫌疑太明显了,哈哈呵呵。紧接着他问我忙不忙啊。我说不忙,这几天我来安排见个面吧。他说嗯啊。多么舒服的一个朋友。即便他是个男人也一样能给我带来舒服的感觉。我说一直说要安排一下,可都被我给延误了。他说不急,我不急离开北京,不过我倒是真想见见你们了。我知道他指的你们是我跟圣亮。我说圣亮前几天还来过我这。他问我跟圣亮最近见面多不多。又说圣亮是我的真兄弟呵呵哈哈。我说你也是我的真兄弟呀。我说你有空吧每天。他说哈哈……嗯啊……基本上都是空。我说那你就等我电话吧。他说行啊。我说我会在上午的时候叫你来,晚上不想走,可以住在这,大房子嘛,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