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2-07-26 11:33)
标签:

杂谈

说 朋 友

 

 

李白在《侠客行》里写道,“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意思是三杯酒之间我们把诺言定下来,就是五岳三山倒了也比不过它的份量。这是什么?如此之重?答案是朋友。

 古往今来,说朋友的诗词歌赋有很多,讲友情的故事也很多,朋友的称谓也很多:有钱人与没钱人交朋友是“车笠之交”,在逆境中结交的朋友称“患难之交”,幼年相交的朋友,称“竹马之交”, 交情深厚的朋友谓“肺腑之交”; 亲密无间的朋友谓“胶漆之交”;生死与共的朋友谓“生死之交”; 哪怕砍头也不改变友谊的朋友称“刎颈之交”; 在道义上互相支持的朋友称“君子之交”;交友不嫌贫的交往称“杵逆之交”; 宝贵而有价值的交往称“金玉之交”……等等,不一而足。想我们这一辈子,总会遇到不同的人,有的人能力超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闲情

我瘦过,你胖过吗?

 

 

这是一个很悲催的文章标题。

六月底,各种集体活动接二连三多了起来。集体活动一多,统一着装的次数便也多了。那一日,我勉强把自己装进去年单位统一发的小黑制服裙里,修身短袖白衬衣勒得我线条分明,每一个起伏曲线都可以感觉到浑身的肉肉在颤动,喘口气都觉得困难。到单位,看到余姓美女居然没有穿制服,不由得芳心大悦,看样子摆脱这身“盔甲”有希望了--别人能不穿我当然也可以不穿!释释然问她何故,余姐抓着腰间的一砣肉肉,说奶奶的,上个星期穿这衣服还有空,谁知只过了一个周末,放了扣子居然也塞不下了。余姐愤愤不平,说不就是多吃了半个西瓜还有几口女儿的剩饭剩菜嘛!你看这肚子……

几句话吓了我一身冷汗,因为今天我也把女儿的剩饭吃了。怪不得衣服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24 11:00)
标签:

杂谈

    女儿今年十七岁,短发,圆脸,脑门上扎了一个小辫子,活像一休哥里的小叶子,又像我们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

    小朋友开学高三,早早的就进入了准高三状态。不在家里呆,嫌家里没有学习气氛,诱惑太多,自己拒绝诱惑的本事又小。先去了图书馆,嫌图书馆人多伪看书的人多又报了一个暑期学习班,只为一条,能在那里上晚自习。

    小朋友现在学习很用功,早晨不等我叫自己就爬起来,大声念英语背政治。可能是谁的孩子谁爱吧,偶杵杵孩子她爹,说咱闺女的鸟语说的还怪好听哩!她老爹装模作样侧着耳朵听了老半天,说好听啥,一句不懂!

    小朋友在的班学生不多,连她在内有六个文科生,十来个理科生。这个班是几个应届大学生办的,代课的小老师也都是应届的大学生,体验生活来了。据女儿说,因为设想的很好,投入也很大,空调一天到晚开的呜呜的。但是没想到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生源不够多,费用却不少,恐怕挑头的这个杜姓同学要几千块赔钱。他爸爸肯定是个当官的。小朋友说,那天带着司机去视察工作,比我爸爸有派头多了。

    因为小朋友去的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Dear  Father

 

滕州一中高二四班 丁宁

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透过车窗看见一个前额头发有些稀疏的男人,他驾着辆红色的摩托车,臂弯里圈着他的小儿子。我怀念小时候你的那辆摩托车,也是红色的,很高很大,我坐在后面总觉特别拉风。

“哎,老爸,你看见那个骑摩托车带着他儿子的那个男的了吗?”我问一旁开车的你。

“唔,怎么了?”你朝那边抬了抬眼皮。

“和他儿子一比,我都这么大了。老爸,我今天才发现不知不觉得你都这么老了!”你的脸讪讪的,感觉有些挫败,“那可不,我今年都四十了!”

“可爸我没看出来你哪儿老呀?你和原来差不多嘛。”我嬉皮笑脸地说。看得出这话挺受用,你从原来蔫蔫的状态一下子就神清气爽了。

亲爱的老爸,你养我养了十六年,这十六年我可算将你的脾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6 15:29)
标签:

杂谈

分类: 琐事

4月11日晚,女儿丁宁回家交待工作,老师要她参加作文比赛。我哪里有时间?马上要期中考试了。女儿的脸哭丧着。女儿高二,还有三个月要升入高三。

这个冠名“滕州小文豪”的作文比赛我是知道的。先是吓了一跳,天呐,“小文豪”,这口气也未免太大了吧。但是一看条件还是比较吸引人的,二万元的奖金,我不吃不喝要挣上多半年,不少啊!还有连毕业后的工作也有了着落——现在大学毕业就意味着失业,能找份好工作多不容易!更何况女儿文笔向来不用说的,打小投稿就不用我帮她修正。让我这个一直以写字自居的妈妈感到即惭愧又自豪,惭愧的是女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自豪的是好歹有咱的基因不是?拿着报纸我不由得蠢蠢欲动。等她一回家就讨好地带着一脸贪婪的笑把报纸递给女儿,妮,咱试试吧?

女儿只溜了一眼就把报纸扔在沙发上,不参加。

为啥?我极尽谄媚,瞧瞧多好,你又不是没那能力……

不参加就是不参加!女儿没给我好脸色,累死了,哪有闲心写这个。

就当休息休息换脑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23 09:38)
标签:

春天

分类: 诗意

这是什么样的春天

 

这是什么样的春天

让我感到无比的寒冷

那些诗人

扭捏着写下温暖

温暖,温暖

可哪里有温暖?

柳梢还不曾有毛茸茸的鹅黄

槭树、香樟、荆棘

也都把自己的芽苞深藏

白鹅、麻鸭

拢着干巴巴的双翼

这是什么春天

快四月已经过了春分

还冻的我伸不出手、鼻涕直淌

耳朵里听不到鸟的歌唱

 

一路上我寻觅寻觅

寻觅 春天的踪迹

我把那些诗人的讲稿捡起

大声朗诵着这些陌生的词语

眼前仿佛有花朵的侵袭

有放牧的牛羊,随便放牧了

我们的思想

有飞鸟路过

落脚处

便是我的家乡

家乡,有炊烟袅袅升起

 

眼前总是闪过不同的风景

山川、河流、飞鸟振动着的翅膀

太阳又一次西下了

照着我的家乡

照着可以安放我骨头的地方

我终于感觉到了温暖

这温暖一遍遍轮回

就是今天春天的模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说

孟小秋

分类: 逸志

2

 

孟小秋是个作家。女作家。当然是业余的,但在鲁城也是小有名气的业余美女作家。

至少,已经有很多人这么称呼她。

这让她有点小小的成就感。她主要是写小说,中短篇小说。当然,也写点散文随笔诗歌,前者往全国一流二流三流文学刊物一个一个地发邮件,后者用来糊糊《鲁州日报》和其他报纸的屁股。

孟小秋师专毕业后一直在自来水公司上班。自来水公司大家都知道是干什么的,但是大家对鲁城的自来水公司现状还是有些不太明白。鲁城现有的工资福利待遇各方面都“好”的单位中,自来水公司算一个。所以,鲁城领导的子女、亲戚朋友,自来水职工的子女都往自来水跑。七八十年代时还流行青工待业,每月领个三十五十块,勉强够小年轻自己的花销。但是,大家情愿领这三十五十,也得等自来水公司招工。好在家里也不指望他们养,不向家里伸手家里也就知足了。

一时间,自来水公司人满为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说

孟小秋

分类: 逸志

          

   

世上最肮脏的,莫过于自尊心。这是尤瑟纳尔说过的一句我一直觉得无比刻薄但又无比精准的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8 09:53)
标签:

杂谈

分类: 闲情

   睡的懵懂,不知身在何方。有房舍、陌生的人,有恶狗。

   还好,一直和哥哥在一起。我们在寻找母亲。母亲跟着别人去锻炼身体。不知是哪里来的、面目全无的一位阿姨,告诉我们母亲病了。惶恐中,哥哥拉着我出来寻找母亲。

   在一条陌生的小巷里,终于找到了。母亲说我好好的,没病。说完又推着辆自行车失踪了.我们想留都没机会。

    好像是又走了很多很多的路。我和哥哥也走散了。在一个荒凉的有河的地方,我终于找到了母亲。只是那是母亲吗?母亲披头散发,已经精神失常了。大冷的天穿着件破夹衣。两只手笼在袖子里。面目呆滞。我拉着叫娘,问她自行车呢?她疑惑地望着我,问你是谁?是我华吗?华是我的小名。我说是啊。娘,我是华。母亲这时神智仿佛清醒了,她哆嗦着从怀里掏出个毛线帽来,说是我华?好,我华冷,娘给戴上……我不由得嚎啕大哭!哭我娘知道冷却不舍得带上帽子;哭我娘即使在神智不清醒时仍然惦记着我;哭我的自私恶劣,在那种情况下还想着一辆自行车……

    在大放悲声中醒来。是先生推醒的。摸摸我脸上硕大的泪珠,先生说又做恶梦了!梦是反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祝天下父母康泰

分类: 琐事

10月18日,复员军人查体,父亲让母亲一起查了。做心电图时把大夫吓了一跳,嘱咐母亲赶快住院。

父母亲都未在意。母亲身体一直很好,种花种草,整日不得空闲。饭量也可以,晚上尚可吃一个多煎饼。母亲轻蔑的说,又吓唬我。

回家把检查结果拿给姐姐看,姐姐知道厉害,又去人民医院找熟悉的专家看。专家看罢也是那句话,快点让你母亲住院。

如同五雷轰顶。姐姐回到单位,大哭。没走到家,停下车又哭。

回到家擦干眼泪对母亲说,没事,明天再去做个彩超看看。

晚上给我打电话,仍然是哭。急得我大吼一声,姐姐才勉强说了原委。母亲是先天性心脏病,房缺,曾经发生过梗死。现已有一条血管梗死。杂音严重。等等。我半懂不懂,但已经猜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强撑着说,哭有什么用,赶紧住院。我不让她哭,但是,我的眼泪比她流的还急。

一夜辗转难眠。先生强迫我入睡。

下半夜开始做梦,梦中嚎啕大哭。梦见母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