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太阳骑士
太阳骑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3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本博工作系列

西安采访:我遭遇两个未遂劫匪

孙子曰:不战而屈人之兵,上策也

一个不会喝酒编辑在东北的遭遇

很快就眼光迷离地一头栽在酒桌上

记者节回忆:最接近死神的采访

最深刻、最惊心动魄、最接近死亡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一次采访

世事但凡有所舍,才一定每有所取

弃武从文:我这样走上写稿之路

山重水复,我是怎样练成一编辑的

第一次当编辑,第一次出差组稿

第一次去的是北京,弟弟给我领路

伤心加尴尬:某年我在上海组稿

见识什么叫“上海人”,深有感触

走马南昌,眼中的水煮和柚子皮

我在江西南昌百吃不厌的两样东西

长沙乱忆:梭螺、槟榔和来凤鱼

那一天,我见到了昔日影星沈丹萍

烟花四月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如刀江鲚白盈尺,不独河豚天下稀

2006年夏,宜昌杨家溪军事漂流

我们单位集体出动,非常开心漂流

本博情爱系列
暂无内容
本博谐趣系列
暂无内容
博文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小青爬起来身来寻声找过去,在篝火不远的一个坡顶上,发现芳和茜正搂在一起哭呢。她俩见小青走过来,就彼此松开了。但两人均是满脸泪痕,看上去已经哭了很长时间。

    小青见状十分诧异:“两位姐姐,你们为什么这样伤心,不是才从宇文骑士手里脱难吗?应该高兴才是。”

    茜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叹了口气说:“你还小,有些事情你还不明白,要等你长大了才会知道的。”

    小青拍拍胸脯:“我也不算小孩子了,手里也有两下子,说说看,保不准我能帮上你们的忙。”

    芳被逗乐了,她也抹去了脸颊上的泪花,瞅了一眼茜,然后走到小青的身边轻声道:“来,我们坐下慢慢说,只要你有兴趣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紫虹十分不安地张望着前面的小村庄,宇文大人和云影已经先后冲了过去,却没有一个人回来,甚至没发任何联络信号。小村子里也不见有大的动静,仿佛是一条静卧的巨龙,在不动声色地吞噬着每一个靠近的猎物。

    危险的场面她也不是没见过,她们三人多次出生入死,缉捕了众多的江洋大盗,在江湖上闯出了不小的名声。本以为大人抓个流浪儿只是一手到擒拿的事儿,刚才紫虹还和云影说笑,品评近期热烈追求宇文大人的几位骑士的优劣,猜测大人芳心会花落何处。

    不料意外连连发生,先是云影发现被追捕的流浪儿竟然在村口乱跑,手里还拿着大人的佩剑,云影冲上去,竟也如泥牛入海,连个响儿也没有。宇文大人一向说看不出的危险才是最致命的危险,紫虹觉得当下就是这个情形,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2009年4月下旬,在阔别十一年后,我再一次出差到了广西。由南宁到北海,再从北海到桂林。说来也巧,在出差之前,正好在网上认识了一个也曾当过兵的朋友,叫吴培驰。他说,他是“印象刘三姐”的策划人之一,邀请我有空去看看。

    所以,这次一到桂林,吴培驰的电话和短信就不断,催我早日成行。本职工作为重,我先在桂林组稿了三天,直到4月26日下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韩海彬从北京培训回来,我才约上他,两人乘坐四点半的大巴,从桂林前往阳朔。

    大约一小时后,大巴就抵达了目的地。这是我第二次到阳朔,上一次是十一年前,我一个人漂流了风景如画的漓江,然后在阳朔下船,再坐中巴返回了桂林。这一次下车后,抬头一看,只见阳朔山环水绕,虽说已经在记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编辑荐语:写稿发表,真的很难吗?爱好文字的你,投稿后总是遭遇退稿?你的博客,点击量为何一直不高?你呈上的文件,主管为何训斥?你回复的电子邮件,为何客户一头雾水?……背后肯定有原因。

    看过《写稿赚钱18技》,一切均会改变。踏上成长快车的你,肯定能以出色的文字,打拼出自己的领地。 

    从先前日记ABC式写作,到报刊发表文章,在外人看来,我是时来运转。而我清楚,所有的转变,来自“陈清贫教战系列”。用时一年,我系统通读了《写稿赚钱18技》的网络版。意犹未尽的我,又打印装订成册,随时阅读。 

    正如陈清贫所指出的:写作,当然要发表。作为编辑,这么好的网络作品,当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伏在地上的阿大见状毫不犹豫一个蛙跳扑到宇文婉身上,从怀里掏出一截油黑发亮的绳索,就去捆宇文婉。阿大捆人的技艺娴熟,等小青赶来时,阿大已将女骑士捆扎停当了,自己则倚靠在墙上大喘粗气。

    小青蹲下身,掰开女骑士的面甲,但见宇文婉面色尚红润,秀美的双眼紧闭,长长的眼睫毛在不停地颤抖,脸露痛苦之色。小青探了探宇文婉的气息,她的呼吸均匀,生命显然无什大碍。

    小青稍感欣慰地点点头:“她还活着。”小青只想救人,并不想杀人,但一个全身甲胄的人从高速奔驰的马背上骤然摔下来,后果会严重到何种程度,小青不知道,他只能想到全身重甲的人从马上摔下来,短时间内是很难再站起来的。

    因为他自个儿就不知道从马上摔下来多少回,每次少则躺两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青和阿大自然不敢上前,悄悄从人群中溜下来,闪躲到一处大土堆后,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小青率先打破了静默:“这两个女犯人倒有些眼熟,就是头发太乱,遮掩得看不仔细。”

    阿大一瘪嘴:“什么呀,就是咱认识的,才分手的芳和什么什么的。这两个笨女人,咱俩千辛万苦引那臭婆娘在山沟沟里转了两天,居然还这么快就被抓住了。”

    “啊?是她们!”小青虽隐隐约约感觉可能是她们,却不敢肯定,或者是内心不愿这么认定。他不由自主地想起当日悬在罗迦城门之上的人头,口里轻轻地问:“她们会被杀掉吗?”

    “这个自然,杀了官老爷,哪还有个好?在咱推罗,还算好的,送上断头台,唰一下,人头就下来了,估计也没啥痛苦。如果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两人几乎一起跳起来,阿大转身就往身边的草丛里钻,嘴里嘟囔着:“日,这么快就追上来了。”小青也想一起拱进草堆里,不过作为“嘎布拉”射手,他有一个观察目标位置的“职业”习惯,但他左看右看,就是找不到那位英姿勃勃的宇文大人。

    小青站起身,扩大搜寻范围,在演出团里,小青的眼神好是出名的,其实这个是很自然的事情,作为嘎布拉射手,眼神不好可万万不行。但奇怪的是,不论小青如何努力,就是发现不了那位声称已经看到自己的宇文婉,尽管她的声音仍丝丝缭绕在小青的耳旁,仿佛就在耳边喁喁私语。

    “伙计,快出来一下,好奇怪呀。”小青情不自禁地叫起阿大来,好奇心压倒了恐惧,在他内心里,总觉得宇文婉是个很漂亮的姐姐,心肠应该比较像帕蒂。而帕蒂是个最好不过的人了,抓捕最多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芳最后一个缒城而下,然后小青和阿大目瞪口呆地看着芳随手一抖,像变魔术一样,五个人费了半个时辰用衣服搓成的长绳,又还原成了一截一截的衣物,在夜色中一件件飘落了下来。

    “你们也别傻愣着,把这些衣服都收起来,算送给你们,也值不少钱的。”芳拍了拍两个小家伙。阿大不客气地把所有的衣物裹成一个大包,扛在肩上,冲芳和茜鞠了一大躬:“多谢,来日若有机会,必报此恩。”说完,转身就走。

    小青也学样弯了一下腰,就追着阿大去了。走了几步,小青见芳和茜并没有跟来,就叫阿大等一等。阿大并不放慢脚步,继续紧走,小青又压低嗓门喊了两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士兵扛着捆得像棕子一样的阿大走进阴暗潮湿的监狱时,阿大这才如梦方醒,明白过来自己的处境和未来悲惨的命运,立即像被杀的猪一样拚命嚎叫起来:“你们快放了我,我和那个小子没有任何关系,我真的就是一个讨饭的,没有干任何坏事。快放了我,你们不能冤往好人!”

    士兵完全不理睬阿大的鬼叫,在狱卒打开牢门后,径自走进牢房,也不弯腰,肩头一斜,就像甩麻袋一样“咚”地将阿大扔在地上,阿大的嚎叫立即嘎然而止。小青也被另一个士兵如法炮制,给扔在冰冷坚硬的地板上。

    小青觉得全身的骨头都被摔碎似的,钻心的疼痛无处不在。过了好一阵子,士兵早已经离开了监房,他才敢挪动一个身体。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太阳从东方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早起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开始为一天的生计忙碌,虫儿们则既要把自己的肚子喂饱,又要小心避免成为鸟儿的腹中之物。自然界的生存与杀碌每天都在上演,每天都在上演不同的版本。

    “父亲,您说实在话,他能逃掉吗?”费勒和克克沐浴着清晨和熙的阳光,都静静地骑在马上,注视着一个弱小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丛林中,克克率先打破沉默,神情不无忧虑。

    费勒没有马上回答克克的问话,而是拨转马头,挥鞭策马奔驰了一箭之地,才放松下来,待克克赶上来,才喟然一叹说:“他作为一个棋子的利用价值已经消失了,他的生存之路取决于自己,我们救不了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公告

  空气中布满着紧张的气氛,远处魔族军队的方阵正缓慢而坚定地向前推进,人类与魔族最后的决战即将展开。阳昊回望身后,太阳骑士团的骑士们已经列好了阵,等待着冲锋的命令……

   (陈忠厚、陈清贫作品)

留言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美女风景系列

点评2007:过目不忘的十大美女

2007年,陈清贫眼中美女都有谁

点评2006:过目不忘的十大美女

2006年,陈清贫眼中美女都有谁

活色生香:美女张拉拉被灌喝酒

清纯亮丽组图,来者一定不能错过

倪虹洁、张拉拉:雪花爱上梅花

陈清贫探班剧组,见两大著名美女

美丽藏族公主:罗绒仲呷(图)

一气质高贵的藏族女孩的精彩组图

北京遇见网络美女“霹雳小颜”

看什么叫一双大眼睛:明亮又闪烁

世遗会开幕式之旅:美女如云篇

其中有一个红衣女郎,非常之可爱

郑敏:西藏拍《云水谣》的日子

一个美丽的女兵在西藏的精彩组图

一个摩梭女孩名字叫纳金(图)

泸沽湖畔一个美丽摩梭女孩的组图

选择坚强:残疾女孩红红武汉行

神似形似:她长得超级像山口百惠

我在朝鲜三天三夜(女兵印象)

在朝鲜:身着戎装的女孩英姿飒爽

由朝鲜逃亡者组成的美女舞乐团

在韩国首尔,演艺圈吹起的朝鲜风

在朝鲜三天三夜(美女啦啦队)

不可或缺:赛场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本博影评系列
暂无内容
博主探秘系列
暂无内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