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二才
二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3,685
  • 关注人气:1,1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二才,大安人,幼略得学识。上学间获益匪浅。卒业后辗转世界,做过大学老师、翻译等职,因无建树,谢职来松原自谋生路。做过广告公司,因巨型旋转广告获基尼斯世界纪录。复创建锦园花卉、盛天红红木艺术馆。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9-06-22 19:35)
失恋妙机天所定,伤心与我有何关。
拜佛却走魔妖谷,访道偏行狼虎山。
无爱未能成事业,有情方可做神仙。
当初不是忧愁大,今日难登离恨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7 06:07)

疲惫,不只是累,

             是扛着重负,跋涉在无岸的泥水。

      如荒原上耗尽生命的狮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1 05:47)
标签:

杂谈

春天迟迟不来,风有点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演员/ 吕佳容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老刘大院(四)

四   二舅三舅的罗曼史

         杏花落了,嫩绿的叶子齐刷刷的钻出来了,绿豆粒般大的杏披着绒衣也结一嘟噜一串的。我们对每一棵树都做了统计,大约有多少个杏,这只是一个概数,也是无法准确计算的。但我们搬个凳子,不厌其烦的来回算着。中午也喜欢在果树下铺点草躺在下面,透过浓密的叶子望远天的白云变幻。倘若树上面生了虫子,就按奶奶教的办法,用烟叶子泡水喷。喷烟叶子水是要有工具的,就去找生产队当保管员的二舅去借。二舅哥俩姓孔,也就是我二姥娘带来的四个儿子其中的两个。老大也入了渔民社,他虽然矮小 ,但是个正常人并且能干会过,娶了个比他还矮小的媳妇,生了一群小矮人。大舅很少和二舅三舅来往,也不关心他们的事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2 17: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25 21:56)

  老家的房子在一条窄道边,隶属于大安城的东北角。再往东,就是一个大下岗,底下一弯漫长的大坝,远远地围着城郭。坝外就是嫩江流域,秋后水退了回去,夏天又涨了回来,水大时湧上大坝,像一群要冲出牢笼的猛兽,咆哮湧撞着,十分恐怖。不过大安人是不担心大水会淹没房子的,他们颇为自豪,我们莫洛红岗子要是淹了,那哈尔滨就早没顶了。这句话有没有地理权威的依据,并没有人考证。莫罗红岗子是个大饼子型的土包,大安城就坐落在这个大土包上。从家老宅房顶上,能看到大坝外绿的草和白的江水,以及飘起飘落的打渔郎。

       ​天地大了,家就小了。今年春天回大安,特意拐进那条老道,为了看看那房子。到了跟前,那院子竟然空无一人,死也似的寂静,显得非常狭小,两栋老房子孤廖的呆卧,完全没了生机。儿时那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6 20:13)

           

                                                       一晃近十月,尚未睹秋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15 15:34)



夜深随风至,偷侵透骨寒。

凉炕冰如铁,潮气无奈眠。

梦中唤虞姬,与朕枕边欢。

醒来一声叹,穿越两千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05 20:14)

        一九八八年我在淮海大学的时候,暑假回家,顺便到友人杜少发家。当时他还没当校长,是新荒中学的普通老师。那时的工资低,少发家也非常拮据,住着两间低矮老旧的土房,似乎从前边踢一脚,后山墙都能塌了。我去时,少发和他的贤妻梁海贤正在吵架,原因是少发花五十元钱从沙坨子一家人家那儿买了一个罐子,海贤愤愤的说:你说他有没有正事儿,我连双鞋穿都没有,他倒花五十元钱买这末一个尿罐子,我叫他退回去他就不去!!少发为难地说,人家老太太搁大柜里存多少年了,这回死了,家里人把东西全卖了,又是学生家长,我怎么往回退?我见了那个“尿罐子”还不错,就掏出一百元给海贤,叫她去买鞋,瓶子就这么归我了。

    少发找来一些旧棉絮,放到了纸箱子里捆上了。我将那罐子寄放到大安一个亲戚家,到松原又把它带了回来。

    新荒那个地方,属于汉书文化圈里,考古发现,人类活动历史有五六千年了,曾在那个遗址上发掘出很多文物,多的是瓦罐,箭镞兵器,但这里没有陶瓷窑,所有的陶瓷应该都是舶来品,最早大户人家从关里用大马车倒来瓷器,基本上都是民窑的,并且很粗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2019-06-22 19:35)
失恋妙机天所定,伤心与我有何关。
拜佛却走魔妖谷,访道偏行狼虎山。
无爱未能成事业,有情方可做神仙。
当初不是忧愁大,今日难登离恨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7 06:07)

疲惫,不只是累,

             是扛着重负,跋涉在无岸的泥水。

      如荒原上耗尽生命的狮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1 05:47)
标签:

杂谈

春天迟迟不来,风有点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演员/ 吕佳容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老刘大院(四)

四   二舅三舅的罗曼史

         杏花落了,嫩绿的叶子齐刷刷的钻出来了,绿豆粒般大的杏披着绒衣也结一嘟噜一串的。我们对每一棵树都做了统计,大约有多少个杏,这只是一个概数,也是无法准确计算的。但我们搬个凳子,不厌其烦的来回算着。中午也喜欢在果树下铺点草躺在下面,透过浓密的叶子望远天的白云变幻。倘若树上面生了虫子,就按奶奶教的办法,用烟叶子泡水喷。喷烟叶子水是要有工具的,就去找生产队当保管员的二舅去借。二舅哥俩姓孔,也就是我二姥娘带来的四个儿子其中的两个。老大也入了渔民社,他虽然矮小 ,但是个正常人并且能干会过,娶了个比他还矮小的媳妇,生了一群小矮人。大舅很少和二舅三舅来往,也不关心他们的事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2 17: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25 21:56)

  老家的房子在一条窄道边,隶属于大安城的东北角。再往东,就是一个大下岗,底下一弯漫长的大坝,远远地围着城郭。坝外就是嫩江流域,秋后水退了回去,夏天又涨了回来,水大时湧上大坝,像一群要冲出牢笼的猛兽,咆哮湧撞着,十分恐怖。不过大安人是不担心大水会淹没房子的,他们颇为自豪,我们莫洛红岗子要是淹了,那哈尔滨就早没顶了。这句话有没有地理权威的依据,并没有人考证。莫罗红岗子是个大饼子型的土包,大安城就坐落在这个大土包上。从家老宅房顶上,能看到大坝外绿的草和白的江水,以及飘起飘落的打渔郎。

       ​天地大了,家就小了。今年春天回大安,特意拐进那条老道,为了看看那房子。到了跟前,那院子竟然空无一人,死也似的寂静,显得非常狭小,两栋老房子孤廖的呆卧,完全没了生机。儿时那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6 20:13)

           

                                                       一晃近十月,尚未睹秋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15 15:34)



夜深随风至,偷侵透骨寒。

凉炕冰如铁,潮气无奈眠。

梦中唤虞姬,与朕枕边欢。

醒来一声叹,穿越两千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精品博文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