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涂国文
涂国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0,502
  • 关注人气:23,6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部分著作



请输入标题
若惦念,请来旧时光里寻我
文/涂国文
 
我想做一个江南旧人物
趿着一双木屐
藏进旧时光里去
 
我将丝质的新生活脱下
扔在河岸上
像溺亡者
遗留在人世的一堆衣物
 
棉质的旧时光
棉质的旧人
旧得就像一朵老棉花
旧得就像一团和气
 
旧得就像一辆
在雨巷中穿行的人力车
旧得就像胡同里一串
鸡毛换糖的叫卖声
 
比驿站还旧比邮路还旧
比一袭青衫还旧
比一把铜锁还旧
比一只藤条箱还旧
比政党和革命还旧
 
旧成一把油纸伞
旧成一条青石板路
旧成一只茶盅
旧成一阕宋词
 
若惦念
请来旧时光里寻我
(2016,6,27)
分类
诗歌

 

我是江

 

 


南王朝

 

 


的末代

 

 


废主



/涂国文


我是江南王朝的末代废主

我只做了三天君王——

第一天千里莺啼

第二天水光潋滟

第三天暗香浮动

 

第四天 大雪纷飞

我向虚无拱手让出我的江山

 

我遣散百花妃子

让她们回到水湄回到山坡

回到美和春天

回到大家闺秀或小家碧玉中去

只带着芍药:我忠贞的王后

开始在宋词中的逃亡

 

我是江南王朝的末代废主

我不期望分封 更无意复国

我将西湖瘦西湖斫成琵琶

将秦淮河斫成胡琴

 

将苏堤白堤杨公堤三根琴弦

装在这三把乐器上

 

我只愿做一个永远的废主

怀抱三把独弦琴

任内心的黑暗

在江南五千年的颓废和孤独中

长出一身闪光的木耳

 

20151229日)

 

 

公告

谁终将点燃闪电

必长久如云漂泊

谁终将声震人间

必长久深自缄默

       ——尼采

—————————————

致大海

/涂国文

 

 

我多么喧嚣地澎湃成大海  

一匹公豹在一海尖叫的玻璃渣上奔跑

它左眼充血右眼失血

你们认出了太阳和月亮

 

我内心的火焰被一片辽阔的忧伤收藏

在一股隐形的飓风里

这群蓝色蝴蝶  扑扇着翅膀

填满了整个海洋

(2015,4,20)

——————————

梅家坞
文/涂国文
 
傍着芭蕉
面对流水
摆下一架古琴  请来一位美人弹奏
最好是一位古典女子
穿旗袍的不要
那从开衩处跑出的白光
与绿犯冲

当然  此时
还必须在山前斜挂一道雨帘
薄薄的透明的
以遮挡不了彼此的心思为宜

接着我们面对面坐下
下一盘千年的棋局
在楚河汉界
玩一把争夺天下的游戏 
你为君我为臣或者我为君你为臣
我们君臣在自己的江山
恣意妄为

一局终了
一曲未终
我们各自捧起手边那册线装的唐宋
摸一把唐时明月的脸
窃一缕宋朝菊花的体香
并且开怀大笑几声
仿佛两个揩油得手的色狼

之后我们正式进入主题
拎起一只装满清泉的铜壶   
搁在红泥小火炉上
然后从各自的胸膛中
掏出早被雾霾薰成上等好炭的肺叶 
塞进炉子  生火

一沸时加盐调味
二沸时把春天里的五百户生产的
“诸子百家”新茶
连同功名利禄  一起投入铜壶
三沸时拎起铜壶
飞流直下
江山如画
美人何在
春秋倒流

(2015,4,14)
诗歌

身体碎了一地
文/涂国文

 

履风者  穿着风的鞋子在风中追风
他被风击中   摔倒在风里
身体碎了一地
比如他的头颅滚向了黄土高坡
他的两只眼珠被长江冲入东海
他的断臂被甩到珠穆朗玛峰上
而他两腿的残肢被北风刮到了东北平原
有人在珠江三角洲捡到他的龙骨
夸赞一声:“这家伙骨头真硬!”
有人在大运河畔拾到他的半只指甲盖
嘟哝一声:“哼,什么破玩意!”
有人在蒙古大草原看见他的一排肋骨
说:“还不错,有点才华和思想!”
有人在吐鲁番踩到他破损的嘴唇
忙不迭一脚踹开:“臭嘴!”
只有他知道
把那些四散的零部件组合在一起
才是他自己

(2014,08,28)

诗歌

我在江南坐牢

文/涂国文 

 

我在江南坐牢

在江南的美中坐牢

 

我像一株水仙花

被囚禁在江南的水牢里

膝盖上方是一片现代的灯红酒绿

膝盖下面是一片古典的波光桨声

 

我必须保持一种

挺拔的坐姿

才能防止自己从诗歌中滑落

在江南的美中溺亡

 

逃生之门高悬在我的头上

但我无力挣脱黑暗的枷锁

因为长年见不到阳光

我的男根开始溃烂

 

我已不记得自己

是何时被打入这座水牢的

也许是在唐朝

自认识杜牧那个教唆犯后

我就开始在美中堕落

 

我的罪错

源于一次对美实施的强奸

我被缪斯判处无期徒刑

在江南的春天中

接受美的严惩

 

我在胭脂、香水和莺啼中

窒息了太久

我正在密谋进行一次越狱

带着一场惊天动地的爱情

逃离这销魂蚀骨的

江南山水

 

但我知道江南已对我重重设防

失败早已注定

等待我的必是一场死刑

江南和美

将最终成为我的葬身之所

(2008,01,13)

诗歌

 

我们闻到了春天的气息

 文/涂国文

 

 

闻到了春天的气息

我们这些在夜色中冬眠的毒蛇

纷纷出洞

游上宝石山

我们必须借助一座诗歌的高峰

眺望世界

并且对着月亮

发出我们“呲呲”的恐吓声

 

我们的声音,被冬天封锁太久

那些死亡的飞鸟

被我们的胃消化成一堆秽物

却将骨头

卡住了我们的喉咙

 

我们必须借助春天的力量

扩张我们的喉管

将我们对世界的预言吐出

顺便进行一场浩大的蜕皮

2014年的腐臭

扔进西湖

(2015,01,01)

诗歌

坐轿子

 

 

上宝石

 

 

山的老

 

 

 

一一致“诗魔”洛夫先生

/涂国文

早就听说您要坐着自带的轿子上宝石山
如同您随身携带的美德
和风雅
但我没有亲见
我见到您时
您早已坐着轿子上了山
在纯真年代书吧二楼
您坐在一团和气里
接受读者的致敬、合影和签名

您的脸是那么的干净
干净得就像34年前我初次遇到的
您的诗
民国的风范以您的形象
余光中的形象、郑愁予的形象
明月一样朗照在夜空
您可知我心中多么羞愧
我比您年轻将近一半
可我的脸却像历史一样脏
这边的风有毒水有毒太阳也有毒
在毒素长年累月的侵蚀下
我们无论男女老幼
心都是脏脏的
脸都是脏脏的

我来迟了
错过了亲眼目睹您坐着轿子上宝石山的场景
如同我出生迟了
错过了民国那个无限风流、风雅
和干净的时代
(2015
1021日夜急就于宝石山)

诗歌

 

在西湖之畔安顿我的形骸和灵魂

文/涂国文

 

好了。就在这里

把我的形骸和灵魂安顿——

 

把我的悲悯和忧伤

安顿在苏小小和冯小青的年华里

我要弹拨西泠桥这根独弦

抵达落花背后的春天

 

把我的桀骜和放旷

安顿在林和靖的孤山一片云中

那点燃季节的梅的唳叫与鹤的绽放

是我亲爱的姐妹或兄弟

 

把我履风的跫音和荒凉的前程

安顿在曼殊半是胭脂半泪痕的袈裟中

安顿在弘一大师交集的悲欣里

我要紧随他们风尘仆仆的背影

 

把我的青铜剑藏入匣中

安顿在岳飞于谦张苍水秋瑾的遗骨旁

让热血将剑锋焐暖

抵御红尘的锈蚀

 

把我盛大的才华。安顿在白堤和苏堤

这唐宋的双管适合抒写我的诗篇

甚至也把我春日的慵懒和冬日的沉醉

安顿在李清照和柳永的婉约里

 

把我复苏的爱情

安顿在白蛇出没的断桥上

把我失落的家园

安顿在满觉陇的一坛桂花酒中……

(2012,11,27)

诗歌

我与尘世正好距离七千公尺

/涂国文

 

我独居于雪山之颠

与脚下的尘世正好距离七千公尺

我以雪暴为屋  狂风为被

冰渣为饮云团为食

每隔一段时日  我就扯过一角蓝天

蘸一点稀薄的空气

为自己净身一次

 

除了雪山  我没有朋友

 

我看见七千公尺下的草甸上

草木葳蕤百花盛开

 

2015,6,2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标签:

诺奖大家谈

分类: 评论


灵魂永远高于修辞和观念

文/涂国文 

10月13日晚,瑞典皇家学院将2016年度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75岁的美国音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酒诗

分类: 诗歌

酒是男人的胆汁/帮助乳化男人的懦弱与媚骨/让石和铁,从脂肪中凸现

 

涂国文酒诗六首

 

酒是一条流淌的河流

 

酒是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江南书》

在江南坐牢

分类: 评论


在江南坐牢并认祖归宗

——读涂国文《江南书》

郑春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学讲座】

现代汉诗的创作与鉴赏

——与杭州某高校大学生座谈现代诗歌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1 11:26)
标签:

【同题诗】虚构

分类: 诗歌

【同题诗】虚构

/涂国文

 

我要在太湖流域,虚构一个江南共和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浙江作家201704期目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浙江诗人》创刊号

分类: 出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儿童诗荐读

分类: 诗歌


儿童诗荐读:《河流》《新年》 

河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秋天记》

分类: 出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对手》

建筑作家

分类: 评论

《对手》:粗粝生活的光芒与一位建筑作家的启程

/涂国文

 

袁友才建筑业题材中篇小说《对手》发表于《广州文艺》2017年第6期。他在写这个中篇之前,我曾听他讲起过相关情节。对他的这个作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