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六元
罗六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746
  • 关注人气:1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栏

罗六元,人到中年,甘肃作协会员。喜欢中短篇小说创作,在作家出版社出版了中短篇小说集《当代公民》,在戏曲出版社出版随笔集《三友行吟》,和朋友合著

新浪微博
就不做小虫子了

拜伦、雪莱,

加起来才活到六十六岁;

我马上已经五十,

千万首诗,却比不上人家的一句。

我迈着龟步,竟还毫不回头地向前移去……

 

有人骂我好高骛远,我嘻嘻而笑。

有人说我自不量力,我笑嘻嘻的。

总听人家说见过多少高官显贵,

还日日夜夜和名流碰杯。他们,

恨不得变成小虫子,巴不得,

一下子爬到贵妇人的头发缝里。 

有时候我也嘲弄自己,为何没有那样的惬意?

不能变成小虫子?看来小虫就是小虫。

 

我唯一的本领是可以燃烧。

愿一切无用的东西,如煤炭柴火,

都投进我生命里化为灰烬,转成炽热。

让我并不强烈的光焰,如霓虹的路灯,

给爱恋的情人们照亮去。我还想,

何必成为快乐虫子,神气十足,

去获得虚假友谊,和虚伪笑意 

 

庆幸我此生,能收获爱的火种,

并让它从涅槃吉祥的心底,

喷发出礼花一样的光芒,

蹦跳出不算难堪的文字……

 

算了,就不做小虫子了。

对话

你说,不要问了!

看似今生,有如云的相遇和缘分,

却没有真正相知的巧合与默契。

我只能这样告诉你,亲爱的

你不是我唯一的朋友。不是。

 

我说,正因为我们的道路永不交叉,

所以才带劲地呼唤、想往、相望,

彷佛喊不住的河流,从心里永久激荡。

爱是能力的体现,不是妒忌的源泉;

朋友不是我一个人,也许这样更释然。

 

话如童话。语如禅语。

刹那间,二者脑海里浮起的:

竟都是会心的竹筏,渡向了彼岸,

或同坐小舟,移动在烛光的傍晚。

只留下潮湿的心,默然的泪,和相对的笑脸……

我关注的人和事
我在山上眺望时

我在山上眺望时

眼下的城市里,我惊呆了

最显眼的竟然是医院、歌厅量贩和大酒楼

是点缀如星的大药店

是暗藏不露的洗头房和“发廊式”妓院

 

不由我浑身发冷,就想起

冬天里,一个个上班的早晨

我总能遭遇从地下暖气探井里

刚掀起井盖“起床”的乞丐

总能看见,我挡车的桥洞里面

瑟瑟发抖的人蓬头垢面——

那人已经崩溃

听说,不久前,合伙人骗走了他五百万

 

怎么看都是一个和谐无比的盛世

整个儿城市都笼罩着香花似的烂漫

我却被搞糊涂了

因为身边时不时走着伪装的君子

和无赖混混一般的有钱汉

而我的女人,我的情人,我的女友

没有一个不善良勤劳

可就是买不起一瓶高档的化妆油

润润她们可爱的脸蛋

 

我很害羞!祖国啊,你难过吗

有的是美味佳肴,十三亿儿女都是人

为什么一半人挥金如土,吃的肠肥脑满

而另一半却恐惧、惊慌,忍受难堪

他们强忍着性子,从心里往外挤压出血汗

 

我在山上眺望时

眼下的城市不再像城市

像地狱、炼狱、阎罗殿……

评论
加载中…
面对诗人我倾诉

你的灵魂,恰似一位

正为失恋而伤痛欲绝的纯洁少女,久久地

无助地望着,自己为自己拴起的绳索发呆

你不解地思考着,要不要马上去上吊……

 

你的肉体,却像一缸正在发酵的面酱

不断在恶臭中酝酿。你已经严重溃烂

何时能溢出满屋的酱香?正如麝香的

香囊,化腐朽脏污的垃圾为神奇

 

是谁将你,无耻地推向了两极分离的边缘

精神上,你站在地平线的极致处

稍稍弹跳一下,就能去天堂里欢乐

可眼下,你在虚假的谈笑中开怀畅饮

口若悬河,却难隐你崩溃和狂躁的预兆 

为何,你要那样得多情和激越

是的,你并没有错,可究竟是哪里

出了问题!天才的诗人啊

现实的残酷怎么就瞄准了你来蚕食

罪恶的凡夫俗子们,就像一只只硕肥绿蝇

在不知不觉中,防不胜防地弄馊了

你纯粹的丰富的又不乏幼稚的心身……

 

在这个险恶倾轧的世界里

看着你不知所措,我比你心急

看着你心无所住,我比你痛惜

我爱你胜过亲兄弟,可结果一样

我没有能力去拯救你……

博文
标签:

心情随笔

文化

分类: 散文随笔

我的感触

 ——祝贺作协挂牌仪式暨屈原纪念诗会

          

作为在华亭生活了三十余年的文学爱好者,我对这篇热土有着难以叙说的、千丝万缕的真情大爱,我根本不知道如何来表达心里的亲切,用所谓的诗歌远远无法定位我热爱华亭的精神高度,于是干脆不做诗。一是自己才疏学浅,二是自己不是作诗的行家里手,不得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4

父亲睡得神清气爽,早晨起床后赵玫玫给做了早餐。吃罢,父亲说不要管他,他自己在县城里转会儿,中午了去看赵玫玫的姑姑。赵玫玫因为儿子的事情不敢多言,只叮咛父亲注意安全,自己上班去了。从家里一出来,她由不得又想儿子的事情,想起老师曾经说她儿子请了一周假,想儿子也到该回来的时候了。赵玫玫想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忘了身边的事物,彷佛满街道的人几乎和她没有关系。她走的和人家磕磕碰碰了数次才走进了商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

赵玫玫回到家里忧心忡忡,没心思吃饭,抱着大狸猫想心思。儿子不打招呼消失这还是第一次,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渐探五台离村远,流水欢欢笑秋寒。
忽见白云菩萨迎,拜罢吃茶坐禅院。
 
会长举杯将敬酒,风送秋果味入心,
飘然微醉自吹火,喜尝斋饭报佛恩。
 
动者再攀五台巅,静者盘膝观五蕴,
只听水声云雀鸣,开眼已是白日尽。
 
七人共获法喜生,坐三轮车西风送,
恰若重生满怀景,尽是清泉升祥云。
 
高朋若临华亭界,我必出山分外亲。
携汝再向五台山,请来神仙同诵经。
 
秦皇造车养战马,今连坟冢亦不逢。
我率群友登吴山,淡笑千古不抒情。
 
坐山观云心扫净,谁记皇帝何时生?
念念与佛一法界,心不住相见法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偶然的机会里偶然得到了一本随笔集《三友行吟》,拜读了其中之一的作者罗六元的几篇作品。我感触颇深,但又无从着笔。这原于我写作水平和欣赏的角度。与其说是谈他的风格,不如说是品读感受较为确切些。因为我对作者的作品读的很少,加之是外行,难免有说错的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石巨福先生把他与罗六元、刘杰先生编著的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的《三友行吟》给我已有些时日了,可对于我一个视书如命的人来说,近一段时日总是捞不上手。看着发在网站的散文,曲指算来已有4个多月没有看书和写作了。现在可好,我用了三天的时间细心品味,家里就我一个人,关了手机,也没有人来叩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且行且吟著华章

——我读《三友行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