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桃花猪
桃花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930
  • 关注人气: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8-11-05 16:32)
标签:

四姑娘山

长坪沟

分类: 旅途点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3 16:01)
分类: 杂文杂记

  无法出门而被动修身养心的2018国庆,每天的时间大部分消磨在看点什么和吃点什么上。很快,看点找到了皋鹤堂点评的《金瓶梅》,至于吃,三餐两点都可以在家鼓捣,加上最近爆发出的烹饪热情,这个长达7天的假期,能缓解对身体健康的忧虑,能满足吃货的口腹之欲。

  我曾经挺爱煮菜,掐指一算,呵呵,都是20年前的事了。记得很清楚的是,那时的我大着肚子,第一次在内化成小区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每天下班,我就一头钻进那小小一方用封起的阳台改建而成的厨房里,砧板边有一本翻开的烹饪书,我正儿八经的围着围腰,手持锅铲,眼睛贴近书页,然后手忙脚乱的在油烟熏陶中炮制出晚餐。十月怀胎的时间,就是我逐步从炒菜向炖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拉巴特

分类: 旅途点滴


    Youssef开着商务车,高高兴兴的驶向本趟旅途的最后一站:首都拉巴特。小邵有点疲乏了,坐在副驾上磕着丹吉尔买的黑色葵瓜子,车内,弥漫着午饭后的瞌睡气息,我和夏老师坐在最后一排,迷糊中听着《晓说》,夏老师那用30迪拉姆购买的手机流量,到现在还没用完。车外的风景不知不觉中变成不稀罕的熟悉,少了撩拨拍照的魅力,有点想家了,但又有点不想离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丹吉儿

艾西拉

分类: 旅途点滴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生活中接二连三的打击,让摩洛哥游记差点烂尾。痛苦粘附着身体,跟随着生物钟在每天天亮中醒来,夜深后隐去,天、地、人世,不会受个人的影响,一切都是照旧一切还在延续。几场秋雨之后,空气终于凉了,我在威哥离家后的周末,翻出也快凉了的旅途日记,调整着心情,继续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舍夫沙万

分类: 旅途点滴



  摩洛哥之行,菲斯是拍民俗最多的城市,舍夫沙万是拍自己最多的城市。一个女人,到了蓝色的舍夫沙万,就像进了蓝色的染缸,不可能出染缸而不染、孤洁高傲不自拍——满脸胶原蛋白的,紧握青春尾巴的,都铆足了劲,准备在这里拍大片,然后在朋友圈来一轮视觉轰炸。我不发朋友圈,只好在这个地盘上臭美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菲斯

分类: 旅途点滴



  菲斯是一座五味杂陈的城市。在菲斯停留,不到2天时间,却已给我留下一个复杂的印象,它不像梅尔祖卡、伊芙兰简单纯粹,也不像卡萨布兰卡、马拉喀什统一精致,菲斯的一天,是裹在人流中的一天,忙碌的五官就像勤奋的特工,收集着数据庞大的信息,轰轰然丢给了大脑,感觉那个快超载的大脑,直到现在,还在“数据处理中……”。

  它是摩洛哥一行最难以进行总结的一个城市,古老、杂乱、喧哗、拥挤、充满市井气、不失神圣感。在我的私心里,我觉得它是最摩洛哥的一座城市。如同每一个国家都会对大城市们进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经过风雪洗礼、迈入初夏后的伊芙兰,给了好运气的游客们一幅明朗的夏日风光。心情颇爽的我们在酒店吃完早餐,离开伊芙兰,继续北上的行程。车窗外,风景展现着阿特拉斯山北部平原的两层主色调:纯粹的蓝天和浓密的绿地,让双眼被洗涤的舒适无比。土壤越肥沃,大地越慷慨,仿佛觉得这般蓝加绿还不够视觉轰炸,顺手又赠送于我们一大片又一大片竞相争艳的野花,黄色的金菊,白色的茼蒿,红色的罂粟,勾引的我们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停下车,把自己投放到田间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影像摩洛哥——伊芙兰

 
走一个环形特别适合我们这种时间紧、又想看个大致面貌的肤浅游客。竞争激烈之下,旅行社一次又一次的优化着行程,这趟旅程,由西部滨海的卡萨布兰卡进,南下,东行,北上,再次回到西部沿海,从拉巴特出,几乎是个完美的环形。摩洛哥是个特别适合这般设计的国家,既赏了海又玩了沙,还能看到阿特拉斯山脉两侧,截然不同的风景。

 
现在我们离开被数不清的文章欣喜过忧伤过的撒哈拉沙漠,就如爱丽丝在兔子洞中度过不可思议的一天,又回到了摸爬滚打的人世间。百米开外的无尽沙丘还在,现实却在浪漫之后展现出和浪漫完全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沙漠里骑骆驼、看银河、拍黄沙,是摩洛哥之行的must go。今天,我们就要去实现这个must。早上8点,准点在前台集合,一行13人跨进被Youssef擦洗干净的汽车,离开瓦尔扎扎特,东行,向沙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英语单词barbaric,来源于拉丁词barbari,是“野蛮”之意。摩洛哥于我,本是一个陌生的国家,但来摩洛哥之前,我就知道这边除了阿拉伯人,另一大种族就是柏柏尔人,原因就在于这个单词......但我不知道的是,分布于北非马格里布区域的柏柏尔人被冠以这个带歧义的称呼源自何时?在殖民者眼里,不是每一个敢和他们对抗的民族都该是barbarian吗?先抛下殖民血泪史,查了一下度娘,发现柏柏尔人并不是一个单一的民族,而是指说闪含语系的、生活相似的多部落统称。柏柏尔人的祖先属于欧罗巴人种地中海类型,一支来自欧洲,一支来自撒哈拉,所以歧视他们的人,说不定和他们拥有同一个老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