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木公
木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56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03-13 22:52)
标签:

情感

分类: 06小说、诗歌

 

晓枫妈妈来信了,告诉他一个天大的喜讯:父亲已调回原单位,很可能要官复原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13 22:47)
标签:

情感

分类: 06小说、诗歌

飘逝的山风(上)

 

我从此不会再有安宁的心境,不会再有真正的快乐,她的身影将追逐我,借那永恒的风,在每一个怅然醒来的清晨;在每一个山风拂面的黄昏;在每一个月色凄迷的夜晚——直到我悔痛的魂灵飞越时空,跪倒在她的面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13 22:43)
标签:

情感

分类: 06小说、诗歌

小杨老师

 

初秋月色下,凉嗖嗖的江风拂过荒裸礁石,水声哗哗,发出叹息般的夜的低语。白色衣裙包裹着无声无息的冰冷。一道弧光,一道白色的弧光,在水天之间一闪而过。

一声沉闷的轰响,水波四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04散文、随笔

  Lili!”“Lili!”

 

6月22日凌晨一点,我从电脑前站起身,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为右派孔令平《血纪》的修改和插图工作总算结束了。可是,那被暴政虐杀的生命却一个个在我眼前鲜活地晃动,让我心灵气喘吁吁。

张锡琨、陈力、孙明权、刘顺森、皮天明……

我走到客厅,Lili趴在地上,她抬起头,睁着那双无比美丽的一蓝一黄的鸳鸯眼,温柔地望着我,细声细气“喵”地叫了一声。

我心中淤积的那些沉重、那些悲愤、那些郁闷,在她轻轻的一声迎候中焕然冰释——一如10年来她对我的那种神奇抚慰。

可我没料到,这竟是她对我最后的一声致意,或者说,是她用她的生命在向我告别。

我转身走到漆黑的阳台上,准备舒展一下久坐的筋骨。我没注意到,Lili无声无息地跟着我走出来,并钻出了铁栏。

漆黑的夜里,传来了一声叫喊——她坠在半空硬梁上发出的呼声,紧接着是下坠的声响。夜半的寂静里,声响很大,但转眼,世界又复归死一般的寂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10汶川地震采访图文

马上就是“5.12”一周年(14点28分)了!

一年前,我两次前往灾区,从一个镇到另一个镇......

累累尸骨斑斑血泪!

一年过去了,我依然不敢再去看那些照片,去回忆那惨烈的一幕。

一年过去了,那倒坍的“豆腐渣”教学楼依然乱糟糟地堵塞在心头

 

结束语

 

从灾区回来,向朋友讲述一遍所见所闻。讲完,汗湿衣衫,全身发软,仿佛消耗了所有的身体力量和心理能量。

把它写一遍呢?

又去看那些照片,翻那些笔记,听那些录音,想那些场景。心灵,又一次次遭受遇难孩子目光的撞击,倒塌校舍砖梁的挤压。

两万字的文稿,写得气喘吁吁泪光盈盈。

这些年来,手中的笔,沾满了这片土地上的斑斑殷红点点血泪!

据说,在巨大灾难的惨痛之后,将以历史的进步作为补偿。

事实好象也如此。

那山摇地动的一震,将多年来堵塞我们心灵的功利、物欲陡然震裂。良知、博爱刹那间挣脱了麻木冷漠的包裹、名缰利锁的羁绊,在山崩地裂血肉灰飞的悲痛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10汶川地震采访图文

马上就是“5.12”一周年(14点28分)了!

一年前,我两次前往灾区,从一个镇到另一个镇......

累累尸骨斑斑血泪!

一年过去了,我依然不敢再去看那些照片,去回忆那惨烈的一幕。

一年过去了,那倒坍的“豆腐渣”教学楼依然乱糟糟地堵塞在心头!

 

                                 灾区学校,从幼儿园到小学到中学

 

学校,是灾区中的灾区。

从幼儿园到小学、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近7000间校舍灰飞烟灭,成千上万的学生命赴黄泉!

历史,将如何书写这惨烈而悲愤的一笔?

我且将自己目光所触及的一所幼儿园、一所小学和一所中学平平淡淡地记录下来,它们是:绵竹遵道镇欢欢幼儿园、绵竹五富镇富新二小、北川中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10汶川地震采访图文

马上就是“5.12”一周年(14点28分)了!

一年前,我两次前往灾区,从一个镇到另一个镇......

累累尸骨斑斑血泪!

一年过去了,我依然不敢再去看那些照片,去回忆那惨烈的一幕。

一年过去了,那倒坍的“豆腐渣”教学楼依然乱糟糟地堵塞在心头!

 

                            绵竹汉旺,永远凝固的时钟

 

千里川西平原,伸展到汉旺嘎然而止。前面,就是大山了。

在平原和大山交汇处的汉旺镇,因那东方汽轮机厂而著名、而繁荣。在“东方汽轮机厂”的大楼前,有一个巨大的钟楼。钟楼位于繁华的大街旁,昂首向天。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钟楼上的几个时钟骤然停步,指针,僵死在那一个注定要被记入历史的时刻。

与时钟一起停步的,是汉旺无数鲜活的个体生命历程,其中,有数百名是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10汶川地震采访图文

       

马上就是“5.12”一周年(14点28分)了!

一年前,我两次前往灾区,从一个镇到另一个镇......

累累尸骨斑斑血泪!

一年过去了,我依然不敢再去看那些照片,去回忆那惨烈的一幕。

一年过去了,那倒坍的“豆腐渣”教学楼依然乱糟糟地堵塞在心头!

                        

                                    绵竹九龙,废墟上的坚韧

 

   九龙镇,位于绵竹市西北,跑马山脚下,正好在川西平原和茶坪山脉的交汇处。同四公里外的遵道镇一样,这儿原本山青水秀风光旖旎。突来的灾难转眼间毁灭了跑马山下的田园风光和安详宁静。去九龙镇的路上,举目四望,满目疮痍,到处是村舍倒塌后残墙碎瓦的破败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10汶川地震采访图文

      

马上就是“5.12”一周年(14点28分)了!

一年前,我两次前往灾区,从一个镇到另一个镇......

累累尸骨斑斑血泪!

一年过去了,我依然不敢再去看那些照片,去回忆那惨烈的一幕。

一年过去了,那倒坍的“豆腐渣”教学楼依然乱糟糟地堵塞在心头!

                            

 

 

 

                                    祭奠亡灵,哭望天涯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的父亲谭显殷(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