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4-10 10:53)

201944日“清明节”的前一天,微信好友发来心灵“鸡汤”:停止感伤、停止生气、停止唠叨、停止浪费、停止存钱……。祭扫日总是会让人感伤!所以,要学会告别、学会面对、学会离开、学会承受失去的一切,做到这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人生活在社会这个大圈子里,不论你愿意不愿意,有些事会不自觉的影响到你。

20193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22 10:21)
标签:

文学

困难

历史

情感

分类: 我的文章

大约是1967年的夏天,北京阴雨连绵,天空像是漏了个洞,雨下了三天三夜还没停。已是午夜了,突然有人敲我家的门,进来三位女士,手中抱着被子,她们说屋子严重漏雨睡不了觉,要在我家睡半宿。母亲死了丈夫,自然没有拒绝她们的理由。母亲迅速将一对老榆木躺椅对折,躺椅有棕垫子和扶手,它的靠背是活动的可以放平下来,弟弟睡在里面像个儿童床。母亲又将两头沉大写字台一侧的“转椅” 上支上一把木椅(加长),“转椅”可以调节高矮,写字台瞬间变成为一张单人床了。我与母亲睡在一张床上,这样就腾出了双人床和写字台,解决了她们的睡觉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4 13:17)

一九五三年我出生前,家里的缝纫机就早已上岗了。它一直放置在床头与五抽柜旮旯的夹缝中,平时我很少正视看它一眼。它像一个驼了背的老人(不是卧斗机),“身上”背着一个U形的护罩,这护罩经N次移动,缝纫机卡其色的台面木纹早已被磨出来了。在那个匮乏的年代,缝纫机对于很多家庭来说,那是一件非常有面子的事情。过去讲“三转一响”, 缝纫机是其中的一转,其它两转是手表和自行车,那一响是收音机。五十年代初,我爸爸妈妈收入较高,那“三转一响”家里早就有了。缝纫机在那个年月,并不是爸妈承载着新婚生活的梦想。所以,我一直对缝纫机的感情也不是很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1 16:13)


2018116日,我人生第一次回母亲的老家——山西省襄垣县夏店。经过前几年的不断搜寻资料,2015年,我终于找到了母亲的亲戚,同时,也搞清楚了山西老家的地理位置。六十多岁寻到了根,那感觉真好!

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杜鸿林

何谓情结?从心理学视角讲,它是一种深藏于无意识形态之中、以本能冲动为核心的情绪或愿望。从人们通常使用此词的指向看,它又是泛指没有意识到的内心强烈愿望。

身为一名当过知青的老三届,我真切地体察到潜存于自身的知青情结,这种情结是那样深地根植于我和我的知青伙伴的骨髓,是那样紧密地于我和我的知青伙伴的神经系统联结在一起。

一定的情结,是由一定的经历铸成的,是知青的经历,铸成了知青情结。这自然而顺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年九月,我在“微信”朋友圈看到有人问:北大荒知青总部群为什么撤了?有人答:办完知青图片展就撤了,主要是说知青年岁大了,不易组织大型活动,风险太大了。确实,2018年夏天,北大荒知青总部组织各团去内蒙古旅游,在返回北京乘坐地铁的路上,有一名游者突然晕倒在地,死在了 “雍和宫” 地铁站。还好,保险公司赔款不是按到家的时间,而是按日期时间计算的。这件事也促使北大荒知青总部50周年纪念活动办完,很快见好就收了。知青总部没了,工作群也就撤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20189月对文艺界来说真是不祥之月,二十几天里有七位名人离世: 97日相声表演艺术家常宝华去世; 97日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去世;911日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佟颖华

《五连的‘特殊’人群》,这篇文章选自杜鸿林写的《热议冷析话知青》第三卷——《那人那事那理儿——说不尽的知青》。

杜鸿林出版过的许多书籍和文章,除了过于学术性专业性的,我差不多都阅读过,尤其是他这么多年陆续出版发表的关于知青题材的书文。我曾与他在北大荒同一个连队相识,如今已是几十年的朋友了。这篇是他的新作,眼光触到文章题目,顿觉一亮,心中产生了一种好奇。尤其文章内容提及“劳改新生”和“阶级异己分子” 这两个1972年人们熟悉的词语时,一下子唤醒了我许多尘封的记忆。我在北大荒八年,多数记忆都是来自知青群体,而对老职工的故事关注很少,重新提及那么久远的一时“边缘”的群体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杜鸿林

我这里所说的“五连”的全称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4师第33团第5连”,实际上,规模场面宏大的知青聚会,不如一个连队的知青聚会那样入心贴心可心,皆因为,一个连队的知青,朝夕生活在一个村落里,共同经历了喜怒哀乐,悲欢甘苦,彼此间知根知底,互有担待,这不像跨连队、跨营团、跨师知青聚会那样,还需重新了解,重新磨合,彼此有了不适应,极容易扭头说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1 10:42)

作者:杜鸿林

小引:1995年中秋节前夕,作者随《我是老知青》电视记录片拍摄祖来到25年前收走7条性命的黑龙江女儿湾,祭奠因公牺牲但当时被定为里通外国特务的兵团战友,不禁泪如泉涌。

黑龙江畔有个四季屯,屯子里住着满、汉、鄂伦春人。据史料记载,80年前,一条小船载着8个姑娘,到上游的山里采蘑菇,那天风急浪高,翻了船,只有一个鄂伦春姑娘生还。人们把淹死七姑娘的那道江湾叫“女儿湾”,也叫“大姑娘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4 13:13)

杜鸿林

2018年,是我们奔赴北大荒屯垦戌边五十周年,我在整理我的知青书稿时,重读20年前发表的旧稿——《知青老照片——人们怎能忘记她》(《知青老照片》,百花出版社199811月版)、《一把火,半生苍凉》(哈尔滨《生活报》19989月某日知青版,我剪报时忘了记具体月日),翟英选的身形不时浮现脑际。自2012年退休,我已有6年没见到她了,她过得怎么样,病残状况如何了?621日上午近中午时,我抽空打的来到她家——河西区台湾路12号。

楼门口停在一辆残疾人坐的三轮车,车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