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哑盾钝雅
哑盾钝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413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哑盾钝雅的谜橱

语言真是苍白无力,在很多东西面前。

分明的无言了,还依然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表达,人呐至贱。

我们的偏见总是先于事实出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哑盾钝雅的谜橱

谁也不知道风,往哪个方向吹。

之前所有的铺垫,回头看看,只是假装保持着忙碌的气氛。

也或许真的在起着作用,反正最后的结果与那些铺垫几乎无干系。

唯一能肯定的相同是,大方向的基本一致。

我已经多次重复了以上这样的动作。隔几年一次?!嗯。

 

我前些天说似乎有一个力量推着我的背后,暗暗地引我往某个放向走,

靖子无奈地打断,大概意思是:还没结论呢先别扯得有鼻子有眼的~

有理啊!及时地阻止了我那个时候只升不跌的轻浮幻想。真是好同学!!

 

实话说,这一段等待的经历不是那么丰盛,没有很实感的收获。

甚至不如最近的晚上,看窗外一点点挪动的上弦月,那么愉悦。

最重要的其实是,我受到很多人友善无私的帮助和鼓励,感动死~

而我察觉自己偶有碎嘴子,偶有恶的揣测,

对这些,我很生自己的气。可不能怪别人了。

心里有污点的时候,看整个世界就都脏。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哑盾钝雅的谜橱

2008-12-1  Night

我们就活在动态的历史当中。

 

这句话曾让我在肃然里激情涌动。如今每次想起来,也依然奏效,澎湃不已。无论是令人喜悦的偶然的奇迹,还是日积月累的注定的灾难,或庞大或微小,都一再验证着它似最精准的预言一般真切有力。

 

同时,我觉得自己在用另一种微薄的力抗拒。所抗拒的,是自以为的【历史之外】。它们是我认为,不应该出现更不应该存在的,有一点苗头也要立刻温和地不动声色地泼八十盆冷热水的,必定置其于死地的,火焰。它们通常,如我所料但有时也许是违背我所愿地,熄灭了消失了,土归土尘归尘。

 

如果有一条/只/头/匹生命不幸和我生活——这应该是一种铁定的假设——那么,我会自私地给它起名叫精神病。聊以影射。而我,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和傻子。那没心没肺,不是理智,是幼稚,如满墙糖纸。脑壳进水,所以才有吓死人的镇定自若。

 

窗外台上啤酒已然冰凉。你好,我是精神病的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雕花里的暗示

 

 

亨利·卡蒂埃·布列松:男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22 14:08)
标签:

杂谈

分类: 哑盾钝雅的谜橱

这个字真好看,简单但是不常用。最喜欢的时候是2002年左右,呵呵,年轻的时候。

后来就忘了。要不是那天听中孝介,也想不起来它有什么特别的意味深长。 

绊,是人的一种状态,好像被一些无形的东西捆住了,习惯性的自投罗网。

在一些短暂的时候,误认定一些事物,一些习惯,一些人,是全世界了。

嘴上不肯那么认定,但是手边是那么做的,脚下是那么走的,头脑里绵延不绝是在惦记的。

望这时刻里所有思维和行动着的自己,像望远方山峦起伏不定的曲线。

这种迷惑的力量看似来自外界,其实是自己画的乱成一团的迷宫。

 

厌恶,喜欢,不过出于一些固定习惯的导向?

还是因为厌恶或者喜欢才选择什么样的习惯?

 

有时,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20 13:55)
标签:

杂谈

分类: 雕花里的暗示

可以这么说吗——很多人正在赖以生存的,一边保护一边戕害的,顺从并反抗着的,内心无法察觉自己在信仰着的自然,并不是我们脑海中【自然】的概念。说得好听一点,其实是人文的自然;或者扯破脸皮说开吧,是人的自然。

 

人从来都是斗不过真正的自然的,那需要的是融入、领悟和顺势调整。但是这过程太缓慢太长久,又太艰难太浪漫了。莽撞而务实的人类最擅长的是什么呢?劳动嘛,没什么自己造什么嘛。

 

所以【人的自然】中的【自然】是人造的——人为伪造。水岸边的住宅,市区外的农庄,明眸皓齿下的疾难困扰,英雄形象的卑劣嘴脸,天赐良机或天赐良缘背后的狠命一刀,血肉饱满生机盎然同时漏洞百出烂到骨髓的体系制度,等等等等。凡所不应有,无所不有。

 

【人的自然】中的【人】,永远是少数人。这自然只属于少数人。而多数人是被蒙蔽的,公平公正公开是他们诚恳而逼真的想象。这多数人默默地承受,因为除了承受,看起来,别无他法。他们中的每一个都力量微薄,在属于少数人的强大的【自然】面前痛哭流涕;偶尔的小聪明或许会获得小回报,但紧接着又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哑盾钝雅的谜橱

这几天心里颇宁静。就快换我带上门出去,不用美,之初和之后很久很难有曲曲折折的荷塘,也没有田田的婷婷的叶子,没有如刚出浴美人的袅娜白花,没有月光动若流水静如浮纱。推开门之前,外面有多黑,尽在想象当中,然而想象无论如何是有限的。所以试着闭上眼,尝一尝个中黑暗,脆弱一方的想象力连带外界的很多音调和声,低声恐吓:这都不及外面的黑呢。“我知道我知道。”“光知道有个鬼用?”

 

自一个空间推开一扇门,不过进了另一个空间。没有期待是最好的。没有期待是最好的么?

不顾恐吓,是有些以身试法的味道。说乐于感受一切未知,是不是有些玩弄生命的意思呢?

 

折腾。蒸腾。

 

黑。之前都是背过身,张大了眼,笑眯着眼,看到的莫不是灿烂。

灿烂里相对的黑,比一比都太浅淡,夺不过灿烂的耀眼。

不聪明是真的。太好孤僻是真的。被群人间接宠惯了是真的。缺乏伤痛教训是真的。

 

另:有一位温雅又灵动的好女人,在第49封信里向我分解了爱情的类。——她说:“也许世上的爱情有三种,生活上觉得般配舒服的爱情,性情相投性格匹配的爱情,灵魂相吸灵犀相通的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09 19:37)
标签:

杂谈

分类: 哑盾钝雅的谜橱

如果一切都恰到好,那叫做幸福的巧合。

红配绿放一起,也因为圣诞老人变美丽了。

 

而不巧就是不巧,就是一点点不巧也被放作无限大。

宿命论作祟,让一点点以外都扩散如此的淡漠之感。

 

我昨天想到一种目前为止我能想到的最开心的死法。

因为不能成为现实,所以谁也别告诉了。

 

天黑下来,会想起来什么。天亮又忘了的。天黑又想起来。

 

P.S. 请大家都让自己放轻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05 00:00)
标签:

杂谈

分类: 哑盾钝雅的谜橱

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为什么大晚上的天很凉还出去吹风呢?

一个小小的女孩子尽力解释:可能是因为他有心事~

她说得真好,她那么一颗幼小的心灵就很温柔了,能敏感地体察到这么多。

那么多孩子都能,他们举手赞同。而我是在之前准备的时间里才读懂的,和他们差不多。

一起长大!思菁说得对,做老师就是和他们一起长大,这可能是这之中最开心的事。

在那十分钟里,我和她们同步成长了一小会儿,感觉很舒适。真是很感激呢~

 

我可能是个还不坏的孩子。但我肯定不是一个表现够好的成人。

奥斯卡·王尔德说:一点点真诚是危险的,很多真诚则绝对是致命的。

我可真傻呀,傻呵呵地活了这么多年,到此时竟还想再继续这样下去。上瘾呢!

 

我遇到很多好人,这么说吧,到现在为止,我遇到的基本都是好人。

待我好,对我耐心、宽容、慷慨,关切啊照顾啊分享啊,有问必答有求必应的。

我遇到过不太好的人,但是他们都没有伤害到我。所以不算遇到。

 

我对于走没有任何美妙的幻想或者害怕紧张。

我对于没能留下也没什么特别遗憾,挺公平地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哑盾钝雅的谜橱

仔细想了想,我真能所谓理想的,很简单,其实就一个。其他的一切都建立在这点以上。

而如今这场盛大而例行的鸡飞狗跳,与这个小理想的实现是如此接近。

我装什么按兵不动呢?谢了,终于在十月的最后一天完成让人呕吐的破稿。

就算之前像个大笑话一样把所有拖沓都推给它。现在结束了,可以醒来了吧?

复辟咖啡,倒戈嗜睡。一边助跑一边就冲刺了。是鸡是狗,拉出来溜溜。

 

抛掉太幼稚,太空想,太虚荣,太期待,太奢求,太巴望。

轻盈下来,瘦了睡眠,瘦了悲观,瘦了无耻,也多多少少瘦点余肉。

 

放低,抬高。要在乎,不要心太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