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匏有苦叶,济有深涉。深则厉,浅则揭。
有弥济盈,有鷕雉鸣。济盈不濡轨,雉鸣求其牡。
雝雝鸣雁,旭日始旦。士如归妻,迨冰未泮。
招招舟子,人涉昂否。人涉昂否,昂须我友。

济盈不濡轨,雉鸣求其牡。人和禽兽之间的界限,有时候是模糊的,差别就在于那么一点点所谓"君子存之,庶人去之"的东西。也就是人除了动物性,还会要有社会性。济水就算再涨也不会沾湿船头,女孩儿就算再思慕心上人也不会像雌野鸡一样鸣叫求偶。所以说人,有的时候还是要有点姿态,有点坚持的。也不知道这么认为对不对。

葫芦瓜的叶子枯了葫芦瓜就熟了,绑在身上就可以涉过深水了。水深的地方水会浸过衣服,水浅的地方只要提着下裳淌过。济水涨得很满,雌野鸡在叫,济水涨得再满也不会沾湿船头,而雌野鸡叫着就是为了寻找雄野鸡。大雁声声地叫着,天也渐渐亮了,男人如果要娶妻,得在河水没有结冰前啊。船家招呼我上船,人家过河我不过,人家过河我不过,我在等我的朋友!

这首诗我之前有看过有一种观点说是一首隐喻极深的诗。暗讽世风日下,人们争名逐利,和"雉鸣求其牡"的野鸡没有区别,而品质高洁的隐士不愿同流合污。他们"济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6 09:54)
标签:

杂谈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当我打完这首诗我就后悔了,这么简单一首诗,主要是觉得好久没有写一天一首诗经系列了,但是又不想写什么,就捡了一首超级简单的,随便一写,就可以睡觉了。可是,我实在是觉得又没什么可写的,所以就有些后悔了。

关于这首诗的延伸,我最先看到的版本是女子赠士木瓜桃李,士回赠琼琚瑶玖,士与女互有好感,相互馈赠嘛。但是似乎互赠的东西太不对等了,还觉得没多大意思。后来又看到一个版本,说是讲的齐桓公助卫击败了狄人,又援以车马辎重,卫人为了感激报答,厚赠桓公,因为是诸侯级别之间的馈赠,所以才会有送美玉嘛,可是这种解释也太显得卫人视齐桓公的复国之恩太轻,不好。

很多时候简单的诗句里所展现出来的一些道理长大了慢慢会有所明白。譬如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譬如一饭千金,这种赠与答在表现形式上是不对等的,投瓜报琼也是一样。然而情谊是无法用事物的价值来衡量的,比如一饭与千金孰重?我以为是一饭更重,在人最卑微潦倒的时候,一饭不仅可以救人于生死,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11 19:59)
雄雉于飞,泄泄其羽。我之怀矣,自诒伊阻。
雄雉于飞,上下其音。展以君子,实劳我心。
瞻彼日月,悠悠我思。道之云远,曷云能来?
百尔君子,不知德行。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邶风,怀人诗,性别不明。我觉得这首诗也是一首很能释放正能量的诗,雄雉是耿介之鸟,以喻君子,象征着自由和淡泊。雄雉在天上飞,舒展着它的羽毛。看到雄雉想到我思念着的那个人,道阻茫茫枉自烦恼。雄雉在天上飞,到处是它的声音,听到这声音我又想到了你,为人正直的君子呀,实在是让我牵挂。望着天上的日月,我的思念长又长。道路如此遥远,什么时候能回来呢?所有你们这些自谓君子的人,不知德行到底如何?这,是嘲讽?是担忧?他不忌恨不贪求,高风亮节之人怎会没有好运呢?这是在困惑?还是希望和愿景?

这首诗又是写在了荒淫失德的卫宣公统治时期了,据说击鼓、柏舟、雄雉、二子乘舟,都可以说是卫宣公时期的怨念之作,果然是文章憎命达啊。不过,我喜欢诗经的诸多原因里面还有一个就是,我总能在诗经朴素的字句里面找到正能量。虽然身在并不那么走运的时代,无论是作者本人还是作者挂念着的人,依然坚持做一个正直本分的人,可谓是君子惜君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04 10:47)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微我无酒,以敖以游。
我心匪鉴,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据。薄言往诉,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忧心悄悄,愠于群小。觏闵既多,受侮不少。静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诸,胡迭而微?心之忧矣,如匪浣衣。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其实,想象中的江上泛舟,是一件很有诗意的事情,历代文人多有佳篇写于这一舟一舫之上,或悲或喜或忧,或落寞或沉溺或洒脱,但是有时候到公园里去划船才发现,其实划船一点也不好玩,特别累,可能要夜游泛舟才会比较有感觉吧。
和别国的国风比起来,邶风里的诗会有些形而上的感觉,有时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邶风的诗又多抑郁悲伤,垂首蹙眉,一咏三叹,宛转幽抑,肝肠寸断。不类别国之风,也有很多诗篇也很忧愁,也很愤懑,但说得出的苦那就不叫苦,讲得出的愁也不叫愁。独这句"耿耿不寐,如有隐忧",难以名状的忧愁,定是而今尝遍愁滋味以后的才能抒发得出的感慨。
柏舟也是一首抒愤诗,性别不明,可以是贤才不见遇,兄弟不可据,群小在朝,主上昏聩,对于一个心性耿直有原则有使命感,眼睛里又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29 21:39)
标签:

杂谈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国土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自从周平王迁都了洛阳,卫国就开始经历灾难了。



卫国曾经也是一个繁荣先进的大国,也继承了殷商的灿烂文化。周厉王国人暴动以后正是谦谦君子卫武公被推举代执政管理国家,就是共和行政,可见他的德高望重。而且他还福甚寿长,活了九十多岁,实在让人钦羡不已。所以国人会写「淇奥」赞他"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那时的卫国人是幸福的,他们喜欢写诗赞美那些贵族。



可是后来,卫国以不可逆转的颓势混迹在风云激荡的春秋战国时期,高开低走,除了很多荒唐故事以外,实在没有建树。要说卫国的衰落真是多种原因构成的,也是老天不让它再辉煌了。游牧名族的入侵屠杀掠夺,外交政策的不断失误引来了各种麻烦,而内政失修荒淫乱常上无明主下无贤臣还几度内乱,还不是天要亡卫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24 10:45)
标签:

杂谈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这首诗一点儿也不淡定,完全没有号称的那种"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感觉,人家"人而无仪,人而无止,人而无礼"关你什么事儿?骂人家早点去死就有点语言暴力了哈,这就是传说中的多数人的暴政,喜欢把自己假想成正义的那一方,肆意从言语上攻击于自己不在一个立场上的人。



喜欢诗经的原因有很多,羡慕那个时代的简单社会形态家庭关系,吮咂现在已经荡然无存的华夏文化精神,还有就是,我们和那个年代的人民一样处在社会变革时期,读着那个年代的诗,看看这个年代的事,似曾相识,社会也好,个体生命也好,不过是由一个个循环构成的。



礼乐崩坏是用来形容春秋的诸多形容词里很个性鲜明的一个,之后朝代更替却不会再出现这个字眼。每一次社会在孕育变革的时候,痛苦在所难免,困惑在所难免,愤怒在所难免,于是屁民就也要吼两句发泄一下了。那个时候市民也都会议政于市,讽谏国君,人是有思想有骨气的,现在不行了,所以有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21 22:40)
标签:

杂谈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送子涉淇,至于顿丘。匪我愆期,子无良媒。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尔卜尔筮,体无咎言。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椹。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自我徂尔,三岁食贫。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兄弟不知,咥其笑矣。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这首诗好像是高二还不知道是高三时候学的,一个弃妇的有恨有怨有理有节的血泪控诉。这个氓实在是太坏了啊,想娶她的时候好的媒人也没有,是没钱请不起呢还是觉得这些讲究并不需要呢?如果是没钱,那他应该是个凤凰男,不然不会入孔雀女主法眼。如果是后者,那更不应该了,就算春秋是个礼乐崩坏的时代,起码对丈人家的尊重还是要有的呀,人家嫁给你了就一辈子作牛作马了,女方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20 23:16)
标签:

杂谈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这首诗,又是一首体裁新颖不落窠臼的怀人的歌。第一段是女子一边采着苍耳,生气勃勃的苍耳(问:采苍耳是干嘛用的啊?吃吗?原始的气息扑面而来。。。,我对原始的喜欢程度就像毕加索的一样。),然而,这个女子太思念远征的那位男子了,浅浅的一筐都采不满啊,就默默伫立在那大道上。「迢迢牵牛星」里的那句"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也很有这个女子的感觉,世间大致如此,女人为情而生,感情受挫了就没法正常生活。



后面三段则比"古道西风瘦马"更苦闷更孤独,这个在女子思念中的男人,骑着过度劳累的瘦马,姑且喝着金角杯里的酒,为的是不再忧愁和悲伤,然而他的马实在累坏了,仆人再也走不动了,实在是忧伤啊。。。这个征夫到底是要去哪儿呢?行程如此艰辛,一路借酒消愁,没有同伴,没有风景,没有过客,没有人烟,也没有告诉我们他远征的目的和归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18 23:35)
标签:

杂谈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归亦模止。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启居,玁狁之故。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止。忧心烈烈,载饥载渴。我戍未定,靡使归聘。

采薇采薇,薇亦刚止。曰归曰归,岁亦阳止。王事靡盬,不遑启处。忧心孔疚,我行不来!

彼尔维何?维常之华。彼路斯何?君子之车。戎车既驾,四牡业业。岂敢定居?一月三捷。

驾彼四牡,四牡骙骙。君子所依,小人所腓。
四牡翼翼,象弭鱼服。岂不日戒?玁狁孔棘。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饥载渴。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我就知道很快就没办法做到一天一首了,但也没想到这么快就坚持不了了啊。。。一个晚上偷懒不想写,一个晚上要上课,再一个晚上和妮妮和婷婷吃完火锅店吃冰淇淋店。于是就好几天没写了。

据说这是殷商晚期时候的周族的诗,因为,玁狁,就是后来的抢了褒姒杀了幽王的犬戎,等到叫犬戎的时候,就是西周了。

为什么诗经里的诗很容易就能一不小心触动人的心弦,而后来的那些文人骚客们,写得越花稍,越觉得腻而无味。我看的东西比较少,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14 22:06)
标签:

杂谈

常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
死丧之威,兄弟孔怀。原隰裒矣,兄弟求矣。
脊令在原,兄弟急难。每有良朋,况也求叹。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务,每有良朋,烝也无戎。
丧乱既平,既安且宁。虽有兄弟,不如友生。
傧尔笾豆,饮酒之饫。兄弟既具,和乐且孺。
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乐且湛。
宜尔室家,乐尔妻帑。是究是图,亶其然乎!

棠棣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了。凡今之人,莫如兄弟。这首诗真的让人很感动。不管是遇到死亡的威胁、沧海桑田的变化还是各种各样的困难,最着急你,会牵挂你,义无返顾出手帮助你的人,可能会有别人,但一定会有亲人。而朋友呢,也许只会对你的遭遇,发出一声叹息,抛下几滴同情的眼泪,仅此而已。然而有意思的是,你有快乐或者悲伤要与人分享的时候,你却找朋友诉说,和朋友在一起,会觉得很开心,什么志同道合啦或者臭味相投啦的各种死党、闺蜜应运而生。可是,能倾听你的是朋友,而能不遗余力不含目的地帮你的,只有亲戚。亲戚,一年只有一次的大团聚,有的人一年就真的只能见一次,可是血缘关系却不会因为时间而抹淡,相反,友情像花朵,需要常浇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企鹅蛋
企鹅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035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西语网站们

RTVE

朝廷广播电视台,定位于发出最正典的声音

telecinco

既八卦又无聊的电视台,适合女生看

sport.es

巴萨新闻只看这家,比官网全

马卡报

体育新闻看这个,虽是皇马喉舌,还是比较公允的

ELPAÍS

貌似西班牙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吧

ABC

右派传媒的典范,听说右得比较厉害

LaRazón

那这就是左的

先锋报

听名字挺先锋的,加泰罗尼亚的,发行量不少么

电子邮报

比斯开地区的,那一个叫独立味道浓,是西班牙的报纸都得看看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