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地絮语
大地絮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619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6-08-31 11:29)
标签:

陈武耀

散文

序言

分类: 杂稿寄存

《心中的默念》序

 

陈武耀这样写是好的。到处走走,主要是鄞州一带,宁波周边,如果走得远了也可以。走走写写,写的都是自己的目之所见,情之所动,心之所思——目之见,并非奇景,情之动,并非深情,心之思,也并非要惊世骇俗。走的近的,顺手方便带些文史资料回来的,也行,也将择其采录二三,如果要花大力气搜寻的,没有也无妨。心静的时候,忆忆童年的事情,一般大都是那些好玩的有趣的事情,苦难的沉重的悲凄的一概没有兴趣碰触,不提。然后就是记点琐碎生活中的杂感。再就是嘴馋了,写点美食上的美事。这是武耀小兄的第二本结集,翻阅即将付梓的书稿,再比较他四年前的第一本书,即《那盏青瓷油灯》,发现两者的基本格局并无大的改变,这就让我看出武耀写作姿态的一如既往。

一如既往是陈武耀的常态。是他的写作的常态,也是他的生活的常态。一个人在这些年风生水起的社会环境中,一直不为所动,始终保持自己的常态,也是不易。许多人都在告诫自己淡定,但是许多人都做不到;许多人都在宣称自己淡定,但内心却总是极欲跟着冲动走,所以只能做个伪淡定人。我觉得武耀是一个真淡定人。在他的心目中,他的生活就没什么要改变初衷的。活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东吴

鄞州

分类: 分行的隐含

布满血脉的石头(外一首)

——写给勤勇村

                              

 

就像身上的肌肉

无论长在哪里,都组成我们的躯体

我们将它们搬运,造型,让它们化身

我们塑造的正是我们自己

 

楼房搭起,中间留一个过道

过道也是庭院,生活之水哗哗流淌

面对村后的一块高坡

我们不约而同地说:建一座学堂

 

它们一个个憨厚而诚实

它们知道所有的道德

它们的爱被坚硬包裹着

顺着饱胀的青筋从高处流向田地

 

在这个山谷里

它们像老年夫妻那样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1-25 11:03)
标签:

365

文学

汽车

分类: 杂稿寄存

晚安,公交车

 

 

    入夜之后的公交车尤其让我着迷。我觉得夜里的公交车几乎是城市的代表。城市之夜有什么?灯光,各色灯光。但灯光只是勾勒外形,而公交车是滑动的,它们有空间感,像是一种生灵,它们身躯庞大,带着声响,还与点点分布的站台相构成,这便是城市的一种真实而强大的脉动。有时候我觉得夜晚街头稀疏的行人只有两个方向:他们不是在走向公交车就是刚从公交车上下来。而白天则不然。街灯昏暗而迷茫,但一跳上公交车,灯光一下明亮,又与人挤挨着,又在呼呼作响上下颤动之中感到与自己目标之处的临近,顿时心头就会明朗和温暖起来。当然这种感觉在冬夜会格外的明显。

 

    我有两个学生都是公交驾驶员。一男一女,他俩从小一个幼儿园班上,小学初中和高中还是一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

《梁祝》

分类: 杂稿寄存

 

一个文学编辑的嘚啵嘚啵嘚

——《编辑小语》杂谈 

 

作为艺术的写作,其实也简单。不就是在白纸上写上黑字嘛,就像美术家在一种材质上涂抹上另一种材质。因此,关键就落到这样的一个问题上了:纸上怎样来排列文字。文学写作的艺术性是完全依赖和产生于这种文字的排列和组合的。人类现有的语种虽多,但好在文学家往往只精通一种就够创造奇迹了。一个语种的词汇也并不多,翻翻词典字典一类就可得到数量,而许多文学大师也并不是以自己掌握的文字数量来征服读者的。那么,文字的排列之中到底有什么呢?除了小学二年级就已经在学的将它们分分段落,段落之中再夹上大约七八种标点符号。

不管是使用纸张还是键盘,码字真有那么难吗?再想想,还真有这么难呐。

文字排列之中会产生艺术性,这种艺术性就像一种魅气。魅气就像是氤氲,她会慢慢迷漫过来,包裹过来,但却是肉眼无法看到的。同时也不如一阵可以闻到的花香,因为花的馥郁毕竟还是在风中。如果语言仅仅只有朗读时发出的一种音频的话,那么,魅气,就只能是阅读者经过朗读才能被穿透被吸纳。这股魅气是写作者在文字的排列过程中嵌入其间的,谁也看不见摸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3-16 07:37)
标签:

365

文化

分类: 杂稿寄存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3-16 06:08)
标签:

365

文化

分类: 杂稿寄存

2014年第一期编后语

 

细心的你也许已经看出了我们这一期的一些变动。是的,本刊从这一期起除了编辑阵容上有了比较大的调整和每年的容量也有较大的增加(季刊改双月刊)以外,在办刊的主旨上也有了一些新的明确。

2013年,市文联的《文学港》锐意变革和创新,并且已经取得了引人瞩目的好成效。我们体会其经验,觉得最主要的一条是在文学上做得更加纯粹。原本,做什么都把什么做得纯,一般总是正确的,但是做文学的近几年却有些困惑,因为有人总是把文学产品也当作商品,其价值完全决定于其价格,认为好销售=好作品。所以,复杂的艺术创作一下就变为简单的生产,对于作品优劣的判断用最单一的统计方法就予以OK。使得纯文学和文艺青年一样,一被提起就只能害羞,还不时地成为被讥笑,至少是被揶揄的对象。但是,或许事物的自身规律还是决定了事物的自身,相对艺术作品,你可以胡乱点评,也可以诚心求真;可以不懂,也可以很在行;可以好心说错话,也可以违心说假话……而规律总是在那里的,像一尊面露微笑的佛像。所以,有些复杂的东西一时还没办法简化的,还是只能让它复杂着吧。还有,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6-21 16:22)
分类: 杂稿寄存



上月底去山东爬泰山,曲阜拜圣人,还到徐州看兵马俑。拍了几张照片。这一张是在泰山顶上拍到。主要是有感于一个广告,叫“山高人为峰”的,一直有些反感。这一次终于有了机会,打击它一下,嘿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6-14 16:10)
标签:

使者

喇叭花

文化

分类: 贪玩者玩

寒假过完,春天就来了。

先是第一课,《柳树醒了》,接着是《春雨的色彩》,再接着是一首高鼎的《村居》。

同步阅读干脆就叫《春天的图画》,第一单元也全是关于春天,有:

风跑得直喘气,向大家报告好消息:春天来了!……

春天的风微微吹,柳条儿跳舞,桃花红了脸。……

美术课画的也是春天的景象,一条小河,河里小蝌蚪游啊游,然后就变成小青蛙了,小青蛙趴在叶子上,瞪着一双大眼睛。

音乐课唱的是“布谷鸟”:

布谷布谷声声唱

唱得春天多美好

 上学路上,诗诗盯着路边的一棵小树看。忽然叫我,又指点着说,快看,这是新芽,刚刚长出来的,你看。新芽的颜色和老叶子不一样,一个嫩嫩的,一个深绿色。我答,是的是的。河岸上爬满了大片的绿枝,零零星星的小黄花刚刚有些动静。我们在小桥上站着看。诗诗指着告诉我,爸爸,这是迎春花。迎春花在春天里开得最早,所以叫迎春花,它要来迎接春天。我问,你怎么知道的?诗诗想了想说,我也忘记了,是妈妈教我的吧。我们又继续朝前走。路过那个长廊,两旁竖立的柱子从顶部形成了一个棚架。周围和我们的头顶,阳光刺眼地从滕曼间穿射过来。诗诗上下望望,问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仿佛远远传来一些悠长的回音

——《宁波民间故事类型索引》编撰杂记

 

快要毕业的时候,选修课“民间文学”才开课,当时好像也没有开设多少课时,类似于一种讲座。白岩老师来主讲的。完全是出于新奇,就报了名去听课。听课以后感觉很好。觉得现代理论与最土的民间文学相映成趣,学术的空白很多。白岩老师憨厚敦实,脸上的笑总是直白透彻,说话也直,且幽默,让我感觉他自己就是民间艺人似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4-07 14:25)

                             

 

    诗诗的寒假作业本上有一道将词语组织成句子的题,词语是:

    一件      新年  妈妈  礼物

    诗诗将它们组成一句话:妈妈送我一件新年礼物。

    是的,这应该就是标准答案。但按照以往经验,我觉得还是要谨慎小心,所以就一边看着一边在想是不是还有其他可能。先前有一道题目,诗诗将它写做:蓝蓝的天空飞过一群鸟儿。但正确答案却是:一群鸟儿飞过蓝蓝的天空。当时我看着很是诧异,而且还有些愤慨。仔细一想之后觉得,老师的批改应该还是有道理的吧。小孩子对于文句的组织训练,也许就是要有主谓宾的顺序。鸟儿飞过天空。OK的。如果是天空飞过鸟儿,那就不是很适合了。但是谁都明白,天空在这里是“天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