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unyiyu
sunyiyu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56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收藏

历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6张《真理报》记载的1941、1945苏联二战情境
图文/孙以煜


6张苏联《真理报》,只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情感

随笔



你在天堂还好么

——中元节纪事

孙以煜


中元节翻读亲人故去的笔记,有5位——
第一位是爷,爷是资本家,却死于饥饿。该是60年吧。记得爷爷走前,躺在火炕最里边,着一顶带耳朵帽沿的棉帽子。那天,他对奶奶说,想吃顿饺子,奶奶和母亲知道爷快活不了几天了,赶紧包,包好了,再看爷时,已经断气了。我那时才两岁多,不知道爷爷死了,还坐在他的身上,拉住他棉帽的带子当马骑。
奶奶 比爷爷小二十七岁,是爷爷的三房,解放后大奶,二奶,裹挟着家中银两,匆匆地走了,却留下奶奶陪伴爷爷,给爷爷养了5个孩子,最后送终。爷爷走时,奶奶给爷爷穿了云头鞋和马褂。是一挂马车拉走的爷爷。我还能记得,马车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因为美好 所以颂扬

——写给笔记本画册《劳动者颂歌》

黄成勇

 

《偶拾拈花——苏联老版画原拓收藏笔记》(以下简称《苏联老版画》)出版,是现当代版画出版史的一件大事。俄国驻华大使安德烈·杰尼索夫盛赞作者孙以煜先生:这种以个人一己之力,做出以倾国之力才能完成的文化艺术史重大工程,是一件非常了不得的事情!大使的话,至少透露了一个信息,孙先生的苏联版画原拓收藏规模,足可匹敌一个国家版画艺术馆。其广博可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3 18:14)

      

  


两本苏联版画小集《劳动颂歌》、《插画师》,九月书出。主编崇文书局老社长黄成勇先生,分别为这两本小集写了书评。作为国内著名文化散文作家,知名藏书家。成勇先生以文化散文《沐浴书香》、《幸会,久仰》蜚声文坛。不日前,收到其为苏联老版画小集《劳动颂歌》写的书评《因为美好,所以颂扬》、今天又有其为苏联插图版画小集《插画师》写的书评《可是书终究是书》,全文如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觅蜜笔记2:罗斯公主接驾之旅(9则)

文图/孙以煜


1、冬至西伯利亚(15)
第一脚踏进西伯利亚的时候,雪还没有大面积地下来,沿着大车的辙印驶入阿尔泰原始深林,还能见到林密草长,绿意婆娑。花儿虽然谢了,壮硕的蜜源植物掩映中,蜂箱如一座远方的城市,劳碌的蜂群,人儿一般,还在做入冬前的最后一拨采撷。如今,再次落脚西伯利亚,满目的莺飞草长早已没了去向,天苍苍,野茫茫,天地一色,满目苍凉……
然而,丰年好大雪!对于中国礼俗来说,却是最好的迎娶季节,一元复始,万物复苏!自公元2015年秋末,“罗斯公主”👸探蜜小分队远赴阿尔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异国端午记(太原晚报2016年6月8日25版“天龙品味”刊载)
孙以煜
    
说起来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傍晚,我与室友青沿谢苗诺夫斯卡娅街边的人行道漫游。那一年,除了插队,是我头一次离家八个月以上,并且是在莫斯科。回到驻地,青拿出一袋苇叶包着的食物来,说:“大哥,这是T从国内给咱带的”,明天是端午节。T三十出头,是公司的总裁。能够想见,在莫斯科创业的学子,无论什么样的身价,怀乡情结,从这些个简单的食品中就能够显现出来。我脱口就喊出:“正子!”
    青,边把那苇叶包着的食品往蒸锅里放,边扭头道:“大哥,是粽子,不是正子!”我说,“我从小到大都这么叫”。青有点较真,借烧水做饭的空儿,拿出《中俄大辞典》将“粽子”翻出读了起来:“粽子,又叫角黍、筒粽。据记载……煮之,合烂熟,于五月五日至夏啖之,一名粽,一名黍......”
    国外的学子们,对每一个年节的每一种家乡物产的好奇和专注,都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情愫。不仅要吃,而且把食品的来龙去脉弄个清清楚楚。其实,关于“粽子”非“正子”的由来我在中文系的课程中是学过的。诸如屈原伍子胥曹娥,以及起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喜欢俄罗斯的灰——包容,厚重,原始;苍莽,深远,恢宏……这些个词儿,放到里面就不见了。 喜欢俄罗斯的灰,以前以为它为俄罗斯油画专属,其实,版画也然。看看这些集中起来的冬雪版画原拓,相信,你也会这样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11-15 12:21)
标签:

文化

杂谈

随笔

 
外滩偶记
文图/孙以煜
 
从公司到外滩,步行,只消半个时辰。这情致在我是极少有的,好在有以刚,说走走,便就走了起来,途中路遇欧洲人1933年建的屠宰场,如今就叫1933,,以刚说:想看看不?我说:好!就走了进去,钢筋混凝土造的屠宰场,很奇特。已经听不到牲口屠宰时凄惨的嚎叫,确有穿透力极强的男音和女音,那是不知从哪个屠宰的抱房里,传出的K歌。音乐的摇滚,与街头的鸣笛混同,成黄昏中的上海无可奈何的慨叹……感慨于1933——这座欧洲人的屠宰场,他让铁蹄下的上海,在那个年代就艺术得一塌糊涂了……
途经大白渡桥,以刚说:看看不,我说:好。就凑了上去,这座外滩附近的街景,像个光怪陆离的木琴,把很多本该投向苏州河、黄浦江的数码眼,投向到这里。灯光潋滟,奇谲纷呈,想:那出文革的大戏《海港》就是说的这里吧?想着,就有满是灯盏的游轮招摇地划过……
对面不远就是南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