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播放器
http://ian一个完美的印第安人 - SineadO'ConnorALLOWSCRIPTACCESS="never" ALLOWNETWORKING="none"ALIGN="center" SRC="http://www.einhand.com/player.swf?user=小嫚儿"WIDTH="220" HEIGHT="210"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QUALITY="high" WMODE="transparent">
个人资料
小嫚儿的星空
小嫚儿的星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286
  • 关注人气: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公告
 “当我的与众不同
  成为一种时髦,
  而众人都和我差不多了,
  我便不再唱这支歌了。
  别问我为什么,亲爱的。
 
  我的路是千山万水。
  我的花是万紫千红。”
我的邮箱:mdjtdm@126.com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轨迹

和我一样傻的丫头、学生

启舫

开船喽

石 臼 

诗人老哥

古城天子

欠我一筐西红柿

莎 贝 

如影随琴

额尔古娜狗骑士

睡我隔壁的女同学。文学院女妖之二

舒 巴 

飞车大侠

安宁博客

俺家小妹

出 水 

咬文嚼字

迷离眼神

忧伤彷徨

水晶蛇

挥洒快乐的丫头

绿 漪 

柔和透彻

灵   

鬼灵精怪

写意博客

大气但不常写

红尘散仙

勤奋的人

云雀之爱

睡我对床的女同学。文学院女妖之一

丝丝

自立的美丽女人

陈 野 

见过面的温柔丫头

雨曼菲的小说作坊

犟种联合会 每周小说PK展

百里文甫

百变人生

绿色空间

绿色卫士

博文
(2015-12-18 19:35)
下午打出租车回家,刚上车发现后座上有两枚硬币,捡起来交给司机。
临下车的时候司机多找了五元钱,还给他,毕竟不容易。
和他商定,在楼下等我,等我上楼取完东西就下来,两分钟都用不了,然后返回起点,这样我就不用再找另一辆车了,可以省三分之一车费。他说好,我去调头,然后就一溜烟不见了。
感觉受到了伤害,怎么可以这样。破坏信任。
在学校收拾了一天书柜,把不要的书都拿出来给了侄儿,还有好多,等有缘人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7 20:14)
下载了印象笔记,重新开始记事本生活。
中午和两位思维缜密的高智商朋友吃饭,听他俩讨论书法,越发感觉到自己是个不善于思考的人。做一件事情之前,没有仔细考虑清楚,学习之前,没有把这门学科的特点,自己属于什么位置弄清楚,所以费了好大的力却远远赶不上别人。
下午在大教室练习欧体,这次的作业是“为者常成”,楷书行书都可以。写得很开心,回家后又继续,一直到八点。一朋友感叹:你的日子真充实啊。的确,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足矣。
晚餐喝了两碗小米粥,感觉生活平淡从容。这就是传说中的岁月静好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2 21:08)

 布鲁诺·舒尔茨讲故事的时候,还不到五十岁,还没有被德国的盖世太保枪杀,所以这个波兰籍的犹太人能够如此从容不迫。

  “黄色的冬日来了,充满厌烦。雪像一条磨得露出织纹的旧桌布,尽是窟窿,铺在铁锈色的大地上。”他说。

  在这样的世界里“父亲不出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2 21:06)

  2011年的某期《中国国家地理》——消失的古城淳安。

  只是因为文革时一位地方的领导的拍板,那里变成了水电站,变成千岛之湖。'建水坝要淹没的地方往往是最肥沃的土地、最富饶的村镇。而在在建水库之前,申报要移民人数总会少报一些,这样工程被批准的可能性才大。'无数老居民在激昂的大喇叭声中背井离乡。快速的疏散,往往是今晚得到通知,第二天一早就必须搬离。好多嚎啕大哭的老人被从屋里强行背走,黄梨木椅子,前代遗留下来的雕花大床都被扔到路旁。一个个大家庭支离破碎,人们被分配到很远的和这里天壤之别的穷乡僻壤。而当地的安置又不到位。结果就是,他们一无所有,蓬头垢面,成了那里最穷的流民。迅速完成了从天上到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2 14:59)

  这是一张让人感觉怪异的图片。照片下方的男人叫雷蒙德·卡佛(RAMONDCARVER)(1938—1988),美国二十世纪下半叶最重要的“小说家”和小说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清代才子袁枚曾经童心大发,刻了一枚印章,用了唐人“钱塘苏小是乡亲”之句。后来一位尚书路过金陵,向他要诗册,袁枚随手把这枚印章印上了。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尚书大胖子小心眼,大发雷霆。

  袁枚刚开始时候很谦虚的谢罪,可是尚书大人不依不饶,责骂不休。估计大意是苏小小一妓也,你怎么能刻个这样的章,继而还印在送给我的书上呢?

  于是袁诗人呆劲发作,非常严肃的迎着唾沫星子说:您以为这枚印不恰当吗?现在看,你是一品官,苏小小和您比起来当然不如您尊贵,可就怕百年之后,后人只知道这世上有苏小小,不再知道有您啊。

  在座的人哄堂大笑。

  看过先是担忧,因为这位尚书既然连一枚印章都不能接受,当然更不会有肚量接受大才子的明讽。估计袁公今后的日子好过啦。

  再次开怀,这才是文人风范,真正的书卷气。不温不火,不卑不亢,对于此等伪风雅之类,只需委婉说:您还不如一妓女哪!

  喜欢这样有筋骨的人。难怪任职不到一年,终生绝迹仕途。

  江西有位太守,要砍伐古树。劝阻无效,有人在树上题了一首诗:

  遥知此去栋梁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29 20:50)

很害怕参加那种不熟悉的饭局,尤其是席间做了几位用美声说话的领导,又有几位随声附和的群众,感觉是在人民大会堂宴会厅,面对满座佳肴无法下口。

曾经不止一次想找个借口离去,可既要顾及召集人的面子,又要可怜一下领导无辜的眼神,忍痛坐下,胃里翻江倒海的痛,可惜这一晚上的时间。​

其实我最喜欢的晚饭是这样的:一碗苞米面粥了事。然后开始面对漫长而宁静的夜晚。倒一杯红酒,切个苹果,打开移动硬盘,从中挑选自己中意的影片名字。热水泡脚,夜,美好而舒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25 18:30)

昨天是个很纠结的日子。

一大早知道了同行儿子在家用丝巾自尽的消息。

据说是23岁的男孩子,大学毕业,还在学习动漫​。妈妈离开了家,已经好多天联系不上。爸爸天天喝酒,兜里二百块钱都没有,米袋子也全都空了。孩子留了遗书说:“爸爸妈妈离婚吧,我走了心也就静了。”警察在QQ里查到信息,他无数给妈妈留言:“妈妈你在哪呢?”妈妈没有回答,手机也一直关机。这么冷的冬天,家里没交供热费,他写道:我多希望明早就能暖和起来。

晚上,收到同学的信息,她刚从外地赶回来。她的侄儿,才二十多岁的男孩子,刚刚被人杀死,因为工地上的纠纷。​从小看着他长大,不漂亮,却厚道,马上要结婚了,就这么死了。

两个家庭的天都塌了。​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残酷,​刚刚还活生生的,你一转身就生离死别。你永远不知道揭开明天的面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24 20:16)
标签:

杂谈

刚要回复于老师的留言,竟然误删,看来真是太久不用博客了。对不起啊老师,我会继续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我高中时的政治老师叫一只耳,个头不高,极瘦,上唇留着稀疏的小胡子。有点像鲁迅,身材小了一号,比鲁迅温柔。

一只耳写诗,没那么多传奇故事。人也稳重,常会拿着自己的藏书给我送到班级门口,大概希望学生中能诞生一个女作家,对我送到办公室的稿子仔细评点。

我们偶尔去他家。他妻子是一个同样单薄眼睛狭长的女人,很善良地笑着。从他说话的语调上能够听出来,一只耳爱他的老婆,也爱他的儿子冬冬。冬冬是他家唯一跳跃走路的人,大概有四五岁,嘭嘭的跑来跑去,用大眼睛的余光扫我们,开着厕所门小便,一只耳就喊过去:“冬冬同学,这样有碍观瞻吧?”话音未落,冬冬小手一挥,厕所门应声关上。

一只耳老师家的客厅很小,在最醒目的墙面上,挂着一幅很大的旧油画,漫天老绿色,树下一条通向天边的路,路的尽头是两个小小的背影。色彩厚重斑驳。这是我第一次被油画所震撼,或者说被一只耳老师家的异样情调所震惊,突然发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