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tianbobang
tianboban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9月1日开学当天,陕西商丘一名14岁女孩小敏因为没有户口不能报名入学,服农药自杀,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9月3日《华商报》)
  
  可怜的小敏是14年前捡来的娃。当年她的养父张淑为在西安市长安区马王街道打工时,意外发现这个刚出生不久的女婴,再三犹豫,还是把她抱回了家。由于已经超生,张淑为害怕户口报不成不说,还要罚款,就一直拖着,没再去给孩子报户口。如今,本该上小学四年级的小敏,因为没有户口不能报名入学,服农药自杀,商洛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副局长郝玉锋却说,让学校凭户口簿等资料办理相关入学手续“本身没有错”,“因为计划生育是国策,各部门都有管理计划生育的职责,齐抓共管才能起到更好的促进作用。”
  
  用不着郝副局长详细解释,谁都知道计生是国策。但是,没有谁告诉我们说,没有户口的孩子就没有接受教育的权利。一个孩子因为自己是个“黑孩”被社会嫌弃,一念之间,丧失了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鲜活的生命没有了,有人还以“计生国策”为挡箭牌,试图推卸责任,真令人感叹在某些官员的心目中,除了政绩还有“百姓”二字吗?
  
  政绩是什么?政绩是老百姓喊好的政府和官员的工作业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日,昆明市公选了60名年轻副部级干部。这60名干部年龄全在35岁以下,其中有30名是“80后”。对年轻尤其是“80后”干部的选拔,引起了社会的广泛争议。有人认为他们经验和能力不足,也有人认为,这项措施是年轻干部成长的“快车道”,是常规干部选拔机制的有益补充。(新华网6月20日)
  
  邓小平在80年代曾就干部队伍建设问题提出过“三化”——“干部队伍要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这对于我国今天干部整体年龄结构的改善而言,仍然具有指导意义。昆明市公选“80后”干部,很大程度上打破了“干部任命唯资历”框条,对推进干部年轻化是个可贵实践。
  
  “80后”经验缺乏,笔者以为这不是问题症结所在。许多80后青年富有激情且有卓识,学习能力、责任感也很强,只要选拔出的是这种人才,就无需对他们“在其位,乏其经验”、政治低能化问题过于忧心。以经验去论公选“80后”干部合理性,是社会上“任人重经验轻能力”观念的惯性延伸。
  
  窃以为,对“80后”干部的种种质疑,也暗含了社会对所谓“80后”认识的些许片面观。不少人从流行于世的“80后写作”“80后艺术”等中产生错觉,认为“80后”就意味着“叛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阿迪达斯买鞋真假分辨

文章来源:http://www.23adidas.cn/zjbb/171_2.htm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Originals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Performanc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广东省韶关市警方今日向媒体通报,四名假冒中央官员诈骗韶关某受审高官家属的犯罪嫌疑人目前已被逮捕。(6月13日中新社)
  
  又见骗子冒充中央官员行骗,笔者甚是纳闷,骗子冒充中央官员行骗咋就那么容易呢?这究竟又是一个什么样的骗局呢?
  
  原来,今年3月,韶关市某部门高官杨某因涉嫌职务犯罪被审查。其亲属十分着急,到处托人打听有没有“能人”可以“摆平”此事,或能让杨某从轻处罚了事。3月底,杨某的家属通过远亲——嫌疑人李某宁认识了嫌疑人夏某,又通过夏某认识了嫌疑人郭某江、蒙某忠等人。
  
  夏某介绍蒙某忠是中央特派的记者,认识很多总参、中纪委的领导。蒙某忠又介绍说郭某江原来在中共中央办公厅五局工作,现在司法部做主任;李某宁是总参的一个处长等。后来还介绍了自称公安部驻广东的特派员彭年处长、自称是中纪委的张岩处长。郭某江等人对杨某的家属说可以帮他们摆平事情,但需要人民币五十万元左右的活动经费,经过讨价还价后,定为十五万元左右。
  
  随后,杨某家属给了蒙某忠等人5万元作为前期活动经费,后来蒙等人以经费不足又要了3万元。冒充司法部主任的郭某江承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各位“红眼病”网友:我是广州海事法院的一名法官。去年9月26日至10月20日,我院先后收到南非约翰内斯堡市法院、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地方法院、埃及开罗律师协会向我院发来的正式邀请函。在“完全按程序报批获准”后,我们一行6人,由院长带队、1名副院长和4名法官陪同,于1月7日至18日赴南非、埃及、土耳其等国进行为期12天的考察。(6月11日《中国青年报》)
  
  在短短的12天时间里,我们玩得好开心,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叫“爽”——
  
  公款花起来让我“爽”。此次行程,我院事先就进行了“经费预算安排”。大家都知道,开普敦、约翰内斯堡、开罗、伊斯坦布尔、迪拜,这是广州市各大旅行社“南非、埃及、土耳其”游的经典路线,行程一般是10天左右,市场报价一般在2万元以内,可我们的“预算”却人均高达8万余元,实际人均花费8.2万元。这大大超过了2008年江西新余和浙江温州两团的人均花费水平——江西新余团11人13天花费人民币35万元,浙江温州团23人21天花费人民币65万元,两团人均都在3万元上下。嘿嘿,两相比较,你说能不“爽”吗?
  
  沙漠里玩得让我“爽”。此次我们出去,虽然打着“针对海洋油污及陆源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9日晚,昆明市公安局、检察院通报,受各界关注的“小学女生卖淫案”有新进展,经调查,“女生”存在卖淫行为,还是受其父母刘仕华、张安芬指使容留所致。(6月10日《新京报》)
  
  小学生果然“卖淫”,刘仕华果乃刁民。这一结果,除了证明警方英明,没有冤枉好人之外,还能说明啥?看起来,警方扳回一城,自证清白了,赢得了小学生卖淫风波的胜利,实际上,这个案子,没有任何赢家。
  
  先来回顾一下新闻事实:3月16日晚,昆明博华小学六年级的两名女生在家门口被警方以打击“卖淫”抓走。随后,警方被指控刑讯逼供,并以证据不足为由将当事人放了。昆明法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显示:两女生处女膜完整。
  
  处女被指“卖淫”,警方顿成千夫所指。6月2日,6名涉案民警被停职,4日,警方承认执法粗暴。眼看警方节节败退,舆论窃喜要尝到监督的胜利之果时,事情突然逆转,6日,当事人被要求再做处女鉴定,9日,昆明警方盖棺认定,小学女生卖淫成立。
  
  警方终于证明自己没有“看走眼”,面对社会的质疑,或能松一口气,但其心情绝对是沉重的。因为谁也不愿面对这样一个可怕的现实:幼女被屡屡强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高考临近,一些佛教名山迎来了一拨又一拨的高三老师,他们祈祷着今年高考自己带的学生能有个好“收成”。如广西铁路某中学数月前派出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师作为代表,来到湖南衡阳的衡山烧香拜佛,祈求该校今年参加高考的学生顺顺利利,考出好成绩。据悉选代表还大有讲究,太年轻的不行、离过婚的不行、业务差的不行……只有“精英”才能当代表。


  
  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下,学生需要靠烧香拜佛寻求精神寄托,教师也同样,因为师生均是应试教育藤上栓的两只可怜的蚂蚱。前不久,笔者获悉,在宁波,考生们为了缓解巨大的精神压力,纷纷开始“拜神”。考试前,网上拜“逢考必过符”,家中拜“考试必过神”,考试时带“孔庙祈福考试笔”……已成了宁波考生中目前最流行的考试三部曲。(5月13日《现代金报》)为此,笔者还撰文呼吁老师做好学生的心理疏导工作。现在看来,这一呼吁有点天真可笑,原来教师、学生在信神这点上,“阿姓阿王”,惺惺相惜,谁也疏导不了谁。
  
  在当今的教育体制下,各校对教师的评价标准都是围绕升学率来制订,实行“一票否决制”,教师所承受的压力是空前的,他们在尽了“人事”的同时,不能不指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湖北省巴东县政府新闻办迫不及待的发出“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已声明与律师解除委托关系”之后,邓母张树梅先是表示并不知情,后又予以追认。据说解聘的理由是:警方已经证实不存在邓玉娇被强奸的事实,而夏霖、夏楠两位北京来的“律师把案子引向了另外的方向”。言下之意,似乎是邓玉娇案“方向”已定,以后的进程就像火车沿着铁轨前进一样,毫无悬念。如此看来,此案甚至也没有进入司法审判程序的必要了,因为从理论上讲,检察机关或审判机关完全有可能把案子引向与侦查机关对于案件的定性不一致的“另外的方向”。
  
  对于侦查机关的这种目无他人、唯我独尊的“武断司法观”,作为刑事司法学教授的高一飞先生不但没有从法理角度予以批评,反而指责被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授权湖北省巴东县政府新闻办声明解聘并予以追认的夏霖、夏楠不理性,这无疑是避重就轻,甚至不排除有“把案子引向另外的方向”的意图了。
  
  其实只要有一点刑事法律或刑事司法常识的人都知道,在特定案件没有被法院审结完毕之前,案子本身没有所谓的“方向”,说“律师把案子引向了另外的方向”,这显然是极其荒谬的。退一步说,就是律师想把案子引向与侦查机关的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京申办2014年男篮世锦赛失利。消息传来,国人失望大约是有一点的,但绝大多数人都平静地接受了这一结果。据某门户网站的调查,只有不到15%的网友对此感到“非常失望”,而“略感遗憾”的网友为47%,表示“无所谓”的网友占到38%。

 

  坦率地讲,北京此次申办失利不足为奇。因为在三个申办地中,中国方面的预算最少(大约只有西班牙和意大利的1/4),宣传也不到位(中国是唯一没有申办官方网站的国家),仅有的优势可能还在于北京去年举办过夏季奥运会,拥有堪称壮美的五棵松篮球馆,但此一时,彼一时也,地球人都知道,现在竞技体育界已经进入了“伦敦周期”。“奥运效应”现在属于伦敦,属于英国,我们这会儿充其量只能叫“后奥运效应”。至于壮美的五棵松篮球馆,看过的人都说好,我也觉得不错,但它太NBA,太不中国了,其实未必合国际篮联大员们的胃口。

 

  和男篮世锦赛擦肩而过,对于曾经举办过一届“无与伦比的奥运会”的国家和城市来说,当然算不得什么,我们有足够的理由不必介怀。但它也的确传递出一个信息:“奥运效应”不会永远伴随我们。中国在过去一个奥运周期内,取得了包括2010年广州亚运会,2011年深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周末在茶馆饮茶,朋友随手在报架上拿下一份《羊城晚报》,上面有一条新闻,说广州新鲜出炉了一本《公务员礼仪手册》,对穿衣打扮、接待交往、敬酒送礼都有具体指引。朋友读罢,喟然一叹:“公务员关键是勤政廉洁,整这些虚头八脑的形式有什么意义?”

 

锐圆闻听此言,也拿过来细看一遍,仅从报道的内容看,手册上面并无“热爱……”、“坚持……”、“以……为……”一类程式化语言,反倒颇有些实实在在的内容:“男公务员,不能留胡须和长指甲,在重要公务场合要着正装,越是隆重的场合服装颜色越深,袖口商标要去除。不要把手机、眼镜、钥匙别在皮带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