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明
一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9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友情链接

爱.印记

Impression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08-11-20 19:40)
标签:

情感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迟迟不肯把“那些事”的最后一篇贴出来。

    为自己找了种种借口:工作忙、下班健身回家比较晚、第二天还要早起、还是想写点什么?诸如此类。然后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在逃避。

    今晚,没有加班、没有健身,早早的回到家,将故事的结尾颤颤的帖到了Blog里。

    故事终于结束了,结局也比较完美。没有令我一直恐惧的琼瑶阿姨式的生离死别。像三顺和振轩,虽然走到了一起,但并不是以后也会一帆风顺,面对他们的,还有更多的爱情考验。一个看似结束实则刚刚开始的结尾,故事外的人的故事依旧继续,令人久久回味......

    为何这样一个完美的结局我却久久不肯让他结束呢?我问我自己。

    我害怕结束,我害怕结束后的那种冷清。

    也许,只有结束才表示故事的诞生,就像孕育生命。可是,我却把结束看作是死亡。我不愿意往日的经历都变成笔下的回忆,我不愿意承受结束后那没有欢笑的日子。

    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该结束的,终究还要结束......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20 19:35)

是个因煤而起的小城,低矮的住宅楼长长地连成排,高耸的烟囱冒着滚滚的白烟。
一明家就在一座烟囱附近,那条窄长的巷子深处是几排红墙的职工宿舍楼。楼下是块空旷的场地,场地里长了些松柏。
我在松柏下远远的看着三楼的窗户。
远远地,像看着自己的爱人。
有人陆续走过,他们也许都认识一明,甚至是看着调皮的一明在这块土玩耍嬉闹,一点点的长大。
我在附近找了个旅馆,然后开始一个人在这个小城寻找一明参加的足迹。
小学中学,电影院,饭馆……
我在你的城市走你走过的路感受着你行进的节奏。
我在你的母校聆听琅琅的读书声,想象着你被老师表扬的样子。
我在你家附近的饭馆吃饺子,也许这个凳子你曾经坐过……

 

我坐在那吃饺子,天色已经暗下来,云压的很低,好象随时都会下起雨来的样子。
忽然手机响,是老总的。老总说:“小方,你的事情想清楚了吗?”
“恩,我想清楚了。我决定辞职!”
“那好吧,我也不多说什么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6 00:37)

实一明一直没有离开过,我的心被他填的满满的,或者说我心早已经和他一起走了,所以我们一直不曾分开过.
我又一次站在了十字路口,我不晓得我还能这样站在原地多久,我的怯懦再次让我不知所措,总是期望在这个时候有个强硬的声音给我命令,那么我就有理由迈出那关键的一步,在那个彷徨的夜晚,小伟操纵了我的思维,他说你去找他,我在心里跟着念:我去找他.忽然快乐起来,浑身血液开始沸腾.
回家简单收拾了下,和小伟一起去了火车站.通过熟人买到了当夜北上的车票,因为那个时间段没有直达黑龙江的火车,所以只好先到北京再转车.
我想坐火车去找一明,不是我不急于找他,而是我害怕,莫名的害怕.
我和小伟坐在站前广场上,隔着湖面,远远的看着这个城市的轮廓.
小伟说:'在火车上当心点,别让人偷……'
我立即打断:“你个乌鸦嘴!”说着装做要揍他的样子,那家伙咧嘴笑起来。
“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小子来提醒我了?自己不知道被偷了多少次了,还装的什么老江湖?”
“那记得好好照顾自己啊!”
“知道了,你个小伙子快成老妈子了!继续啊,继续罗嗦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4 23:05)

我们嘴唇接触的那一刻,一股电流蹿遍全身,心绞痛地厉害,一明冷冷的眼神不断闪现。
小伟也愣住了,我们定格在那。小伟的身子往后挪了挪,他看着我,我看着他,忽然我们都大笑起来,空气也跟着颤动起来。笑着,笑着,我又看到了一明的亲切的脸,耸起的眉骨,淡淡忧郁深深的眸子。
小伟笑够了问:“想一明了?”
我笑而不答,我现在什么时候不想他?
“说说你们的事情吧!”
“有什么好说的?该知道的,你都知道了,不该知道的,我也不会说的!”
“看你那酸样?我还懒的知道你们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呢,我不是自己找难受啊!”
“那你还要我说?”
“说说你们第一次见面什么感觉?”
“我们第一见面的时候,你也在场的!那时候……”
小伟打断我的话:“就是那次我给你送钱的那天?你们是第一次见面?”
我对他竖起大拇指,他立刻表现出崩溃的样子:“那就是你们第一次见面?我郁闷啊!早知道我就不去救你们了,或者趁你们还没开始就先抢了他!”
我换了下一首歌曲,顺便把椅子放倒,躺着很舒服,能穿过天窗看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4 23:02)

和梅晓喊我陪他们一起去拍结婚照,那时候我正在蒙头大睡,掀开窗帘才知道天已大亮,阳光明媚的有点晃眼.起床刷牙洗脸,我用你用过的牙刷,用你的磨砂洗面奶,你最后一次给刮的胡子已经有点长了,我学着你的样子小心翼翼地抹上剃须泡沫然后轻轻地游走刀锋,我穿了你喜欢的黑色内裤,穿你的匡威板鞋,然后关门闪人.

 

我坐游1到玄武湖站下,在路边买了瓶绿茶.以前我只喝百氏,而你一直拒绝碳酸饮料,今天我站在店门口咕噜咕噜就灌完了一瓶绿茶,然后把瓶子送给那个小店的正吃惊地望着我的老阿姨.走起路来肚子里的水晃荡开来,看来我还是学不来你,你从不喜欢手里抓着瓶子走路所以总是一口气喝完或者干脆让我拿.
我摇着一肚子的绿茶急急地走起来,走过我们曾经胡闹过的湖南路地下过道口,穿堂风吹来,我的嘴角扬起.

 

其实我不大愿意陪他们选服装拍婚纱照,我现在看不得别人恩爱幸福.我坐在那喝茶看杂志,罗一会换件衣服跑出来问我怎么样.我随口说不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3 22:45)

不知道要去哪里,一个人在爬到中山门城墙上。
六百年前的工人们知道今天有个落寞的男子来这样逃难吗?班驳的砖缝里长出一茬一茬的杂草,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我还能重生吗?
电话响了,是一明打来的。
一明的头像闪烁,熟悉的铃声划破宁静的夜空。
“宝宝,你到家了吗?”
我忍住呼吸。
“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瞒着你做这些!”一明在那头解释着。他那边很安静,应该不是在家里,我能听到偶尔汽车经过的声音。
“钟一明,你别说了,也别解释了!我理解你的苦楚,所以我不会恨你!”
“其实,我也知道你其实是喜欢小伟的,没有我,你和他也会过的很好的!”
“你放屁!”我气得直发抖。劳资是怎么想的,你到现在还不知道?
“你听我说完,那天你们抱在路边,我就知道你们的感情不是一般人的感情可以比拟的!”
我没等他说完就抢着说:“你他妈的想退出,用不着找个垫背的!钟一明,我再说一次:我们结束了!”挂了电话,我发现整个身体伸在了城墙外面,跳下去我就能见到六百年前的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3 22:40)

明在后面追:'方周,方周!你给我站住!'
劳资干吗要听你的?你叫我站住,我就站住?你叫我爱你,我就爱你?你叫我继续爱你,我就继续爱你?
一明,你不用追我了,我现在只要一个人呆着.
晚上的河西,人依然很少.
我跑不动了,人累了,心也累了.我站住回头看着一明,他也在远处看着我.我们像两棵树.
一明缓缓走过来:'宝宝,你想干吗?'
真是恶人先告状,你还反咬一口,你不知道劳资想干吗?
'你觉得我想干吗?'我的语气冰冷.
'你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你做了什么不能告诉我的?'
'宝宝,情况不是你想的那样的!YANYAN和你说什么了?'
'她没说什么,她就是老实地告诉我她是女朋友!她没说什么!'
'宝宝,你听我说!'一明靠过来.'你别过来!'
一明不理睬我,继续靠过来:'我没有想骗你,真的!宝宝,那女的是我家里人安排的!我现在也只是缓一缓而已!'
'你给我闭嘴!你是想先缓一缓我吧!然后再和我说再见和那女人结婚过你的美好生活?如果是那样,我不怪你,只要你告诉我,你告诉我说方周,我们只暧昧我们只恋爱,我们只上床,我们不是爱人我们不是恋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2 22:10)
二天下了班,我就找小伟去喝酒了.你他妈的不联系我,不晓得劳资想你啊!不晓得劳资担心你啊!你不让劳资找小伟,劳资偏找,还一起喝酒.气死你!
我正和小伟玩着色子,兜里的电话蹦起来.
我迷迷糊糊地喊'谁啊?'
'你又在喝酒?'
我心里激动起来,你他妈终于打电话来了啊!
'没有啊!'我撒谎.
'那你那边那么吵?说话还这么不利索?'
'嘿嘿'我在电话里傻笑起来:'我想你了!宝贝!'
'你个傻瓜!一定是和小伟在一起喝酒吧!早点回去啊!'
'恩!'我使劲地点头.
'我最近不方便和你联系.今天还要加班.你早点回去啊!别让我担心!知道不知道?'
'知道了!'我大笑着回答,整个人飘起来.
'宝宝,我想你!'
一明挂了电话,我就要和小伟撤.
'你毛病啊!刚来就要走?我是你陪衬啊!需要的时候招之即来,不要的时候就叫人滚蛋?'
'我们什么关系啊!你还和我计较?'
我拍拍小伟的头,那家伙立刻没话说了.小样,和你兄弟这么久了,你一撅屁股我都晓得你要拉什么屎,什么软肋我还不清楚?
和小伟分开之后,我就打车就一明那了.
好久没去淫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1 22:52)

很小就会做饭,但是做了这么多年手艺似乎没有半点进步,而且只会那几样家常菜.
今天又是红烧鲫鱼,虎皮青椒和冬瓜排骨汤.
一明开门进来,看到我在炖汤:'怎么又是冬瓜排骨汤啊?'
'怎么了?不想喝这个就喝自来水去!'我白了他一眼:'我这个排骨汤总你的西红柿鸡蛋汤好吧!你那汤喝得我见到鸡就想哭!'
'干吗要哭啊?'
'我替那鸡伤心呢,好不容易生出的鸡蛋就被你那么糟蹋了!'
一明反讥到:'我见到猪也想哭了!'
'哭吧!哭吧!我要你以后见到我去厨房就想哭,见到我烧菜就要自杀!'
一明上来帮忙端菜:'那汤虽然不怎么样,可是好歹也是宝宝烧的!一般人还没这个福分呢!'
'你终于说了句上路子的话了!为了奖励你,今天的汤我全留给你喝了!'
我在一边乐起来.

 

两个人边看电视边吃饭,那汤一明一点也没少喝.我真怀疑他是不是为了做样子.
外面暗下来,家里的灯透亮.
两口子过日子也就是这样吗?我们还奢求什么?别人该有的我们都拥有过,别人没有过的我们都经历过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0 23:18)

们在茶社等了好久小伟才风尘仆仆地赶来.
几天没见,他好象苍老了很多,没有打理的胡茬疯乱地爬上了下颚.
其实我们只想知道他爸的情况严重到什么地步,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小伟没有开口诉苦,只是一笔代过说正在想办法救人,不能伏罪,不能坐牢,不然他爸就毁了,这个家也毁了.
原本事情被我们想象的难以收复,现在好象都在井井有条地找对策.
我们胡乱聊着.
小伟出去接了个电话,好象是杜姨打来的.我跟在后面,小伟明显在敷衍阿姨,说已经没事情了.
'小伟,你和我说说到底事情到什么地步了?怎么后来有严重了?'
'没什么了!真的!'
'你没把我当兄弟!'我冷冷地说:'我他妈白替你担心了!'
小伟蹲下去,把头埋在腿间,就想上次在厕所一样,整个人显得很无助,过往的汽车恍惚着闪过去,一道道的车灯把我们的身影幻化.
小伟开始抽泣起来:'有个女人拿出证据说我爸以工作为要挟,和那女人有性交易!证据确凿,我爸也承认和那女人有过性关系,但是是那个吊女人勾引我爸的.我爸那么顾家,怎么会在外面乱来?'
小伟抬头看着我:'那个吊女人就是他妈的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