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铁道兵战士
铁道兵战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0,371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五、重新调查

    高大有两口子听说警察把刘自新放了,找上门来不依不饶,非说是我们包庇坏人。又说,可以不抓刘自新去坐牢,但要赔偿他们家的损失。

    我问:“赔什么?赔多少?夜里上你家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高大有媳妇儿反问:“不是他是谁?你们说是谁?他上了老娘身上,我说是他就是他。”

    看着他们胡搅蛮缠的样子,我们觉得不把案子尽快破了,就根本别想有消停的一天。好在我们手里还有裤衩和脚印这两样东西,不怕抓不到真正的罪犯。

    我们重新调查的第一步,就从这个裤衩查起。当过兵的人都知道,部队发的服装上都有一个红色印章,标有相关记录,裤衩虽小,但也不例外。这个裤衩虽然很旧了,但在放大镜下依然看出了军工厂的编号。我们给北京3501军工厂打电话,得知生产这个军用裤衩的编号厂在四川,军服供给成都军区所属部队。

    根据一般推理,穿这个裤衩的人应该是在成都军区当过兵的人。而东峪村在前年有三个青年入伍,恰恰就是去了成都军区部队,可是这三个战士都还没有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警察来了

    县公安局刑侦科一大早就接到了东峪村的报案,村治保主任刘全亮在电话里说,村里的会计刘自新夜半三更强奸了高大发书记弟弟高大有的媳妇,现在人已经抓住了,证据确凿,铁证如山。

    在农村,各种各样的强奸是高发的刑事犯罪之一。山里的农民常说,城里人晚上还能看个戏,乡下人能干个啥,天一黑不就这么点勾当嘛。事实上,很多的强奸到最后都不能立案,也许就是因为事先说好给五毛,事后兜里就翻出几个钢蹦儿,女方不干了,就报案说强奸。但强奸毕竟是大案,接了报案就必须立即出现场。

    于是,我们刑侦科的几个警察头晌午就进了东峪村。

    罪犯既然已经抓住了,就先放一边押着,不逃跑,不自杀,就行。我们按程序先找当事人了解案情。工夫不大,高大有和他的媳妇,就把夜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叙述了一遍。高大有的媳妇是个很泼的女人,一边说着一边“娘了个腿、妈了个逼”的骂着。我做着笔录都有点难为情,不禁寻思着:这个案子可有点象拐子的屁眼——斜(邪)了门啦,就这么个泼妇怎么会吃这么个大亏!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案情回放

    20世纪70年代中期的北京远郊。

    盛夏之夜,月高星疏,四野一片死寂。白天积蓄下的暑热在慢慢消散着,燕山脚下的东峪村人早已沉睡过去。

    大约午夜时分,一个醉汉踉跄着从村外走来,他深一脚浅一脚,摸到社员高大有家院墙外。看见高家屋里还亮着灯,就一推院门,没关,于是就自说自话地走了进去。醉汉来到高家的窗根底下,扒着窗户往里瞧了一眼,两个通红的眼珠子几乎掉了下来。屋里的炕上,平卧着赤裸的高大有夫妻俩,一唱一和地打着隆隆的鼾,一条薄薄的小夹被早就滚落在一边。屋顶上方吊着一盏25瓦的小灯泡,平时只能发出昏暗的光线,而这时却显得极为耀眼。醉汉的目光贪婪地在高家媳妇身上游荡,这个胖女人粗糙的皮肤,和她身上的器官都一览无余。醉汉终于瘫软地坐到地上,开始呼呼地喘着粗气,掺杂着酒精的哈喇子滴落在自己的裤裆上。

    半晌,醉汉的神智有些恢复,他悄无声息地端开了堂屋的两扇木门,站在门里倾听片刻。稍后,便褪去身上的衣裤,脱了鞋,裹成一团撂在锅台上。这个瘦瘦的汉子已是一丝不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826  晚有阵雨

    曲终人散,客去楼空。今天去上最后一个班,竟然连一趟出车任务都没有了。相比起前些日子里那种浓浓的奥运氛围,还真有那么一丝惆怅与不舍,我们的奥运是真正结束了!许多人在最后擦拭一把相随月余的爱车,更多的人在照相留念,当夜幕降临之后,仍然可以看到车场里四处闪起的瞬间亮光。这是北京奥运会总部场站的最后一个夜晚了,而后,这里的一切都将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北京残奥会的总部饭店设在港澳中心,总部场站将移至工人体育场内。)

    是到了可以总结的时候了:首先,我、我们小组、我们7分队A班,在整个运行服务期间,没有发生任何安全事故,就连小剐小蹭都没有出现,这很不简单!要知道我们有的司机在第一次拉上外国客人时,手都有点情不自禁地发抖。其他队的车辆有出事故的,虽然没有伤及客人,但总是一个很大的遗憾。虽说要奋斗就会有“牺牲”,但有些事故是可以避免的!我们怎么就一点事儿没出呢?关键是我们警钟长鸣,安全第一的理念牢固。自“非典”之后,有谁大白天在二环路上跑过80迈,有谁在长安街上不受限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825  晴转多云

    奥运会闭幕了,用车的客人锐减。我从早上一直等到快下班时,才赶上一趟任务,调度让拉上一位女客人去北方佳苑饭店取行李,然后送到MPC(主新闻中心)去。北方佳苑比邻北京饭店,是奥林匹克大家庭饭店的一个组成饭店,住着国际奥委会的工作人员及顾问。我拉着客人去了北方佳苑大堂门前,有一位外国男士已经在那里等候,三只大箱子堆在脚下。看来他们是要同路去MPC。我帮着把行李放到车上,后备箱搁了两件,后座上放了一个拉杆箱,女客人坐在后座,那位先生就只能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了,他身材高大,坐着有点委屈。这是两位欧洲人,看情形是同事关系,说的不是英语,所以我一个单词都听不懂,搞不清楚是那个国家的人。为了谨慎起见,我在离开饭店前,指着后坐上的箱子问女客人:“one 、two 、three?”她显然是明白我的意思,连连点头:“one—two—three!Ok!”于是,我便开车上路了。在车上,两个客人聊得热火朝天,看得出他们还没有从奥运会的兴奋中走出来。特别是那位身材威猛的先生,他居然穿的是一件中式对襟的褂子,襻扣的那种,看上去可爱之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824  多云转阴

    奥运火炬缓缓熄灭,北京奥运会在取得巨大成功后(罗格称赞是一届真正的无与伦比的奥运会)落下帷幕。此时此刻,作为服务奥运会的志愿者,我们感到一种骄傲与自豪。我们可以无愧地说:百年圆梦有我们一份心血,辉煌奥运有我们一份力量,北京成功有我们一份光荣,历史记载有我们一页篇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823  晴转多云

    晚饭后去E3趴活儿。这两天有些客人陆陆续续启程回国了,我们去机场送客的频率加大,这也说明北京奥运会离圆满闭幕越来越近了。

    8点10分,调度派我的车去机场T3航站楼送两位客人,待我把车开到北京饭店东侧时,才弄明白不是让我的车拉人而是拉行李!两位客人分别是乌干达国家奥委会主席和秘书长。这些天接触非洲客人多了,也没有觉得乌干达的黑人与加纳的黑人有什么区别,这对于我们来说,仅靠肤色去认识外国人还是很初级的方法。两位乌干达贵宾在北京度过了愉快的十几天,他们就要高高兴兴回去了。来的时候轻车简从,只有一辆T2团队的专车为他们服务,走的时候就不行了,七八件硕大的行李根本就不是一辆“奥迪”塞得进去的。所以,我现在就要去执行货运任务了。“奥迪”车里坐了四个人,除了两位乌干达客人外,还有两名助理(也是志愿者),这是两个女大学生,她们非常辛苦,自客人入境时起就一直担任翻译与联络工作,今晚要把客人送上飞机才算圆满完成任务。“奥迪”车的后备箱塞满行李后,就开始往我的车里搬行李,一直把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822  晴空万里

    昨天几乎是下了一天的雨,今天大晴天,没说得——擦车吧!我们的车分别由ABC三个班的司机共同使用,三个司机至今还没有谋过面,但象擦车、加油这样的事情都抢着干了,接班的时候绝不会为这些小事而耽误出车。擦完车,电视台的记者扛着摄像机到车场里来,让志愿者们谈谈服务奥运的感想,大约是为了收集一些素材吧,热热闹闹忙了小半天。中午时调度派了一趟活儿,让去北京喜来登长城饭店接客人,然后送到工人体育馆去。这件事今儿不说了,因为看了看今天上午拍的几张照片,很想让朋友们多了解些志愿者的日常工作与生活。

    如有不妥,欢迎批评指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821  中雨

    写了一个多月奥运驾驶员志愿者日记,感受到许多朋友对我们志愿者每天工作的关心和注视。的确,这是一种很难得的生活体验,有辛苦也有趣味,有困扰也有收获,关键是这种体验很难在生活中加以复制。我很愿意与朋友们共同分享这一经历,刚刚收到一家媒体总编的手机短信,她的慰问让我既高兴又感动,虽然每天只是信手在网络上敲打几十、几百字,但很多朋友时常上网阅读这些文字,并留下许多健康、阳光的评论,为了他们,我也会把日记进行到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820  阴间多云

 

夜半时分的新东安市场依旧灯火辉煌

 

辉煌灯火照耀着我的271号车

 

    夜色中,王府井大街上的喧嚣已经散去,只有霓虹灯仍然在闪烁。随着奥运会渐渐走入尾声,车辆的需求明显开始下降。我们待命已到夜半,手台里始终没有调度的声音,不知那些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