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桐城凡怡
桐城凡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003
  • 关注人气:5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最新发表(3)

伊犁晚报/只有时间可以帮你

最新发表(2)

孝感晚报/甘为书奴

伊犁晚报/谣言止于智者

宿迁晚报/煮熟的螃蟹飞了

赣州晚报/谣言止于智者

赣州晚报/黛玉的刻薄因了爱

精神文明报、春游西湖

《辽宁青年》新年第一期、不做尘埃里的花

解放日报、亲情无漫游

中国劳动保障报、疼痛时幸福

十二期《华文摘》、阴差阳错

大江晚报、不要皮肤爱情

《蜀州文学》二期、阴差阳错

《石狮文艺》二期、在西湖赏桃花

葫芦岛日报、做女儿的朋友

《三月三故事王中王》六期下半月、阴差阳错

《东西南北》五期、女人还是“出格”点好

江淮晨报、没有手机的一天

《新阅读》第3期、老婆何妨玩“出格”

《2008中国年度微型小说》都是人才

《中外健康文摘》1期、疼痛是一种幸福

常州晚报、男人的钱该花

《领导文萃》09年第一期、都是人才

最新发表文章

常州晚报、爱要亲密有间

《传承》11期、嫁个商品粮的男人

家庭医生报、疼痛也是一种幸福

常州晚报、聪明女子围城斗智

江淮晨报、听“梁祝”的情愫

安庆晚报、煮熟的螃蟹

桐城报专栏

7月19日、女人和男人

7月12日、和谐的家庭需要宽容

7月5日、女人不可情为命

6月28日、爱到深处仍是痛

6月21日、放手才是幸福

6月14日、别把爱情太当回事

个性签名
个 性 签 名
 
平凡之中有非凡
 
怡人韵心君欣赏
作者简介
姓名:程春艳 
笔名:凡怡
星座:白羊座
爱好:写作.读书.上网.旅游.
出生于安徽桐城
1999年涉足文坛
先后在《青年报》
《妇女报》
《女人街》
《祝你幸福》
《饮食科学》
《科学养生》
《生活时报》
《新民晚报》
《现代家庭报》
《恋爱婚姻家庭》
《安徽日报》等
全国200多家报刊杂志
发表作品1500余篇
其中多篇作品被转载并获奖
有作品入选《千禧散文》
《2008年度微型小说》
《安徽散文50家》
《留住光阴》
《职场的那些事》等。
文字擅长:情感美文,婚姻悟语
QQ363756619
约稿交流,谢绝聊天
加好友时请注明身份
 
邮箱:ccy7036@163.com
邮编:231460
地址:安徽省桐城市
范岗邮政139号信箱
真情告白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到我的小屋来坐坐,
希望进来的各位都心旷神怡,
留连忘返。

我的博客是我倾注心血的花圃,
博文也都是原创的作品,
虽然不是名家大作,
但毕竟是自己的真情实感,
心灵写照。
所以希望转帖者请注明出处,
转载者请和我联系,
谢谢大家!^_^
博文
(2019-05-22 22:18)

 

作者 凡怡

有人曾对我说,年轻的时候,决定要离开一个人,就想背上行囊浪迹天涯,从形式和心情上都感觉特别悲壮。

等到自己真正成熟的时候,才发觉,离开时让人痛的不是某个形式,而是那种无奈的心情!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无论是什么原因,与曾经爱的人分手时,那种难以表达的心情?

带着遗憾离开时,你是否希望背后有人能叫住你,甚至从背后抱住你,挽留住你越走越远的脚步?

我的生命里也曾经经历了很多次各种各样的告别,害怕面对那样的时刻。

因为分别就意味着不在一起,一起共有的很多东西就会留在过往的时间和回忆里……

很多时候的告别,心底里都偷偷地希望有人真心地挽留自己。

即使明知挽留过后仍是要走的,可还是想从那份不舍里找到牵挂来安慰自己的心情!

那么,

在我金口难开的时候,为什么你不试着再给我多一点的鼓励?

在我赌气关掉手机的时候,为什么你不试着再给我一条信息?

在我无理任性的时候,为什么你不试着再给我一些宽容?

在我冷冷地与你僵持的时候,为什么你不试着对我多说一次“对不起”?

在我坚决地说“再也不愿见你”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各位领导!各位爱心人士!请关注!

5月12日上午,我在平台作者和粉丝的审核账目及监督见证下,把通过平台传播爱心呼吁收集的善款32341.24元,送到了张王根父女手上(捐款名单及明细数据见后面截屏)。一行人嘱咐他们要乐观坚强,积极配合治疗,我们以后会持续关注他们的生活动向。张王根父女接过这笔善款名单和银行转账凭证,感动不已。

在这里,首先感谢大家对张王根父女施以援手的关爱。然后,我把这次爱心呼吁的始末情况做下简略汇报,大家了解全过程后,才能疑惑顿消。

其实,从上周日省里来人检查开始,这一周七天内,我负责的工作都是各种检查督查紧张状态,把人弄得压力山大。加上因那篇爱心采访文引起的社会强烈反响,和个人微信二维码接收了捐款,每天的电话信息不断,有质疑也有捐款,我接连几晚都到凌晨一点之后才能上床,真是忙得焦头烂额,所有文后留言都没有时间特别关注和回应,在这里只能跟大家说声抱歉。

那天看到赵会长的说明文和后面的一些留言评论,感觉有些不明真相的人误解,以为我是虚假不实消息呢。特别是有网友质疑说:“那个《小女孩求助信》出发点是好的,但那无窗户照片,你认为就确实吗?!不要再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各位博友:大家好!

好久没有登录新浪博客,今天一朋友叫我查个东西,才想起来到新浪博客来查看下。结果搜索半天都找不到自己博客名,立马惊出了一身汗。以为这里被注销了,那一刻心情沮丧极点,失落感无限蔓延。还好慢慢搜索半天,总算找到了。

已经一年多没上来更新了,居然还有很多人给我留言,怀念曾经以往的交流时光。感谢​各位朋友的厚爱,在此再次一一谢过!

自从有了微信之后,这里来的非常少。加之今年开通了公众号,大部分精力都放在​那边了,所以无法照应这里的好友。

也许人都有一个贱性,握在手里是自己的无所谓,一旦感觉要失去,那才惊觉紧张起来。​就如这个博客,一旦真被注销我登录不了,那不知要难过多久才能放下呢。

如果有愿意继续联系的老友,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号《凡尘艳语》​,也欢迎你的投稿。

上班时间,只能忙里偷闲匆打几字,权当冒泡一下。各位多多理解!

                                                      &nbs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已发表文章

凡 怡​

早在几年前,那颗牙齿就在她左下颚口腔的最里端蠢蠢欲动。初始,有些隐隐作痛,但还可以忍受。等了许久之后,那颗牙齿只露出一点白角,便停顿了生长。虽然不太痛,但却很难受。每每空下来的时候,她总是会用舌去舔舐它。牙医说那是智齿,而且是横着长的阻生齿,建议拔除。她很想把它拔掉,但只要想到它只露出的那么一点点牙,牙医怎么下手呢?那该有多疼痛呢?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她。

几年下来,那颗智齿长长停停,痛苦也跟着时断时续,牙齿与舌就这样纠缠着。在这个春夏交接的季节,她的那颗已长成的智齿又开始发炎了。刚开始的疼还能忍受,后来越来越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12-10 19:52)

各位大侠:​

本人博客很久没有更新,现在想放几篇图文并茂的文章就是不行,旧版的复制粘贴文字根本没有用,只是把图片先保存了再上传可以。而新版的复制文字粘贴行,但图片怎么都不会弄呢,上传到博客就变小了,真是奇怪。​

从2013年工作忙碌,这个博客就更新很少,基本处于半瘫痪状态,最近更是停歇大半年没有动它了。是否有很多权限被收回了呢?​

我也弄不清,因为久不上博客,也没有博友交流。如有明白什么原因的请回复小纸条给我,在此先谢过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出书杂感

桐城凡怡

把这些年写的文字弄成一本书,这是很多朋友的建议。还有很多熟人见面就问:出书了吧?我则只能遗憾的摇摇头,其实骨子里,我何尝不想如此。我的文友圈里,出书的人不在少数,有的甚至是出了很多本。这些人当中,不乏真正的作家出了精品,但也有鱼龙混杂者。

他们所出的书,不论内容如何,皆封面印刷精美,制作装帧考究。拿在手里,沉甸甸的颇有分量。每当收到那些散发着墨香的赠书时,在羡慕之余,往往就会萌生一种念头:在这个出书盛行的年代,我什么时候也能够出本自己的集子呢?

可静下心来想,我既不是作家也不是领导,文字又算不上出类拔萃,书出了往哪放?卖肯定是卖不出去的,就是送,也得有面子才能送得出去啊。若还要一间房屋放着它们,那不就是等于拿钱买一堆废纸么?其实,我闲暇随心写点文字纯属个人爱好,何况可能还是某些大家嗤之以鼻的小女人文章。能有报刊杂志发表,还可换来零星稿费,这就算不错了,何必再去浪费人力、财力和精力的去自费出书?再者,放眼如今的书市,出书的甚至比读书的还要多,好书能有几何?在网络文化泛滥的年代,那么多的人出书,那些书给谁看呢?想起宋丹丹在春晚表演的那个小品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已发表文章




         爱情不是控制来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已发表文章

http://aqdzb.aqnews.com.cn/aqwb/html/2013-09/19/content_295913.htm

原刊2013年9月19日《安庆晚报》​​

抹布也能上台面​

凡 怡​

萧亚兰大学毕业来到这家企业当普通文员,心里非常不情愿。她是家中的独女,父母给她取名亚兰就是寓意她不亚于男儿,可如今……唉!只怨现在大学生就业难,家人又无门路,也只好将就委屈自己的专业了。

周末回家后,亚兰闷闷不乐,萧母让她帮忙擦洗厨房。厨房油污重,清洗起来特别耗时耗力。亚兰用抹布一遍遍擦,洗涤剂一次次喷,脏水一盆盆倒,硬把一块干净的新抹布弄得藏污纳垢,脏到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一个小时过去了,灶具、墙面、油烟机光洁如初,焕然一新。整个厨房里弥漫着清洗剂的清香,那块脏抹布被亚兰扔在了垃圾桶里。于她而言,它的使用价值不过如此———新的时候,干净、漂亮、顺眼、实用;等用脏了,则随手丢弃。

萧母从垃圾桶拎出那块脏抹布,放清水中只轻柔搓洗几下,就显露出了原本洁净、亮白的本色。原来,抹布在清洗脏物的同时,自己也在洗涤剂的反复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已发表文章

 

http://aqdzb.aqnews.com.cn/aqwb/html/2013-08/19/content_291807.htm

原刊2013年8月19日《安庆晚报》

智齿之痛

凡 怡​

早在几年前,那颗牙齿就在她左下颚口腔的最里端蠢蠢欲动。初始,有些隐隐作痛,但还可以忍受。等了许久之后,那颗牙齿只露出一点白角,便停顿了生长。虽然不太痛,但却很难受。每每空下来的时候,她总是会用舌去舔舐它。牙医说那是智齿,而且是横着长的阻生齿,建议拔除。她很想把它拔掉,但只要想到它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别以爱的名义去伤害

                                                                        作者/程春艳

  &n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