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uyixuezi
muyixuezi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92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博文
(2010-03-28 11:58)
标签:

杂谈

    久没写博的木易怀着沉痛的心情又一次提起了笔,昨晚十时惊闻噩耗:周伟,我01级的生物技术专业的一个学生,因患败血症突然去世,时年28岁,留下还没满月的孩子。周伟,当年是非常优秀的一个大学生,个头虽不高可在同学中有着非常高的人气和威望,不仅领导老师喜欢他,同学们也都佩服他,周伟的口才一般般,从没有豪言壮语,他是用他那一贯的积极向上、踏实稳重和热心助人的精神征服了他周围的同学,周伟写有一首好字,硬笔书法毛笔书法永远是全院的第一,他还自学学会了篆刻技术,最擅长的是篆体的雕刻,同班的一个女生冕是他中学同学,冕说在中学期间想认识周伟可不容易,他获奖无数,那时他是校学生团委副书记,书记由老师兼任。进入大学后周伟一直兼任班长一职,大学四年这个班级被周伟管理的井井有条,从未让木易操心着急过,木易落得个轻松自在。

    认识周伟并不是在新生报到之后,而是在高考录取之时,那时木易临时在招办帮忙接待咨询的家长,一个下午,一对中年夫妻来招办咨询相关的专业和学校的就读详情,木易接待了这对夫妻,经过交谈,木易得知他们的孩子各个方面都非常的优秀,那厚厚一叠证书和奖状就足以说明,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23 13:19)
标签:

杂谈

    大年初六,木易还在赖在暖暖的被窝里不想起来,枕旁手机响起,是同学素琴的电话,“嗨,新年好!”木易话音还没落,那头就传来素琴沉痛的声音:“还记得我们的同学位芝吗?她昨天去了。”“去了?”“去了,昨天有十来个同学一起聚会,晚饭后又一起出去唱歌,她非常兴奋,晚上约10点多在歌厅唱歌时心脏病突发倒地身亡。”

    位芝,木易的高中同学,当时木易是插班生,所以读书期间双方都没有留下任何印象,只是十多年前的一天,在素琴家和她有过一面之缘,当时能记下她是因为她刚满12岁的儿子在长江边游泳时不幸溺水而亡,依稀记得她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很贤淑的模样,那天在素琴家谁都不敢提“孩子”这2个字,素琴的儿子从她身边走过时都会引起她的伤感,在一起也就2-3小时里一直愁云密布,她哭了不下5次。09年的百人大聚会她因故没能参加,大年初四也就是她去世的头一天另一次聚会有木易也有她,可她正好当天有事又一次错过,没想到竟然成了永别。得知这一噩耗,20几位老同学不约而同赶去位芝家悼念,位芝和丈夫借居在一套小小的居室里,十多年前和儿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20 20:08)
标签:

杂谈

     经受不住芳的多次诱惑,木易终于决定也尝试一下骑自行车上班的滋味。芳年长木易三岁,论体能没有木易好,她半年前爱上骑车,偶尔提前一小时从家里出发骑车到单位去上班,平日晚饭后也喜欢和她先生一起出去骑车休闲,每次都会找木易谈感受,也经常邀请住的很近的木易一起去骑车,可木易曾骑车上班多年,对骑车一直没有多大兴趣,尽管芳的车是那种几千元一辆的专用调速自行车。就在前天下午,木易接到芳的电话,说她周末和先生一起随一个20多人的自行车团队拉着彩旗到郊区,整个来回花了五个多小时,一路上倍受瞩目,接下来又做俺的思想工作,希望我能加入她们的队伍。木易大脑一热,回复道:把骑车用在休息时间暂时还觉得很可惜,要骑我就也上班骑车去试试,当时就说好第二天也就是这个周四就开始实施,我打算周四上午骑车去学校,当晚正好值班可以休息,周五下班后再骑车回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1 19:58)
标签:

杂谈

     近日听一好友谈起了她的搭档。好友是单位一个部门的书记,叫静,静温柔沉静,工作很有方法,与周围的同事永远都相处的和谐,她的搭档当然就是这个部门主管行政工作的主任,叫雷。静书记是雷主任的第二任搭档,她的前任2年前带着一身心灵的伤痛离开这个部门的,单位所有人都知道雷很难相处,但究竟有多难相处谁都说不清楚,静是07年底由单位最高领导亲自钦点的,指定她到雷所在的部门,与雷主任搭档,聘期为2年。按级别同部门的党政一把手是并列的关系,级别工资待遇都是一样,分管的工作却有不同,这点大伙都知道,可到了雷主任这里却不一样了,所有的份内份外的工作都是他亲自抓,甚至居然细到由他来亲自保管部门的公章,雷主任只大静一岁,他精通部门的业务,对工作也非常投入,加班加点成了他的家常便饭,这也是唯一让所有领导和同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21 21:43)
标签:

杂谈

    虽说就要进入3G手机的时代。可我仍旧买了一款oppo音乐手机。3G的手机目前价格太高,其性能对我来说暂时用处也不大,我本天天在办公室坐班,随时可守侯在电脑旁。那oppo音乐手机的款式我非常喜欢,金属色的外壳,超大且相当清晰的显示屏,直板机无手写,虽不是那么小巧,可手感很好,价格也便宜好多的哦,我喜欢那种拿在手里有分量的感觉,更喜欢的还是它那特有的功能---音质特好,我下载了很多自己喜欢的歌曲包括自己唱的歌,心静的时候放出来听听感觉特惬意。

    一天部门例会,因会前一直在接待学生,所以我迟到了一小会,进去的时候会议刚刚开始,我踮起脚尖轻轻走进会议室,会议室是长方形的,中间放有一椭圆形会议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14 23:42)
标签:

杂谈

    下午刚开完例会,负责发放报纸的学生送来一封信给我。这是我自春节以来收到的第二封学生来信,第一封是我在去年11月的一篇博文《生命真的如此脆弱吗?》里提到的柯锐写来的,看过这篇博文的朋友无不为柯锐的病情担忧,柯锐,一个刚满22岁的大学生,刚去外地实习半个月就觉得头疼,他家境比较困难,他以为是简单的头疼脑热没多在意,认为休息几天就好,可渐渐感觉头越来越沉重,在周围同学的强行要求下才就近去医院检查,当地医院初步检查的结果把同学们都吓坏了:医生判断他不仅长有一个小脑瘤,还伴有严重的脑积水,如果不及时转院治疗,他将有生命危险。自那天起,柯锐连续昏迷了半个多月,在当地大医院初步治疗稳住病情后赶紧转院回到武汉,光租车回汉的路费就花了6千多。武汉一家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02 13:48)
标签:

杂谈

    父亲气呼呼的站起来,摔门而出,直往楼下冲,吵着一定要走,木易怎么挽留都不起作用,拉扯间手镯都被扯断,玉珠子一直滚落到楼梯下,母亲见状慌忙抓起挎包也跟了下楼,孩子站在一边搓着手掌送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一句话也不说,节日的欢乐气氛顿时被冲洗的干干净净。

    今天是5月2日,说好接父母来家里一起团聚。先生临时有急事出去了,说好赶回来吃午饭。一大早木易就去买回父母喜欢吃的甲鱼、武昌鱼和一些青菜,叫上母亲陪我一起边摘菜边聊天,父亲就在家转悠,时不时也过来说上几句话,孩子阿蒙伴随着父亲左右,替父亲端茶倒水。不知道什么时候父亲走到了阳台上,室外的新鲜空气老人很喜欢,再看看摆放在阳台上的盆景很是惬意,可就在这个时候楼上阳台传来一阵冲水声,紧跟着有水花溅落在凉台边上溅落在父亲头上身上,父亲一贯洁净,平素父亲的衬衣衣领从新穿到破旧都不会留下一丝污迹的,父亲问孩子这溅下来的会是什么水,孩子弄不清楚也没怎么在意,父亲又问我,我赶紧跑到阳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15 22:22)
标签:

杂谈

     一日,在单位路过一办公室,听见几个20多岁的姑娘们正热火朝天的议论着什么,看见我走过,赶紧拉我进去,其中一个问道:“木易老师,问您一个问题,将来您对您的儿媳会象对自己的女儿一样好吗?”我没加思索就回答:“当然”。

      又问:“为什么?”

      我还是脱口而出:“将来的儿媳是我儿子最喜欢的人,也是会和我儿子过上一辈子的人,我能不喜欢?能不对她好吗?”

    “那如果您儿子经常单独送礼物给她,您会生气吗?”

    “我想我不会生气的,我有自己工资收入,儿子喜欢怎么支配就怎么支配,我应该不去干涉,只要不是胡乱开支。”

     “您会餐餐给他们做饭吗?”

     “身体和时间允许的情况下会的,做饭对我而言不是负担,我会做几个适合他们口味再做几个适合我们口味的菜,当然我不会强迫自己在身体不适的时候也去做,我会明确对他们说清楚,这餐或者一段时间内你们自己解决吃饭问题,我累了想休息会,我想儿子儿媳会理解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2 19:12)
标签:

杂谈

    最近很少更新自己的博客,老博友河边猜测是不是木易要务密麻?其实不是木易没时间,只是木易不知道再该写些什么好了。每每去几乎是同时开博的沉舟、河边、荷子、自然等老博友的园子里时,发现他们的朋友越来越多,点击率越来越高。沉舟的诗歌、散文、歇后语、回忆录等等一篇紧接着一篇,最近又开始写长篇小说,其创作精神让人钦佩。热爱生活的河边的博客更新的更快,图文并用,年轻具有朝气、活泼的河边那个性鲜明的非常独特的视角让人赞叹,平凡的花草树木只要进入了河边眼里就如同注进了生命一样变的那么有活力、那么有魅力、那么的美,如果不是对生活充满的希望,如果不是心态非常的阳光和健康,岂能有如此独特的眼力和想象力?贤淑的荷子的文字虽短却充满了温馨充满了爱,记载了孩子的成长史和一个好妻子一个好母亲的历程。更年轻一些的博友自然,拥有不少喜欢他的大朋友和小朋友,自从他父亲因病住院之后,他的笔下全是对父亲的牵挂和忧虑,满文都是浓浓的亲情,叫人不能不感动,虽然自然暂时关闭了评论拦,可丝毫阻止不了博友们的一片关切之心,留言栏中留下了许多朋友的祝福和问候。其实木易也有些好的题材可用可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01 16:43)
标签:

杂谈

    2008年,随着金融海啸席卷全球,国内经济形势日益严峻,房地产市场逐渐陷入深度调整。房价只涨不跌的神话结束,楼市从卖方市场完全进入到买方市场,武汉市场的行情也是扑朔迷离,郊区楼盘和中心城区楼盘均有不同程度的下跌。木易随大多工薪家族一样希望这个时候能买套称心如意、物超所值的房子,四年前木易在郊区买了一套房子,依山伴水,风景秀丽,空气清新,可离市区太远,工作出行极不方便,一直都闲置着。眼看着中心城区楼盘的价格近2年是步步高升,对那些看好的楼盘只有咋舌的份。现在,城区有些楼盘每平方米的售价下降了近2千元,与木易一样一直在观望的朋友有些趁势拿下一套住房,总价比年前至少少了20多万,于是木易利用寒假也是四处看房选房,还包括那些好楼盘好地段的二手房,可有一天连续看过了两套之后木易放弃了购买二手房,记得那是在地段比较好的一个05年才新建的知名小区里,出售的房子是小高层,12层中的5楼,三室两厅130多平米的错层结构,进大门就是客厅,饭厅旁是错层,客厅饭厅的结构采光都不错,也比较好进行再次装修,我走上错层准备看看几个卧室,这时我发现那头顶上的梁不是很高,再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