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地冰天
雪地冰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5,510
  • 关注人气:1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公告
====朋友,无论您是有意还是无意光临我的“家”,都是上天给予我们的缘分。为此,请留下您的宝贵意见,以使这个家更舒适更温馨。
   这里的文大多为原创,如转载请联系,以避免版权问题。
我的家乡:松花江边“北国江城”吉林市
我的职业:教师(做过数年报纸的编辑、做过《轻纺科技报》主编,在报纸与杂志上发表过大量的散文、诗歌、通讯),正在做专职家教。
我的爱好:体育活动、写作、下棋(象棋业余大师;QQ象棋特级大师;吉林市象棋协会副兼秘书长)、交朋友。
我的格言:
恋山可以识良木
会水才能弄大潮
追求境界:
   困苦缠心也放歌
我的QQ:514255713
我的电话:13944637478
我的邮箱:ttq.itzx@163.com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情感

分类: 书稿

铁子“黄老邪”——我的棋友之三十七  黄学军

铁子,好像是经常用于男女之间的一个称谓。而实际上,用于男男之间也没有什么不妥,只是,似乎适用范围略窄罢了。

黄老邪,是武侠小说里的人物。之所以黄学军被戏称做此名,是因为他姓黄且又做事时常有别于他人。其实,由于我俩之间的年龄差不大,只称之为老黄,我还真的一次也没称其为老邪。在东北这个圈子里,如果岁数小的称呼岁数大的为老什么老什么,那是会被认为没有礼貌或者本来就蔑视对方的。所以,在任何场合,我都被一句官称所取代——唐老师。老黄对于我,从没有过例外。

唐与黄,简称唐黄,本来不是棋友,从来也没有在赛场上真刀真枪地搏杀过。把他列进我的棋友,是我们之间也偶有对弈,尽管水平相差悬殊,却也互有所得共有所乐。最主要的,是他与我的几个棋友一向关系密切。我们几个在一起,几乎是铁板一块。最初在一起,没有他的时候,下棋,他来了,就在旁边观战,然后我们就支起麻将桌。如果我在单位值班,他几乎是每次必到,三个人就是“黑尖”,四个人就是“红十”。

后来我离开原单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象棋

分类: 书稿

同事 牌友 麻友——我的棋友之三十六  吴国军

这个哥们儿,理论上说来,根本就不属于棋友,之所以把他放在我的朋友之列,纯粹是我们几十年风雨同舟结成的友谊。

我们的友谊,从同事开始,以三友——牌友、麻友、棋友继续。

想当年,那时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我开始当教师,他也是当教师。最初,我并不是教语文,他教语文。由于我一向喜欢文学,自然而然地我就喜欢语文这个科目,这样,与他交流就多了。那个时候,老师的地位极其低下,被称为“臭老九”,老九,是前边有地富反坏牛鬼蛇神八大高手。所以,那时候老师的水平也相对低下,有个别的数学老师连二分之一加二分之一也会得出二分之一,语文老师也出现过把“鬼鬼祟祟”读成“鬼鬼崇崇”的笑话。在我的印象中,只有他,尚可与我讨论一些《古文观止》里的篇章。

我这个人,业务还可以,精力却旺盛,对什么都喜欢,对什么都有兴趣,差不多除了音乐,许多门类都涉足。有的时候,也搞搞小赌赌。于是,就与他成了牌友。后来,麻将有睡醒了,我们就摇身一变成了麻友。说起麻友,那时还真的不容易。原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围棋

分类: 书稿

只有个位数的对弈盘数——我的棋友之三十五 肖洪礼

谈的是下棋的朋友。这位究竟算不算呢?为此,我也费了一些思量。其主要原因有以下两点:一,我是下象棋的,他主要是下围棋。二,我俩之间的对弈,十几二十年加起来,也仅仅是个位数。其中,最主要的当数第二点。作为棋友,不在一起下棋,怎么能算棋友呢?似乎怎么说也说不通。

一番纠结之后,我还是决定把他列入我的棋友系列。要说原因嘛,也很简单。那就是他爱棋,也爱下棋的人。

我在化纤做棋类的“舵主”,大约是从1985年开始的。但那时仅仅是起步。缘于我对棋的酷爱甚至是着迷。回想那时,自己今天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也可以说成是“不知天高地厚”。那时候,我连自己下了二十几年的象棋都没有拿到企业的冠军,实力也就处于一流与二流之间的样子。但我有很强烈的愿望——定要封王——尽管这个王小得可怜。这个愿望中,顺理成章地夹杂着另一个想法——扩大影响,让喜欢下棋的人多起来。其实,后边这个愿望的出发点很简单——任何朝代都没有限制下棋!

倡导了,也“结社”了。但是,困难多多,不言而喻。好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围棋

分类: 书稿

称呼,有时是一本糊涂账——我的棋友之三十四  李佳林

李佳林,是我的标准弟子,1987年入学,与张振久、刘春雨同届。论年龄,推算起来他大约是1970年出生,约比我小14岁。而他的父母,大约是1948年出生。有的朋友会问了,你写棋友,写这年龄做什么?还别说,我俩之间,在这年龄上还真要说一说。

东北,在好多非东北人的眼里,是一个豪爽的所在,东北人应该是个个豪爽。其实不完全是这样的。我自小在那里长大,那一方是什么水土,我还是蛮清楚的。除了豪爽,还有纯朴。纯朴中包含了一项,就是儒家倡导的:长幼有序。所以,在好多地方,都很看重礼貌,与人交往,最要紧的是:不能没大没小。

于是,我自从长大成人,就给自己暗地里立了个规矩:年长我10岁及以上者,均以长辈礼之。年少我15岁以下者,均以晚辈待之。在这之间者,均为弟兄姐妹处之。

我的规矩,在李佳林这里遇到了小问题。早年,我与他当老师的妈妈是同事,年龄差又不大,自然以姐弟论之。其父亦有许多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围棋

分类: 书稿

做什么都全身心投入——我的棋友之三十三  刘春雨

刘春雨,是我的弟子——不是下棋的弟子,而是我的学生。如果按下棋论,我们多在一起下围棋,他都差不多是我的老师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象棋

分类: 书稿

令人佩服的精神——我的棋友之三十二  段国昌

什么精神令您佩服?看了这个标题,估计会有朋友询问于我。那我就明明确确告诉您,那就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精神。恐怕在芸芸众生中,能够拥有这种精神者,大概也是凤毛麟角。之所以稀缺,才弥足珍贵。

这位棋友也是我的同行,资深的小学教师,大家都叫他段老师,与他交往密切的人,按照东北的风俗,就称他为“老段”。我这个人似乎有些奇怪,再熟的人,我也极少称之为“老某”。所以,无论在公众场合,还在私下交往,我一律称他段老师。况且,他也比我大10岁左右,理应尊敬的。

回到他的精神。那是我们刚刚认识不久开始的。他比我晚到我们共同的企业大约10年,认识、交往、对战,就都比别的企业迟。自他调来我们企业,我俩之间就开始了棋战。许多时候,我俩都不是一对一的下棋,都有别人在场,都沿用老的民间规则——查盘。他来的时候,正值我的棋处于鼎盛时期,尽管在街头,大家乱支一气,我坐庄的时候仍然是比较多。他呢,一如我当年的情况,查到盘了,上来了,十几二十分钟,下去了,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象棋

分类: 书稿

当年也曾是风云人物——我的棋友之三十一  朱正春

这位,曾经是我的同事。我刚到企业,就被分到中学做老师。那时,企业办的学校,中小学是在一起的,属于一个单位,也就是说,一套班子。朱老师在小学任教,他是体育老师。

初来乍到,就听说朱老师的棋好。于是,酷爱象棋的我,虽然那时候棋很臭,但喜欢下,就是喜欢,更愿意找高手对垒。那时候年轻,好胜心强。再说了,同高手作战,才会长棋耶。终于有了机会,就是街头的马路牙子,朱老师也常去那里下棋。就这样,我有了过招的机会。但那时候的棋太差,几乎没有赢过一盘,今天败北,明天败北,每天败北。

就这样败了两三年,我的棋终于长起来了,终于能与他抗衡了。这时候,王亚轩也调来了我们单位。我们仨就时不时地自成体系,去马路牙子那里的次数明显减少,我们以铁三角的方式下棋——两个下,一个看,输棋下台,换人。就三个人,一下也能下个大半天。最主要的,是我们旗鼓相当,下起来特较劲。

此公为人,爽快。如果有什么事情求他帮忙,他不仅一口答应,而且是立竿见影,马上就办。只是论棋,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象棋

分类: 书稿

秀外慧中——我的棋友之三十  马贺

马贺的外表,那叫一个帅,并且是文质彬彬的帅。这是秀外。马贺的才华,我不那么清楚。在2002年我作为主持人之一的“吉林市千人象棋大赛”,他就录制了不少镜头,之后又是剪接又是配乐,弄得有模有样。这是慧中。

他在一所中专供职,至于是什么科的老师,我从来没有问过,这是我的不对。印象中,他好像在学校的工会做事情。平时也好,外出活动也好,马总是穿着正装,干干净净,利利索索。冷眼看来,不像一个下中国象棋的,倒很像一个围棋选手。

我们的交往密切,是缘于他所在学校的政委——张健民,因为我与张的关系极铁,我们俩经常会战,马贺就是最佳陪同。最初,我并不知道马的棋有多厉害,因为我与张对战的时候,他轻易不发表意见,即使有时候想发表,也被张政委制止了。于是,他就做着那一片本职的绿叶。自然而然的,我就不知道他有多少高招。

后来有一次,我参加市里的比赛,与马分在同个小组。让我大吃一惊的是:马是这个组的种子。下棋的人以及经常参加体育比赛的人都知道,种子,意味着实力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象棋

分类: 书稿

那位儒将——我的棋友之二十八  黄德志

所谓儒将,并不是驰骋沙场真刀真枪的大将军,只是他在我的心目中很儒雅。其实,儒雅的本钱,大概就是读书吧。当然了,这是我的一家之言,您想信就信,想不信就凭您自己的判断别信好了。其实,在我的棋友群像里,儒雅者不少,比如:张政委张建民,张校长张之中,龙总编龙欣。。。。。。但是,这位黄德志却与别人不同,他长时间与我住在同一个小区,而在这个小区里,他的儒雅当然是首屈一指了。

下了一段时间的棋之后,熟悉了,才知道他儒雅的原因——吉林市第三十六中学的校长呀。四十年前,大学生不多,连中专生也不多,学校远没有今天多,校长自然也远比今天少了耶。

我俩对弈,无数。

最开始,我是纯粹向他学棋,那时候他高我许多,至少让我两先他也不会输棋。那时候的象棋远比今天兴盛,我们下棋就是下班后在马路牙子那里摆上棋盘,有时杀到天黑,有时兴趣上来了,就拉一根电线,挂一个白炽灯泡,挑灯夜战。

这是平时,随机的每一天。而爱好者最迷恋的日子,是七天一个轮回中休息的那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象棋

分类: 书稿

锲而不舍——我的棋友之二十六  王文阁

荀子曰:“锲而不舍,金石可镂。”这句经典的话,用在他的身上真的很合适。这个他,就是王文阁。

说起来,他要比我小10岁多,虽然也算同代人,但他在我的印象中,却是十分成熟持重的。对于一件事,如果他觉得该他办,他会毫不犹豫地去办,并且是高效率地漂亮完成。至于比他年长的吩咐他做什么,他更是二话不说,就去做了。

其实,说是棋友,我们面对面对弈的时候却是很有限的。原因有二。其一,他住市区,我住郊区,地理上的限制,耽误了我们的棋盘鏖战。其二,他比我小十多岁,在我经常下棋以及参加比赛的时候,“还没有他呢”。但这并不影响我与他的友谊。

我俩真正密集相处,还是在2000年到2002年这几年间。那时候,为了市象棋协会换届,事情很多也很杂,我俩基本上总是奔波在一线。一顿瞎忙,换届结束。我俩还真的如一些老前辈希望的,做了正副秘书长。最值得我俩高兴的,我俩在那班子里,最年轻。在我们这样一个非完全民主的国度,论资排辈,历久弥新,我俩在资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