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中山恩商》




个人资料
谭功才
谭功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417
  • 关注人气: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谭功才,男,土家族,笔名弹弓、牧筠等,原籍湖北,现居广东。系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三期民族班学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主编有大型文学选集《在路上》(中山市外来作者作品选集)以及湖北恩施商会会刊《中山恩商》和文学公众号《民族作家杂志》。

  个人著作已出版有诗合集《无憾的纯情》(1994年内蒙古文化出版社,杨昌祥、谭功才、梦脂合著),乡土散文集《身后是故乡》(2006年人民日报出版社)《鲍坪》(2013年漓江出版社,该书荣获中国首届土家族文学奖)。报告文学集《王道》(2013年广东经济出版社出版,徐向东、谭功才、杨彦华、何中俊合著,该书2015年荣获广东省作协首届报告文学奖)。

  自1987年以来,在《民族文学》《文艺报》《中国民族》《山东文学》《山西文学》》《诗选刊》《诗歌月刊》《作品》《广州文艺》《红豆》《芳草》《粤海风》等全国五十多家报刊杂志发表各类作品近百万字。有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入选多种选本。

 《中国民族》《南方工报》等媒体专栏作家。

《鲍坪》


  这是一部回望故乡的散文集。

  作者通过“地理篇”“人物篇”“风俗篇”“风物篇”四个版块58篇文章,用朴实无华的文字,把鲍坪的山川地貌、风土人情、生活状态、沧桑变迁娓娓道来,通过一个小地方的一个个小人物小故事,通过大量的生活细节,五味杂陈地再现出一个具有代表性和隐喻性的充满乡土气息中国山村社会,并通过它折射出在某个历史阶段更为广大和剧烈的时代变迁。外面的城市在日新月异的变化,自己的故乡却几乎一如既往的闭塞贫穷。脱离故乡苦海在现代都市谋生的打工者,对养育了自己的故乡难免有一种无力感,一种愧疚之情,一种怀乡之痛。作者力图用书写的方式,使那个养育了自己的贫穷闭塞而又让自己魂牵梦萦的故乡进入文学意义上的永恒,以此回报故乡。本书犹似作者在这个快速变化发展的时代给那个古老闭塞贫穷的故乡的一曲令人伤感满怀的情歌。

 

    ——漓江出版社责任编辑语

 

  谭功才的乡土散文有着深厚的生活积淀,加之作者目前远离故乡,生活在都市,对故乡就有了回望的距离和思念的张力。笔下无论地理、人物,还是风俗风物,无不反映出一脉鄂西乡土生活的文人视角。作者有多年的文学训练,又饱蘸赤子深情,因而字里行间不光有生活,有意绪,甚至有了情怀和自成一体的风格,用鲜活熨帖的文字切实构建了足以沟通城乡的阅读平台。

 

    ——漓江出版社编辑语

名家说《鲍坪》

谭功才回望乡土的文字,是一坛陈酿的酒,是一杯回味无尽的茶,是一条记忆中不断流淌的河,也是随着现代化大潮背井离乡的人们心中永远抹不去的痛。

 

     (叶梅,著名作家,《民族文学》主编,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

 

谭功才的散文淳朴、敦厚,带有一颗赤子之心。他和他笔下的那些人物血肉相连,鄂西赋予他的磅礴才气,在一景一物中得到充分呈现。《鲍坪》忠实地记录了一个民族的日常生活,通过大量触手可及的细节,我们看到了一代人艰难的成长史。

    (邱华栋,著名作家,《人民文学》副主编)

 

  谭功才的非虚构散文,深植于那一片令他魂牵梦萦的土地,他用匍匐的方式,聆听泥土的语言,用“笨拙”的叙述,传递出鲍坪地理上那个时代的风土人情,让我这个同病相怜者的怀乡之痛,得到了最大程度的舒缓。

        (野夫,自由作家,台湾首届“非虚构散文类大奖”获得者)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分类: 《乱糟》
说说骏马奖参评散文的气象
中国作协创作联络部主任  彭学明
 
        从散文的丰富性、多样性及体量上来说,参评第十一届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的散文呈现了较为广阔和丰沛的景象。从艺术的品相和质量来说,整体水平较高,在同一标高线上、不分伯仲的散文不少。这说明少数民族文学与整个中国文学一样,在欣欣向荣、向前发展。特别是一些新人的作品,让人耳目一新。
        作家们的一双双眼眸,就是一个个文学的取景器。取景生活、取景时代、取景世界。乡土叙事,历史回望,民族影像,现实书写,亲情吟唱,生命体验,人生况味,尽在其中。而乡愁、亲情、民族和山川风物,几乎是每一位作者笔下的主体表达。他们用有颜色的文字,给民族和山川泼墨、上色、绘图,每一根线条,每一抹色彩,都是民族景象的瑰丽和山川风物的美景。多民族的景象,呈现的不但是多民族的风情,更是多民族文化和文明的博大精深。多地貌的山川风物,呈现的不但是小桥流水、烟雨人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3 22:05)
标签:

文化

分类: 《他乡》

花园里的南方 

(一)

我在南方有座花园叫濠景。拥有它的主人很多,而我只是众多主人中的一份子而已。确切点说,我仅仅拥有某幢的一个小单元。

我这样的表述,你便知晓此花园乃我眼下甚至将来都要安放身体的一处居所。之所以这样说,是基于对自身情况的特别了解。很多年前,我能从外省来到这里,还能安顿好自己的身体,已足够不易。这些年经历过一些风风雨雨,总的说来还算风调雨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罢。况且,眼下还有正在求学的两个孩子。大的大二,小的才初三。

我说我这个读初三的小女孩是收养的,很多人都不太理解。按照国家对咱少数民族的照顾,是可以有两个孩子的。我们这代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他乡》
有话要对鲁院说 
 
  载我的单车在路面洼地上的一个蹭蹬,我跟着剧烈摇晃的那一霎,瞥见了熟悉不过的五个大字:鲁迅文学院。那五个字,就像烈日在玻璃上的反射,让我眼前忽然晃过一阵晕眩,然后便是一阵短暂的黑暗。
  相信许多坐在中国文学殿堂最高学府鲁迅文学院课室里的同学,和我此时的心情一样,有很多话急着要对她说。要知道,这可是多少追逐文学梦想者梦寐之求啊。想起二十多年前,我曾在她眼皮底下还晃过一阵子。时光□离,我在红尘中辗转东西。多年之后的我,真真确确就坐在鲁院五楼某个座位上,竖着耳朵聆听着国内顶尖的老师们的精彩授课。
  那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札记》
怎能与灯擦肩而过

我们的一生多么需要光啊,特别是亲密无间的阳光。这个世界如果没有阳光普照,那将是一个怎样可怕的世界。
我们不必去探寻阳光怎样照临这个世界。天亮,太阳自会升起。天黑,太阳定然落下。太阳落山了,我们的光在哪里?我们又需要什么样的光源,来照亮我们的生活?
稍作留意便会发现,细微琐碎的日常生活中,我们与“光”的亲密无间无一不充满了温暖。光明,光亮,光线,光鲜,光滑,光临,容光,荣光,祥光,珠光,佛光等等。而这一切光的总和,却又不及灯光对我们日常生活的迫切重要。就某种程度而言,夜晚的深度,决定了我们生活质量的厚度。而夜晚深度最直接的缔造者和见证者,无疑就是我们最亲爱的灯光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31 19:24)
标签:

文化

分类: 《札记》
奔跑的草根

长虹出新书请我写序,几乎未经过大脑过滤,我就答应了。我想,首先是情感因素在作怪。认识长虹那阵子,他供职单位的老板是我很要好的兄弟。眼下的长虹是不是还在那里,我没问。觉得也没必要那么清楚。再且,长虹出版的是散文集,和我对路子,大抵算得上是不同年龄段的同道中人。何况提携80后晚辈,亦属分内之事。
认识长虹缘起几年前他申请加入市作协,我是介绍人,又是经办人。那时,我们在QQ上聊了不少,因此知道他在我兄弟手下谋职,便多了一份亲切。其实,我与长虹的交往也仅仅局限于QQ上的简单交流。就这点而言,我对长虹的认识是非常单薄的。后来,在本土一些报刊上读到过一些长虹的作品,并从中大致判断出他的家世背景,与我有着很多相似之处。这几年,长虹参加过不少各类文学大赛,获得了不少奖励,也在各种报刊发表了不少文学作品,在中山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03 11:02)
标签:

文化

分类: 《厚土》
  
  那时,虽说我就一个名字,叫法却有多种。在家里,父母通常都会唤我名字的后两个字,表示亲近;在生产队,那些长辈或者年纪大我很多的同辈,干脆就在我名字最后一个字后面加上 “娃子”,表明我还是个细娃儿;而学校就完全不一样了,无论老师学生,都很正规地叫我全名,这也许就是做父母的为什么要将自己的孩子送往学校读书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吧。
  叫我全名,并非个人特权,大家彼此间的待遇完全一样。规矩先从叫名字和集合站队开始。唯一有所区别的是,我们不可以随便叫老师的名字,特别是当着老师的面,那是件大逆不道的事,也没几个长红毛的敢这样做。如若谁在背后喊了老师的名字,保不准就有学生打小报告。事实上,被老师批评、罚站或者其他方式的惩罚,好像并不常见。我们知道老师的名字,一般都是从学校课程安排表上得到的。当然,这是相对较大点的学校而言,像我就读的小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厚土》

山的結構夾疼河流的夢想 

我生活的那片土地,山,無疑是絕對的強勢群體。它一出生就掌握了絕對的統治權。統治著那裡的山村,那裡的莊稼,那裡的馬牛羊,甚至來去自如的風。

你被出生在那裡,便意味著終其一生不得不重複著一件事:與山糾纏、僵持甚或對抗,然後再被埋在那裡繼續被它統治。通常又是僵持並不太久,或者對抗剛剛開始,許多人就收获意想不到的結局。而他們正是從一個結局開始,走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厚土》
建始有位硒姑娘

近些年恩施的名氣一個勁往上飆,不外乎佔據了成功必須的三大要素天時地利人和。當然,首先得是自身質地好,否則,一切都是瞎扯。外界所了解到的恩施,大抵是因為恩施精心打造的三張名片:恩施大峽谷,恩施富硒茶,恩施女兒會。可以說,這三張名片基本涵蓋了整個自治州的人文地理特征。其實,恩施還有很多縣市也非常不錯。比如建始,無論人文或者地理,放在更大范围都是叫得響的。比如,建始直立人遗址,比如政界名流朱和中、吴国桢。當然,單就名氣而言,兩者間還有著不小差距。這種情況下你若再来談論建始的硒姑娘,恐怕並不是一件很合適宜的事情。不過,這实在不是一件太緊要的事。既然大氣候已然來臨,水到渠成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當年的恩施不一樣鎖在深山無人識么?
若要說建始的硒姑娘,我倒覺得无论如何都应该先從王昭君說起。
中國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的王昭君,你一定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他乡》
有话要对鲁院说

相信许多坐在中国文学殿堂最高学府的鲁院课室里的同学,和我此时的心情一样,有很多话急着要对她说。要知道,这可是多少追逐文学梦想者梦寐之求啊。想起二十多年前,我曾在她眼皮底下还晃过一阵子。时光隔离,我在红尘中辗转东西。多年之后的我,真真确确就坐在鲁院五楼某个座位上,竖着耳朵聆听着国内顶尖的老师们的精彩授课。
那时的我还是一名懵懂而狂热的文学青年,为追寻那个飘渺的作家梦,从遥远的鄂西大山辗转来到京城。多年后,我一直试图琢磨出一个最适合的词语来表达当年艰难转身这个动作,最终未能如愿。如今,几近半百的我,才真正体悟到,当年何等艰难的一个转身又岂是一个简单的词语就能涵盖?
确切点说,我也想不到资质愚钝的我,居然就真能在文学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4 21:21)
标签:

文化

分类: 《鲍坪》
大伯伯

大伯伯其實應該喊姨爹的。父親是入贅的上門女婿,等於是做了外公的兒子。外公外婆得喊嗲嗲婆婆,舅舅得喊幺幺,姨爹得喊伯伯。這是鮑坪約定成俗的鄉村秩序。原本姨娘上面還有一個大姨娘的,皆因過世太早,最直接的結果就是將排行第二的姨爹升級為大伯伯。
早年的理解中,叫大伯伯似乎還隱含著更為重要的因素。年輕時的大伯伯好像是大隊幹部還是生產隊的保管,在摩峰村還算屬於有點臉面的人物。五八年那場運動,鄂西深山老林里一樣未能倖免。聽嗲嗲說鮑坪這個百來號人的小地方,就死了好幾個。而我嗲嗲家卻能安然度過災荒之年,便與他女婿即我大伯伯有著極大關係。那時,除了兩個出嫁的姐姐外,母親還有四姊妹,加上嗲嗲婆婆共六口之家。在那種極為糟糕的環境下要想全部活下來,可以想見該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