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泥
唐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62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在床头灯昏黄的光线下读完日本女作家高树信子的小说《把时光染成蓝色》,从腔子里吁出一口倍感压抑的气息,禁不住想大喝一声:“这日本人,可真够变态的!”

那种精神上的洁癖,那非要把感情拿到人心的显微镜下盯视的劲头,那直面人生,决不允许自己有一星半点逃避的执着之举……这一切倘使越过了某种限度、某个平衡点,那毋宁说是极其可怕,足以形成酝酿悲剧的温床的。

就像泷子、勇、高秋这三人之间的感情。他们是学生时代的朋友,勇和高秋同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13 15:57)

                                           

从前看村上春树的小说,里面的男主人公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05 15:24)
中午下班回家的路上碰到一中年女人,身上那衣裳生生把我吓了一大跳:深肉黄的颜色,如老式游泳衣般打满了褶皱,弹性面料令胸部、胃部、腹部三块地貌隆起,而此间则是沟壑地带……之所以会吓一跳,是以为她上身没穿衣服,裸着起伏不定的肉肉就在外面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在这个世界上,共识这样东西是不存在的。我们大家南辕北辙。借用鲁迅先生的话,人和人之间的区别,比人和猴子之间的区别还大。
2、从文字的茫茫大海中打捞到只言片语,意识到在地球的某处有机智高贵诚恳而富有勇气的灵魂存在。活在同一个时空,而我无缘相识。
3、一些相似的灵魂,并且幸运的相识,然而很快发现彼此都有绝缘层,或者带有相斥的电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14 14:55)

村上的原话是这样说的:……不过我想,四十岁是一个很大的转折点。那时我将选择一些什么,并舍弃一些什么。而且,在完成那精神上的转换之后,不管喜不喜欢,都已经不能再回头了。不能说我试试看,要是不喜欢就再回到从前的状态。那是只能向前走的齿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14 09:19)
早上起来,拉开窗帘后不禁吓一大跳:外面烟雾腾腾,空气浊重。从前也时不时有雾霾天气,浓白的雾会把道路、楼房、行人统统淹没,那样的雾天也是污染严重的表现;可是今天不光是雾,还有烟尘,一股股涌进屋来,像天地间生着个大煤炉子。
孩子已在半小时前出门。从桌上情况看,她只吃了很少一点东西,或许少到可以忽略不计。冰箱里预先准备好的食品动也没动。
一定是起晚了,来不及吃。这孩子来不及好好吃顿早饭,然后就冲进这雾霾烟尘当中。小小的瘦瘦的孩子在烟雾尘土中行走,想到这一点,心里很不好受。真的很不好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古平岗。如今它已是一条通衢大道。车流汹涌湍急,两旁树小墙新。
它不再是一个“岗”。它被夷为平地。山岗消失了,没有了。
而在内心深处的遥望中,它永远是夜幕中的一座丘陵,是一座孤岛,矗立在城市中央。
我遥望过去的古平岗,就像在遥望一段逝去的恋情;
换一种说法也成立:
我遥望一段爱情,彷佛在遥望一座远逝的孤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08 11:50)

 

 

如果不是一次偶然的散步、交谈,我不会有机会知道她对我如此依恋。那种依恋,竟然如同“孩子依恋一位母亲”。

她说:“这与辈分、年龄无关……”——年龄上,她已30出头——“我只是觉得,有你在身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不富裕
怎能理解富裕的世界?
我不幸福
如何向你描述幸福?
我没有梦
怎能向你出售梦想?
纵然我舌绽兰花
谎言,毕竟是谎言
终将被拆穿
 
这首小诗,每读一遍都会感受到一种怆痛。它是一封遗书,出自日本一位广告设计师杉三登志之手。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杉三登志是日本广告界的一流人物,为资生堂公司制作了很多广告,他的设计在国际上也享有盛誉,在海外拿了很多奖。
1973年,杉三登志选择了自杀,彼时他的事业正如日中天。
我对他的了解到此为止。我能确定的是,这是一个追寻真相的人。
追寻真相的人,大概只能去死。因为这个世界的实质就是一大团虚浮的疑云,岂独广告界如此?倘使世俗意义上的成功足以诱惑我们,大概是满可以沾沾自喜地活下去的吧;而倘使非要去追逐生存的真相,以一己之力去与巨大的荒诞对抗,那种无力感的降临恐怕是必然的吧。
然而,真正的艺术家,一代又一代,总是像飞蛾扑火一般,前赴后继地试图扑向那真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06 15:25)
当然,还没到。但已经箭在弦上。
多年前看村上春树写到40岁,大意是在40岁这一年总觉得生命中该有一点什么意外的事发生,生活该有所变化。具体是什么变化说不好,但那种变化,就像机器的齿轮咯噔往前走了一格,不管结局是好是坏,那都是一种绝不可能退回原处的变化。
当下即对这男人生出羡慕。话说得很低调,却始终有一双清醒的眼在审视自己的生活,最大限度地保持自身的完整性。
在这混乱的喧响不息的人世,村上也算一名英雄了吧。而我们是凡人。与生存纠缠不息,被时代的潮水裹胁着往前走,那个自我如果一息尚存,也早已支离破碎。
有一个支离破碎的自我,这是我注定的命运。我接受,但距离绝望还有一段路程。
上帝悯惜我,为我这些年的挣扎;在40岁将要来临的时候,他推动我的齿轮咯噔往前走了一格。
心中有大大的感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