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蝶舞黄沙
蝶舞黄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89
  • 关注人气: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玄冥天机  道法乾坤(论六弦之首苍)

 霹雳会刊182期   星空彩绘专栏
 文/冷月白   录入/踏歌
 出刊时间:2010年10月7日

 

    见苍,没有惊人的气势,只有温雅秀逸,淡薄清新的道者气质宛若天成,深紫与暗黑色系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0-10-05 12:47)
标签:

杂谈

分类: 八方风雨止今宵

    爱,总是要在分离的时候才知道它自己的深度。

 

    他们,是红尘中的神灵,行走在传奇中;他们,随风而去,并非坠入虚空;他们,永远在找寻更荒凉的路径,并将从更大的沉寂中归来。

 

    今晚,我们将在另一处梦境里相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1 15:18)
标签:

杂谈

分类: 曾经沧海难为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废话:喜爱黄泉,对武君更多的是敬重,要写黄泉必要先交代清楚武君其人,所以先有这一篇。凡涉及黄泉和武君的文字,定是非常态抽风状,扶额。

 

 

    毕生戎马,纵身战火之中,在正与反之间不停周旋,曾经不可一世,也曾经悄然陨落,日后东山再起,终于选择了自己的路。但无奈不曾改变的是仇恨永远也无法随着时间而消失。

 

    葬龙壁,武君罗喉最后的归宿。

 

    当年,罗喉借助血云天柱的力量斩杀邪天御武,邪天御武留下恶毒的诅咒:吾将归还这十万人的血灵与怨恨,我的眼睛会见证你的灭亡,我的骨头会刺穿你的咽喉,你的追随者永远见不到茁壮的幼苗。

 

    诅咒一一变成现实。

 

    影神刀的寒光闪过,罗喉的鲜血溅上葬龙壁,这段千年的仇恨落下帷幕。武君走得坦然,是宿命的力量不可抵抗,还是三生的道路太过漫长,行走的人终于累了,倦了?

 

    朱弦三叹朝与暮,世事沧桑一叶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天波浩渺,一步莲华与苍一会。一步大师以光影现身。)
旁白:天波浩渺,道顶峰;慈光四照,佛界首。
苍:圣尊者,久候多时。
一步莲华:久违了,苍。
苍:以此名唤名,是放下凡界身份,以友情谈心。
一步莲华:实有无奈心绪,一上天波浩渺。
苍:让吾以琴音为挚友洗心吧。
一步莲华:可惜苍这个名字,能再使用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异度魔界潜伏在暗,六弦之首的天机将近。
苍:然也,但魔星不现,驿星不动,明玥白虹便难开。你提早身入梵海,不也是为一局难解之棋。
一步莲华:纳三千广明,虚智慧之光,修十法世界,尽无藏之功,四句箴言明示朗朗,无奈人心沉沦孽海,不知悔悟。
苍:这就是魔界、苦境,人心相逼,倒是苦了圣尊者积极营救的两名要人,以及那名无辜的灵童。
一步莲华:你已经明白了。    
苍:该回来源头的灵气就该还归原本,不能接合的断层就要设法阻止,是莲华该为,也是苍生该为。

一步莲华:此言是你同意吾之选择。
苍:至今圣域、玄宗皆为魔界牺牲太多性命,吾潜藏的这段时间,除了为助同修修复功休,另者阎魔旱魃再生之后,魔界仍未倾巢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梵天:这段日子的经历,佛友心中又是如何感触。 
佛剑:圆儿之於吾,创世者之於梵天,意义相仿。 
梵天:喔。 
佛剑:无情绝情,非是忘情断情,不晓人心痴迷,渡生只是空谈。 
梵天:你动过心了。 
佛剑:不动心,何以知晓众生之心,不入苦,何以明了众生之苦,不曾提起,便不能放下。 
梵天:尝遍苦,历诸劫,知爱憎,悟因果,得大道,证涅盘,这是试炼,更是考验。 
佛剑:可惜,吾知晓的慢了。 
梵天:此生有尽,未来无穷,一具皮囊是否完好,无关修行。 
佛剑:哈。 
梵天:佛友难得笑容。 
佛剑:吾思无间之中,亦是修行妙处。 
梵天:前方便是大雪原。 
佛剑:倒是安歇的好地点。 

(大雪原) 
佛剑:至此已是终点,请梵天留步。 
梵天:且再多行几步。 
佛剑:不用。 
梵天:如此,请佛友静览清风朗月,一路慢行。 
佛剑:吾走的从容,却苦了梵天尘世打滚。 
梵天:不恨尘世浊,恨人间处处修罗行,且让佛友先行,一页书随后便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很虐的一段。 

 

不凡:绝尘,你终于来了。我好怕你来,又好怕你不来。
绝尘:嗯(默默的)
不凡:明天,我们还要一起出去玩喔。
绝尘:(流泪)你的手被邪蟒咬伤,父皇说要多等几天。
不凡:原来是这样,那我们就不能去看马戏团表演了。像我这么爱玩的人,怎么可以都待在家里。
绝尘:(继续流泪)等你伤势痊愈,我再带你去。
不凡:嗯,你说的哦。
绝尘:嗯。
不凡:绝尘,你对我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这是我最感动的地方。
绝尘:(伤口流血,拍拍不凡的右手)不要再说这个,我们......我们快要到了。(泪流不止)
不凡:(吐血不止)绝尘,我今天比较累,今天能不能换你一直说话给我听。
绝尘:嗯。你还记得你不敢给人看到,偷偷躲在暗处哭泣的时候吗?
不凡:嗯。
绝尘:你总是人前欢乐,背后伤心。我却能感受到你内心与我相同的痛楚。
不凡:呵……呵呵呵(虚弱、吐血)
绝尘:(拍拍不凡的右手,继续流泪不止)当时我就决定,今生只有你一个朋友就已经够了。
不凡:绝尘,是不是下雨了?
绝尘:嗯。
不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没掉进霹雳大坑之前,就看过冰冰的《苍玄泣》,那时不知道苍、赭杉军、墨尘音、赤云染......看完只有一个感觉,哦,貌似是个很感伤的故事。

 

    冬夜看完神州3,忽然万分怀念玄宗诸人,于是又翻看《苍玄泣》,玄宗同修十道子,而今只余苍一人,大悲。

 

    世事沧桑,怎能湮没我心瞬间那顷刻的微光。

 

    尘埃落地,刹那永恒。

 

    我爱玄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白云萍山不相逢,人间天上两稀微,黑河潮浪封明玥,不见峨眉蔺不归。

 

    蔺无双,淡泊,孤傲,纯良,修炼数百年,不世出的道门先天,步出白云山浩然居,踏入纷繁红尘,只为练峨眉复仇而来。

 

    在练峨眉的衣冠冢前,赤云染问蔺无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如同我来自道境,出身玄宗,终其一生的宿命就是对付魔界,协助天道循环,而你呢?”

   
    在修道之路上,蔺无双的一生因练峨眉而改变,“凡道与仙道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仙道不能沾惹情欲,为她,吾甘愿放弃数百年的苦修,但是为了她,吾更不能说出这压抑在心中无可宣泄的情感,她一心皆在求道,吾唯一能做的就是成为她的知己,将所有的感情封闭在这口剑之上。”

 

    霹雳迷通常以“道友”相称,苦境和道境的修道有成之人常自称“道者”。同为道门先天,练峨眉不为凡尘俗世的人性所困扰,一心修仙,玄宗道者的宿命和存在的意义是对抗魔界,助天道循环,而蔺无双的执念在一个情字,为一人退隐白云山,明玥只为一人而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你是否有过,在寂静的深夜独自看一部惊心动魄的影片?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无人看见你的脆弱和悲伤,而那些让你哭泣落泪的,是人生不可逃避的悲苦,悲莫悲兮生别离,人生最苦莫过于生离死别。

 

    落下孤灯,茫茫大雪,羽人非獍一身白衣,依旧是随风飘扬的黑发,忧郁沉静的面容,凄凉的胡琴。一掌赌生死,依约前来的鬼主击出复仇的一掌,雷霆万钧袭向毫不抵抗的那人,鲜血漫天喷薄洒落,乔装的面具和黑发在风雪中滑落,血泊中重现银色的发丝和岁月留迹的脸庞。

 

    慕少艾啊......

 

    “你曾经看过红雪吗?那一天在落下孤灯,有一场红雪停住了我的脚步,我听见天地皆无红雪悲凉的颤音……刀者,方才的你,下了一场红雪。”当年少艾初识羽人,正遇他扬一场漫天飘舞的红雪,缘邪?命邪?若干年后,少艾顶替羽人赴约,用生命染红了落下孤灯的雪野,又一场红雪,天地呜咽。

 

    少年无端爱风流,老来赋闲万事休。

 

    如果鬼府喜筵上不曾发生突如其来的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