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方程
方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41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博文
标签:

杂谈

大胆地猜一下;丁丁您可别介意啊!
首先是小普,他象征的应该是「普通」;四人组的结局中也只有他获得了平凡的幸福。
尤索林估计是取自日文的「谎言」(うそをつく),这也是他一生荒唐的写照。
狄尔是兼有了「deer」的孤高骄傲和冷酷,同时书名中的「dear」也有指向她的意味。
辛羽我觉得是「sin」(罪)与「羽化飞翔」的矛盾组合体;她也是我个人所看整个故事里最为悲惨的一位。
白令是只「百灵鸟」,叽叽喳喳地、与四人组故事的基调格格不入,却误闯进了四人组的纠缠命运,倒是给这个残酷的故事带来了一点点童趣。
还有那个最后挺悲惨的啾啾……啊不好,差点剧透了!这小鬼起名确实有点随心所欲(想想取这怪名字的人,能长大么==)。
配角就不猜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说

文化

分类: 歧路花园(语言范)
(作者注:这是一篇试着搞情节嵌套的小说故事)


听闻杰要参加一个作文竞赛了,罗作为朋友问他:“快高考了耶,还参加这参加哪的,你哪有时间复习了?”
杰太了解他这位朋友,罗就是那种按部就班的保守派。若告诉罗说自己还正在练吉他、学高等代数、写短篇小说集,恐怕罗更会觉得自己不守正道。
所以杰只是笑笑,算了,最好所有同学都不知道这些吧。
“另外,你居然还有心思学一些一辈子用不上的东西。我说的是数学。”
“哦?”
“你不是文科生么?”罗觉得这个朋友是疯了。
“呵呵。”杰也懒得解释。他想,幸好罗还没知道他在学吉他。
他们正闲聊时,蔓悄悄地走近。“你们在聊点什么呀?”
“哦,没啥。在谈杰他去参加那个作文竞赛的事。”
“噢,那个创新作文竞赛吗?好厉害哦!”
“呃。”杰不知道怎么搭话,就用了个标准回应。
“你还要出版一本作文选,是真的吗?”
蔓一脸的崇拜,弄得杰好不自在:“嗯……不是‘作文选’,也不是‘出版’,只是一本小说集……”对于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花花了眼(杂事闲谈)
#2013年高考广东卷#

有一个人白手起家,成了富翁。他为人慷慨,热心慈善事业。
一天,他了解到有三个贫困家庭,生活难以为继。他同情这几个家庭的处境,决定向他们提供捐助。
一家十分感激,高兴地接受了他的帮助。
一家犹豫着接受了,但声明一定会偿还。
一家谢谢他的好意,但认为这是一种施舍,拒绝了。
之后五年,富翁的手机公司因没跟上市场潮流而连年亏损。2013年,富翁公司面临经营危机。
这时其中一位曾受过他帮助的家庭中的青年找到了他,说是时候偿还五年前他的恩惠。这位青年现在成了一名很有影响力的公知,涉及领域恰好有科技评论。他提出将科技文化与手机产业融合推出系列产品,利用文化效应带动市场,还想出了薄利精销的品牌打造手段;但条件是必须让他入股公司。
于是再五年后,公司的CEO变成了这个青年。富翁股份不知怎搞的变没了,成了公司的一名员工。
这时公司旗下的一名销售员来到老富翁面前:“当年我犹豫着收下了你的帮助,答应过将来一定偿还;但多年来扶持政策不给力加上我年老色衰,只能到你的公司做成了个小销售员。但是你生活现在比我难过了,我有信心前来报恩了。”
老富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果壳碎片(from果壳网)
两天前,我与我的心理咨询师谈到了我的职业理想与人生理想。
他问我,既然我每一次都声称自己热爱数学,那将来有没有想在数学界有立足之地。
我保守地说,没想过。
他问我数学成绩好不好。
我说,过得去,班上前一前二,但身为三本院校学生,怕是进了真正的数学圈后会被秒杀。
他问我,平常做过关于数学的什么事。
我回答,看看数学书,读读科普。
他问,有没有尝试加强数学功底,例如自学高年级内容。
我说,没有,我懒。
他迟疑一会,用咨询一年以来从没有过的严肃态度说: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对数学的爱没有那么深,只是叶公好龙。
我吓出一身冷汗。

呃,这里不是心事鉴定组,就不谈我的心理咨询方面的话题了。
谈谈我这种声称爱数学的人,离数学圈这一职业圈有多远。

经过两天的考量,就咨询师提到的“叶公好龙”我略有微词。
数学爱好与数学职业理想,不能等价考量。
爱好,同喜欢某某事,如读书、民族音乐、玩游戏等一样,仅与心意有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原帖我转发到疼讯扣扣空间,被封;相信豆瓣也很快会封帖了。
原链:http://www.douban.com/note/275944049/?start=0&post=ok#last

下面是作者的话



这是一个忍无可忍的贴子。

忘了是几时,被一个认识的同行拉进一个名为“gender studies”的qq群,这就是我为什么要花费时间跟一班人讨论的主因。如果对方是完全不相干的网民,我不会自觉到要跟人家争论的地步;但既然是你拉我进群,而且又自称性别研究,那当然可以聊一聊。

令我忍无可忍的正是这个自称“性别研究”的一班人(多数为高校教师),在“母亲节”的名义下,大肆转发如下一些图片和段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