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056
  • 关注人气:2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知青、77级、专业中文、业余作曲、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广东省优秀音乐家,青少年传统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新浪微博
友情链接

长江树A

作家、著名语文教育专家

晚秋亭话

亦师亦兄亦友

古诗新唱网站

给古诗词插上音乐的翅膀

卢永康的博客

老同学、多才多艺、重情重义

姚苏伊的博客

老同学、多才多艺、多行善事

蜜酒

语文同行、才女

沿河土家族自治县诗词楹联学会

诗词楹联爱好者的家园

文坛土匪

作家张友高,侠肝义胆

渐新堂

最勤奋的语文教育专家

帅哥吴特

著名语文特级教师

美女杨特

著名语文特级教师

如椽巨笔仓林忠

工学院教授、文豪气质

乐天

黔北作家

观山赏水

老同学杨光辉,事理通达心气和平

山东园丁

语文教坛新秀

何燕子

才情四溢的女诗人

忘忧草

老乡、才女

小小

美女摄影家

南京屏子

著名诗人

段增勇老师

语文教育专家

才女阿雅

锦心绣口吟珠玉

杨德淮教授

诗人学者好友

情满乌江

我的教育博客

语文教学艺术博客圈

我的博客圈,欢迎加入

小猫唧雯雯

可爱的宝宝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温馨提示

本博客上发表的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本人原创。如需转载本人的文章,请务必注明出处。

博文
(2020-04-23 16:05)
标签:

情感

文化

历史

分类: 流金岁月
涂鸦小记

8岁时,刚学会写字,就手痒难忍,从教室黑板下捡粉笔头,回家在板壁上到处塗鸦。有篇课文是写少先队员热爱红领巾的:

我爱我的红领巾
就像爱我的生命
它是红旗的一角
它是烈士的鲜血染成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文化

情感

分类: 人物彩照
  我生命中的贵人——杨胜友

        

       我8岁时,与一长辈成了忘年交。他是我母亲单位的同事,名叫杨胜友。他读中学时抗战爆发,他投笔从戎,参加过长沙保卫战和雪峰山阻击战,有战功,官阶为国*军连长。抗战胜利后回沿河,杨通贤在上坝办军校,聘请他当教官。解放后被安排在甘溪供销社工作。此人是象棋高手,方圆几十里(主要是机关干部)无对手。他一心想把我培养成象棋高手,编了口诀:车走直路炮翻山,马行斜日象飞田。卒子过河横竖走,士象不离老将军。可是他每次教我下棋时我都心不在焉,不是担心唐僧被妖怪吃掉,就是牵挂侦察员肖飞能否逃出日军的罗网。他看我实在不堪造就,叹了几回气后,只好放弃了。

      按常理说,有他这样一位睿智又疼我的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他山之玉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9-04-09 19:48)
标签:

情感

文化

历史

分类: 心情日记

花花(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贺德贵师兄课堂风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奇怪,我的文章竟然编辑一下就不存在了!

刚才想把三年前悼念师兄贺德贵的文章后面添加几张师兄生前上课的照片,于是用编辑功能,上传十张贺德贵师兄上课的照片,黑板上的板书是“名词活用为动词的十大规律”,丝毫没有什么敏感词。第一次点击保存时,系统显示繁忙。第二次点击保存时,系统竟然显示“文章不存在”。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历史

情感

文化

分类: 心情日记

北京科技大学隆重举行2019届春季研究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

单位(作者):北京科技大学学生工作部 | 来源:北京科技大学网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历史

文化

情感

分类: 赋彩课堂

妙趣横生的《世说新语》

(原标题为《世说新语:最坏的时代,最好的时代》)

2019-01-04 19:17文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2 12:55)
标签:

情感

分类: 心情日记
致自己——


老伙计休要想不开,
听我把话说明白。
你江郎才尽年纪迈,
焉能够妙笔生花有文采?
倘若是空房寂寞难忍耐,
也可以上上网来刷存在。
要记住江山代有才人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2 12:42)
标签:

情感

历史

分类: 流金岁月
肖火钳!

          突然想起儿童时,家住甘溪场,场上有一小女孩名叫肖红琴,其父是干部,有文化,故能给女儿取这么一个文雅的芳名。可是甘溪场上的男孩们绝大多数是放牛娃,不识字,懂不起,(我当时识字不多,也懂不起)放牛娃们都叫她“肖火钳”。那年月家家都烧柴火,火钳家家都有,跟碗和筷子一样常见。我也跟着叫她“肖火钳”,她也一直声喊声应。有一次她和她妈妈、弟弟在场上散步,我很自然地和她打招呼:“肖火钳!”肖妈妈笑了,纠正道:“毛,幺儿!她不叫肖火钳,她叫肖红琴。弟弟叫肖红宝。”我才知道一直把人家的名字叫错了。一晃50年过去了,肖妈妈如健在,应该年届八旬了,肖红琴也应该当上奶奶或外婆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