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篱下
篱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27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情感

分类: 篱下随笔

商店坐落在长途汽车站对面,蓝色门板靠在一旁的土墙上,中间隔了一条柏油马路。

二虎拉着我走进里面,掏出一毛钱,指着柜台角落摆的一溜口朝里开着的玻璃罐子说:“称一两冬瓜条……”

往出一边走他一边从纸包里抓出三四根冬瓜条往我手里塞,我连连推挡说:“太多了!太多了……”只捏了一根放进嘴里。二虎问:“好吃不?”我点点头,但心里再想回家在,对妈妈解释我回来晚的事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16 20:11)
标签:

文化

分类: 俗人小说

小时候,嘴很馋。又没钱买。只能看着别的同学吃东西,自己背过身去流口水。

其实自打上学那天起,我就是个好学生。刻苦读书,认真写作业,只是脑子笨点儿,从来也不讨好老师或抄袭同学作业。但在那个动荡的年代里,我还是逃过几回课。一次是一帮男生约好下渭河游泳,当时我只会狗刨,水性不高,想跟二虎学踩水和潜泳,就穿着家里自己缝的大裤衩子去了。那时候城市不大,出了校门就是菜地,穿过菜地就是公园,绕过公园我们一行就来到渭河大桥上。听爸爸说,这桥还是苏联老毛子给修的。为此全城老少爷们个个争先恐后地购买苏联花布,我爸爸也做了一件苏联花布短袖衬衫,去主持召开了一次车间轮班党支部委员扩大会议,另外还组织了一次在体育场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2-20 14:37)
标签:

文化

分类: 俗人小说
  现在想起来我当时怨恨是有道理的。
  当时,小胡子正躺在灯光球场冰冷的水泥地上,大概是冻得,嘴唇发紫。之后一个孩子,弯下腰,掀开盖在他脸上的包皮布,然后当着众人的面,掏出他的牛牛,冲着他紧绷着的脸嗤出一泡尿来。
  曾经对我神气十足的小胡子一动不动。
  这时一个戴袖章的大人跑过来,一把将还来不及系裤子的小孩甩到一边:“干什么?干什么?谁家的孩子这么野?”
  我这才看清,往小胡子脸上撒尿的是二虎。他家一共五个弟兄,号称五虎上将。二虎排行老二,五四年出生,连留两级,去年才分到我们班上。因为年龄大,个子高,没人敢惹,所以男生都怕他。可他对我还不错,下午总约我跟他一起逃课,还拿出从家里偷出的一块三毛钱领我到自由市场买腊羊头吃。一看见那色素染成的殷红殷红的肉皮,我就禁不住诱惑,发誓要跟他做好朋友了。
  巧在那个戴袖章的大人不偏不倚,正巧把二虎推倒在裁判席旁的水泥台下。我赶紧从水泥台上跳下,拉起二虎,帮他系裤腰带。那时候弟兄多的家庭男娃都买不起皮带。二虎和我一样,也系着一条很细的白钉带。那是纺织厂打包用的,比麻绳好看,但没有麻绳结实,尤其上课时,假如有男生调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8 14:10)
标签:

杂谈

公正先得治贪 治贪必须治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篱下随笔

    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王思潮告诉记者,本月月亮最圆时发生在正月十六(18日)下午4时36分,正验应一句俗语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刚刚从金芙蓉酒店提前回来,忙着提交稿件和照片。
  朋友是从海南回来过年的,两口子带着女儿、女婿。女婿是韩国人,我第一次见到,按说作为叔叔的,应该多坐一会儿,跟孩子多聊会儿,陪老友夫妻二人多喝几杯酒。酒是五粮液,老友说,飞机上只能带两瓶,一瓶韩国女婿说让给他带回韩国,另一瓶说要招待我和朋友们。
  但我还是匆匆喝了几杯酒就赶紧打车回到报社,继续我的工作。朋友夫妻二人直送到门口,连说不尽兴!我说,性格决定命运,我不像你当了局长,享受厅级待遇,在报社打工,就得老骥伏枥,无论白天黑夜的忙碌,否则明天碗里有没有一口稀粥还真不好说了。
  朋友唏嘘之后,表示了理解,便默默地握手,默默地告别。然后看着我一个人离开灯火辉煌的酒店,消失在车水马龙的夜色之中。
  现在,稿子总算都提交给了值班总编,我长出一口气,突然感到胸口发闷:为什么自己今天不能尽兴、不能与朋友把酒抒怀却要像赶场似的回到办公室费心费力干这些为别人缝制嫁衣的龌龊勾当呢?原因只有一个:人要生存,必须吃饭,我不能误了工作,叫领导给脸色看事小,坏了自己兢兢业业的名声那可就晚上睡觉都不踏实了。
  罢罢罢!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篱下随笔
立冬已经有些日子了。今年的冬天,似乎并不像预言家想象的那么温情脉脉,开始时,人们还沾沾自喜地敞开胸怀享受着暖融融的阳光,一夜之间,竟被那寒风卷起的遍地枯叶整得浑身哆嗦,牙齿打颤。
行走在山涧河道上的农民、挑夫,此时也许正摇摇晃晃,极力要找到一块能够避风的小屋,一堆可以点燃的干柴。
蜷缩在都市角落里的民工、乞丐,此时也许正左顾右盼,尽量想忘掉那句“心忧炭贱怨天寒”的诗人哀歌、千古绝唱。
骑着自行车、忘了戴手套的我,此时顶着寒风,望着枯叶飘零的人行道上穿风衣、戴口罩、缩着脖子、行色匆匆的路人,忽然间,耳边又似乎飘来一句天籁之音:“天冷了,快过来暖暖身子……”
那是三十年前一个寒冷的夜晚,还在农村插队的我,被生产队派往氮肥厂排队拉氨水,我当时虽然身穿一件厚厚的制服棉袄,但到了后半夜,北原上怒号的西北风一阵紧似一阵,吹得我嘴唇发紫,浑身发冷,四肢发麻,手脚冰凉。为了不至于冻僵,我不得不来回踱步,不得不反复哈气不停地搓手。就在我几乎快要失去知觉的一霎那间,从铁门内传达室里忽然透出一抹光亮、传出一句“天冷了,快过来暖暖身子……”的招呼声,使我在冬里,又看到了春天般的希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6 10:49)
标签:

杂谈

分类: 篱下随笔

今天,我要戏说网友了。

之所以戏说,理由很简单,因为我遇见几乎所有网友的网名都是虚拟的,即使写有个人资料,也要么会在紧要处来点“飞白”,要么会在注册栏里声东击西、指鹿为马。总之,人们把在实际生活中的种种戒备心理和互不信任,都在网上发挥到极致了。因此我说,这般“个人资料” 绝非“个人档案”,不仅不可信,而且简直是靠不住的。

那么,既然这么浅显的道理大家都懂,可网上却依然每时每刻都正在发生着令人不可思议的网恋故事。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我想,原因也许有这么几点:一是人们在激烈竞争的现实社会上如履薄冰,需要在虚拟空间恢复一点人的本性;二是人们在充满铜臭的物欲时代里缺乏激情,渴望在虚拟空间得到一点爱的补偿;三是人们在观念更新的历史变革中迷失自我,期望在虚拟空间换回一点真的记忆。于是,无论男的女的,美的丑的,大的小的,好的坏的,有脸没脸的,有钱没钱的,求学的,下岗的,打工的,街上闲浪的,待机关坐写字楼的,开家小店铺就自认为是大款的,都一窝蜂涌到了网上,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上网泡吧,嘻嘻哈哈,甚至还出现了因网恋“孟姜女千里殉情,哭倒了长城”的世纪童话,甚至还发生了因网恋自杀或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3 22:21)
标签:

情感

分类: 闲言碎语

新的一年,我比别人提前一天来到办公室,开始了新的工作和新的梦想。

傍晚,刚刚编了一些稿件,提交了几幅图片,电话铃响了。不用看就知道是谁在牵挂我、是谁打来的。此时此刻,也正是我最想念他的时刻。

一位朋友,无论男女,当你最寂寞的时候,他就出现在你面前,他便是你最值得珍惜、最值得信赖、最值得拥有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31 13:17)
标签:

文化

分类: 闲言碎语

2010最后一天——

我在网上浏览虎年。

成败得失喜忧参半,

攀登珠峰无功而返。

 

2010最后一天——

我在这里祈祷兔年。

大话不说小事要做,

风雨无阻自在云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