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琪聆
琪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08-12-13 16:37)
标签:

言情小说

情感

分类: 小说
南方的夏日总是阳光灿烂,太阳火辣辣地照耀着大地,照得老树的叶子绿得冒油。下班后,我和苏子倩、张凌、黄剑威一行四人踏着夕阳,踩着自行车,一路欢声笑语,你追我赶,好不得意。我们要一起到美丽的“鸳鸯春泛”看落日。

“鸳鸯春泛”是梧州一美景,古称“桂江春泛”,地处浔桂两江交流之汇。每年春夏之时,浔黄桂绿,界线分明,号称鸳鸯江,自古迄今,誉为奇观。鸳鸯江即桂江、浔江汇合后,桂江的清水与西江的浊流同时流动,一浊一清、一急一缓,泾渭分明,俗称鸳鸯江。

相传宋代大诗人苏东坡当年获赦路经梧州,适逢中秋之夜,泛舟于鸳鸯江,面对清浊江水不禁思绪万千,吟诗赞道:“我爱清流频击楫,鸳鸯秀水世无双。”鸳鸯江水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4 16:26)
标签:

随笔

杂谈

分类: 随笔
记得在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老师布置我们写我的理想作文题时,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我写的理想是做一名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教师。

教师一直伴随着我整个学生生涯,每天在课堂里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男男女女的教师,他们或高或矮,或胖或瘦,性格或活泼或文静,上课方式或幽默或呆板,在学生时代从我眼前路过的教师很多很多,有的教师留给我印象深刻,有的教师记忆模糊。最终让我放弃做教师这个职业的原因是因为目睹了教过我的老师后,从某些老师的所作所为,我发现老师这个职业并非我想像那样高尚那样神圣。尤其是记忆中在读初中的时候,某天,我们班的班主任居然对着全班同学的面,让我们班父母是中层的同学站起来,然后他面部的表情笑得很不自然,而且从那以后,很明显他对父母是中层的同学态度就是不一样,他的行为,让当时幼小的心灵的我多多少少对教师这个职业留下的阴影。从那以后,我的理想就发生了变化,不再去追寻教师这个职业。

80年代中期,我有机会在中学时期开办的科技兴趣小组中接触到了神秘的计算机语言,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4 16:25)
标签:

亲情

情感

分类: 亲情

每年清明前后,我们都习惯用扫墓的方式来拜祭先辈们。4月9日,星期天,我们去扫墓了。

早上,9点多,先生开着摩托车搭我和儿子来到婆婆家楼下,发现先生的哥已经开着一辆小车在楼下等我们。我们放好摩托车,走上小车坐好,等婆婆、嫂子、大姐、二姐、二姐的儿子来齐后,我们一行9人,带着上山扫墓用的祭品出发了。

车子很快开到埋葬家公骨灰的那座白云山脚下。我们下车后,因为山路难走,而且婆婆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婆婆留在车子旁拾树上掉下的木棉花。(听说木棉花有凉茶作用。)其他人一起沿着崎岖的山路向上爬,很快就到家公的墓地。

我没见过家公,只听家婆和先生说起过家公。家公生前是当官的,在我们市里万秀区做区长,虽然家公当官,但在我的记忆中家婆不像小说、报刊报道的当官的太太那样刁蛮、苛刻,家婆家也不像如今一些当官人家那样有钱,相反,家婆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退休前在某单位的卫生所做护士,很纯朴的一位女人。她和我说她甚至埋怨家公生前为了工作常常不在家,家里几乎都是她和她的妈妈在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情感

分类: 友情

如果不是4月5日中午,收到远在重庆的同桌芳发过来的短信,我几乎忘记了那天是我的生日。芳,谢谢你,在这世界上,还有你记得我的生日。

许多年了,我没有过生日的心情。每年都是芳提醒我,那天是我的生日。

印象最深的一次过生日是那年我和芳一起在武汉龟山度过的同一个生日。芳过的生日是农历,那年正巧4月5日是农历3月17日,也是芳的生日。那天我们携手爬龟山,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在龟山上吃的那些香喷喷的羊肉串还会忍不住咽口水。

年轻真好,一串小小的羊肉串,就会让当年天真无邪的我们快乐无比,还让我回味一生。


(2006年4月7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说

分类: 社会记实
前几天,我们部门领导黄某从上海出差回来,他还没来得及放好行李,就在我们办公室兴奋地给我们讲了一个他在上海奇遇的一段故事。

黄某在上海出差的某天晚上,正想躺下来,宾馆里的电话铃声就响起来了。

黄某拿起电话听到电话的另一端说:“老同学,你好。”

他一听到对方在电话那头叫自已为老同学还挺纳闷,心想,在他记忆中没有同学在上海工作,这到底是谁呀?然后他就自然而然地问:“你好,请问你是谁?”

对方故意神秘地说:“嘿嘿,老同学,你猜猜我是谁?”

黄某想了想,说了一个声音比较像对方声音的人选:“难道你是张某某?”

对方恭维地说:“呵呵,这么多年不见面,你还是这么好的记性,是的,我正是张某某。我也是来上海出差,今天中午在你住的宾馆门口看见你了,叫了你两声,你走得太快了,没听见。”

黄某说:“是吗?不过,你现在的声音和你以前的声音还是不完全象。”

对方说:“哦,是这样的,前两天我刚巧感冒发烧了,又是吃药,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随笔
窗外稀稀拉拉地下着春雨,我坐在电脑前发呆,脑海里突然想起以前在友联三十坛子里一米阳光写的文---------嫁给他我快乐吗?

一米阳光的贴触动了我的某根神经,我也在问自已,嫁给我的先生我快乐吗?

认识先生纯属偶然,很久很久以前的某天,他来我们单位推销自已开发的电脑软件时认识的。我一直以来都很欣赏有才华的男子,也许当时是被他那双充满智慧且善良的双眼所折服,从此以后我们就开始交往了。

和先生拍拖三年多后,我们就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开始了我们的婚姻生活。

结婚以后,才知道生活不是童话,生活是柴米油烟酱醋、锅碗瓢盆交响曲的平淡生活。

先生在他家里是排老幺,先生像许多老幺一样在他家里被所有的人宠着,结婚前他一点家务活都没做过,也从没有到菜市场上买过一次菜。

刚结婚的时候,我就想改造先生,让他学会煮饭炒菜。

于是,先生有了第一次下厨的历史,记得当时他手握锅铲,皱着眉头,不知所措。说实在的,他手握锅铲的站在厨房里的姿势远远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4 11:48)
标签:

育儿手记

育儿

分类: 育儿手记

 

我和我的先生都是电脑工作者,我们家的快6岁的儿子现在已经是一个十足的电脑迷。

儿子2岁那年,我们就让他上我家附近的幼儿园。在我的记忆中,有一段时间他从幼儿园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是打开电脑玩“锄大地”游戏,玩得还很上赢,几乎连喂饭的时间都是在电脑前进行的。当时就觉得有点不对劲,照这样下去,那还了得。于是,就开始限制他玩电脑的时间,规定每次只能玩半个小时。2岁的小孩还是比较听话,我只要陪他玩半个小时以后,就不继续陪他玩下去,他一个人玩觉得没有意思,自然而然就不玩了。渐渐地,他就没那么迷恋玩“锄大地”游戏了。

我们家的小孩子对新鲜的事物都比较好奇和好学,他看见我和他爸经常一边玩电脑一边听歌听音乐,他也想象我们这样一边玩电脑一边听歌。于是缠着我教他怎样用电脑放歌,我就开始教他正确使用播放器,他也聪明一教就会。我们还在网上下载了不少儿歌给他听,从那以后,他只要一打开电脑,先是用鼠标熟练地打开播放器放他喜欢的儿歌听,然后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亲情

情感

分类: 亲情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当我再一次阅读杜牧这首诗的时候,心情像春天的雨季一样潮湿,不由自主地想念起远在天国的外婆,不知道儿时印象最深的亲人外婆在天堂里是否也像我现在一样过着衣食无忧的快乐生活。

尽管外婆离开我已经有二十多个春秋,但她一直活在我的记忆深处,儿时的点点滴滴,总少不了外婆的影子。

外婆是典型的农家妇女,外公在我还没出生前就过早的去逝了,听说是在我们国家粮食困难时期被活活地饿死的。外公过逝后,我的外婆一直没有改嫁,独自一人把我的母亲和我的两个小姨三姐妹拉扯长大成人,直到她们全都出嫁了,自已也变老了,生病了,离开了我们。

小时候,我们家比较贫穷。当时,我和哥哥、弟弟都还比较年幼,母亲除了要参加生产队的劳动还要在家里做家务,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照顾我们。就把我寄养在外婆家。在我的印象中,我的大部分童年时光是在外婆家度过的。

在外婆家生活的日子里,我就像外婆怀里的宝贝一样,被宠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杂谈

分类: 随笔
今天我们领导召集全科人员聚集在一起,要我们评选出去年全年度全公司工作表现突出10多名先进人物。

唉,每年评先,我都觉得我们的评先工作有点像是应付任务一样。我们公司在职员工大概有700多人,大部分科室人员和分厂的一线工人以及分厂部分管理人员都不认识,他们叫什么名字我们都不知道,更别说他们去年工作是否表现出色,就更加不清楚了。而现在却要我们去评选他们当中一些人员为优秀人物,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这样的评先会公平吗?这肯定是显而易见的。

评选过程中,领导罗列了所有经营人员的经营业绩,设计人员设计和开发新产品的数量和质量,这些可以看得见的成绩,相比较而言评出来的优秀设计人员和经营人员还是比较公平。

可是那些我们不是很熟悉的管理人员和一线工人,既没有业绩报告也没有很有说服力的数字,让我们怎么评?唉,这是怎样的一种评先,评先呀评先,我真为你汗颜。

最后,我们的领导真是“精明”,直接把上年度的所谓的优秀人物直接填上去上报就完事了。

唉,我们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游记

分类: 游记

 

三月,正是杜鹃花绽放的季节,想想满山遍野都是美丽的杜鹃花,站在花丛中的人们笑嫣如花,一阵山风吹过来,吹落满地的花瓣,一定美极了。

想着白云山上美丽的风景,令热爱大自然的我蠢蠢欲动,于是约上同学玲一起去看杜鹃花。

2006年3月12日,星期天,早上10点多,我和儿子坐28路公交车来到白云山脚下,很快就找到玲和她的儿子小胖后,我们四个人一起携手爬白云山。

爬到半山腰后,一阵狂风吹过来,吹得树林里的树木东摇西摆,我紧紧地拉住儿子的小手,玲也拽紧了她的小胖子,我们继续往前走。

接着,天空下起了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4 11:03)
标签:

随笔

休闲

分类: 随笔

这是宝贝2006年3月8日送给我的画。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刚在网上看了一篇文章说当代不少女大学生、年轻女白领却不愿意被贴上“妇”的标签,即使在这个日子里可以得到诸多重视,她们还是不自觉地将自己排除在外,在面对礼物和祝福时,更是唯恐避之不及。文章的笔者在采访中发现,在今天这个节日里,年轻女性对“妇女”的称呼产生了微妙的抵制心理。

我是一位已婚女子,我并不讨厌过三八节,应该说是我有点喜欢三八这天。想想下午还不用上班,有半天时间休息,对我来说,真是太好了。因为我们单位现在订单多,任务重,每个星期都要上6天班,能多休息半天,对我来说是非常难得。昨天我就已经和隔壁的同事聂姐约好了,下午一起去逛街。

平时星期天,不是被儿子缠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