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小和
苏小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001
  • 关注人气:3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大卫王的武器,是一把竖琴。


​早几年浙江那边流行拆十字架,有的地方还拆教堂,理由当然很充分,违章建筑。我想起当时基督徒的抗争方式,一大群老老少少站在即将倒塌的教堂边上,手拉手大声唱赞美诗,房子轰然倒塌,人们流下难过的泪水。但哭归哭,并没有发生有人把汽油浇在自己身上一把大火烧死自己的事件,当然也没有出现有人拿着一把砍刀一通乱砍然后啸傲江湖的场景。

我没有嘲笑这些勇士的意思,人在完全绝望的时候,干出惊天动地的伟大事业,也是人的存在方式之一。

我想说的是,浙江那边拆十字架的事件,虽然全世界都关注,但竟然没有人以命去搏,人们竟然把歌声当成了武器,把祷告当成了盾牌。这实在是太超现实了

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满了隔膜与仇恨,充满了计谋与暴力,谁见过如此温婉优美的抵抗方式?这实在是太超现实了,超过了我们的习惯思维定势,超过了我们在大地上爬行的姿态。

是的,前不久,我在另一个场合,看到一个不满20岁的年轻人,有人对着他竖起中指,大声骂道,Fuck you ,但这个年轻人竟然微微一笑,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学科的意义上,我们的分类式的专业水准都偏低,距离人类平均值还有一点距离。

哲学没入门。哲学的基本问题是死亡问题,你连死亡都没有沉思过,你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哲学家呢?

伦理学没入门。伦理学的基本问题是被上帝“灌输”,你听见过上帝的话语吗,你认为上帝的话语临到你,就是对你的观念的灌输吗?如果你没有,你就是在用你后天由人所传承的伦理学观念思考问题,你没有把握一个超越了人性的伦理学观念秩序,如此有什么资格说自己理解伦理学呢?

科学到今天为止还属于山寨状态。科学是人承认自己无法完全理解上帝,转而退回到自己的理性世界之后所展开的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你承认自己无法完全理解上帝吗,你愿意退回到理性范围之内吗,如果你不愿意,或者根本就理解不了这样的问题意识,你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懂科学呢?

艺术属于瞎搞。艺术是情绪的,印象的,追问的,但真正的艺术,方法论也是科学的。你能理解西方古典音乐规整的结构,系统的和声,起承转合的叙事方式吗?如果你不懂,毫无疑问你已经把艺术理解为神经错乱综合症了。

政治学还没有开始。政治学的前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据说今天北京的pm2.5指数是222,心中一惊讶,忽然开始在大海的边上,一座安静的树林里,想念我大北京的雾霾了。

有一年夏天,记不清是哪一年了,大概是2009年吧,那个时候还没有pm2.5这个说法,我从邮局出来,鼻子里面奇痒,使劲往里吸了一下,觉得喉咙被堵住了,然后使劲咳了一声,一只大概半个鸡蛋大的物质,被我吐到手心里。我使劲捏了捏,还碾碎了仔细审视,发现这是一团类似于木乃伊的物质,或者像天空砸下来的陨石,各种细碎的东西混杂在一起,像干死的腊肉,又像长久不打扫的灰尘团子,想来想去,应该说更像一块早就枯死的泥土吧。

我吓得半死,百思不得其解,跑去问我的好朋友,他是一名医生,还是主内的老弟兄,他看了看说,可能就是鼻腔里长期堵塞形成的堆积物,如果这团物质自己不出来,而你又去医院做鼻腔扫描,医生肯定怀疑你得了肿瘤。

肿瘤看来是没有患上,但鼻炎从这个时候开始,就成了我的朋友。我的硕大的鼻子,一天到晚都被我挤得通红,餐巾纸的用量暴涨,垃圾桶里,全是我用过的纸巾,有时候我还把这些潮湿的纸巾放在我的写作桌的抽屉里,时间长了,发现这些纸巾已经干了,又忍不住拿出来,再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据说今天北京的pm2.5指数是222,心中一惊讶,忽然开始在大海的边上,一座安静的树林里,想念我大北京的雾霾了。

有一年夏天,记不清是哪一年了,大概是2009年吧,那个时候还没有pm2.5这个说法,我从邮局出来,鼻子里面奇痒,使劲往里吸了一下,觉得喉咙被堵住了,然后使劲咳了一声,一只大概半个鸡蛋大的物质,被我吐到手心里。我使劲捏了捏,还碾碎了仔细审视,发现这是一团类似于木乃伊的物质,或者像天空砸下来的陨石,各种细碎的东西混杂在一起,像干死的腊肉,又像长久不打扫的灰尘团子,想来想去,应该说更像一块早就枯死的泥土吧。

我吓得半死,百思不得其解,跑去问我的好朋友,他是一名医生,还是主内的老弟兄,他看了看说,可能就是鼻腔里长期堵塞形成的堆积物,如果这团物质自己不出来,而你又去医院做鼻腔扫描,医生肯定怀疑你得了肿瘤。

肿瘤看来是没有患上,但鼻炎从这个时候开始,就成了我的朋友。我的硕大的鼻子,一天到晚都被我挤得通红,餐巾纸的用量暴涨,垃圾桶里,全是我用过的纸巾,有时候我还把这些潮湿的纸巾放在我的写作桌的抽屉里,时间长了,发现这些纸巾已经干了,又忍不住拿出来,再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当我们讨论诱惑命题的时候,我们的目的不是要做圣人,不是倡导什么坐怀不乱,或者大公无私。诱惑作为一个人性命题进入到我们的讨论范畴,其目的只有一个:远离伪善,不要装君子,装圣人。与其在自己幽暗的人性上面涂上几层面膜,还不如大大方方认识自己的幽暗性,然后想办法让自己的人性秩序比较不坏。

从男人性欲的角度讨论人的行为,是一个不错的角度。有一个古典的案例,值得我们拿来辨析。

在《马太福音》5.28节,耶稣这样说,“但是我告诉你们,凡看见妇女动淫念的,这人在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

如何理解这句话,一直存在多种解释,但观察基督教发展史,一部分人似乎由此走向了禁欲主义的道路,一种封闭的修道院式的道德信仰方式得以兴起。好像一个男人只要永远不看见女人,性欲的诱惑问题就解决了。但人性的复杂性远远比这种简单回避的方法深刻得多。问题的症结在于,这种避世的方法从来都不能阻挠一个人内心的秩序。

按照康德对动机秩序的辨析,则我们可以谨慎地认为,无论一个人怎样把自己封闭起来,他的动机一直隐藏在他的心里。“内心的道德律令”,这是康德的名句,或许康德是在强调,必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因为没有纳入数学模型,主要呈现为经济学哲学的思辨态势,因而显得入门很容易。这种局面导致一大批没读过几本书的小混混,在那里闹腾,仿佛他们一夜之间找到了拯救自由市场的密码。

铅笔社那帮人,还有国内一帮靠奥派混日子的所谓经济学者,方法上最大的错误,是直接把人理解为动物属性,然后展开他们的自由经济思考。试图把作为动物的人纳入到自由市场的框架里。

这是一种邪恶,相比计划经济强行计算的反市场态势,铅笔社那帮文盲,诸如李自阳,还有那个句子也写不通顺的布尔飞沫,干的是反人类的事业。幸亏他们没有什么本事,折腾不了多大的风浪。

必须要解释清楚,这完全不是米塞斯和奥地利经济学派的意思。

我和很多国内山寨奥派的混子曾经讨论过他们的阅读问题,发现他们在阅读《人的行为》的时候,都是直接跳过前面几章。那是米塞斯对人性的深度思考,只有在这里,才体现出他的伟大思想。

简单看看米塞斯《人的行为》的前面五章的目录:

第一章 行为人

1.有意识的行为和动物反应

2.人类行为的先决条件

关于幸福

关于本能和冲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因为没有纳入数学模型,主要呈现为经济学哲学的思辨态势,因而显得入门很容易。这种局面导致一大批没读过几本书的小混混,在那里闹腾,仿佛他们一夜之间找到了拯救自由市场的密码。

铅笔社那帮人,还有国内一帮靠奥派混日子的所谓经济学者,方法上最大的错误,是直接把人理解为动物属性,然后展开他们的自由经济思考。试图把作为动物的人纳入到自由市场的框架里。

这是一种邪恶,相比计划经济强行计算的反市场态势,铅笔社那帮文盲,诸如李自阳,还有那个句子也写不通顺的布尔飞沫,干的是反人类的事业。幸亏他们没有什么本事,折腾不了多大的风浪。

必须要解释清楚,这完全不是米塞斯和奥地利经济学派的意思。

我和很多国内山寨奥派的混子曾经讨论过他们的阅读问题,发现他们在阅读《人的行为》的时候,都是直接跳过前面几章。那是米塞斯对人性的深度思考,只有在这里,才体现出他的伟大思想。

简单看看米塞斯《人的行为》的前面五章的目录:

第一章 行为人

1.有意识的行为和动物反应

2.人类行为的先决条件

关于幸福

关于本能和冲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提要:任何意义上的偶像崇拜,都是奴役之路]





(错误之一,奥运会闭幕式上的基督构图)


里约时间8月21日,里约奥运会迎来闭幕式,闭幕式现场演员们组成出基督像的图案,一时间让全世界的观众们热血沸腾。

但这却是一个错误。巴西这个国家,主要受到了欧陆天主教传统的影响,最典型的标志,就是那座矗立在巴西里约热内卢科科瓦多山上的基督雕像。也就是说,巴西人喜欢雕刻上帝的塑像,多年以来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但遗憾的是,这是一种错误的习惯。

必须有人指出这样的错误。

和美国的那座著名的自由女神雕塑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提要:从语言哲学的意义上,人类文明仿佛一夜之间突然降临,人类仿佛突然被赋予了一种伟大的想象力,这种想象力全部隐含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每个人都熟悉的语言里。]




(每个人都要变成孩子的样式)




不要以为人类多么聪明,在一些最基本的命题上,人类其实是没有答案的。比如人为什么会说话,而一棵树和一头猪却不会呢?当我提出这样的问题,估计很多人会觉得我吃饱了没事做,以至于提出了这些婴儿的问题。

是的,这是我要说出的观点。人类在一些基本的问题上充满了无知,比如雅斯贝尔斯提出轴心时代的命题以来,人们都相信,人类文明在大约公元前8世纪到公元前2世纪这一段时间内突然大面积涌现,而对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按:我自己动手翻译《传道书》,仅仅是为了逼着自己多理解一些,没有其他的目的。在《圣经》中,understand,是一个常常提到的词语,《约翰福音》1.5说,“The light shines in the darkness, but the darkness has not understood it。理解是如此重要,这是我毕生的功课。)

传道书 自译

1、         老师的话语,大卫的儿子,以色列的王。

2、         “毫无意义,毫无意义”,老师说,“绝对毫无意义,一切事物都毫无意义。”

3、         一个在太阳底下辛辛苦苦的人啊,他的全部劳作,获得了什么呢?

4、         一个时代来临了,一个时代又离开,然而大地却是永远的存留。

5、         太阳升起,太阳下落,她总是急匆匆地回到出发之所。

6、         风吹向南方,向北方转身,循环复循环,总是在她的路程之上。

7、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