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曹其真
曹其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5,684
  • 关注人气:2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5-07-05 13:39)

       全国政协十二届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于2015年6月15日到6月17日期间在北京召开。这次会议的主要议题是围绕【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三五” 规划】建言献策。在是次历时三天的会议中,张高丽副总理在开幕式中向全体政协常委作了有关【“十三五”规划】報告。在闭幕式前举办了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会第八次学习讲座。中国科学院院士谭铁牛应邀作了《人工智能的发展现状及展望》的讲座,并与常委们互动交流。

      全国政协俞正声主席在6日17日的是次闭幕会议上做了重要的讲话。俞正声主席指出“十三五” 时期是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战决胜阶段,制定好“十三五” 规划,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如期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意义非常重大。俞主席强调我们要认真学习贯彻习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坚持问题导向,紧密联系实际,深入研究“十三五” 时期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努力为“十三五” 规划制定提出更多适应时代要求、符合发展规律、反映人民意愿的意见建议。在讲话中,俞主席除了强调人民政协要认真学习贯彻中共中央关于统战政协的新部署新要求和深刻把握新形势下统一战线的法宝地位外,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8 09:02)

      日前,和一位朋友一起去了一家很久没有去的日本饭店吃晚饭。而当我步入餐厅那一刻,我想起了另外一位和我久未联系和见面的女朋友,所以在不知不觉中,环顾了餐厅的每一张桌子,心中希望能在此餐厅里捕捉到她的身影。

       由于在餐厅没有见到那位朋友而感到有些失望。因此在回家后,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虽然我们已有一年时间没有通话,但那天我凭脑中的记忆,成功地拨通了她家的电话。我对自己凭记忆还能拨通久未拨过的电话感到很高兴和自豪。其实在青少年的求学时期,我的近期记性特别好。当时只要我在课堂上专心听懂了老师的讲解,那么我基本上是不需要复习就能去考试的。对此,我内心一直感到洋洋得意并自以为比别人都聪明。

      但是在1965年返回香港定居不久后,我意识到了我自以为的骄傲是错误的。事关,有一次父亲带我去和他的朋友吃饭。在饭桌上,父亲的朋友们听说我在中学时期唸了六年的俄文,由于饭桌上谁也没有唸过俄文,因此父亲的朋友们都好奇地问我,在俄文中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朋友、老师……. 等等是怎么说的。当然这些单词我都在中学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0 08:36)

       日前在和一位和我同龄的朋友通电话时,他用很担忧的语气告诉我,他发现近日他的眼睛容易疲倦、他的视力也差了,而且他在白天上街时必须带上墨镜,否则的话他的双眼就会流泪不止。我的这位朋友对自己的健康状况特别关注,他对他身体上出现的任何不适都特别紧张和敏感。为了令他不为此而担忧,我安慰他说,他不用对此感到太紧张,到了我们这样的年龄,身上的各种器官出现衰退的现象是正常的、也是不足为奇的。因为我的情况和他也是相差无几的。他听了我的话后,用较为轻松的语气说:“原来你也有如此的情况?”。其实我的情况也确实是如此。现在我对光特别敏感,并常常会无法控制地流眼泪。不过,无论如何因为我安慰的话语,对朋友起了作用是令我感到特别高兴的。

       那晚临睡前,我和往日一样坐在床上阅读港澳报章。在当天的香港报章上读到一条令我内心非常震惊的消息。那则消息中有段文字特别引起了我的关注。它们是:
【英国一项调查指,随着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逐渐普及,有更多儿童对电子产品上瘾,导致执笔写字、堆砌积木等出现困难。不过无论成人或儿童,长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3 10:21)

       月前一位年轻议员邀请我与他共晋午餐。我和这位年轻朋友虽然认识但却不太熟悉。不过由于我喜欢结交年轻的朋友,所以除非我有特别的事情缠身而不能赴约外,我是一定会去赴约的。这位年轻的议员虽然任议员的时间不长,但是从他的言谈中,我能感觉到他的思维很敏捷、清晰,看问题也很客观、平和。最难能可贵的是他很专心研究目前正在立法会讨论的法律提案,并非常用心地学习不属他专业的法律知识和了解社情民意。那天见面时他向我透露了,他找我聊天的原因是,他希望向我请教怎样才能做一个服务市民的合格议员。

      和他聊天结束后,我在内心又一次埋怨自己在内心对年轻人持有偏见的不该。老实说长期以来,我对年轻人存在着偏见。我总认为随着时代的进步,现在的年轻人,绝大多数和我年轻时代的相比较,都生长在生活相对优越的环境中,因此他们一般都是吃不起苦、没有太大的社会责任感、并且一般都缺乏穷则思变的奋斗精神。

       但是每次和年轻人聊天和对话后,我都会觉得他们并非我想的那么糟糕,因此我内心会产生一份深深的歉疚感。在和他们接触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6 08:56)

     我在每个星期五下午或晚饭后回香港,并于每个星期日晚饭后或星期一午饭后回澳门的习惯,已维持了很多很多年。今年的5月11日星期一上午我打破了习惯,于上午赶回澳门和一位好朋友龚权旅居于美国的女儿共晋午餐。事关,龚权的女儿前一天来了澳门,但是却于那天下午4点钟就要飞回上海了。龚权是我在澳门相识的好朋友,可能我们都是移居澳门的上海人,所以在幼年、童年和青少年时受到的教育比较接近,因此在为人处世和待人接物方面持有很多相同的看法,因此特别谈得来。龚权为人特别仗义,所以每当我需要他帮忙的时候,他总是会竭尽全力地向我伸出友谊之手。我对他心存感恩,也因此在我的心目中,他犹如我的亲兄弟。长年来都总有很多亲戚、知心朋友和同事关心着我,所以虽然我过着独自一人的生活,但是我从来没有感到孤独和寂寞。为此我常常感恩上帝赐予我的快乐人生。
      母亲节后的第二天,也就是5月12日,我按例和澳门同济慈善会在澳门工作和学习的学生们吃午饭。过去两年多来,只要我在澳门,我一定会请在澳的学生们和我一起共晋午餐。因为他们逢星期二白天都没有课。而在吃完午餐后,除了已工作的学生外,我和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30 09:58)

      我在拿笔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2015年5月10日母亲节的早晨。今天我醒得比平时早,但醒来后我没有立刻起床,而是坐在床上将房间的电视机打开看新闻。不过我的眼睛虽然凝视着电视机的画面,耳朵也听着由电视机发出的声浪,但是我却心不在焉的对电视机发出的视频有视而不见、和对由电视机裡传出的声音有听而不闻的感觉。我的脑子中不断地出现着我的母亲在生前和我共度时的片片段段,在那一刻我知道我是在想念我的母亲了。
      吃完早餐后,我走进书房坐在书桌椅子上,并顺手打开电脑,预备查看邮箱中的来邮时,我看到了放在书桌玻璃下面的两张我父母亲都只有20来岁的、放大的照片。这两张照片虽然是70多年前照的,但是经过照相馆精心的翻拍,照片还是保留得非常好。凝视着年轻的双亲,我内心感到特别的骄傲,因为他们在照片中都显得非常的神气和漂亮。特别是看到母亲的照片时,心中更泛起了一阵阵对她的思念。母亲在世的时候,虽然也已有了母亲节这个节日,但是可能在当时社会上不像现在那么地重视母亲节,所以在我的印象中,我没有和母亲一起庆祝母亲节的记忆。在那一刻,我真心的希望母亲还在生,能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3 09:42)

       2015年5月3日的晚上10点钟左右,我收到一位朋友的微信说,前港澳办主任鲁平先生在那晚7点20分与世长辞了。收到这一消息,我心中不禁泛起一阵悲哀。鲁平主任生前最后一次和我见面时的音容也忽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和鲁平主任最后一次见面是2014年12月3日的早晨。我去出席由基本法推广委员会为庆祝澳门回归祖国15周年而举办的专题讲座。那天鲁平主任的精神爽朗。他和几年前我见到他的时候没有多大的区别,更不像是有病缠身。想不到的是事隔仅只短短5个月,他就与世长辞了。
     我虽不能算是鲁平主任的好朋友,但是我们可说是不打不相识的朋友。记得在起草基本法的过程中,我曾和鲁平主任争吵过很多次,有时甚至是争得面红耳赤,令在场的人感到特别的紧张。其实,我们之间的争吵完全不涉及国家、甚至个人的利益。而仅是对当时讨论的议题在看法上有些分岐所致。也因此,每当我们对问题的看法统一后,我们的争吵会事过境迁、而我们俩也会前嫌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16 08:28)

       澳门同济慈善会自我接掌至今已整整五年半了。在过去的五年半中,慈善会的各项工作也已从设计、摸索阶段逐渐进入了常规的状态。由于我们所有项目对每一位员工来说,都是陌生的和崭新的,所以目前我们的各项工作,离开“完善”和“完美”还是有很大距离的。其实,我也明白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是“完美”的。但是我心中还希望,我们的工作即使不可能“完美”,但至少也要做到接近“完美”。也为此,由于我的执着和追求完美,我将自己的作息时间安排得密密麻麻。随着工作负荷的不断增加,我每天都好像有想不尽的事情和做不完的工作。最近还有应接不暇和疲于奔命的感觉。

       每当我现在回想起,在离开澳门立法会主席位置前夕,我的内心存在着自己失业的恐惧感是十分可笑的。但也是因为当时真的以为自己是失业了,所以才会拼命地动脑筋开展澳门同济慈善会的工作。令我感到安慰的是,我们同济慈慈善会的规模虽然尚小,但是总算也有了小小的成绩。

       回想自己一生的工作,我充分地体会到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精力是不断地衰退的。过去在听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9 07:49)

       最近我将我微信上的头像换成了我和父亲于去年参加一次晚宴时的照片。近年来只有我和父亲兩人的合影的照片,可说是非常稀有的。这张合影也可说是绝无仅有的。因为我很喜欢这张照片,所以我早在和父亲合影后,就想上载到微信作为我的头像。但是心中一直犹豫不决。事关,在这张合影中我和父亲都照得非常自然,但美中不足的是在照片中,我的额头上贴着一块胶布。真的不出我所料,当我将我微信的头像更换后,不到10分钟就有好几个朋友发微信问我,我是怎么受伤的。

       其实我上载照片到微信之时,和我那次的受伤已隔了半年有多。我头上的伤痕也早已痊愈。那次受伤的原因是,在我和父亲合影的前一天的早晨大约七点钟左右,有一个朋友有很要紧的事情通知我,但是他在拨电话时疏忽了我和他居住的城市之间的时差。当我的电话铃响时,房间的窗帘还没打开,而我还处于半睡半醒状态。所以在朦胧间我伸手到床头柜摸索放在柜上的手机,而不慎把头撞在了床头柜的尖角上了。在撞到的那一刻,我并不觉得有疼痛的感觉,所以也没有在意。

      挂了电话后,我感到额头有一阵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月24日我到餐厅吃完早餐后,回到房间快速地将我的行李收拾好,并把放在枕头边上孩子们送给我的那张卡小心翼翼地放在我箱子的里边有拉链的袋子里。在离开房间前,我环顾了我非常熟悉的里斯本四季酒店房间中的一切摆饰,心里不禁涌起了一阵留恋和伤感的感觉。其实,在过去的很多年中,每当我到里斯本都会入住这家酒店,所以可以说对酒店里的一切都已十分熟悉,当然对酒店的客房就格外的熟悉。在我的印象中,这家酒店的房间多年来都一直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令我奇怪的是,以前我每次离开房间时都不会有近年来的留恋和伤感的感觉。

      在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房间本身虽然和我在四十多年来每次入住时几乎相同,但是我却由一个青年人变成了一个老年人。也因此现在每当我离开驻足的旅馆房间时,内心都会产生伤感。因为我在不自觉中,总会想到自己今后是否还能长途跋涉地来到这个国家。在最近的四年里,这种伤感尤为严重。因为和以往不同的是,现在我每年两次来里斯本都是为了和同济的孩子们共度周末。所以在里斯本度过的每一分和每一秒钟,对我都有非一般的意义。为此我现在在每次离开时,对我住过上百次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