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硕
王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0,902
  • 关注人气:2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邮箱
surewonder@163.com

分类
博文

很遗憾,这篇文章不是我写的,当然,如果是我写出了世界上最牛逼的美食文章,那么这个世界也挺遗憾的。

其实我原来计划每周六的时候,都写一篇与美食相关的文字,但是我也知道,我的计划总是被中断,我的新想法太多,喜新厌旧、薄情寡义。

那篇牛逼美食文章是阿城老师写的,在mono上看到这篇文章之后,推荐给许多朋友,没想到竟然有人不知道阿城。

那么好吧,做一个简单介绍,阿城最有名的作品是《棋王》,1984年写的。后来被香港导演严浩拍成了电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窦唯

这几天看许多人写窦唯,有新写的,还有被翻出来的陈年采访,还有一些是图说,基本上从黑豹时期的长发开始晒,一直晒到地铁谢顶,用一张张照片告诉人们,窦唯是怎么一步步变成健崔的。这当中有些文章看着挺难过的,基本上属于八卦记者隐退之后的良心发现之作。所以从上周六开始,我就琢磨着是不是写点儿什么,结果还没写呢,就先干了一件事特别难以形容的事儿,去平安里的福声花2000多买了窦唯的全套。其实窦唯出过的唱片我只是缺几张,比如《早春的雨伞》那几张,以及和他父亲合作的那张,但因为当中间隔太久,散落各处。所幸这次都给补齐了,放在眼前一边看着一边写,写起来心里觉得踏实。

我记得窦唯真正有意避开公众视线,是烧车那回,在2006年。他因为这事儿直接进了天桥派出所。但是没有被拘留,被烧车的那个人后来因为没有追究责任,很快就放出来了。

那件事发生在《新京报》位于虎坊桥永安路的老办公室。记得那几天,我们狂约《新京报》的朋友吃饭,在饭桌上都议论这件事,每个人的说法或多或少有一些出入,但有一点是肯定,窦唯是去找一个叫卓伟的人,卓伟当时在报社,但是领导出于保护下属的考虑,给他藏起来了,窦唯没找到,一气之下去旁边的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辞职

在路上

本来这篇文章是想写给VICE这周的专栏,但是他们的编辑非得要有故事的刺激的,那么好吧,这篇走心的留给自己留给你。

在我辞职之后开“易到”的这段时间,基本上每个乘客都会问我,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其他职业,我说我刚辞职,原先在《周末画报》上班,干了7年,做到了一个非常尴尬的职位。然后正好有这么一个机会,开车拉活儿,目的不在于拉活儿挣钱,而在于途中认识的人,聊过的天儿,这些能让我有一种在路上的感觉。于是毅然决然,辞了算了。

的确,“在路上”对我这一代人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名字,它是杰克·凯鲁亚克的一本小说,是麦田守望者乐队的一首歌。

对于那本书来说,杰克·凯鲁亚克写的并不是一个故事,而是莫名其妙的一股劲儿,如果非要用一句话形容这股劲儿,那么可以简而言之:“去你妈的,上路再说”。有了这股劲儿,主旨和线索就已经不再重要。

同样的一股劲儿,也出现在卡夫卡的《出门》当中。这是一首诗,或者是说一个散文,总之翻译成汉字之后只有250个字。这是一个根本就不是故事的故事,却比他的《城堡》写出了更多,也比《变形记》更加豁达,尤其是最后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汽车

易到

“如果你还没泡上这个姑娘,那就别约她去看《速度与激情》。”

这话是我说的,对一个从中关村上车的IT狗说的。

本来想讲那个移民中介的故事,但是他看了上一篇写外围的文章之后特意跟我说不要讲他的故事。因为他跟我说的都是大实话,要是把实话讲出来,他就没法把人骗到塞浦路斯了。

那么好,我们这次讲一个IT狗和他泡妞惨谈的失败案例。

那天是一个周五,晚上11点半左右,我正从那个长相如同攀岩墙壁的盘古七星(它这是叫“七星”,但不是国家酒店酒家协会评定的七星级酒店)往慈云寺桥开,准备收车回家,继续熬夜看史云梅耶的片子。路上忘了关司机客户端,结果就碰到这么一个单子,我一看是从中关村到白纸坊,估价88元,但是客人的出发地点距离我6公里,所以我觉得他不太可能叫我,但我还是手欠,点了接单。要知道,中关村是有名的狼窝,所有车都盘踞在新中关购物中心旁边的海淀黄庄地铁站,但是万万没想到,有那么多距离他只有100米的车,他竟然这么不长眼,偏偏选了我。

紧接着我给他打了电话,是为了确定人数。我猜那个时间从中关村打车的,不是刚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汽车

易到

别以为开辆跑车就好拉活儿。

这是我辞职之后的第一个礼拜的最深感触,或者说,这是我成为一名易到专车司机之后的第一个礼拜的最深感触。

所谓跑车并不贵,是一辆丰田86,白色的,车牌是京N·86AE9,为了追溯1983年的那辆丰田AE86,特意在车管所门口找号贩子卖的,一开始丫跟我要6000,后来跟丫砍到了2000块钱。

当时买这辆车的时候,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自己马上30岁了。我觉得到了这个年纪,对我来说才是真正的成人礼,生活应该有所转变,无论变好变坏。于是我想给自己的30岁买一个礼物。

LV和劳力士什么的没兴趣,相比之下,车是我喜欢的东西,于是我就拿着手里的10万块钱,去找了一个朋友,说你能不能借我20万。那个朋友平时关系就不错,每次聊天必交心,这些年,他有事儿没事儿的总是跟我说一句话,就是能不能帮到你。但是这些年我也一直没用这份儿人情,终于,在决定要给自己买一辆所谓Dream Car的时候,我跟朋友开口了。

当然,朋友很爽快,要不然我也没法做到第一天看车,第二天提车。据说这件事弄得4S店也挺慌张的,因为他们没见过这么痛快的客户。连试驾都没试,直接就买了。其实不是我不想,而是丰田86没有提供试驾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股票

博客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写了,这半年多的时间当中,我生活上发生了一些转变。期间写的东西不少,但是我还是觉得应该从这篇文章开始说起。这原本是我在坏蛋调频一期节目当中的节目介绍。

如果你有阅读障碍,还可以点击这个链接直接收听这篇文章的完整版


是的,我是王硕。我刚才试着用第三人称写了一个节目简介。但是写完之后,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儿,所以我还是用第一人称的方式,老老实实来说说这件事。


就在上周,我正式成了一名易到的专车司机,开着我的FT-86,在街边等着别人下单。与此同时,我辞掉了原来的工作。


这个决定有两个原因。


一个是两年前,第一次用易到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事儿挺有意思,以至于每次用易到的时候,都会问师傅,如何成为一名专车司机。


还有一个,要提到我的父亲,也就是王老爷子,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就是一名出租车司机。虽然没有子承父业的感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可以说,我是吃着炒肝儿长大的,从小到大,所谓北京小吃里吃的最多的就是炒肝。


我现在已经忘了最早吃的炒肝是在哪儿了,但应该是崇文门花市大街。拆迁盖新景家园之前,我奶奶家住那附近。好像每个周末我都要坐着23路公共汽车从虎坊桥到培新街,去我奶奶家。当然,我爸的目的好像不是看我奶奶,而是和他几个兄弟打麻将。


所以在我奶奶家没事儿干的时候,我和我哥哥弟弟就出来,拿着大人给的打游戏机的钱去吃炒肝儿。


关于这点,可能好多人不理解,当年大人最反对的就是孩子去游戏机厅,后来大人比较反对孩子去网吧,但我不知道当年我奶奶家那几个叔叔大大包括我爸是怎么想的,给我们钱的时候还特意嘱咐一句,去玩游戏机吧。


可能是家里教育都比较彪悍,怕孩子以后走入社会挨欺负,所以小时候先磨练磨练。因为你想,游戏机厅里面打架,都是孩子,动手都不会有多狠,不像长大之后步入社会……夜里两点钟急诊的时候,随便找个三甲医院看看,到处都飘扬着血色的浪漫。


因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8 13:50)
标签:

美食

北京小吃

关于豆汁的记忆




关于豆汁,我自己的记忆总是非常美好,别人夏天去饭馆吃饭,喝一碗绿豆汤解暑,我就去豆汁店,喝一碗豆汁解暑。因为其实二者的原理都是一样的,都是用豆子做的,只不过一个经过发酵,另外一个没有经过发酵。实际上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很多人在描述豆汁的时候,都说豆汁是检验一个人是不是老北京的一个标准。我倒不是这么觉得,如果用豆汁检验老北京人的话,那估计就没什么新北京人了,而且这个比例里面老龄化的程度应该挺高。我记得有一段时间住在潘家园,二环对面就是北京游乐园和龙潭湖公园,我有时候早上偶尔早起,7点多钟的时候,出去跑步,当然,二环边上跑步这件事现在看来挺危险的,呼吸道容易感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6 10:18)
标签:

美食

北京小吃

吐槽北京小吃



每次看到电视里提北京小吃这四个字的时候,我就觉得不是滋味。我实在觉得北京小吃在今天是没有辉煌的,和很多传统文化一样,在今天是一种没落的形态。因为所谓的北京小吃一直没有发展,一直都强调自己多么传统,这是特别不靠谱的一件事。我觉得在吃喝的世界当中,没有所谓正宗和传统,只有所谓的好吃和不好吃。而且我坚信,虽然现在说姚记炒肝做的跟屎一样,但我相信当年传统当中的炒肝的味道可能还不如今天的姚记。


因为小吃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或者说穷苦老百姓去享用的东西。就拿北京人吃的内脏下水来说,就和当年重庆码头工人在小米滩这个地方发现了火锅这种吃法一样,主要的材料都是内脏下水,因为当年的肉比肠子贵,所以那些为生活担忧发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27 17:04)


慕尼黑真的是没有自己的美食,但是不妨碍这座城市当中也冒出一两间米其林评星的餐厅。

 


 

我猜米其林评审餐厅的时候,标准也不是统一的,在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标准。因为这本手册并不是一本美食手册,而是一本旅行手册,主要是为了让别人开着装有米其林轮胎的车,在欧洲四处游荡,所以放在第一位的不是饭馆,而是地点。像马德里这样的旅游城市,一定会有几家餐厅当选,同时,像慕尼黑这样的旅游城市,也一定会有那么几家,纵然马德里的美食综合标准要远远高于慕尼黑,在马德里,被那些美食家唾弃的餐厅,可能都比慕尼黑被评星的餐厅好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