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04-26 12:25)

肉夹馍

 

离开家乡很多年,我才明白

我所钟爱的食物不过是

一些面和肉的结合物,比如

西安陋巷里的一碗羊肉泡馍

坐下来,在时间之外,慢慢地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24 12:56)

柚子树

 

我被借用的省新闻出版广电局隔壁

是新华社江西分社的院子

院子里,有几颗柚子树

这种树多用于观赏,并没有太大

食用价值,其中一棵挂满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24 09:11)

慢性咽炎


女儿出生的那一年

我得了慢性咽炎

刚开始以为是感冒

吃了很多药也不见效

时间久了,才知道是慢性咽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20 09:55)

给王子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6 09:57)

红谷中大道


从鼎峰中央下车后,再走三个红绿灯

才是怡园路口,左拐,是翠林支路

大概三百米后,路尽,右手边

就是我上班的地方,这是我每天

都要走的距离,用了一年多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1 17:17)

大河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0 12:28)

饮茶记


在内陆省的一张床上醒来

我看见了我的余生

并不辽阔,相反

在精确标注的版图上

我日渐缩小,缩成

一把紫砂泥抟作的壶

壶里一撮茶叶的肉身

一柱热水,我便急遽醒来

带着前世的风霜和雨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0 13:28)
矿工小史

1990年,我7岁
矿工是一个神秘的词
他们的行为举止
迥异于我们村里的人
亲戚中有当矿工的
总是昼伏夜出
像一个地下工作者

2003年,我20岁
当我在一本摄影杂志上
久久凝视老家的一个青年摄影师
镜头下的矿工肖像
矿工是一个庄重的词
他们的世界,泛着苍凉的灰
在黑白之间

2006年,我23岁
矿工是一个辛酸的词
自幼失怙失恃
只大我一岁的堂哥
也当了一名下井的矿工
靠着这份高风险,但收入尚可的工作
娶妻生子,安身立命

2018年,我35岁
当我作为一个写作者
走进老家的鲍店煤矿
和那些矿工兄弟并肩下到
五百多米的井下,蜗行摸索在
通往采煤面的长长的矿道
我们用头上的矿灯
彼此照亮的瞬间
矿工是一个温暖的词

那是母亲在每个冬天的早晨
生火做饭腾起的第一缕煤烟
那是关不住的一炉炭火
燃烧在华北平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8 08:58)

母亲和茶

 

母亲嗜茶,所以朋友们送我茶时

我总是笑纳,一是送给母亲

二是自己喝,大多时

还是把好茶寄给了母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6 09:42)

中午了

 

整个食堂都在咀嚼

那些牙口好的,牙口不好的

对着不锈钢餐盘,都发出

咬牙切齿的声音,和在恋人的牙床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