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6-03-30 00:05)

《孤岛---上海之诗》

        之四

 

       新村的下午

           孙昭晖


下午的新村  从浦东35路公交扬起的

烟尘开始  开水房冒着热气  

“花生、瓜子、香蕉”“鸡毛菜、蒜薹、” 

砸向马路牙子的根部  卖鱼佬滴水的裤裆下

残阳如血  飞舞的床单、悬挂的蕾丝内衣旁

肉铺老板用刀尖剔着牙缝

案板上有江南暮春的气息  他抹去嘴边的

猪油  换上一碗泡饭

一捆青菜背后  一堆土豆推搡着

一篮子新鲜的草鸡蛋  苍蝇萦绕着几个下班的工人  

淡蓝色的工衣上  混合着皮革的味道......

 

作为暮春的一个傍晚

我散步正经过这里  万家灯火的安置区外

高架上  轻轨一闪而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9 23:38)


《孤岛--海上之诗》
         三、

    减 法

      孙昭晖

 

减去云生其下的白发

波澜壮阔的赘肉  衔尾而行的

皱纹  减去懊恼的头皮屑  

呼出的怨气、不满

 

减去肉身的重 时光的轻  

人到中年的琐碎 不安  

减去体内的暗疾  江河日下的性欲  

以及无处安放的睡眠…… 

 

以便能有足够的轻与快  追赶“魔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孤岛--海上之诗》
         二、  

  

我已经够小心了……

     孙昭晖

 

我已经够小心的了  蜷曲胳膊

夹紧双腿  头靠近窗沿  目光深埋 

真的  我已经足够小心的打开

自己这个包袱  绷紧发梢上的

灰渍   工衣上酸臭的

汗味  满嘴的臭气

屏住呼吸  

真的,我已经足够小心

收起我的手机  剔掉牙渍

在地铁内  穿过吴语软侬

体内的暗流  真的,我再三的收紧

我的身体  把自己折进地铁票内

车厢小小的角落 

 

真的,我已经足够小心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情感



《孤岛--海上之诗》
         一、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孙昭晖

 

他压低生活的高度

吸食汽车的尾气、雾霾、“光气”

埋身横平竖直的铜管、 胡搅蛮缠的

电缆间   满手油污地

擒住生活  环球中心三十三层微弱的

脉搏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他质问自己

他像鼠类一样钻进城市的体内

吊顶、天花板、地下室  六年的光阴  

它们闪过金茂教堂般的尖顶

朱家角滴水的屋檐……

地铁、公交、轮渡、出租

偶尔出城的高铁飞机……

走过迷宫般的写字楼、别墅群、富人区

它们汇集在体内

有着异样的寒气


注:“光气”,制冷剂燃烧时产生的一种刺激性有毒气体,类似于一氧化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12 21:47)

四岁孩子眼中的春天



                                                                        兮兮,四岁涂鸦的作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11 20:32)

  

    我知道这就是春天了,从洒在身上的阳光可以感知。季节的转换跟心情一样,仿佛一夜之间就挣脱了某种束缚,一下子就轻松起来,生机与活力马上就回到了胸腔。

    生态广场开始有了三三两两的人群,漫步在阳光里,风里。我眺望着远处的群山,它们是不是也在苏醒呢?广场上的鸽群,仿佛受到某种感召似的,竞相扑棱棱地振翅高飞,一头扎入蓝天,一阵滑翔后,又一头撞入某片林荫。发出“咕咕”“咕咕”欢快的呼声,让我再一次领略春天的振呼,这让我更加确信春天已经在我们的身边了。

    阳光比眼神更加真实。枯黄的草坪间,已有了小草的萌动。无数只手搭在肩头,那一树一树光着膀子怒放的梅花,异香扑鼻,引得蜜蜂嗡嗡地飞来飞去,这是生命的跃动,仿佛无数只手舞在春天。溪沟里有了小鱼的踪迹,它们在水里无忧无虑地游来游去,不理会从它身边走过的人群,我无意去打搅它们,这是它们的世界。抬头,从高大的树荫下向上眺望,可以看到黄黄的叶片间,已经有了嫩嫩的芽苞,我知道它们在蓄积力量,年轻的力量,总有一天,它们会长成它们梦想的模样的,虽然要经历过无数的考验,但是风能感知,我也能感知,年轻的力量!

    同时,我也知道我只是个流浪的人,只是这个城市的过客。也许,对于这个城市而言,他永远也不会记住曾有这么一个人,将他疲惫的躯壳安放在他的怀抱?但是我永远会记住,在我的生命当中,曾有那么一个地方让我魂牵梦绕,因为他成为了我生命中一个永远的记号。

    太阳渐渐热了。已经到了流汗的时刻,我想,我也该找一个树荫来安放我的肉身了,让我的灵魂永远留给这春日的暖阳吧,在忧伤中学会期待,等到春暖花开的一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19 15:35)

           

 

                母亲手中的线
                是不是很长
                为什么悠悠上千年
                仍缝在游子的身上


                母亲手中的线
                是不是很长
                为什么远隔万水千山
                仍将乳名系于东方的月亮


                母亲手中的线
                是不是一缕一缕的阳光
                为什么一针一线里
                缝满了家的馨香


                母亲手中的线 
                是不是十五的月亮
                为什么在异乡
                总将流浪的歌儿反复歌唱


                风轻轻   草柔柔
                多少年来   母亲
                你手中的线
                缝瘦了多少寂寞的乡愁
                缝圆了多少缺了的月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11 13:37)
标签:

人文/历史

 

                        狂出一片真性情

 

     大凡狂人,都是至情至性的人。何谓狂人?其一,骨子里都有顺天意尽人事的狂妄。其二、有鲜明的个性,无论是固执、狷介、桀骜抑或刚强,不掩藏、不躲闪,为人胸襟阔大,光明磊落。其三、有真性情。不论是隐于朝时心怀天下,还是隐于林时采菊东篱,均能流露出其赤子之心。其四、有独立的人格,崇尚精神独立,心灵自由,往往是舍生取义,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子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老夫子,这个可爱的老头,一生为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而四处奔波,还自嘲自己为“丧家之犬”。有一次,孔子从卫国去陈国的途中,经过匡地时,被当地的老百姓错当成鲁国的阳虎而拘留了五天,他说:“文王既没,文在兹乎?”大意说周朝的礼仪法制、古代的文化不都在我这里吗?“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正如易经说所讲“自天佑之,吉,无不利。”由此可见,孔夫子也有不谦虚的时候。至于孟夫子,那真的是狂得忘乎所以,狂得近乎于偏执,一部《孟子》下来,触目皆是“天下万物皆备于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一类志大言大之言。

   “力拔山兮气盖世”,项羽不可谓不是大英雄。相貌堂堂,英气潇洒,战场上更是身先士卒以一当百,战功煌煌。《史记·项羽本纪》中载:秦始皇游会稽山时,项羽去看热闹。谁知项羽一看,便脱口而出:“彼可取而代也”,吓得项梁连忙捂住他的嘴巴,其率直鲁莽之气溢于言表。倒是陈胜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充满着挑战,因此有一种不认命不信邪的精神。

    “十五好剑术,偏千诸侯;三十成文章,历抵卿相;白虽身不满七尺,而心雄万夫,王公大臣许以义气……”李白的狂,是一种风度,一种侠骨仙气,一种气象,一种洒脱,一派天真。千古之下,令人拍案叫绝。相传,李白在京都的时候,唐玄宗叫乐工写了一首曲子,差人找李白来作词,而李白那时候正在酒馆喝酒,喝得醉醺醺的,后被带到宫中,酒还未醒,泼了李白一盆水之后,李白才酒醒,伏案准备写词,他觉得穿着靴子很不舒服,伸腿要宦官高力士跪下给他脱鞋,又要他给他捶脚磨墨。李白这种狂,狂出不畏强权,让人拍手称快,知识分子那种天真率直展露无余。更不用说他的“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一泻千里,也不说“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洒脱不羁,更不消说“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磅礴气势。更不用说“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的逍遥快活,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骨格奇高的仙气。

     如果说李白的狂,是一种仙骨的话,那么辛弃疾,则狂出了侠骨。辛弃疾是南宋最伟大的爱国词人,一生以英雄自许,也以英雄许人。读其词,须大坛烈酒,大块肉,执大牙板,唱“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22岁时,他聚众两千,加入济南人耿京的抗金部队,被任命为掌书纪。次年,他受耿京委派赴建康与南宋政权取得联系,在返回途中,得知耿京不幸被叛徒张安国杀害,遂率轻骑五十名突入金军大营,将张安国生擒缚于马上,送到建康处死。1168年,辛弃疾作《美芹十论》,后又作《九议》,渴望收复失地,统一中原,他那火一般的爱国情怀燃烧在他的胸腔,发出“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的呼喊,也有“廉颇尚能饭否?”的疑问。最能体现他的侠骨狂气的是“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也,知我者,二三子。”晚年的辛弃疾依然是气大声宏,狂傲之情溢于言表。

     中国现代知识分子当中,最狂的莫过于梁漱溟先生。一九四三年,梁漱溟先生从沦陷的香港只身突围,一路惊险,别人都为他捏一把汗为他的性命安危担忧,但他自己却非常自信。他说:“我相信我的安危自有天命,今天的我将可能完成一非常重大的使命。而且,没有第二人代得。从天命上讲,有一个今天的我,真的好不容易。我若死,天地将为之变色,历史将为之改辙,那是不可想象的,乃不会有的事!”梁漱溟的人格和学脉来自王学。在他那封写给他儿子的信中,他踌躇满志地写道:“孔孟之学,现在晦塞不明,没有人能够深窥其学说之真谛,此事除我之外,当世人无人能作。古人云: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此是我一生的使命。要等到《人心与人生》等三本书写成,我才可以死;而今后中国的大局以及建国的工作也正需要我,我更死不得”。梁漱溟先生数十年如一日坚持孔门心法“慎独”的修炼 “三省吾身”。不用说平时的言行,连自己隔夜做的梦都要认真加以检点。他是以“出为帝王师,处为万世师”的傲慢姿态出现在毛泽东的面前,爆发了那场有名的同毛泽东的当面顶撞,这是近代中国两位同样自认“承天命”的伟人之间的人格较量,一个代表政统,一个代表道统。他以这种传统古老的典型方式表达了自己对毛泽东对新政权的忠诚。儒家的狂透出的人格的真性情,道德的操守,特立独行的精神和“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的大丈夫气概,无疑是狂的最好注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