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_小僧_
_小僧_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486
  • 关注人气:4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稿约

短篇:6000字以内为宜

中篇:16000字左右(分两期连载)

24000字左右(分三期连载)

长篇:10~12万字为宜

 

 

近期推荐:

————————————

《我的书包丢了》(《儿童文学》上刊2013年10月号)

 

《听墙》(《儿童文学》下刊2013年11月号)

 

最近读的书
博文
标签:

杂谈

 

1

北极村位于黑龙江省漠河县,地处大兴安岭山脉北麓的七星山脚下、黑龙江上游南岸,与俄罗斯阿木尔州隔江相望,是中国最北的旅游风景区。

据当地村民介绍,北极村冬天最低气温可达零下50℃,旅游旺季为6、7、8、9四个月份。夏至(公历6月21或22日)可观赏极昼(白夜),整个夏天均有机会看到北极光——我抵达北极村的大前天(7月24日)就出现过北极光,而且我个人认为盛大璀璨的北极光是比流星雨还要神奇美丽的天文现象。

北京至漠河有飞机(漠河机场距县城9公里),中间在哈尔滨转机,单程票价1700元(未含机建、燃油、保险),在此不表,本文仅提供火车游心得体会。

 

2

选择火车去北极村,从北京出发,只能先到加格达奇。加格达奇是大兴安岭地区的首府,简称加区,地属内蒙古,行政管辖属黑龙江,是当年铁道兵开发大兴安岭创建的城市。

北京至加格达奇的火车卧铺票非常难买,我买的是1467次的红皮慢车硬座,有空调,票价179元,发车时间是2011年7月24日16:40(是的,就是我出发那一天出现了北极光!!!),抵达加格达奇是7月25日20:10,全程27.5个小时。需要提醒的是,务必把加格达奇到北京的回程票在北京提前买好,我买的是1468次列车,票价依然179元。

出了加格达奇火车站,我马上就去售票厅买了第二天早上9:50(也有更早一班的)开往漠河的K7041次列车,票价70元,到达漠河时间约为19:50,全程10个小时。

加格达奇火车站前面的十字路口有几家看起来蛮正规的宾馆,我选择的是金利宾馆(哈尔滨火车站的广场前面也有一个金利,难道是连锁?),120元的标间,可洗热水澡,可上网,干净、舒适。也有100元的标间,只是不能上网。(当时我想和旁边一个登记的男生商量合住的,一看他的身份证是1990年出生的,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有代沟!)如果是两个人结伴旅行,每人一晚上五六十,挺划算的。需要提醒的是,房间里的网络如果链不上去,重启一下就OK了。

金利宾馆门口那条道往上(北)走,第一个十字路口右转有工商银行,第二个十字路口右转走约300米就是商业区,步行街上有一家新开业的“包天下”韩国快餐店。火车站马路对面有几家饭馆,早晚餐可以在那里就近解决。

加格达奇这个城市可以选择回程的时候游览,在此先不表。

 

3

抵达漠河的时间约晚上8:00,出站之后有直接开往北极村的车(是出租车还是班车我就不晓得了),如果不想在漠河住一晚,价钱又合理的话,可以直接前往北极村,全程约90分钟。需要提醒的是有一段路正在施工,不好走,最好选择白天出行。

出漠河火车站之后一定要记得先去售票厅把漠河至加格达奇的回程票提前买好。这次很幸运,我买到了2668次的卧铺票,票价73元,这是一趟慢车,晚上9:50发车,第二天早上7:50到达加格达奇。前面还有一趟快车,也是晚上发车,但基本买不到卧铺票,所以在慢车上睡一觉总比在快车上坐一夜要好,而且票价也很便宜。

漠河县城很小,打车5块钱想去哪里去哪里(除了火车站和飞机场)。建议直接打车到中国人民银行下车,那里是漠河县城的主街道,附近有很多宾馆可供选择。我住的是北极假日宾馆,标间是100元(这是讲价的结果,他会朝你要120),可洗澡,但不可上网。附近还有一家北星宾馆,有带电脑的普间,一张大双人床的是40元、两张单人床的是60元,不能洗澡,网速超级慢,键盘的按键还不好使,但从北极村回来白天可以花那么几十块钱在普间里放一下行李、休息一下。

 

4

漠河开往北极村最早的一趟班车是早上8:40的,直接在客运站买票,票价25元,可以花5块钱打车到客运站,也可以沿着漠河主街道往西走到头(西山公园?反正走到头有绿化出来的大大的“中国漠河”四个字),然后左转(北)走300米,路东就是客运站。打车3分钟,走路也就不到20分钟吧。

需要提醒的是,班车途径火车站会停下来接人,如果你忘了买漠河到加格达奇的火车票,可以趁这个机会跟车上的售票员说一声去买票。

如果不出意外(我坐的那趟车就因为司机没带行驶证跟警察叔叔纠缠了好久),上午10点多能到北极村口。整个北极村是一个大的景区,需在村口买票,票价60元。票上有景区示意图,重要景点在示意图上都有标识,还可以根据示意图大致掌握北极村的整体规划。

进村之后最要紧的事情当然就是落实住的地方。北极村到处都是家庭旅馆,有二星级的,有三星级的(铭牌是当地有关部门颁发的,跟星级宾馆不是一个概念),我听到过的最低价位是60元的,可多问几家,比较后再做选择。

我住的家庭旅馆叫“北游家园”,男主人是乡卫生院的医生(齐齐哈尔医学院毕业的哦),姓牛,女主人是北极乡中心学校的教导主任(居然是齐大的校友!!!),姓张。家里有个大娘和大爷,人都挺好的。我住的是标间,可洗热水澡,不能上网,一天100元。我一日三餐都是和主人家一起吃的,伙食费一天是60元(因为主人会为你做当地的特色江鱼吃,这道菜在饭店里卖挺贵的),因为我是一个人,主人之前说好是30元,结果我饭量太小了,最后伙食费人家干脆就没收(……)。

住宿问题解决了就该吃午饭了,吃完饭估计也没心思休息了,直接出去得瑟吧!

 

5

村子里有个主干道,街道的尽头(最北边)是七星广场,广场上有观光车,只需20块钱就可以想去哪里去哪里,路上看到观光车招一招手它就停下来(前提是车上还有空位子),时限是24小时以内,比如今天下午3:26到明天下午3:26。

因为是第一天下午开始游览嘛,所以建议大家先去村子东面的“极北哨所”,也就是站在大铁门外瞅一瞅,不让进。途中会经过民族风情园,回来的时候可以在那里下车(记得要下调度的电话,随时让他派车来接你),进去好好走走——这个园子深得我心,尤其是那片樟子松树林,微风入林,树叶沙沙作响,真的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年轻的合唱!

风情园里有一个俄罗斯风情的酒吧,每晚有两场演出,分别是晚上6:00—8:00,9:00—10:00。我那天下午路过的时候听见有人在里面K歌,是一首很老很老的很爷们的歌,于是就很想晚上来看看,可因为是一个人,又是晚上,怕出乱子,所以没有成行——这也是我这次北极村之行唯一的遗憾,下次若能和好友同游,一定弥补。所以,想去就不要错过!

园子里还有一些原木制的椅子,午后带一本迟子建的书去读,爽歪歪了!

为什么是迟子建的书呢?可能有些朋友还不知道,当代著名作家一次茅盾文学奖三次鲁迅文学奖得主迟子建女士就是在北极村度过她的一段童年时光的。她的成名作《北极村童话》(中篇小说)如梦如幻,将中国边陲的这个临江小镇推到了世人面前,就像福克纳让世人知道了美国的那个邮票大小的南方小镇一样。多年来,迟子建的创作一直深深扎根东北、扎根黑龙江、扎根哈尔滨、扎根她的小小的北极村,在当代文坛形成了一片独特而梦幻的风景。

这次我带的是她的一本很旧的小说集《秧歌》,在火车上重温了那篇《向着白夜旅行》。如果你实在没时间事先去做更多的功课,那你去之前一定要读一读《北极村童话》和《向着白夜旅行》,如果还有时间,优先推荐《原始风景》和《观慧记》,都是中篇小说,不是太长。你读了,然后你去了,你就知道那是怎样一种美妙的旅行了……

 

6

逛完风情园,如果时间还富余,可以坐着观光车往村子西边的北极沙洲转转,先踩踩点,熟悉一下景点的位置,第二天可以再慢慢逛。

最主要的任务当然是去“找北”啦,具体怎么找,我就不剧透了。既然是你自己选择了这一次的旅程,找到北,找回丢失的那个自己,还是自个儿去完成吧。

要提醒的是第二天早上,一定要起早去最北邮局给亲朋好友寄明信片。白天邮局里人会很多,而一大早则很安静,一个人在那里写点明信片还是蛮有意思的。普通的明信片一套32元,共12张。最好挂个号,以免丢失。挂号费3元。

寄完明信片就可以好好逛逛北极点那边的风景区了,反正有一个白天的时间,随你安排。

还有江边一定是要去的,另一边就是俄罗斯,白天可以拿望远镜侦查对岸的“敌情”——有人说可以看到老毛子洗澡,为毛我只看到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傍晚,江边的七星广场也可以去散散步,但是千万要记得在身上涂满蚊不叮!

总的来说,我觉得在北极村待两天足够了,如果早上你不去爬七星山和帽儿山的话。

 

7

我是第三天早上(7月29日)从北极村回漠河县城的。班车最早是早上6:00,最晚是下午4:20,中午12:00还有一趟。

因为漠河到加格达奇的火车是晚上的,所以白天我都在漠河县城里逛了。漠河县址在西林吉镇,不是很大。打车5块钱。

我先是打车去了松苑(到了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很罪恶,超近的!),1987年“五·六”大火,整个漠河县城都被火焰吞噬了,只有厕所、学校,和松苑这片原始森林安然无恙——至今仍然是个未解之谜。松苑也不是很大,以樟子松和落叶松为主,让我想起民族风情园里那片叫“听松”的林子。

松苑北边是“五·六”火灾纪念馆,门票十元,努力还原和重现了当年火烧大兴安岭的情景,值得一去。

再北边是当地的部队,通往部队的那条路上有一家“阳光洗浴”,如果没地方洗澡可以去那里。票价忘了……

说实话,漠河县城挺小的,没啥逛头,后来我买了一大堆水果,就宅在宾馆的房间里上网、睡觉、吃东西,等着晚上去火车站。

 

8

前面说了,我坐的是慢车卧铺回的加格达奇,第二天早上7:50到的。吃完早饭是8:30那个样子,离12:30发车还有4个小时,我就把行李寄存在火车站打车去了北山森林公园。打车费6元。

公园是免费的,有东门和西门(因为山很长,两者相距甚远),我貌似是从西门进去的。

之前在网上看攻略,说出租司机反复提醒游人不要走得太深,小心被熊抓破脸,所以我最担心遇到熊瞎子,况且那天还下着雨,上山的人很少,我一个走在原始森林里。

我是从半道上下的山,走着走着就来到了盘山公路的水泥道上,再走着走着居然就到了火车站,真是不可思议——所以我估计加格达奇这个城市也不是很大。

 

9

最后需要再次强调的是,别忘了带望远镜、驱蚊水、薄外套(空调车冷)、拖鞋(长时间坐火车穿拖鞋比较舒服,腿脚不容易水肿)以及迟子建的小说——这一点尤其重要。

杂七杂八,连路费带吃住,这次北极村之行只花了921元,很经济吧?把坐飞机的钱省下来,再加个500就可以飞香港了……

                                                                            2011-08-05 10:16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夏有志回来了

    ——对话夏有志

 

    “夏有志又回来了!”这是我看到长篇小说《七个人的偶遇》(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后的第一反应。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儿童文学界,“夏有志”是一个响亮的名字。然而,很长时间以来,“夏有志”消失了。这位已经73岁的儿童文学作家有着太多太多的故事。回归文学的夏有志,有什么话想说呢?

 

  孙玉虎:在正式开始文学创作之前,您都做了哪些准备?

  夏有志:说句实话,开始我的准备是不够的,我是后边儿拼了命往里面加。我当时对儿童文学的评价,和成人文学比,就好比跳高,成人文学我认为横竿在一米九,儿童文学我当时认为是一米六。为什么呢?当时我在北京图书馆,把所有的《儿童文学》《儿童世界》《少年文艺》看完了以后,就包括当时一些著名的作家作品,我一看,比起成人文学来,水平还有差距。

  后来在儿童小说创作上开始慢慢入门,一个是参加《儿童文学》办的那个讲习班,一个是时任上海《少年文艺》主编的任大霖送给我的两本黑皮书《外国儿童小说集》,上下两册,我才知道什么是儿童文学。你看日本人写的那个马,还有一个孩子为了看一场演出拼了命地干活,等演出正式开始,居然累得睡着了,跟我过去所知道的中国的儿童文学不一样。

 

  孙玉虎:您刚才谈到自己对儿童文学认识的一个转变,其实当下依然有很多人认为儿童文学是小儿科,甚至有的人认为童话就是儿童文学的代名词,您是怎么看待这种现象的呢?

  夏有志:我是这么想的,首先,对于那些已经写得不错的、已经成名的儿童文学作家,我以为他们能够成为更好的大家,应该更勤奋地、更执著地写出真正的杰作,让人一看这作品会说——哎,真的没治了!你比方说伊朗的电影《小鞋子》,很简单很简单,但是看一遍感动一遍,真正好的东西就是这样的,没有一个成人说这片子不好。儿童文学绝对不是小文学,绝对不是耍小心眼儿,它应该是大智慧,是大美。我的作品可能不够新,但是我追求的是大。

 

  孙玉虎:您是说我们中国还没有出这么一部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的作品,是吗?

  夏有志:对。也可能在我们有生之年这东西没弄出来,但是我们首先得往这儿走。我们北京市的所有诗人一起开会,大家都说诗,我说我不写诗,但是我读诗,我说我最近看了两首诗,我国台湾地区的儿童诗,一个叫《鸡蛋》:不是球也要滚,啊,破了!太阳流出来了!我说这首诗,你们有吗?第二首是《捉鱼》:我们去捉鱼,河里没有鱼,我们变作鱼,大家捉来捉去。我说这种乐观主义,这种童趣,你们有吗?我想起儿童诗人任溶溶,他这个人也是性情中人,我们在成都开笔会,当时大家都有饭嘛,他却每天要空出一顿饭来,说我今天不吃,我要上外面吃去,我吃完之后给《新民晚报》写一个连载——《成都小吃》,我这顿饭钱也有了。这个人有意思,作为一个作家应该有点儿“各色”,与众不同。

 

  孙玉虎:您是学油画出身的,绘画对您的文学创作有什么样的影响?

  夏有志:好多东西不能量化,就是说它到底具体给你什么了,所以我就想,我的恩师吴冠中先生给我的更多的是一种他对艺术的激情。你比方说我们第一次画裸体,他就说这裸体身上有音乐感,有建筑美,而且讲的时候头发都奓起来了,很有激情,很虔诚。有的时候在我写作时,这节奏写着写着就不对了,太紧了,要放松点儿,缓一点儿。

 

  孙玉虎:您的最新长篇小说《七个人的偶遇》挑起了很多人的阅读期待,这部作品跟您以往的创作有什么联系?

  夏有志:当时我就想,当前的儿童问题,一个吸毒,一个抑郁,一个被拐骗,这几个儿童题材,我对哪个最有兴趣?但我说这话不是一天两天啊,就是脑子里经常碰、碰、碰。那天忽然看到抑郁症,一个电视短片,很短,那些孩子都是一晃而过。很多好作品就是由新闻稿的几行字引发的灵感,我就想写这个。

  你要说它跟电影剧本有关系,大概我写的时候是无心之中想的,但是一场戏一场戏我都让它出人意料,你以为是这样,不对,是那么着,到那一节快完了之后,不对,又那么着,绝对让你想不到。所以有的时候我写的小说,责编问我您写的是什么呀?我不告诉你,让你先看。如果我这个蒙不了你,你看开头就知道结尾了,那我就不要给你了。

 

  孙玉虎:您的作品多数是以精巧的构思取胜,这和您做编剧有关系吗?

  夏有志:当我一开始爱上文学以后,我对技巧的痴迷,远远甚过内容,我的好多小说是先有激动人心的构思,哎哟,拿什么往里搁呢?包括给《儿童文学》的第一篇小说《大风降温》,那你看不出来吗?就是欧·亨利的痕迹,就是说学生想给老师糊窗户,去了看到老师正给他们糊窗户呢。我写小说,最令我激动的还不是内容,到现在为止也是这样。

  电影剧本必须是一个悬念扣着一个悬念,AB的矛盾结束了,C就埋在里头了,C的矛盾还没解决完,又一个矛盾就搁在那儿了,所以我写《七个人的偶遇》,绝对是一个悬念跟着一个悬念走,看似平常的事儿,但是有悬念在那儿搁着。电影剧本要是没悬念了,人家就不看了,睡觉了。小说也是如此。

 

  孙玉虎:《七个人的偶遇》的叙述语言可谓京腔京韵十足,可以说这也是您小说创作的一大特色,称得上是“京味小说”。

  夏有志:过去有人说过我的语言幽默啊,诙谐啊什么的,但是“京味小说”是你第一个说的,我同意。这个“京味小说”又不能是老京味,北京很老的话,我基本不用,语言是发展的,也是不断变化的,太老的语言也不行。我从小就在街巷市井中长大,菜市啦,自由市场啦,小戏园子啦,说书场啦,耳濡目染,无形之中这种语言就在心里了。再一个是我的街坊,还有我母亲,她虽然是东北人,但是她说一口京片子,又夹杂了好多东北话。刚写儿童文学一两年吧,我发现了老舍的《小坡的生日》,忽然就勾起了我对北京话的喜欢了,但是呢,这是新京味,又不能太老,让小读者看不懂。所以曹文轩有时候就特羡慕我,他说你这个话它明明白白不是普通话,但是全国人民就认了。梅子涵也跟我说过,说我们上海有好多话挺好的,挺有意思的,但是全国人民不认。那我说我就占点儿便宜,虽然它不符合语言的规范,但是全国人民认了,既然认了,我就那继续使了。其实这是一种对生活的喜爱,你在生活中老咂摸着,哎,这句话这么说有意思——可能别的行业的人不管这个,但你是搞写作的,语言就是你的工具,作画,语言就是你的油彩,你要红的黄的蓝的绿的,你调啊,所以我天生有一种别人一说完话我就咂摸咂摸滋味儿的习惯。

 

  孙玉虎:您心目中的好小说是什么样的?

  夏有志:也许我写的时间比较长了,我觉得成熟了,应该出东西了。“东西”都是什么呢?一是要出好故事,但这是层次比较低的,你没故事,这小说,特别是长篇,不行。第二是出人物,有的人小说写得一般,但人物写得特别招人喜欢,这层次又高一点儿了。但是还不行,第三是要出味道,有的时候好东西看完了以后说不出来它的滋味,真正的好东西不像语文课上说的那样通过什么表达了什么,它是很难说得清的。真正的小说家他知道小说藏在哪儿,或者别人还没怎么明白呢,忽然他就悟到了。同样一件事,你可能还没什么感觉,他就觉得这是一部小说。一部小说写到后来,有的时候是一个故事,有的时候是一个人物,有的时候就是想表达这么一种东西,有的时候好像是想揭露什么。

 

  孙玉虎:那您认为儿童文学能给孩子展现一个真实的人生吗?

  夏有志:每个人看法不一样,但我还是希望有点儿温情,有点儿诗意,即便伤感了,有了伤口了,我还得给他裹上纱布,尽管别人会说你们儿童文学不够深刻啦之类的,但我还是希望能给它一个光明的尾巴,就是一个比较圆满的结局。为什么?今天没有的,明天,我期待着,因为有希望。我们写小说不能让孩子看完了以后想自杀。

  但我总觉得我们现在有些东西有点儿回到了《雾都孤儿》那个时代写的那样了,好像这个社会有点儿像那个样子了,全给孩子很甜蜜的东西,什么都是好的,不行。但是我又不同意像成人文学那样写完、看完之后,骂一通——孩子的心灵毕竟还是柔软的。

 



《七个人的偶遇》,夏有志著,定价18元,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2012年1月版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