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默轩
默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2,615
  • 关注人气:4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公告
陌上行歌日正长,吴蚕捉绩麦登场。兰亭酒美逢人醉,花坞茶新满市香。
博文
      《茶董译注》(中国书店,2018)译注多误,作为古籍整理成果,可以说是一个失败的案例。
      〇第47页,苏轼《水调歌头已过几番雨》上下片分别用引号括起,与常例不合,没有必要。
      第48页译文将苏词“老龙团,真凤髓,点将来。”译为:“将精品茗茶龙团、凤髓都一一取来。”“点”是“点茶”的点,不可译为“取”。
      〇第49页王禹偁《过陆羽茶井》:“甃石苔封百尺深,试令尝味少知音。惟馀夜半泉中月,留得先生一片心。”译为:“把茶叶贮藏在陶瓷器中并且紧紧密封起来,想要打开时,却很难找到和自己一样懂茶惜茶的知音一起品尝。只能看着半夜时倒映在水中的明月,和陆羽兄台分享对茶的情思了。”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茶董译注》第46页《茶董》下“鸦山鸟嘴”条:郑谷,字若愚。《峡中煎茶》诗:“簇簇新芽摘露光,小红园里火煎尝。 吴僧漫说鸦山好,蜀叟休夸鸟嘴香。 合座半瓯轻泛绿,开缄数片浅含黄。 鹿门病家不归去,酒渴更知春味长。”
      译文:郑谷字若愚。他的《峡中煎茶》诗中说道:“采摘一簇簇带着露珠的嫩茶叶,让丫头在园林中烧火煎茶品尝。不理会吴地僧人夸耀他们的鸦山茶,也不羡慕蜀地的老叟显摆他们的鸟嘴茶。开启贮藏的茶叶,有的茶叶已经些微发黄,但是保证硬要前来品茶的客人,每个人茶杯里的茶叶都新鲜、保质。家住在鹿门山的客人,沉溺于我这里的茶水都不愿意回家了。喝酒或者口渴时,更能体味到茶味的淡远悠长。”
      郑谷字守愚,《茶董》“若愚”之说误也。《唐音统签》七一五(7-211页)、《全唐诗》六七四、《唐才子传》卷九、《郡斋读书志》四、《直斋书录解题》十九等皆云“守愚”。方健《中国茶书全集校证》第2册《茶董》第1084页校改“若愚”为“守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茶董译注》43页《茶董》下《义兴上万两》条:御史大夫李栖筠,字贞一。按义兴,山僧有献佳茗者,会客尝之。芬香甘辣冠于他境,以为可荐于上,始进茶万两。
      译文:御史大夫李栖筠,字贞一。他在巡查义兴时,山中有一位僧人送给他上好的茶叶。(下略)
      从译文看,译注者将“按”义兴,理解为巡查义兴,而且理解为李栖筠在御史大夫任上的事,就是说,李栖筠以御史大夫身份巡查义兴。
      义兴,县名,隋开皇改阳羡置,属常州,县治在原义兴郡郡城(今江苏宜兴市),北宋避太宗赵光义讳改义兴为宜兴,沿用至今。
      李栖筠是李德裕的祖父,传见《新唐书》卷一四六(第4735-4737页)。据《栖筠传》等记载,李栖筠先任常州刺史、苏州刺史,后任御史大夫。据郁贤皓《唐代刺史全编》、两《唐书》等,李栖筠任常州刺史在永泰元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2 00:13)
      友人以《茶董译注》(明夏树芳辑,明陈继儒补正;李超、卿至译注,中国书店,2018,李湛军主编《古代雅趣文化丛书》)相赠,翻阅时曾记有三疑,今录入并上传。
      〇第15页《姓余甘氏》条:陶毂爱其新奇。
      同页译文:陶毂喜爱这句诗的别出心裁。
      按,“陶毂”字误,应作“陶穀”,今简体字作“陶谷”。陶穀传见《宋史》二六九(第9235页)。穀字秀实,其字与名相应,断然不会作“毂”。
      〇第81页《茶董补》上《瞿塘之泼》条记杜悰自言平生不称意三事,“其一为沣州刺史”。
      同页译文:第一件事是做沣州刺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祝允明《思食豆腐》:
蹲鸱亦称野人肠,
薯蓣还输菽乳良。
轑釜不闻流素汞,
堆盘无復截虹肪。
旧知学士能为赞,
今讶淮王不遗方。
只恐南山归去後,
苗稀未得快新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9 18:36)
        
唐寅《品茶圖》:

          得青山只種茶,
      峰前峰後摘春芽。
      烹煎已得前人法,
      蟹眼松風候自嘉。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早年读书曾注意到《廿二史札记》有一避讳现象较为怪异,愚浏览所及之多种避讳学专著或工具书似乎均未提及。

        《廿二史札记》卷三六《明从贼官六等定罪》条,有“何孕光”、“白孕谦”“吴嵩孕”等人名,十分怪异。“孕”字非人名用字,何以在《札记》此条屡屡出现?难道是明末起名用“孕”字是文化流行?显然不是。

        此事并不难理解。这是避讳字上出了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519日下午去医院时,错将《中国名家茶诗》(中国农业出版社,2003,蔡镇楚、施兆鹏编著)装进书包,无聊中翻看一下午,又发现一些错误。嗣后陆续摘出,排成笔记,泡图书馆时顺便核实材料,连缀成文。不贤识小,权当消暑。

〇第286-287页唐寅《题自画卢仝煎茶图》注1引刘后庄《后村诗话》卷一:唐人多传卢仝因留宿王涯第中,遂豫甘露之祸。仝老无发,阉人于后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周重林《茶与酒两生花》(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18)

      周重林《茶与酒两生花》(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18)第53页:日本18世纪成书的百科全书《类聚名物考》记载:日本僧人南浦绍明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日前在医院候诊曾翻手机微信读书,见李渔《闲情偶寄》(中华三全本电子版),余怀序有云:罢刑部侍郎时,得臧获之习管磬弦歌者指百以归。
      译作:在他(指白居易)被罢刑部侍郎的时候,携得熟谙管磬弦歌的上百奴婢以归。
      这里有个理解错误,“指百”不是“上百”的意思。
      《史记》一二九《货殖传》“僮手千指”,并不是僮仆上千的意思,而是僮仆上百的意思。
      《集解》引《汉书音义》曰:僮,奴婢也。古者无空手游日,皆有作务,作务务须手指,故曰手指,以别马牛蹄角也。(修订精装本第3946页)
      《汉书》九一《货殖传》颜师古引孟康《汉书音义》曰:僮,奴婢也。古者无空手游日,皆有作务,作务务须手指,故曰手指,以别马牛蹄角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