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个人简介
北京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副总干事中国美术家协会藏书票研究会中国民族民间工艺美术学会理事大连工业大学艺术与信息工程学院客座教授中央文明办中国未成年人精神文明评委 微信公众号:文然说画
个人资料
孙文然
孙文然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6,408
  • 关注人气:4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陈荣生 编译
从前有两兄弟。
一位有运气,而且很聪明,过着一种成功幸福的生活。
另一位既没有运气,也不聪明,日子过得很糟糕。于是,那位不幸福的兄弟就去拜访他兄弟的运气。
他到了那里之后,就抱怨说:“你是我兄弟的运气,你为他把事情都安排得好好的。我肯定,我也有一位运气,是吗?”
“你确实是有,”他兄弟的运气说,“你的运气在北方森林里睡觉呢。”
“原来如此!那我去把它叫醒,改变我的命运。”
于是,这位不幸运的兄弟启程前往北方。
他在路上遇到了一只病狮,这只狮子病得很严重,几乎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狮子问他要去哪里。
“我的运气在北方森林睡觉,我去叫醒它,让它来打理我的命运。”
“你找到你的运气之后,”狮子说,“你能帮我问问怎样才能治好我的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爸爸的病
长白山
有一段时间,爸爸常说左侧肋弓下边疼,我就劝他去医院看看。他说,不用,挺一挺也许就好了。并说,以前也有这种情况,你多陪陪我就好了。
我想想也是,就没往心里去。整天依旧忙着招商引资,这里面也包括上顿连着下顿地喝。
有一天妹妹来了,说是要带着爸爸去哈医大看病。
爸爸嘴里一百个不去,但他争不过妹妹,妹妹从小就泼辣。
到哈尔滨的第四天,妹妹给我打电话,说,爸爸得了胰头癌,还是晚期,已经没有救治的希望,只能回家对症治疗了……,话还没说完,一向坚强的妹妹竟控制不住自己哇哇大哭。
那时,我心里一阵难受,说不出是啥滋味,差一点哭出声来。
稍过了一会儿,妹妹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说,哥,你不知道吧?爸爸就是因为以前喝大酒才在胰头形成了钙化灶,又在钙化灶上癌化的,你就别喝了!
听了妹妹的话,我在电话里向她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弄家
秦德龙

大家都在等他,一块儿去某老家。手机已经打过好几遍了,都说快到了。既然,快到了,那就等他吧 。他开着车,估计也该到了。
大家就在十路口的饭店门口继续等他。
天气很热。大家有坐公交来的,有骑电动车来的,也有开私家车来的。约好了上午十点集合,该到的都来到了,唯有他,没按预定的时间到达。
“再给他打一遍。”男大刘吩咐道。
女小吴打开了手机:“喂,你到哪儿啦?都等你呢。”
大家望着女小吴。女小吴对着手机叽叽咕咕。
女小吴合上手机说:“他说快到了,到路口了。”
男大刘嘲弄地说:“到哪个路口了?路口多了。”
女小吴说:“他没说到哪个路口,只说快到了。”
又是无奈的叹息。
天气很热。众人有的伸开巴掌,当作蒲扇;还有的去买了冰淇淋消暑。
男大刘又吩咐女小李说:“你再给他打一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流氓阿丕
林俊豪
流氓阿丕是山城运输公司汽车修理工赵阿丕的外号。
阿丕小学没毕业就碰到上山下乡的潮流,他凭着在山村吃苦耐劳和家庭出身好,很快就作为知青被招工进山城运输公司,当上一名汽车修理工呢!
阿丕大头大脑,浑身肌肉结实得冒出一鼓鼓疙瘩儿,修理客货车时,挥动扳手,搬动轮胎,都挺灵活自如,堪称车间一头多拉快跑的小黄牛。小伙子欠缺之处就是文化程度低,脑子简单,平时有啥说啥,喉咙口心窝里从不藏着掖着丁点儿悄悄话。当年,市场供应紧张,副食品奇缺,“五一”劳动节车间食堂加餐,每位工人分给四个大馒头,两片卤熟五花肉,一节三寸长油炸带鱼,算是过节的美味佳肴呢!
节日加餐那天,车间主任老王在会上说:  “今天五一劳动节加餐,诸位饭碗里有鱼有肉有白面馒头,工人们过上幸福的日子可不能忘本,你们还缺啥呢?”
阿丕在台下听着,摇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调换
美国  乔恩·兰德福  著    蔡志全 
“你好,先生。我能为你做什么?”
“请给我退掉这只闹钟。”
“它有什么问题吗?”
“闹钟坏了。”
“怎么讲?”
“闹铃不响。”
“你按照说明书检修过了吗?”  
“是的。”
“还是不响?”
“不响。”
“好吧。你有收据吗?”
“没有。我找不到了。”
“那我不能给你退款。”
“哦,不是的,你误解我了。我不需要退款,只想调换一只好的。”
“好的。你保留原包装了吗?”
“没有。我扔了。”
“没有原包装,我不能给你调换。”
“闹钟买来的时候装在蛤壳式塑料盒里,我用刀才撬开。我就不明白了,你们为什么要原包装?”
“我们对调换货有规定:商品要和原包装一并退还。”
“原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想起母亲就想哭
韩石山
我小时候,不怎么看得起我的母亲。她的漂亮,当年没有察觉;她的贤惠,更没有体会。只觉得她太糊涂,甚至可以说是愚蠢。再就是,嘴太笨。不说跟外人说话了,就是跟我说话,也像是理短似的,嗫嗫嚅嚅,没个痛快的时候。晚年她得了失语症,我一面心疼,一面又想,若她像我这样伶牙俐齿,虚说白道,什么病都可以得,也不会得这么个病。
我家有些特殊,父亲在外省工作,每年只有短短的十几天假期,平日,家里是祖父祖母当家。母亲15岁嫁到我家,直到祖父母过世,一直是个小媳妇。祖父也有工作,在镇上的百货公司,家里实际当家的是祖母。祖母是继室,只比她大10岁,很严厉,说一不二,偶尔也会问我想吃什么,就让做顿什么,从来不会问她。她呢,只有做饭的份儿。这也是让我看不起的一个原因。
上小学时,学校要个什么费用,多是跟祖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薛卫东
电话机上,为了防尘,盖了一块纱巾,如有电话打进,话机上的小屏幕会有闪光,映着纱中的浅红,来回跃动。
他坐在沙发上,面对话机,距离不过三米,如有红光,不会看不见,更不会听不见。
窗外太阳渐渐升起,阳光从窗户射人,照在话机上,有一道浅浅的光晕。斜射的光柱里,有细小的粉尘飞舞。他很奇怪,每天都擦桌子拖地,哪里来的这么多灰尘呢?
先前有些喧闹的楼梯间恢复了平静。上班的、上学的都走了,楼里面仿佛只剩下他。他把手机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来,放在茶几上。
万一放在裤子口袋里信号不好呢?他想。
他站起来,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非常用力地向着四个方向伸展手臂和双腿,又非常奇怪地扭动着腰,让全身都尽可能地舒展。 “筋长一寸,寿延十年”,这是电视里《健康人生》栏目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四爷的烟斗
杨桦
四爷有杆两尺长的烟斗,中指粗的紫竹烟杆,瓷泥烧的烟嘴烟锅,早已裹上一层厚重的包浆。
烟斗是四爷的宝贝。
那年,四爷三十多岁,已是四个孩子的父亲。沉重的家庭负担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于是,抽烟便成为他排解压力的唯一方式。烟叶可以自己种,但卷烟的纸则要花钱买。为了省钱,他只好像村上的老人一样,自己做了杆烟斗。没想到的是,就是这杆烟斗,从此便如他身上的器官,伴随他一生。
那时,生产队安排四爷放养全村的耕牛。每天清晨,他敲着个竹梆,满村吆喝:“放牛哕!”各家各户就把牛放出栏。只一会,大大小小的黄牛、水牛就挤满了村巷,不久便自觉地来到村口的草坪上。四爷站在一块巨石上,清点牛的数量后,便从腰间拔出烟斗,犹如出征前的将军,往空中一挥,向牛群发出号令:“走,上山啰!”牛群缓缓前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哥哥的老鹰
张之路
我和哥哥的性格很不一样,我胆子小,比较文静。哥哥却很爱“玩”。他养鸽子入了迷,招呼鸽子的时候,他能在窄窄的院墙头上奔跑,眼睛看着天上的鸽子高声叫喊着,脚下没有半点迟疑,一点害怕的感觉也没有。让下面的人看着揪心……
他和几个伙伴出城逮蝈蝈抓蛐蛐常常忘了时间,北京那时候是有城墙的,城门到了晚上还要关闭,如果城门关了你还没有进城,你就回不了家,在城外要呆上一夜。我的家住在西直门里,那会儿西直门晚上九点关城门。有一次他们跑到西直门的时候,城门刚刚关闭,于是他们就沿着城墙根往阜成门跑,因为阜成门关闭要晚上半个小时。跑到阜成门的时候,城门已经关了一半。但好歹算进了城,回到家里已经是很晚了……
为了这些“危险”的举动,他常常被父亲罚下跪。
我家的院子里有很多树,其中有两棵是海棠树,因为家里没有人懂得管理,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套牢
刘博文
只一秒,李扬就被套牢在原地。
只一秒,比平时捕捉犯人的速度还要快!用新人陈小智的话说,快了那么一丢丢。
你这话有误,李扬盯着一片快要被风扫下的梧桐叶,不疾不徐地说,是嫌疑人,不是犯人,等案情确定才能定性的事,不要随便扣帽子。
就像这树叶,未落下前,就不能称之为落叶。
呵,毛病不是。陈小智看着那片本该落地的树叶,突地被一阵风刮起,在空中打起了二次旋,很高调。
不应该有这么大的风,循着源头望去,陈小智才明白天气预报没有骗人,风是李扬用一张嘴吹出来的,如同陈小智曾经用茶杯制造瀑布。
应了那个词——空穴来风。
此时陈小智更加确定,他这个师傅,真有毛病。
挠挠头,有点悔不当初的意思了。
怪谁?
怪就怪自个年轻气盛,在警校,陈小智是出了名的爱挑战,爱展示自己,和那款运动型饮料的广告词相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