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兵部侍郎
兵部侍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673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能够站在那个舞台上,无论是怎么样?走后门、靠关系,全都是扯淡。能够谈的只有在台下的付出。无论是名角还是龙套,只有付出的努力是真实的。只有在舞台的灯光下,能够自问是否无愧于心就够了。但今天只要能站在那里,我相信你对得起付出的汗水。

    不要再去追究这样或者那样的结果,更不要去谈别人的私生活。在我眼里,他们都是了不起的演员,在生活中他们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有追求生活,选择生活的权利。在艺术上,他们也有各自的审美和各自对艺术的追求,他们也有喜好。尊重他们的选择,他们是努力过的!

    在梨园行没有谁好谁不好,只有你爱听不爱听。我们大家各听个的,只要我们共同捧的艺术叫“京剧”就可以了。

    傅希如是我最看好的演员,我相信他的未来是绝对可以期待的。不说他的武生底子有多好,就说唱功,也是唱的好。我记得第一次听他的CD,乌盆记的反调,真的让人一愣。沙桥饯别也不错。我现在车里还经常放。老爷子们也都很认可。

    圣杰,你小子加油啊,真不错。任先生是大家公认的好角。你不会走弯路的。记得任德川先生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好久也没有来了,因为各种原因消失了一段时间,现在又要开始侃爷生涯啦,哈哈!

这些日子我可没忘了京剧啊,已经学到《沙桥饯别》啦!

 

今天是“九一八”,允许我缅怀先烈们1分钟………………………………时间到!

 

    今天的“大探二”是一次少见的大合作啊,瑜老板、张克老师、蓉蓉姐、孟先生、杨院长,难得凑齐啊,些感谢一些各位老师。其实吧,在看完演出觉得有一些遗憾,还是想说说。

    其实今天最期待的就是“大保国”,当听说是瑜老板的杨波,简直是激动坏了。因为从来都没在外面听过余派的“大保国”。因为在开始学戏后,听到舅老爷给我说那段:臣不讲前三皇后代五帝,臣口奏大明朝开国事迹……与大家唱听到的那段快三眼很不同,老人家告诉我是和于世文先生学的。应该是传子李适可老先生吧。其实特别期待瑜老板今天能按这个唱,但听到弦响就知道是快三眼,当时真的一下子就有点失望。

     张克老师的二进宫其实听到过很多次,但我更喜欢他唱“大保国”,特别是汉高皇那段,杨派的发声法方和劲头都是代表中的代表。而瑜老板的“吓得臣低头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8月1日在新东安对面开业的韩国乐天银泰百货,7~8层就是已经从王府井消失了13年的吉祥大戏院。周日我要去现场研究一下。这个北京唱戏和听戏的老窝啊。1906年开业的,到现在100来年了。据说当年95年拆迁的时候,答应把吉祥盖在新东安一楼的,但据说投资方说影响经营面积,就食言了,就是盖也就给300给位子。真TMD混蛋,没文化,一帮另类文盲。不过总算好,2008年,终于还我“吉祥”

 

转载个报道啊:

吉祥大厦(银泰乐天中心)

  面积: 建筑面积7.55万平方米。

  特色:该大厦明年4月底前开业,地下1层为食品商场,地上1层至地上6层为购物休闲场所,进驻国内外知名品牌,主要面对本市市民。

  7、8层为回迁的新吉祥戏院,建筑面积4000平方米,规划800个座位,以戏剧、小型歌舞演出为主。

  该戏院此前原驻新东安市场,因商业区改造曾“消失”13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每次去湖广门口的爷爷总是喊一嗓子:“嗨,学生,来啦,快进去占座去!”我就真这么少兴……下次我也学那个圆口布鞋君,买个内联升,在配个对襟的褂子。得谁给谁一个得赫勒……

    小MO去拓展训练,而我早上要去期末考试(兜里揣的都是小条,蝇头小楷的那种,号称“夹带”),中午要去单位值班。但利用空闲时间,还是忍不住去湖广会馆过了一下子戏瘾!迎接我的还是那段“沙桥饯别”的慢三眼。不过这次是一个老奶奶唱的。就是挺遗憾没能提溜起来唱。旁边一座是上海一家人,3个人占5个椅子,还指指点点模仿人家票友的动作,什么呀,叽里咕噜的都是损人的话!(我正经听的懂,一个劲的翻他们)。

    今天居然有惊喜,由奇大姐前来救场,不过唱《箭杆河边》“癞子你要好好想一想”真的是很让人惊讶,我把这段称为“大综合”,反二黄散板、反二黄慢板、原板。老难唱了。听过于魁智,学津先生的。这样的改革戏也很经典的,唱腔都是传统戏里的精华。特别是后面的原板,一听就是来自“未曾开言泪满腮”。我觉得由奇真的应该唱一个“洪三段”,肯定是拿手里的拿手啊。还是那句话:真崇拜余派,真羡慕余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周六一早上我家小MO就去湖广会馆2楼占了个大座,我就知道她肯定是去看小峰峰的。时隔一年,已经是她领着我看戏了。遥想当年,为了领她看一次戏,得磨好久嘴皮子。现在人家都主动到处捧角儿去,东挡西杀,南征北战的。还有峰魔dracola小朋友。

   我10点才到,一进屋子,就听见胡响,AUV,居然赶上《沙桥饯别》的三眼。根本来不及上2楼,直接就站门口听了。前面还挺稳的,就是后面收音有点不干净,尺寸也有点赶了。反正比我不知道强多少了。

   小峰峰居然唱了3段,观众真捧啊。主要是小峰峰人好,谦逊彬彬有礼。艺术也好,值得一捧。不过我家MOMO她们已经完全把他当超男了。(其实昨天她们就是想看看马珍珍长什么样)。头回看见素面的小培姐,唱的越来越好了,后面廊坊的几个票友一个劲的夸啊。为什么现在唱老旦的都是宗李金泉呢?还是想听李鸣岩奶奶唱。安云武老师不亏是从小住侯宝林大师家街边,上台先和大家聊,调侃一下,特别有意思。《清官册》接过夫人酒一尊,艺术家的水平,就是游刃有余。耍着唱,拖一板,扳一下。要是我这么唱,乐队都得给带进沟里去。他自己都说,给他拉琴没有不头疼的!哈哈!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月前的纪孟女须生演唱会,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姜培培老师啦。当天下午在舅老爷学戏的时候,老人家就让我晚上现场认真听听姜培培的《洪洋洞》。说这可是咱们北京戏校培养出来的。一直就是所有女须生里的佼佼者。那天除了瑜老板的《搜孤救孤》,就数培培老师的“洪三段”获得的掌声最多了。可是当天明明是纪念孟小冬,那么就应该唱余派啊,可是“为国家”的第一句,是按照杨派的路子唱的,“空”字多拉了一板,后面“平复”两个字又唱回了余派的唱词。杨派唱“征服”。虽然余杨不分家,不过还是觉得有点随意了。在当天清唱的女须生里,她的造诣是出类拔萃的,不过杨舒文估计也很有潜力啊。今天晚上“空中剧院”的录播,我又认真的听了听,真好,没挑了,尺寸特别规矩。听到“猛抬头只见故父令公”几句散板的时候,在电视前都忍不住叫好了。“叹杨家”几个硬擞真是感情饱满,“自那日”难度相当无敌,尺寸难掌握,腔要注意,还要耍起来唱。简直唱的太好了,我们家MOMO听完了,就劝说我放弃吧,不要再硬唱了,她还给我劝起梓童来了。哈哈
   在上海戏剧台的绝版赏析里,听过姜培培的《武昭关》、《朱砂痣》。连评论的老师都说她那么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身体老是不舒服,精力也特别不好。就去找中医拔罐子了。人家一号脉告诉我这一肚子卤煮全坏了!!!!!肺头还可以,不过肝儿非常不理想。我立时觉得头晕眼花栽倒在床上。人家医生例数我各个罪状:肝坏了,是因为自己和自己较劲,从气上得的。胆不好,是因为长期不吃早饭造成的。胃不好,是因为胡吃海塞,暴饮暴食导致的。完了,这点下水买杂碎汤都卖不出价来了。赶紧去药店买了同仁堂的“舒肝止痛”使劲的吃啊!!!
    怎么突然这么惜命呀?记得小时候,每天在外面折腾踢球、打篮球、跑步。经常是摔个鼻青脸肿,浑身上下都是伤的。甚至偶尔还来个骨断筋折的。也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工作以后天天往办公桌上一缩,吃完了就坐着,回家倒头就睡。弄的一身的毛病,以后无论多累,也得经常性的健身了。不过我这种症状是越来越普及了,大部分工作的人都有这样那样的毛病。
     已经安排了健身活动,每天利用中午时间在楼下的健身房跑步30分钟,睡觉前练一遍“八段锦”养养气。吐纳之法很重要啊!
 
本周末舅老爷考察《洪洋洞》的唱段,如果成功就可以教下一段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看到振奋人心的消息啦,分别在北京、天津、黑龙江、上海、江苏、浙江、江西、湖北、广东、甘肃10个省市200所学校试点京剧课,9年学15首唱段。跟们要不然重新受一会九年制义务教育吧!

    这才真是实际的事儿,要想把京剧这东西传承下去,就得从小朋友练,才能有群众基础。以后当爹妈的,要是不会唱两段,孩子一问都得脸红。我心里有底了,学前教育,就先把整出《洪洋洞》先给练了,在练段夜深沉的京胡,昆曲要是需要,也普及一下。基本上等上小学,估计就能挂头牌了。男学余叔岩,女学孟小冬。成就一定不在他口贩子的爹之下。

    在关于这个新闻的评论里,有的人说会给小学生增加学业负担,有的人说首先得先让剧团努力创新。纯属TMD的扯淡,你连继承都没继承好,创个屁新。还不如回家天天的前门楼子大碗茶呢。《ONE NIGHT IN BEIJING》新,还有摇滚版的。你们就创新去吧啊,练西皮、二黄是什么估计都得忘喽。

    不过最替孩子们担心的就是怎么学的问题,老师才是最重要的。报道里说一般的音乐老师,都没有受到过系统的戏曲教育。怎么才能教好孩子呢?启蒙是最重要的。不过也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题外话:中国臭球队,输给东瀛人了!真TMD不争气。就这样的怂玩意,3月26日必然让澳大利亚像瓜一样的给切碎。
 
   终于变成“余孟”的铁杆粉丝了,自己也终于找到了学京剧的方向啦!哈哈!昨天我家MOMO告诉我,3月15日在长安大戏院,举行“冬皇遗韵经典再现——纪念孟小冬百年诞辰”。我激动的晚上都快失眠了,心中有事难合眼,翻来覆去睡不安啊。今天中午抽了空,生扑长安大戏院,把车甩路边就冲进去卖票了,哈哈!9排4、6、8号,正当间。100一张已经算是很超值了。而且买戏票还送了一本《中国京剧》,这期的主题就专门介绍孟小冬先生,我准备以后长期订阅了。能赶上这样的活动,我们余迷和瑜迷真是有福气啊。
   居然所有的女须生都要仿效孟先生,穿老派儿的旗袍清唱。很想现场看看由奇姐姐的余派功力,毕竟是陈志清先生的徒弟,陈先生也算是当今余派大家了,昨天还听了他的《问樵闹府》,那个腔儿啊,真是余派精髓,耍着唱,真是太精彩了。只不过这段里面的东西太难了,腔、擞,还要耍起来唱,十年后咱哥们估计连3分样都学不出来。大轴还是瑜老板的整本《搜孤救孤》,小冬皇啊,我们期待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都说日吐千言不损自伤,今天溜溜的唱了一下午,谢谢我敬爱的舅老爷啦!今天肯定也把您给累坏了。又是给我说戏,又是给我拿胡琴吊的。一个字一个字的给我示范。今天把余派的《洪洋洞》“为国家”的四句算说全了,我觉得自己也就是消化了10%吧,很多的收音、归韵、几种擞,也就只能说知道了。但是运用起来就是按着葫芦起了瓢,顾前就顾不了后。舅老爷告诉我,一定要把基础给砸好。要把余派的规则学扎实,注意尺寸。我真的就是个二虎子,唱的愣了吧唧的,我自己都听不下去了。老爷子真好,依然是特别有耐心,这要是在过去,估计早挨抽了。
   我这种大笨蛋,就“为国家”的“家”字,这个收音,练了20多遍愣是没练会,
估计当时也有点着急和紧张了,现在放松下来,自己在家哼哼,好像好很多了。但是最难的“朦胧”俩字,估计没个十天半个月甭想有突破了。只能多听多练了,希望量变真的可以变成质变。我是个急脾气的人,但学京剧真的应该能让我把心沉下来吧,对事务能有一种踏踏实实的态度。能把自己浮躁的毛病克服吧。
   今天下课前,舅老爷又给我讲了很多其他行当的基础知识,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