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onathan
Jonath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898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IT/科技

    这是个振奋人心的早晨...我们在甲骨文全球大会(Oracle Open World)上宣布了两件大事。

    首先,我们宣布了与 Dell 开展密切合作的消息,该公司将成为 Solaris 代销(OEM)厂商,并直接支持在 Dell 系统上运行 Solaris的用户。随后,我们发布了我们的免费/开源虚拟化规划蓝图,首先推出的是我们的虚拟机管理程序(Hypervisor) xVM和管理产品软件套件 xVM OpsCenter。

    当我宣布与 Dell 建立合作关系时,Michael 也与我同台(在我向他保证,不会冒昧拥抱之后),并且送给我一件 Dell的 T 恤(我欣然接受)。大家可以从 此处观看完整的主题发言。

    坦白说,跟 Dell 合作的想法已经酝酿有一段时间了 - 去年我曾专程南下德克萨斯州到他家赴宴(去的时候很幸运,碰上了 180 海里/小时的顺风 - 不过当晚回程时却也不幸赶上了 180 海里/小时的逆风)。如果您在想,“嗯,难不成 Sun 和 Intel 的合作也是从吃饭开始的?”,没错,您说对了 - 依我的行事风格,伟大的合作关系总是从一起吃饭开始的。在那天的饭局上,我们开始讨论双方应当如何进行合作。此后,我们都收到大量客户反馈,他们希望能在 Dell 系统上运行 Solaris(以及其它各种 Sun 软件)- 并且希望我们两家企业能展开合作,以便享受到无缝连接的产品和服务。这里有一个重要事实,那就是,在世界各地装置的 Solaris 中,有三分之一是运行在 Dell 产品上的,这是促成我们合作的主要动机。

    Dell 和 Sun 将齐心协力为有这类需求的共同客户提供支持。同时,我们也期望双方的销售部门能够秉承同样的想法,竭尽所能为客户提供最佳体验。双方将共同投资构建新的客户解决方案,从而针对 Dell 系统进一步扩大目前已十分庞大的 Solaris 独立软件开发商社区,并在更多领域展开广泛合作以开拓新的业务, 最终实现客户、合作伙伴、Sun 和 Dell 四方共赢的结果。

    和 Intel、IBM 一样,Dell 在市场中具有了优势,可以为那些需要一站式服务的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当然我们双方都不希望这仅成为客户单一问责的经验)。对我们而言,通过与 Dell 这家在 IT 市场造就了批量销售成功的伙伴合作,Solaris 将受益匪浅。此次合作将扩大我们双方的市场。

    为什么我们选择与其它企业签署合作协议,而不是限制用户只能在我们自己的硬件上运行 Solaris 呢?(是的,还是会有人问我这个问题...)因为,只允许用户在 Sun 系统上运行 Solaris 的做法就像是移动运营商出售不能漫游的手机 - 或者说,就像是汽车制造商强迫您在购买了他们的汽车之后规定您只能使用他们提供的汽油。可能我们和合作伙伴都有各自的市场,但这样的市场还是比我们要追求的全球这个更大市场要小些。在全球市场里,客户很重视能够选择的权利。

所以,谢谢 Michael,以及整个 Dell 团队。我们期待着和你们共同构建更广阔的市场。

    此外,我们还在今天推出了新的虚拟化产品,Sun xVM 虚拟机管理程序(Hypervisor) 和 Sun xVM OpsCenter 管理套件(在上面的视频中,Rich Green 有一段很不错的发言/演示,他负责管理我们公司的软件业务)。稍后,我会总结一些有关我们对虚拟市场的想法,不过还是先透露一点信息,满足一下发烧友们的好奇...xVM Hypervisor 的内核非常轻巧,它不仅继承了 Solaris 内核中各项已经验证的虚拟化技术(如 ZFS、 FMA、 Dtrace 和 Crossbow),同时还对 Linux、Windows 和 Solaris 提供寄宿支持,使各种寄宿操作系统具备与宿主虚拟机管理程序相同的特性。

    今天,我们还公布了许多合作伙伴名单,其中最重要的就是 Red Hat,该公司将使用其虚拟机管理程序为我们提供互惠的寄宿支持,就像我们与微软的协议一样。母亲曾经教导我们,成为好客人和好主人都很重要,而我们想同时两者兼具。

如同我们所有的创新一样,我们将从社区着手并来推动 xVM 的发展,我们会以社区中结合有志一同能使这个计划成功的人士 - 如果您有意加入我们建立的 openxVM 和 OpsCenter 管理平台开发员/管理员社区,请访问我们的网站: OpenxVM.org。

(最后...我要告诉那些想问我为什么再次改变股票代码的人们...没这回事。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当我们决定四股合并为一股后,证券交易所需要几周的时间来调整系统,这期间我们的股票代码后面会临时加一个字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IT/科技

     周一股票收市后我们宣布了一季度业绩,您可以在 此处阅读发布的新闻。和以往一样,我想就我们的业绩说说我的看法。

    我们听到了许多问题,就像每个季度都会听到的一样 - 本季度,这些问题基本上体现在三个方面: 本季度好的方面有哪些?不好的方面有哪些?股票价格为何不涨 - 反而下跌?

    因此,以下并非炫耀,只是一些想法。

哪些方面表现较好?

    我非常满意我们的经营模式所带来的优势 - 这是自 2001 年以来,我们所获利润最高的单个第一季度,很高兴我们又回到赚钱的惯例了。作为传统上一年中最艰难的季度,即使根据国际通用会计原则 (GAAP) 从收益中除掉 3 美分的重组费用,净收益也达到了八千九百万美元。

    我们的研发成果明显,我们实现了七年来最高的毛利率 - 同比增长 5 个百分点(是的,百分点),达到 48.5%。产品毛利率比去年同期上升了 5.3%,服务毛利率上升了 4.3%。客户对我们的产品看来非常认同,我们的团队也执行得很好。

   虽然与去年相比,整体收入只增长了 1%,但是递延产品收入却增长了 18%(或约 1 亿美元)。递延产品收入表示我们已发货但尚未安装或没有达到客户收货标准的产品(硬件和软件)- 我们近期就会确认它们为收入,且一般来说,具有不断增加的递延收入储备是一件好事。此外,我们还除去了约 2000 万美元的渠道库存,因为相比“渠道内销售”,我们在以“向渠道外销售”为基础的业务管理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这一转变使我们对投资者更加透明(我们在客户行动后才确认收入,而不是仰仗渠道积极性),同时,也使我们与合作伙伴的合作更加高效。

    此外,总收入同比增长 1%,高端和中型业务同比增长 23%,Niagara 芯片多线程系统显著上升 70% - 年运转率达到 7.5 亿美元 - X64 业务增长 10%,刀片服务器产生的收入约为 4千万美元且发展态势良好,另外,较大规模的 x64 平台也发展良好(正如我之前所说的,虚拟化在短期内降低了设备的价格,但提高了配置、ASP 和利润)。我们的存储业务保持稳定,整体增长速度比 Sun 的增长还快,达到2.9%。存储的重要性日益明显,无论是在软件级别(您也许已经看到,我们刚向 OpenSolaris 社区推出了 CIFS 协议在OpenSolaris上的实施,从而使其成为 Windows 用户的理想 NAS 平台),还是在硬件/系统级别。

    我们实现了一个拥有巨额现金的季度,产生了 5.74 亿美元,记忆中这是我们第一季度所获得的最大现金流。

    总而言之,值得高兴的地方很多,另外我们还建立了以下新合作关系:IBM 同意代销 Solaris,Microsoft 同意支持我们的虚拟化工作(反之亦然),以及 Google 同意推广 StarOffice,我们还通过买回 12.5 亿美元 JAVA 股份,表明了我们对自身业务的信心。我们实现了我们的承诺。

哪些方面还有不足呢?

    业务增长幅度很小 - 在 1% 左右。当然,递延收入没有算在内,并且尽管我们知道这对本季度收入不利,我们还是决定把渠道内的库存排除不计。即便有汇率兑换的帮助,这也对营收产生了不利。

    虽然我们在 EMEA(欧洲、中东和非洲)和 APAC(亚太地区)的业务上升(像印度和中国等地区,甚至呈两位数增长),但与去年同期相比,美国业务下降了约 4%(美国业务占我们收入的 40%,如果那儿失利,则 整个 Sun 也失利)。为何美国增长缓慢?我们无法看的清楚。是否与美国房贷危机有关?至少是没有帮助的。部分金融客户有所增长,但其他客户则缩减。而很久以来合作伙伴们似乎没有现在这么振奋过。 总之,无法简单的分析出来。

    我们的批量系统业务仅增长了 3%,因此,计算机系统业务总额仅增长了 0.5%。我们的新产品业务还没有超越传统业务 - 尽管前者有很好的增长。我们的支持服务业务仅下滑了不到 1%。另外,客户还订购了一些未发货产品或新产品,尤其是最新的四核 x86 服务器和八核 Niagara 2 系统(现在均开始出货了),但是有些客户可能等到第二季度才采购。同样的,很难从全球的角度看的清楚。从言语交谈间可以得知客户对Sun 的情感高涨, 可是情感和订单却是两码事。

    最后,我唯一感到失望的是业务增长 - 几乎所有其它指标现在都朝着我们所希望的方向发展。财务指标方面,例如利润率、现金、可预测性、质量、产品线的竞争力 - 所有的基本要素都是正确的,以及一些长期指标 - OpenSolaris 的接受度,在设备上和开发人员社区对Java的支持度,还有分析师的评级等。

既然不错,那么股票价格为何不涨?反而下跌?

    正如我所说的,我们没有完美的答案,除了说 - 我们看不出因竞争力问题而阻止我们前进 - 整个团队执行的良好,目前品牌和公司声誉有助于扩大机会,而不是减少机会。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在美国有部分客户放缓了一些采购,但这并不专指金融服务业(虽然许多公司在首席执行官变迁期间,很多事情都暂缓了),所有客户在这一方面都是如此(有几个行业部门有所增加,如我们的政府业务)。

    股票价格为何下跌?显然,很多人都在问这个问题(尤其是经过今天的股市下跌)- 我唯一能够给出的肯定答案(毫无蔑视之意)是:市场上的卖家多过买家。反之,我们的股票价格就会上升。

    当然,我还要再清楚的说明,收入增长依然是我们最优先考虑的事情。我们将重点关注如何把新产品和服务阵容投入我们预期在全球各地会增长的市场 - 并进行投资,以为客户和股东创造价值。依我看来,我们在第一季度又前进了一大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IT/科技

 

    Google 发布了一种新的 Java/Linux 手机平台,取名为 Android,我谨在此与 Sun 的其他同仁一起向 Google 表示衷心祝贺!祝贺你们!

    同时,我也希望 Sun 能够成为首家为该平台提供完整开发者环境服务的平台软件公司,所以我们将 Sun 的移动设备 NetBeans 开发者平台投入其中,支持这个平台。我们长期以来做了大量的工作,支持所有基于 Java 的平台上的开发者们,也很高兴开始支持 Google 的 Android 平台。

    多年来,Java 平台取得了巨大进步 - 目前,市场上大部分的移动设备都具备了我们的产品(据最近一次统计,支持的手机的数量已经超过十亿台),通过结合 Google 的移动服务(如 gMail 和 Google Maps)以及 Yahoo! 的 Go Mobile,还有由诸如 Electronic Arts 这些企业所提供的大量令人称奇的娱乐服务,我们已经在市场中建立了时下最完整的内容生态系统。这使得运营商、手机制造商、内容创造者以及最重要的一方,消费者,能够通过自己的移动设备获取最多的信息和最大的价值。

    毫无疑问,Google 和 开放手机联盟(Open Handset Alliance)的支持对社区发展的强劲势头如虎添翼 - 同时也更增强了我们能够创造跨越行星的机遇的那些愿景。

    对于开源社区来说,今天是个非同寻常的日子;也是对 Java 和 Linux 这两个业内最多产的免费软件社区极大的认可。

    有关更多详情,敬请耐心等待 - 感兴趣的读者可以从 此处下载 NetBeans,以检验业内用于移动 Java 开发上最流行的整合开发环境(IDE)。

   在满心祝贺之际,我也要大声祝贺我们在 Red Hat Linux 的朋友们 - 他们今天宣布了对 OpenJDK 项目的支持。有 Google 和 Red Hat 这样的朋友共同打拼,Java 的发展势头必将更加强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IT/科技

    大约一个月之前,Network Appliance 公司起诉了 Sun,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阻止 ZFS 对其业务的影响。

    我能够理解他们为何心烦 - 当初 Linux 第一次出现在 Sun 的核心市场时,我们公司有些人也很恼火,他们问道,“我们可以起诉谁吗?”然而后来我们并没有选择通过向法院申请禁制令来阻挡市场竞争 - 相反,我们也加入到免费软件社区来共同推进创新。

    我们的创新成就之一就是创建了一种名为 ZFS的神奇文件系统 - 这种文件系统能够使商业化的磁盘与通用服务器取代价格昂贵的专有存储设备。这个文件系统为客户节省了大量资金 - 也为管理员们节省了大量时间,因而产生了惊人的经济影响 - 这自然而然地就威胁到了 Net App 和其它专属产品公司的生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正是自由创新的特征。 于是,我上周跟他们的 首席执行官进行了接触,看看是否能避免对簿公堂。我不想起诉他们。一点也不想。

    他们的目的很明确 - 第一,他们希望我们能够开始对 ZFS 收费,将其从免费软件社区里撤回。这种想法恰恰反映了专属公司普遍存在的一种误解 - 重新对已开放免费的技术开始收费。不,没人能这么做。

    第二,他们希望我们能够限制计算机使用 ZFS 的领域 - 并且禁止在存储设备中使用这种文件系统。这种想法很可笑 - 我们认为计算机就是存储设备,反之亦然(请看右边这张图片 - 存储器在哪里?答案:无处不在)。所以,他们的要求是不切实际的。

    我们的立场是:我们不愿意从免费软件社区撤回我们的创新,我们也不能容忍对 ZFS 加以限制,妨碍了 ZFS 能为我们的客户、整个社区或者 Sun 股东们带来的价值。

    如此看来,我们将不可避免地面对起诉,这让我感到非常沮丧(正如我所说,我们一点也不想起诉对方)。我想概述一下我们的想法(即便会让 Net App 的人提前知道),同时也便于大家了解我们的打算。

    首先,最基本的原则。Sun 保障所有用户都不会因这类 IP 索赔而造成损失。也就是说,Sun一直好好保护着我们的市场防范那些专想发专利财的人,客户们可以继续使用 ZFS 而不必担心虚假专利和版权之类的问题。我们会为我们的创新技术和广大客户提供强有力的后盾。

    第二,Sun 将遵照免费软件许可的规定为使用我们技术的社区提供保障。例如,Apple 将在其即将发布的“Leopard”OS X 中包括 ZFS, 而 Sun 不会对他们收取任何费用(这正是免费软件的使用方式)。根据免费软件许可的规定,我们放弃了起诉他们侵犯有关 ZFS 专利或版权的一切权利。我们让 Apple 知道我们将会用我们的专利产品组合来保护他们和 Mac ZFS 社区免受 Net App 的攻击。无论使用者是否与 Sun 建立了商业关系。

    任何获得许可的人也都得到同样的待遇 - 事实上,如果今天 Net App 采用 ZFS,我们也将为他们提供同样的保护。 ZFS 文件系统已经移植到了FreeBSD 上,而Net App 的 filer 就构建在此操作系统上。他们不用花一毛钱就可以使用这个文件系统,而且会获得我们提供的产品保护。(交换条件是什么?条件就是,他们必须同意为 Sun 提供相应的保护。)

    第三,作为自卫,我们会申请专利。就像 MySQL 或 Red Hat 这些在免费软件市场中展开类似竞争的公司一样,我们会申请专利以保护产生创新产品和机遇的社区。跟那些规模较小的免费软件公司不同,我们所拥有的专利资源是互联网上规模最大的资源之一,其中包含 14,000 多项已在全球获得批准和正在审批的专利。从多核硅芯片和光电领域到搜索领域,我们的专利产品组合几乎触及网络计算的每一个方面,当然也包括了大量的存储系统和软件专利 - 而这些恰恰也是 Network Appliance 决定牵扯诉讼的领域。

    我再次重申,我们没有兴趣起诉 NetApp - 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然而,鉴于对方提出的解决方案不切实际,竟然想收回这项对双方客户都有益的创新技术,我们除了诉诸法律,别无选择。

    我们将在本周稍后的时间对 Network Appliance 的行动采取应对措施,向法院提起全面的反诉。作为起诉内容的一部分,我们将向法院请求颁布永久禁令,将其所有 的filer 产品从市场上清除,同时我们还将对原来的 NFS 许可(Network Appliance 就是依靠该技术起步的)进行检查。他们选择以诉讼对抗创新,将会导致其全球客户和员工产生混乱。

    除了请求法院清除该公司在市场上的产品外,我们还将要求获取可观的补偿金。我承诺,Sun 将把这些收益中的半数捐献出来,供主要研究机构用于推动免费软件和专利的改革(尤其是软件自由法律中心和透视专利项目),以及对免费软件创新者进行法律保护。我们将继续提供资金,加大在社区中保护免受虚假专利打击的力度(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幕后代表若干开源创新人士进行这项活动)。余下的钱将建立风险基金在免费软件社区中培育创新。

    恰巧借这个话题,我想在此向世界各地的免费软件先驱们表达我的谢意,感谢你们所提供的专业证词以及大量的在先技术证明来为 ZFS 辩护,也感谢你们所成立的社区(Sun 也是其中的一分子)。请各位放心, 我们将借此���会让世人清楚,在商业市场和免费社区中,利用软件���利来阻碍竞争是没用的。

    在这期间,如果您是正在寻找替代产品的 Net App 客户,我们很乐意跟您谈谈如何降低专属存储设备成本的事情 - 如果您是技术型用户,请先通过软件方式 试用 ZFS。(相关的评论有很多, 这一篇是刚刚发布的)。我们很乐意让您免费试用基于 ZFS 的存储系统(从此处点选 x4500)。请记住,我们将为客户提供法律保障。

    基础设施向商品化的转变如同涨潮般,势不可挡,但对有些人而言,却认为是恶浪来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IT/科技

    (请注意 - Sun公司经济环保事务副总裁 Dave Douglas 的专访在本文结语末)

有少数人知道我喜爱烹饪。烹饪与喜爱美食总是形影不离。去年有个好朋友送了我一本精美的食谱,是 Thomas Keller 编著的“法国洗衣坊餐厅食谱(The French Laundry Cookbook)”。

    这本书非常绚丽,但是坦白地说,我只照着上面的食谱做过一次菜 - 因为书上的食谱配方太复杂了,需要比我平常能有的闲暇时间多太多了(而作者也事先声明,像我这样的人并不在他的目标读者范围内)。不过,我中意这本书的原因之一就是 Keller 很注重效率 - 除了尊重食材外,还因为他在管理商业厨房方面所体现出来的经济理念。“厨师就可以浪费材料吗?”不,伟大的厨师和炊事团队从不浪费任何东西。

    如今,浪费已经变成一个很常见的名词。一方面消费者对于美国人每天用掉 6 千万个塑料瓶的情况 感到沮丧乏力,觉得是浪费。另方面对于一位首席信息官而言,当她认识到她的数据中心运营效率只有10% 的时候。就如同对于商业厨房一样,这就不仅是是烦恼,而是浪费了。 对金钱的浪费。

    大约五年前,我们打了一个简单却非常重要的赌 - 赌的是我们的客户将会更为挑剔地看待数据中心中所存在的浪费现象。我们赌为计算机供电的成本最终将会超过购买机器的成本 - 这样一来,解决能源浪费问题将成为一项有利可图的业务。(大家不妨设想一下,如果您花在汽油上的钱比买车的钱还多... 顺便提一句,今天的油价已经涨到了每桶 86 美元。)

    我们在 18 个月前左右推出了我们生产的第一款能效型服务器系统 Niagara 1(这个名字本身就象征了机器的吞吐量处理能力)。我们当时是在伦敦发布的这款产品,伦敦的地价是全世界最高的 - 对于我们大多数客户来说,空间也是一种极为珍贵的资产。

    但在多年的大量研发投入后,我们向外界传递的信息却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我们拒绝走依靠加大成本投入来提高设备运行速度的道路(业内首家),我们所选择的系统优化切入点不是速度,而是效率,我们的目标是减少电力浪费。我们的选择就像公交车,而不是 F1 赛车(前者每英里每名乘客的成本要比后者低得多)。同样,我们认为世界将会抛弃在每台机器上运行单个应用程序的做法,取而代之的是在同一台机器上运行多项任务 - 这个在当时实属异端认知的观点后来被称为虚拟化

    钟爱台式计算机的人认为我们很愚蠢。在他们看来,我们有的不过是一种速度较慢的芯片,我们对芯片所进行的优化处理也不是家庭用户所关心的内容(减少电费帐单开支、运行多个操作系统和实现空间最小化)。更糟糕的是,我们没有支持在芯片上进行浮点精度计算 - 为的是节省更多电能和空间。台式机用户(他们玩的游戏通常依赖浮点处理程序)觉得我们笨到家了,但大多数数据中心用户却不以为意(因为很少有数据中心会用到浮点计算)。

    结果如何呢?仅在两个季度内,我们每季的收入就达到了 1 亿美元。从 18 个月前产品刚刚推出时的艰难境地算起,截至上个季度,基于 Niagara 1 的系统业务的推算年收入已经接近 10 亿美元。当然,这个产品当时并非针对所有的应用业务(别用 Niagara 1 系统来仿真模拟核裂变),主要是针对着互联网任务(数据库、Web 以及 应用服务器),我们还创造了新的效能比纪录。

    我们这么做仅是为了环保吗?环保只是一个方面。我们是为了更贴近客户。就像出色的厨师一样,那些空间和电力有限的客户都觉得不应该浪费资源。

    于是,我们于几周前推出了第二代基于 Niagara 的系统,俗称Niagara 2。Niagara 2 增添了大量新功能和增强性能(请参考这一篇不错的总结)。

    我们缩短了制作芯片的流程,提高了时钟频率以增强产品的整体性能。我们将线程数量翻了一番(8 核 x 8 线程 = 64 线程),并且采用了 xVM(以前叫做 Project Virginia)虚拟化技术:在单个系统上,一块 Niagara 2 芯片可以堆叠 64 个独立的操作系统。这可不是仅指独立的应用程序分区,而是 64 个单独的    操作系统 - 从 Solaris 和其它实时操作系统到 Linux 或 BSD。(就目前我们所掌握的情况来看,还没有其他友商可以在不大大降低性能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

    我们在微处理器上增添了加密密码器(一种算法,可对通过互联网存储或传输的数据进行加密/解密)- 因此,用户就无需再为额外的安全功能供电或者提供空间了。我们还在芯片上新增了(双万兆位以太网)联网功能,以避免更多的资源浪费。Niagara 2 不单是服务器,同时也是一款真正的系统 - 符合由系统业务部来推介该产品的精神。我们的第一代 Niagara 2 系统将像它们在通讯交换机、防火墙、路由器领域的表现那样,也成为很棒的大存储群的前端处理机(利用其即时高速的加密能力),同时凭借添加了浮点的支持、也成为出色的渲染引擎设计和高性能的计算设备,。

    在工作负载相同的情况下,我们的设备对电力的需求减少 - 就是在处理同样数量的工作时,我们的设备所需的电能更少。

    这仅也是为了环保吗?不,不仅是为了环保,而是为客户着想。这会使 Sun 变成环保企业吗?不会,还差得远呢,但这是个不错的发展方向。

    我们在环保责任方面的投资开始实现收益 - 我们几年前所预测的发展趋势(能效化和虚拟化)也变得越来越真实。当然,并非对所有人都如此 - 我指的仅仅是那些关注减少资源浪费的人们。如果您想获取免费的 Niagara 2 试用机器,请单击此

    尽管我很欣赏 Kevin Maney 在其专栏中所陈述的许多观点,但我认为他的 这个观点是不正确的 - 他认为经济环保责任行为只是一时的风潮。对于关注腰身体型的消费者而言,避免食用高碳水化合物食品是一种风尚。然而,当您面对的是避免建设新的煤电发电厂的政府、承诺将尽力提高效率的企业高层主管,或是公司 CEO 刚刚宣布要实施“碳中和”政策的公司职员时,这就绝没那么单纯了。

    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消除低效率的商业机会将一直存在 - 需要说明一下,这就是我们前进的主要动力。大家可以尽情发挥想像。

    如果我们在发展过程中不断减少碳的使用量、缩小浪费源头并且时刻牢记我们对 企业社会责任 的观点- 这是否会影响到那些想跟我们做生意的客户呢?答案是肯定的。我就常常亲自见到。

    坚持这样的发展道路还会影响到我们作为雇佣方的竞争力。我们现有的员工和潜在员工是否关心公司业务的效率和责任呢?多了不说,至少也会像 Keller 厨房里的厨师们那样关心。

    (此处 是 Dave Douglas 的专访 - Dave 在Sun 公司领导减少浪费与环境影响的努力,及将其推广给Sun的客户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16 16:20)
标签:

IT/科技

    我刚刚开完一系列与客户的技术专家们的见面会回来,这些客户来自电信业、传媒和娱乐行业(毕竟,这些行业都会聚于一个市场,都要从客户身上盈利)。 Greg 和 Sun 的许多工作人员跟我一起参加了见面会,其中包括 ZFS 文件系统的发明者 Jeff Bonwick、 Bill Moore 和 Matt Ahrens。

    这三大行业在创新方面都面临着供不应求的窘境 - 行业创新速度太慢以至于无法满足行业的需求和眼前的机遇。(因此,“他们的技术预算在不断增加。”)

会议期间传出了不少奇闻逸事,下面是两个我最喜欢的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从一家大型电影工作室的 CTO 那里听来的,他阐述了超长期深层存储存档的价值。

    他们公司最近从盐矿里调出了一部五十多年前的旧电影 - 这部电影存储在 35 毫米的分色胶片上。我先解释一下,乙烯胶片的保存寿命比业界规定的标准保存时间要长(我在之前的这篇文章里已经阐述过这个观点),并且盐矿洞的环境比数据中心更加稳定可靠)。他们将分色胶片取出来,重新灌录成 DVD 影片,然后再次发行。

    此番处理从根本上提高了影片的分辨率 - 如今的影片播放设备(如便携式电脑或高清电视)的分辨率比从前的影片播放设备(极有可能是 50 年代的电视或电影院)的分辨率要高得多。影片的质量随着时代的进步而不断提高 - 与老式播放设备相比,现代播放设备能够展现更多的影片细节(也就是说,人们应当存储比当前的显示器更高分辨率的数据)。

通过采用数字化方式重新灌录后,这部旧电影的 DVD 版本销量攀升至亚马逊畅销榜第 8 位。

    那么,制作成本是多少呢?几乎没花钱。该公司此举可谓是纯盈利。

而他们的影片库存量将近 30,000 部。

    因此,盐矿变成了金库(如果所有影片都这么受关注的话,当然这不太现实,不过确实是个有趣的想法)。

    第二个故事则与超高分辨率数码相机的出现有关 - 目前已知最高、最受人欢迎的分辨率是“4K”,每帧可提供 4096 x 3112 像素 (!) - 从而造就了每秒能够成像 100 多兆字节图像的相机。)

    有位制作剧情片长度电影的导演希望能将一部即将推出的新电影完整保存下来。他想保留 删减片段及其它全部镜头,以备制作电影的“...幕后花絮”或“...导演剪辑”版本。一部普通 4k 电影的数字母带大小约为 9 兆兆字节 - 这种规格就是我们在影院看到的版本大小。

    然而包含剪辑掉的镜头和第二/第三角度拍摄镜头(数字比电影胶片要便宜得多,为什么不干脆为每一个镜头架设三四个机位呢?)的总存档大小却接近(请击鼓造势)...一个拍字节(或一千兆兆字节,或者差不多 500,000 个 iPod 的容量)。相当于一百万英尺 35 毫米胶片的容量。

    相当惊人的数据量 - 如果像第一个故事一样需要永久存储(如医疗记录或机场监控数据)。相信大家现在能够明白为何我们 Sun 要创建 ZFS 文件系统的(众多)主要动机之一了。ZFS 团队的工作重点包括存储设备(在 Mac OS X、BSD、Solaris 和 Linux 上)的规模、简易性和品质。

    这是Jeff 和 Bill写的 一份很棒的 ZFS 概述 - 其中解释了为什么对传媒业、娱乐业和所有关注高 质量、大容量与高效存储的企业而言,ZFS 如此重要。

   Jeff 告诉我(模仿一位存储业务经理),业内只存在两种磁盘驱动器:

    已经出现故障的驱动器和将要出现故障的驱动器。这下大家知道 催生 ZFS 的动机及其为何得到大家的瞩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IT/科技

 

    目前我正在积极加强 Sun 对存储系统业务的重视。

    原因何在?道理很简单,只要有人存在,存储设备市场就会不断增长,而我相信我们所拥有的人才和资产使我们具备强大的可持续发展优势 - 我们正在计划利用这个优势, 而且是非常积极地利用。

    具体如何操作?首先,我打算合并我们的存储器和服务器产品团队,在 Sun 组建一个聚合的新团队,即“系统”团队。系统团队将肩负计算、存储和网络系统的发展及聚合任务。这对于任何一位数据中心管理员来说都是个好消息 - 他们的工作就是实现这三者(计算、存储和网络 - 等到这些都虚拟化了就更有得瞧了)之间(通常有些特殊)的交互操作。我们希望能够站在他们的角度、立足于系统层次来进行创新,而不再局限于单个设备 - 突破刀片、机架、磁盘和磁带的限制。

    因此,我们的工作重点还是要成为多平台存储设备供应商(正如我们的服务器可以运行多种操作系统,而我们的操作系统也可以在多家友商的服务器上运行),除此之外,面对着那些对今后的数据中心有更高标准化和集成需求的客户, 我们还将与其展开更高层次的对话。并非所有客户都有这样的需求,但毫无疑问,这将是我们大力发展的一个方向(再次说明,这也是虚拟化所预示的内容)。

    那么,为什么我认为将产品事业部合并会有效呢?因为这种方法适合我们。一年前,我们合并了大批量 x64 服务器业务部和传统的高扩充性 SPARC 服务器业务部 - 依靠的就是前者的批量技术和后者的扩展技术。成果如何?市场上最高级的 x64 系统就此诞生。同时还推出了一系列可互换运行 SPARC、Intel 和 AMD 处理器的批量新系统产品。此外,我们还结合网络的专长共同打造出下面这款具备集成网络和无缝管理性能的最佳通用刀片式平台(内部名称也叫 C10 或 Constellation 10 - 10 个刀片,“C48”则有 48 个刀片)。您是否能够明确指出服务器和存储器的界限呢?我就说不清(其实,在虚拟化的环境里而这并不重要)。

    第二,正如我们的服务器所体现的那样,我们的目标是通用市场 - 开放和通用平台将成为我们以及整个市场在这个领域中实现增长的主要动力。Sun 开发的第一款通用存储系统是 Thumper(即我们的 x4500)- 它采用了开源操作系统 (Solaris) 和文件系统(ZFS - 很快将由 Lustre社区进行并行化,这是我们最近收购 Cluster File Systems 所获得的产品)。Thumper 的年均销售额在开始两个季度就攀升至 1 亿美元(与 130 亿美元的收入相比,这个数字很小,但我们确实对此多有关注 - 至少有一家竞争对手也是如此)。

    通过将这些资产与我们最近的一些网络设备创新内容(如世界最大的Infiniband交换机 Magnum - 顺便提一下,这不是我们将要构建的最小的衍生产品)和 Solaris 的 Crossbow 社区进行结合 - 看起来我们似乎已经具备了彻底改造数据中心的各项准备。

    在这个案例中,我期待着我们的系统团队能够像构建特棒的集成系统(如前面提到的 Constellation 系统,或者我们的 Thumper 平台)那样专注地利用磁盘、磁带(以及今后所有的可移动介质)来构建独立的存储设备和网络。我期待着能够看到更多的创新产品, 更快的市场投放速度,期待能够看到我们以源源不断地高价值创新内容吸引新客户,更期待我们能够通过更好地为现有客户提供服务来创造更多机遇。

    结束本文之前,我还想谈谈一项特殊的业务,一项对 Sun 而言价值与日俱增的业务 - 我们的磁带和存档业务。从市场的角度来看,某些数据将永远存在 - 监控视频、医疗与保险记录、股票交易记录等等。我们认为,永久性数据市场将会不断增长。目前,只有磁带可以不依赖电力完整保存此类数据。许多我们客户的数据中心都面临着电力成本威胁,这项开支的增加速度大有超越硬件预算之势(真的,我没开玩笑)。但磁盘存储十年的电力成本却很容易计算 - 只要看看运行一套 SAN 的电费帐单,然后乘上 10 年就行了。

    因此,我们不仅一直在向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企业出售大型磁带库,那些有大型机和开放系统的企业,同时也开始接触许多新创公司和 Web 2.0 公司(甚至包括一些家喻户晓的公司)。 当企业有大容量存档存储设备方面的需求(在收集由用户制作的高清晰视频或用于地球社会网络的卫星成像图时,人们往往会遇到如何实现千兆級存档的问题)。

    磁带具备高效索引和检索的特性,是最经济可靠(从环保的角度而言)的长期存储存档平台。总而言之,磁带(以及未来的其它可移动介质)是 Sun 存档计划中的核心要素。我们认为我们能够为这部分市场提供大量创新产品 - 目前我们已经完成了基本的集成工作(您知道吗,我们将 Solaris 驱动的服务器成功地嵌入资料库中 - 从而使 Free Inside! 具备了新的内涵)。我们聚合了高性能网络、虚拟化和文件系统创新 - 以及全面的系统方法 - 我们的存档业务将会像刀片式和机架式系统一样实现盈利。毕竟,他们都是系统系列产品。

    正如我开篇所说,目前我正在积极加强 Sun 对存储系统业务的重视。Sun 旗下的大量人才和资产是我们成功的有力保障。我认为,我们有着合适的领导者、适当的资产和正确的目标。

    集中精力、全力以赴的时刻已经到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16 16:18)
标签:

IT/科技

 

    上周,我们参加了英特尔(Intel)朋友们举办的英特尔信息技术峰会(IDF),会上我们揭开了第二代系统平台的神秘面纱。参与此峰会的一些同事用他们的手机拍了照然后发给我。

    几天之后,我与大约 30 位首席信息官(CIO)们共进晚餐并发表演讲 - 他们中有一位看过一些有关 IDF 的报道。这位客户(他目前与 Sun 没有业务来往)问道,“我们为何要费心与你交流?你们的产品可能有什么不同 - 对我而言都是普遍商品罢了”。

    这对我们是一个绝佳的机遇,同时也是巨大的挑战, 但并非如您所想的那样。世界上还有许多人未与 Sun 开展业务 - 这是个好消息。但也是个挑战 - 如果我们与客户之间不存在基于 PC 采购(像我们的同行)的业务关系,那我们如何才能接近他们呢?这在全球来说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绝不仅仅像“在电视上做广告!”那么简单)。

    这是我在演讲时向大家展示的照片 - 能看出我们的系统(代号 Tucani,真正名称 x4450)与其它系统之间的不同吗?(答案就是:我们的尺寸小一半 - 当然,通过图片很难看出功能和性能的不同。)如果您的业务或数据中心所处的位置,无论其空间、功率密度还是性能的成本都很高的话,那我们可很愿意与您沟通 - 不论您现在运行的环境是 Windows、VMware、Linux 还是 Solaris。


    吸引新客户的第一步首先是要有好的设计,这才能够鼓吹起耳语口传的效果。毕竟,与电视相比,通过互联网可以接触更多的人。

    (同时还展示了我们的第一个四插槽 Caneland 芯片系统,它配有 32 个 DIMM、6 个 PCI-Express 插槽、内置 RAID、多达 8 个热交换磁盘、冗余电源与冷却装置、完全远程系统管理...所有这些都在仅占2机架单位的系统中)。请进入 此处与 此处了解更多详情。也有一款双插槽/1U 的平台同时发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IT/科技

    上周,我们与微软达成了一项协议。请大家保持冷静。

    好消息就是,大家都很关注这件事。坏消息则是,这引来了一连串问题 - 我想我应该在此一一解答。

    声明内容如下:微软将对 Sun 即将发布的 hypervisor 虚拟管理程序平台 Project Virginia 提供支持 - 这意味着我们可以整合和运行 Windows(与 Linux 和 Solaris 一起)。其次,Sun 将提供 Windows 虚拟化支持 - 以同样允许 Windows 整合和运行 Solaris。最后,Sun 同意为那些想直接从 Sun 采购的客户和合作伙伴打包 Windows 并提供支持(就是“OEM”)。

    有些人认为这项声明代表着我们在战略上的巨大变动(我不禁联想到上次更改股票代码符号的事情),我也因此永远也别想将自己的塑像体面地留在自由软件基金会的神圣殿堂里。第一种观点显然不对(第二种倒有可能),为此,我觉得有必要向大家提供一点背景信息。

    首先,就在两年之前,Sun 在 x64 服务器的业务还不足挂齿。用户们既不能在不是 Sun 的硬件上运行 Solaris,也不能从 Sun 这里购买到 x64 系统。合作伙伴们也没法出售任何一种解决方案。每当发布行业排名时,我们总是排在“UNIX”或“专属产品”类别中(两种称呼都很可笑)。

    我们希望我们的 Solaris 和系统业务都能突破自身的局限 - 即便是对于不运行 Solaris 的客户,我们也希望他们能从我们这里购买系统;我们希望他们能从我们这里购买 Solaris, 即便不是要用在 Sun 的系统上。(大家可以假定这两项业务是维恩图中的两个相交集,那么,要扩大相交范围的最佳途径并不是将两项业务混在一起,而是分别将它们做大。)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持怀疑态度,想弄明白“你们是认真的吗?”- 这个问题是我们开展销售前要解决的头号障碍。

    如今,我们已经跟 AMD 建立了 x64 服务器产品的合作关系 - 并优化了我们的软件和系统,使其能在 Opteron 平台上飞速运行。然而,我们更多的是将精力投入像关键性业务及大规模计算这类型能发挥我们的工程和设计实力的客户和市场方面。我们并没有触及塔式服务器领域 - 我们避免将力气花在牙医办公室和街角鞋店这样的客户应用上。我们关心的是 这样的系统和 这样的客户。由此,我们开始赢得订单。都是大买卖。运行Solaris 和 Linux 的业务自然不在话下,此外还有 Exchange、SQL Server 和微软的 IPTV 堆栈业务。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开始提供内置有 Intel 的相关产品和服务,同时提升了 Solaris 在我们自己的平台和其它友商的 Intel 平台上的性能。我们不断提高产品性能,并且开始大力发展能够提高我们和社区的市场份额的优势项目。之后,“你们是认真的吗?”这种质疑声渐渐淡去。我们当然是认真的。现在大家都很清楚了。

    在这个缺乏差异的领域,我们借助设计来与他人的产品区隔。在 Andy Bechtolsheim 和 John Fowler 的团队带领下,我们在产品性能、密度、效率,以及整合管理和保养便捷性方面都取得了显著的进步。我们现有的产品系列都实现了与 SPARC 和 x64 系统以及相关供应链的全面整合 - 打个比方说,如果您从我们这里购买了一套刀片式系统(如图所示),那么,您可以在 Project Virginia,或是 VMWare 产品的平台上同时运行 Linux、Solaris 或是 Windows 操作系统的环境中,将 SPARC、AMD 和 Intel 刀片式服务器混合在一起使用,而管理方法却无二致。我们有能力满足整个市场的需求(这也正是我们为何如此投入的原因 - 面对如此巨大的市场时,人们很容易分心)。正如我所说,我们的产品注重的是设计上的创新。

    结果如何呢?我们迈入了操作系统和 x64 服务器的排名行列,且排名不断攀升。一年一年,一英寸一英寸,一美元一美元,一 RU(机架装置)一 RU,不断进步。我们现在是市场上第五大 x64 供应商 - 算来每年销售额已有十亿美元(截至我们上个财务报表季度为止)。这与我们两年前的“默默无闻”比起来实在是天差地别。Solaris 也有着类似的经历(细心的分析师们甚至早已将其与我们的硬件分离开来进行单独追踪)- 而这仅是在我们还没发布 Virginia 之前就做到了的事。

    尽管我们在 x64 业务上实现了十亿美元的年估计销售额,我们依然听到了反对声 - 其中最大的一个是?“竞争对手都说你们对 Windows 不够重视。”现在,这种说法不攻自破 - SQL Server在我们的 x4500 产品上跑的飞快。事实上,我们是在AT&T 这个Windows 在美国的最大部署项目之一的基础平台(支持他们的微软IPTV 新品推出)。我们的很多业务是用 Windows的 - 硬件和软件都有(其实,大多数的 Java 开发员都使用 Windows 操作系统,这一直都是我们软件业务的重点内容)。

    现在,我们迎来了向整个市场开放的时机,这也是我们彻底打消反对质疑的时候。于是,我们与微软走到一起,共同签署了新的合作协议,这项协议将带来两方面的变化。

    第一,微软将对于 Sun 之 Project Virginia 中运行的 Windows 进行认证。期盼我们整合并虚拟化 Windows 系统的用户和合作伙伴们将可以在 Sun 的产品上安全地运行 Windows。这对我们而言有着重大意义,它使 Sun 的业务范围扩张到 Linux 和 Solaris 以外的 Windows 领域。其次,作为回报,我们将������� Solaris 提供 Windows 虚拟化支持。客户将拥有更多选择 - 在此,我想声明一点,我们会用心做好 Sun 在免费软件 社区中的每一件事(即便没人给我们歌功颂德)。这份协议不会改变我们的承诺。

    第二,Sun 将作为OEM,代销并且支持 Windows 平台。我们将在经我们出售的 Windows 系统中捆绑 Java 运行时环境、我们的工具链以及我们的 Java Enterprise System 中间件(并且额外附送 OpenOffice 套件)。所以,从现在起,客户和合作伙伴们可以直接通过 Sun 购买 Windows 系统。我在签订协议之后收到了很多客户和合作伙伴的来信,他们表示非常激动 - 因为他们现在可以在 Sun 系统上整合更多的业务了。 这也正是我们想要的结果。而我们的竞争对手们也不得不从他们的演示文件中删除一页幻灯片(就是上面写着“请从我们这里购买产品,因为 Sun 对 Windows 不是认真的。”那张)。

     那么,我是否认为这项协议对 Sun 有益呢?当然是的 - 这项协议将为我们带来更多机遇,令我们摆脱过去的种种限制,同时将使大家能够独立地关注 Sun 的虚拟化、Solaris 以及 Sun 的系统产品组合。这是否预示着 Sun 的内部将发生战略性变动?不,不会有任何变动 - 就好像我们可以边走边嚼口香糖,我们可以并举这些业务。运行、虚拟化和支持 Windows 将为我们打开机遇之门。

    那么,我们是认真的吗?关于虚拟化 Windows?关于成为一家微软客户的优秀 OEM 合作伙伴?关于在各种批量硬件上运行 Solaris?关于成为一家跨平台软件公司?数据中心的设计主力?世界最大的免费软件贡献企业?

为什么要这样问呢,答案都是肯定的。

别再问了,转到下一个问题。

    (有些人想知道为什么我们没有在几周前的分析师会议上讨论这件事情,那时因为当时协议还没有定下来 - 要知道,随意发布消息对于促成合作关系鲜有助益。有时候可能会有效,但不适合这一次。)

    (更新:想补充我们最新的 Glassfish 消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IT/科技

    昨天,Sun 和 IBM 共同发布 IBM 加入了 OpenOffice.org 社区的 声明,业界的技术格局再次发生变动。坦率地说,除了一家众所周知也极无可能的企业外,我们再也找不到比IBM更有信誉的 OpenOffice.org 企业合作伙伴了。这对于我们双方而言都是极大的成就 - 祝贺大家。 

    也许有些啰嗦,但我还是想说明一下...为什么我们(两家企业)对此都很有兴趣?我们是否真的以为不断扩大的 OpenOffice 用户数量将对全世界的数据中心(这也是我们两家企业赖以为生的业务)产生影响?毫无疑问,是的。

    如今,消费者对技术的选择已经开始深刻地影响着企业的经营方式。例如,美国经济的 70% 是由消费者的开支所驱动(这个比例在全世界是最高的),而消费者在消费时益发依赖网络 - 借助他们所选择的设备、软件和服务。我是否指望他们通过 OpenOffice 来购买数据中心?不,我没这么想。

    由于网上消费者数量的庞大(当然,是指美国以及世界各地的人口密集地区),消费者的选择正在推动各项标准的确立,从基于时间的视频标准到应用程序和 文档标准。技术行业不再是推动标准唯一的驱动力 - 消费者正在不断地参与进来。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

    因此,我们的理论很简单。免费软件(如免费搜索或视频)所吸引的人数是以世界人口划分的各个领域中是最多的 - 免费的这个定价在全球都是最诱人的(也是一种极其重要的 知识产权哲学)。大家只要看看近年来 ISO 标准的开放文档格式在全球迅速发展的成功案例就会明白我的想法 - 这种文档格式之所以吸引人就在于其价格(0 美元),完全免除了那些微妙的版税、专利或技术费用,以及无处不在的相关支持产品(如 OpenOffice、Google Apps 及其它产品)。

    那么,是什么促使人们选用 OpenOffice 呢?是 Sun 的担保?IBM 的参与?Google 的支持?还是 Ubuntu 的普及?可以肯定的是,其全球性的社区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现在,让我换个方式来表达。最近,当我和一家很受欢迎的互联网软件公司的 CEO 交谈时,她说她觉得有必要把她公司核心产品的下载文件大小控制在 5 MB 以内。我问她为什么 - OpenOffice 的下载文件大小比她们的要高出十倍,但全球的下载数量并没有迟缓的迹象,即便是在网络基础设施不够好的地方。她的回答呢?

    “我的下载并不会为客户节省 400 美元。”现在您明白了吧。

    请从此处获取 OpenOffice,并转告您的朋友们 - 如果他们想要与微软Office 兼容的办公软件,随时可以获取,无论是在家中、办公室还是在学校。

完全免费。

    一语道尽其真意所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