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立平
孙立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0,522
  • 关注人气:4,8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孙立平

杂谈

     再次说明:关于流传的“论文指导教师”的说法,我曾经在不同场合澄清过,现在再一次明确的说明:不是。1、首先就没有论文指导教师的这一称号。2、我当时确实是院学位委员会委员,所有硕博士论文都要经过这个委员会审议通过,然后向校学位委员会建议是否授予学位。误会可能由此而来。希望各位不要再以讹传讹。本来,不想在大范围澄清,因为中国的事情往往是越澄越不清,徒增议论。鉴于现在有很多揣测,为避免误解,特作此说明。本条微博也希望诸位看到就是了,就别转发了(2013年1月22日)。

     有学生告诉我,现在还有人在文章中有类似提法,再次转发这个声明,也希望见到此类说法的朋友帮助澄清,否则容易引起误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答经济观察报

  问:最近由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社会发展研究课题组、清华大学凯风研究院社会进步研究所提出的第三份“社会进步研究报告”,提出中国现在面对的是转型陷阱。这个问题是怎么来的呢?

  孙立平:这份报告的题目是《中等收入陷阱还是转型陷阱?》。很多人现在都有一个感觉,我们现下处在一个非常令人困惑的时期。有人说“中国社会的 气质正在发生变化”;有人说改革已经终结,已经死亡;有人说中国开始要进入一个停滞时期。一种沉闷而焦躁的社会氛围在悄然形成。如果将这种状态置于30多 年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其中具有的含义就更是耐人寻味:如果说上世纪80年代的特征是改革,90年代的特征前期是改革,后期是开放,而进入21世纪后的 这10年,维稳则成了最基本的基调。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问题究竟出在哪里?目前流行的有两种解释:一种是从发展角度提出的解释,即所谓“中等收入陷阱”;另一种是从改革或制度角度提出的解释,即认为是改革处于停滞甚或倒退状态。

  我们的报告明确指出,我们现在最需要警惕的既不是中等收入陷阱,也不是简单的改革停滞或倒退,尽管这两个问题也是存在而且需要加以关注的,我们 现在真正需要警惕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财经

中国现在需要警惕的是转型陷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利益关系的失衡是我们面对的一个严峻问题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0年我国农村居民全年人均纯收入5919元,实际增长10.9%;城镇居民全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9109元,实际增长7.8%。这是1998年以来农村居民收入增长速度第一次超过城镇居民。与此同时,政府其他调控收入分配的政策措施,也开始收到一定的效果。在2010年,不少地区都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和养老金标准,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对拉升城镇中低收入群体收入的增长幅度起到了作用。

无论是统计数字,还是我们在实际调查中所见所闻都可以证明,在最近几年中,农村居民,特别是中西部比较贫困地区农村居民的收入和生活状况,确实有所改善。农业税的取消,粮食直补和农田保护费用的发放,新农合和九年义务教育的推进,都使得这些地区农民的收入和生活状况得到一定的改善。在一些地区,比如说成都,加大了对农村基础设施和基本公共服务的投入,也使农民直接得到了好处。这些都是不容否认的事实。

但同时也要看到,这些进展和变化有着相当大的局限,即使在出现改善的领域,进一步改善的潜力其实也并不大。在2010年,我曾经提出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2004年国企改革的争论开始,对已经历时27年的改革进行反思和争论,成为最近一段时间引人关注的话题。孙立平认为,这说明改革已经到了一个关键的时期。吴敬琏则指出,在这个时刻,每个经济学家都有责任为这种反思和规划提供自己专业性的思考。不管怎么说,这场反思和讨论都会对中国的改革和未来产生重要的影响。

这里我想将争论中几种有代表性的观点加以梳理,以明确分歧之所在和不同地主张究竟是什么。

在为改革辩护和积极主张深化改革的首推高尚全和皇甫平,他们的主张可以概括为排除干扰,坚持改革。高尚全作为改革的最积极倡导者,也并不讳言在改革过程中出现的种种矛盾和问题。实际上,高尚全在一些会议上都曾经对弱势群体、分配不公以及社会保障等问题发表过重要的意见,其中的一些意见和建议对政府决策产生过影响。但他是这样来解释改革中出现的问题的:过去的改革,大家基本上是普遍受益,现在,社会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普遍提高,同时也形成了数量庞大的困难群体。在这个结构大变动时期,利益主体多元化,思想多样化,改革触动到利益主体,改革要调整利益关系。改到这里难度就大了,于是反对改革者有之,“假改革”的也不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富人和穷人该怎么住,已是不可回避的现实问题
记者:最近,屡出惊人之语的任志强(华远房地产董事长)又让舆论大哗,他说现在国内出现“穷人区”和“富人区”是很正常的。对他的观点,本报和新浪网联合搞了个民意调查,截至24日中午,不同意的占63.5%,同意的占36.5%(5031人投票)。您怎么看这场争论?
孙:这确实是一场值得重视的争论。它和近几年涉及贫富关系的其他争论一样言辞激烈,所提出的问题不仅涉及未来城市建设的方针和格局,也涉及到在一个贫富分化不断加大的社会中穷人和富人如何共处。甚至这场争论也折射出目前我们社会中富人和穷人之间、精英和民众之间的一种现实关系,其中有些苗头是令人担忧的。
我们先要确定一点,这场争论是怎么引发的。根据有关报道,在2月19日上海国际地产大会媒体见面会上,当主持人问到“在未来几年内最不希望看到中国房地产市场发生什么事情”时,一名观众表示“最不希望看到中国出现‘穷人区’和‘富人区’”。而任志强则明确答道:“过去中国都是‘穷人区’,现在出现‘穷人区’和‘富人区’是很正常的,就像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样,也要让一部分人先住进‘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一年时间里经常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任志强再一次站到了这个位置上。这一次则是因为“富人区”的问题。根据有关报道,事情的缘由是,在2月19日上海国际地产大会媒体见面会上,当主持人问到“在未来几年内最不希望看到中国房地产市场发生什么事情”时,一名观众表示“最不希望看到中国出现‘穷人区’和‘富人区’”。而任志强则明确答道:“过去中国都是‘穷人区’,现在出现‘穷人区’和‘富人区’是很正常的,就像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样,也要让一部分人先住进‘富人区’,以后才能都变成‘富人区’。”如同每次任放出惊人之语一样,媒体上反应异常热烈,新浪、搜狐等网站都开辟了专题进行讨论。但粗略地看,对于任的主张,赞成者少,抨击者多。如在笔者写这篇短文的时候,搜狐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分别是1299和2795。而且我们注意到,相当的抨击者都带有浓重的感情色彩。

由于是临时遭遇而发生的争论,因此,无论是主张的一方还是反对的一方,都没有对自己的观点进行系统的合乎逻辑的论证。但由此所提出的问题却是很实质性的。问题的实质是,在我们的社会中,富人和穷人要怎样居住,是混合居住在一起,还是要分区居住?同样重要的是,在这场争论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最近对于14万亿居民储蓄以及与此相联系的内需不足的讨论中,一个认识已经越来越明确,即不能将这14万亿当成一个笼统的数字,而是要看到这14万亿是由不同的人所拥有的,是由不同群体和阶层的人所拥有的;大部分存款实际上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而大多数普通民众人均拥有的储蓄是很有限的。获得这样的一种认识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涉及到如何对待这些储蓄,如何制定相关的经济社会政策。
同样的认识对于解决与之相联系的内需不足问题也是非常重要的。扩大内需涉及的是民众的消费行为,但在以往的讨论和政策制定中,几乎很少考虑到民众与民众是不同的,他们是分属不同的群体和阶层的,他们的经济状况与消费逻辑可能是全然不同的。因此,在新一轮促进内需的政策出台之际,将这个因素考虑进去是非常必要的。也就是说,在促进内需扩大的时候,必须将社会结构的因素考虑进去。从这个意义上说,促进内需的扩大,不仅需要经济政策,同时也需要社会政策。
这里所说的社会结构,主要是指社会的阶层结构。社会中的阶层结构可以有不同的划分方法,这主要取决于划分阶层的目的是要解释什么问题。就这里所讨论的问题而言,上层、中层、下层或一般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12 16:16)

纷至沓来的消息给我们传达着这样几个信息:经济在持续高速增长;消费的增长速度远远慢于经济增长速度;银行中积累的居民储蓄已经高达14万亿;但同时内需严重不足,物价在低位徘徊;而大多数民众则不断感叹生活负担的沉重甚至生活的艰难。

目前为国人所关注的内需不足,就是发生在这样一些因素所构成的基本背景之下。同时,也恰恰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中,形成了我国内需不足的某些独有特征。要解决当前的内需不足问题,需要对这些特征给予充分的关注和分析。

在讨论这些特征之前,仔细琢磨一下成为议论焦点的“14万亿储蓄”本身是必要的。在目前的舆论中,虽然对这14万亿储蓄积淀的原因和产生的影响,还有不同的看法,但在一点上人们似乎是没有分歧的:14万亿是一个过大的数字,是造成内需不足的直接原因,应当被从笼子里赶出来。其实,这个似乎没有争议的问题,恰恰是需要讨论的。在《内需:扩大还是满足?》一文中,我曾经指出,要谨慎对待这14万亿,因为这其中相当一部分是人们的应急钱和保命钱,一味强调将这些钱赶出来,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最近,又看到刘洪波先生的文章《14万亿储蓄何其少》,他将问题就说得更是明确。他说,实话说,我对这话题向来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关于改革的话题已成为社会当中的一个热门话题。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又是处在中国社会发展的一个十字路口上,对其中的一个重大问题如何进行判断和选择,会对未来产生重要的影响。我个人有一个看法,尽管目前的一些争论和分歧很明显,但实际上在争论中有一致,在分歧中有共识。这个共识就是对现状不满意,在这种不满意的基础上要变革。但是,要注意的一点是,某些争论是在比较浓重的意识形态色彩下进行的,结果是形成尖锐对立的意见与主张。过去意识形态化的争论,不仅妨碍了共识的形成了,使得社会在很大程度上分裂成两个极端,同时也使得本来可以澄清的问题复杂化了,给实践留下的选择空间和弹性也越来越小。所以在现在的情况下,我们需要一种对改革的理性的、建设性的、负责任的讨论,需要尽量使这种讨论去除意识形态化的色彩。

如何判断现在改革的进程和状况

首先要说明的一点是,我们是在这样一个基础上来反思改革的:改革是中国必然要走的道路,汇入世界主流文明是我们必然的归宿。在具体问题上,包括市场化、民营化、民间力量的发育等,都是必须坚持的方向。这是我们与借反思改革来反对改革者,与那种力图通过反思改革来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