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宁
苏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912
  • 关注人气:3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8-06-11 20:34)
 前天晚上,头撞宾馆门上了——上次住丢了睡衣。这次只想着睡前把自己物品收到枕头边上放着不忘。
 疼了两个白天。——夜里可能也疼,但我睡着了也就不计较了。
  还好,玻璃没坏,只是自己疼,右前额肿了半天就开始自己慢慢消下去。要是自己又疼,再赔块巨大的玻璃,真是不值得了。
根本没看到那有门——直直走上去。啊。一场比赛,以彼此都没坏迅速结束。外观都还好——只是不知道我的脑子里面摆好的那些秩序有没有撞乱——我本来是很有秩序的。
 我从此不敢再藐视玻璃门了。
“以后不要和玻璃对抗。'
 我的头长了这么多年,连一块玻璃都不能撞坏。我一直以为我的头是有力气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6-03 09:16)
         早上下雨了。闹钟设在六点。陈老师昨天在小群里招呼,上午九点采薇阁有答辩,大家可去听听,旋即理好物品,想着一早过去。
        忝列陈门,以我之无知与不才,实是能倚门旁听就好。
            下午和赵老师再见。
          他言及自己八九岁时就开读一些长篇,很多字不认识,就自己定个读音一路读过去,直到真正认识后,再回头纠正被自己单方命名的读音。十九岁开写真正的日记——为写作而储备,他努力练习观察事物,学着用自己的话给眼前所见种种下定义。然后成为一天上几个手术的医生,再弃医,回到文学,一路走到至今,内心经历的节点,在一些重要关口上,做出的那些选择——那么纯粹而简洁。
           要学会忽略外在,要建立一个有强大自我的世界。三年半前,赵老师即曾和我说:你要再写出十个我之前看到的那样的作品,就完全建出自我了—-不会被绕过和被复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6-01 14:55)
  阳历六月第一天,外面是36度。日落时间是19点36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26 22:25)
       三月的第二周开始时,在老师的建议下读了一本英文小说,先只是用每天晚上的时间。心也不静似的。后来老师鼓励我:人生短暂,可做的事不多,把它译出来吧。我说:我是那么慢。也怕译不对不准。然后我用出了白天所有可以用的时间,加上清明假,译出了一稿。每天早上七点起来,到晚上十点过后,都趴在单词和句子上。合上最后一页,发现打字的右手是木的。背直起都疼。动用了一颗布洛芬才解决好。想一鼓作气修改,却忽然地,就拖了下来。在最开始的一天,我在笔记上写:不去做的事,就是到了最后一段,也不是完成,多长的事,去做它,就会有结束。

        这一个月天气好,集中力量听课。也在从没有的热闹和休息中:
        与镭见了一面,地点是国家博物馆门前,然后她带我们去了槐树岭4号院,去那看坦克。四年前,我们约要保证一年一见。今年幸运,已见两次。所以,我们都觉得开心到飞。
        有一晚下课出来,和老师同路,老师和我一起散步到车站。这一年,最幸福是遇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05 16:57)
加油,去看前面的事物,都看不完,不回头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01 09:18)
         下下就停的雨仿佛一个生了气而易哄的人,然后它又易忘,哪怕这一次气它生得很对,确实对方完全无理。八点时看看窗外,大雨正停下来,看到的雨点都是正从院里的树上往下跳的,而不是天空。而且受到了我的拔弄。 可是,等我喝过一杯茶,又这理理、那理理理完想带去上工的所有时,雨又下来,比之前的更大,直直地、无所顾忌地下到地上起了青烟。
      
 
然而,我仍要去上工。看过了那么多八点才过的早晨的街,我仍没看够似的,又出来,换了和昨天不同的一条路,每天都走同一条路去一个地方上工,人生都无趣了很多。
        下了雨,街上仍是很吵,行人也没有减少的样子——我以为我今天会有一条很空旷的街呢,没什么人,只一场大雨,我生着翅膀一样呼呼地、自在地穿过。原来雨也是有弱点的——也是阻止不了时间的行动的,对时间以外的事物——皆无能为力。这一场雨里,我也默默放下骄傲,不敢再跟人自许我比一场雨更有自然之力。
&n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29 09:10)
         假期第一天,早上出来,又落了雨点。还有两天是阳历五月了。四处的树都茂密起来,好像春天到来很久了,一点不像三周前,还有一场清雪飘下,厚呢大衣也才脱下。昨天早上在街上,看到很多小孩还是穿着小薄棉衣的。
          这季节,多么不像人世——我以为的人世,一直都应是清晰的,彼此少缠绕与勾连。昨天开车穿化妆品街去淮海路,仍是废墟的样子,预计中的高楼还没有框架,一队队的工人在清理场地,探掘机、打桩机、吊车都还没有进场。像等着给我再看一眼似的。到办公室楼下,还只是没到上工时间,一个人在楼下的小店里点了一碗红豆粥,慢慢喝完。喝完还只是八点半,就起来去看这一路的店,都开了门了,我一家家的走过去,门牌、商品都似往常一样,没有大的更换。
          然后,就到了今天。想着好大一堆事等着的,然而,起来后,我又并不急迫的样子——好像预计着要做的事,都不是那么重要,只要想的时候,觉得很重要,就可以了。我不必每天都欣欣向荣。

          忘了说,我不能像昨天在路上时想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24 09:34)
     何时邻里相持酒,却贺先生返故乡。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22 08:10)
         雨停下来,早上下楼,院子里全是花和树在一场雨后的气息。一阵风来,把昨天停到树上的雨点吹落,积了很大,正正飘到身上。天是灰的,盖在院子上。一天又开始了—-早在我下楼前就开始了,比太阳升起时还早些。这是人生唯一可天天一见的“有常'。

       一直在寻找生命的去向与来处。有时觉得我要退回了——我不愿意被任何界线所圈定。我是无限的——但更多时候,我感受到的,只是自己的有限,有限到对一切无能为力。活得越久,让我心怀敬畏的人事越多,我不敢轻慢这个人世。我能做的,只是认真而平庸的过掉眼前的一天~那些夺目的事物,我甘心仰望。想将灵魂无限收拢,收到自己掌心,紧握在心口,不去打开。并非生命处处需要审判和让人置疑,只是,有了更多的因不信任而生就的妥协和谅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21 08:22)
       春天的第一场雨吧。下到一楼的平台时才看到。雨是下了一夜的,小院子里一地的落花。树是进入夏天的样子。去年这院子最好看的是几蓬紫色的西蕃莲,我曾经将花的重瓣称为双朵。它们开了很久,一直到我把厚呢大衣也穿出来。头一天以为还没落尽,转一天早晨,从它面前过,却是连根带叶都被园子里的人收掉了。只剩一个空空的花槽。
        然后的每一天,我仍从这花槽前过,不再觉得有什么变化,像家里忽然去世一个亲人,去了就去了,没想过能再见。清明节早上,一个小孩在微信上写:我愿与你挽手看星空,你走了也无妨。星空依旧繁美,我为它赞叹。我把图截下,那是一张沙漠深处星轨的图片。
       这院里的海棠也已经开过。草已经长出来。有两个秋千架,一直落着灰,没有人荡。天气初暖时,每天会出这院子,围后面的河骑几圈脚踏车,陷在人群里,每一个和每一个之间,密得没有空隙,但却只是陌生,每个人都有一个壁垒森严的世界。用这钢筋水泥架构而成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