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宁
苏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431
  • 关注人气:3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8-12-09 18:25)
         下午两点半,骑单车出去。从古淮河边转上淮海路,然后绕健康路回来,再向南昌路。行人都穿了棉衣了,这座城市又到了冬天。很多的午夜醒来,想像它在茫茫星空下的状态。早已走遍它的大街小巷,了解它的植物,节气,在人群里,我却看到一切陌生。


        这城市五百年后的样子,稍微用心亦可想见。此前五百年,人物,饮食,行礼作派,衣饰,男女,邻里,也都不是今天模样。我常常怀疑一些被执笔记录下的事件,在纸上都是带了个人意趣的眼光罢。一座城东西南北风气互相沾染,把一座城的日常生息弄得粘连不清。我有时却想记下———那会用掉很多人的阅读耐心。我记下,是因为我必定将离开。是每一个人哪怕一生只在一座城市终老,但他终究也要在某一天离开生命的场。
         这样一座城,在其中 过上一年也就和过了一生没什么不同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1-29 17:28)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1-29 17:23)
前天晚上,头撞宾馆门上了——上次住丢了睡衣。这次只想着睡前把自己物品收到枕头边上放着不忘。
 疼了两个白天。——夜里可能也疼,但我睡着了也就不计较了。
  还好,玻璃没坏,只是自己疼,右前额肿了半天就开始自己慢慢消下去。要是自己又疼,再赔块巨大的玻璃,真是不值得了。
根本没看到那有门——直直走上去。啊。一场比赛,以彼此都没坏迅速结束。外观都还好——只是不知道我的脑子里面摆好的那些秩序有没有撞乱——我本来是很有秩序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1-06 16:22)
                傍晚落了雨,树本来枯了大半了,可因为这雨,又被唤醒。一个人,一次次离开一个季节,再一次次重见。

                我为什么会喜欢这些小雨。是喜欢它的恰好的湿度——恰好,不那么滂沱的带来寒凉,只微微地,让坚硬的事物回复柔软。回到不用那么理智地看一切。

                陌生的时间,人群,空间,能扩大的自我半径——其一应是物理空间的拓展吧,可以依赖交通和位移实现。不能实现的自主与无法主宰太多,人无法凌架于时间与空间之上,一直是生而为人的遗憾。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02 15:27)
拍了几张照片。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08 17:23)
知己于我理解有两种,一种是无事常相见;二是在心灵和精神上有默契,禁得起风雨和搁置,即或半生不见,但因为有这样一个人存在,而常觉任它人生多寥阔无际,即使独行亦有可到之边沿。都在有“常'。
       彼失去的,我若还有,从此自是共有。彼失去的,若我亦曾失去,我视此为上天给我理解机会。
      上周四是阳历二十六,天气始晴,慢慢升起温度的街上有小阳春的安恬。城市,树木,水流,人的身体同被太阳晒暖,不那么生硬板结。人与自然之相契可若人际之相契?一冷一暖间总有忠诚与守候。进退回转往复之间,知守恒和知义。 
    &n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19 09:29)
         这一周起入伏。近来作息是早上七时左右起床,半小时理内务。半小时早餐。如果上工前还有一点时间,会抄几页书:《王维诗选》与《金圣叹选唐诗六百首》。在看的是王充《论衡》。暑假前抄过一遍《庄子》杂篇以外的22 篇。《庄子》是我心有敬意并每观必有自警的一本,《易经》《庄子》《孟子译注》《近思录》这四本,我刻意放在每天看到的位置,想用力读透—但每天早起后好好的力量总是常被我胡乱移作它用。
          又买了一次《左传》——喜欢新鲜干净的纸张,拿在手里,像它才初入我眼。放到哪都干净。可也总是让我在此看到自己——如此擅变不专又喜新厌旧。
         我看左传,我对应不清那此名字下的事件,关系,辈份——我也几乎忽略里面有“时间'“年庚'。我只是看人类社会一步一步在各种事件的中的辗转变化,状态中的自觉调整和被动,各种发生和对应。礼义人伦法制与规范,各种仪式,各种器具,被这些集合映照与反射的人心,对无限类别的界线的守卫、划建、突破,重构。人的在另一个时间段中的对事对人的状态。还有,更重要一点,我在里面看到对词语的使用与驾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16 17:48)
     一直以为的盛夏街上都是空无一人,只有太阳的火烤着大地。
然而,年年不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11 16:18)
               别人对我的一点好,我都想用命去报答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6-03 09:16)
            早上下雨了。闹钟设在六点。陈老师昨天在小群里招呼,上午九点采薇阁有答辩,大家可去听听,立马爬起来理好物品,想着一早过去。
           忝列陈门,实是惭愧。
            下午与赵老师见。
          他言及自己八九岁时就开读一些长篇,很多字还不认识——于是自己给不认的字定个读音一路读过去,直到真正认识后,再回头纠正被自己单方命名的读音。然后,是十九岁,开写真正的日记——为写作而储备的那种狂执的写——努力练习观察事物,学着用自己的话给眼前所见种种下定义。再后来,成为一天上几个手术的骨科医生,可还是弃医了——在几乎要成为最好的医生的时候,去到了文学这里。一路走到至今,内心经历的节点,一些重要关口,而做出的那些选择——都是那么纯粹而简洁,不能离文学远。
           要学会忽略外在,要建立一个有强大自我的世界。三年半前,赵老师即曾和我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