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颜淡了
红颜淡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593
  • 关注人气: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问候


为人

红颜淡了,澄澈一片心湖

明日黄花,相见不如怀念

 

红颜,XX省作协会员,出版短篇小说集《谁在窗外》、散文集《时光签》。

博文
更多>>
刹那芳华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公告
这里所有无转载或转贴标识的文字,均属本人原创,如若拿走,敬请告知!
博文
(2014-05-07 10:15)
分类: 脉脉诗语

其实,什么都没发生

我只是借故哭了一场

 

假装看见你给小妖涂脂抹粉

假装看见你爱我的缺血的心脏

假装着自己的骨头还硬朗

 

然后,假装扭了自己的小腰肢

借故喊痛,重重

哭了一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脉脉诗语

假如我坐上那趟航班,

注定,

我回不了家乡,我的墓地在远方。

 

我看见我的爱没了影像,我看见我的恐慌疯长。

我看见眼泪比海岸线长,我看见陆地没了方向。

 

可未来真长,我和你都不要忧伤。

你看,墓床上的白菊花,它还挺好看。

她陪我安眠,你学着遗忘。

好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9-22 00:36)
分类: 幽幽心香

    南边的秋来得晚,温度依然高,但总不及夏天的热,所以些许凉爽显得也很珍贵。
    踏着傍晚的凉,一个人在公园里散步。耳边没习惯的戴耳机,没有喜欢的那些悲伤的音乐牵引,这个秋忽然变了滋味。

    今日故意穿着亚麻的白裙,风不经意的吹起宽大的裙摆,头发和裙摆向风的一侧,静与动间或在人们的视线里,这是我喜欢的感觉。

    路边各型色的海棠正结着自己的果,因为树质不同,果也不同的大小,大多果依旧翠绿着,仍在渐熟的过程中。绕得几圈下来,才发现树周的地上竟有一些坠落的果,又小又绿,却已离开了树。恍惚间想起那句:叶子的离开是由于风的追逐还是树的不挽留?果实也是如此,哪个果实不想成为又红又大的宝贝!

    皂角树下的长椅从来都是恋人们的天地,秋风带走的落叶散落在长椅后的草坪上,情人的热烈和秋天的萧瑟如此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收获!脑海里闯进这个词,我期待他收获,必也得看着他凋落。

    读秋在九月,内容还不那么丰富,更喜欢那些盛大的谢幕!这一天总会来的,诸如无果的秋,诸如不相干的果实,诸如我无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8-08 16:06)
分类: 幽幽心香

    一本叫《十年》的书扉页上写:十年前相遇,十年间相思,十年后失去。人生百八十岁到顶,若以十年为单位,人的一生八个弹指转瞬即逝。时间禁不起折腾,这样十年一段的折算时间,许多事物都会没时间感悟,人生会有许多缺憾。时间不妨换个熬煮的方法,用除法折算,十倍十倍的除下去。拥有一秒,一秒收获;拾起一分,一分成就;若得一时,可走得远些;再一年一年的累计,总还来得及将所有的得失看清楚。

    如若有这样的时间可以享用,便不要再随便做看客,要做它的主人。将它们拼接起来,变成自己的一部分。人这一生不管遇到谁,遇到的都是自己的碎片,不同时期、不同心境、不同状态、不同片段的自己。也就是说在光阴里,我们都是和自己相遇,遇到恋人,是寻找自己错失的爱;遇到偶像,是寄托自己不能成就的梦想;遇到不喜欢的人,也是要重温昔日的创伤。直到有一天,把自己的所有部分都认祖归宗,全然接纳,就遇到了完整的自己。整理时光,实际就是为了寻找自己。

    时光里的我,其实很通透,最庸常不过。20岁时,挥霍过大把的时间,喜欢自然和绿色,喜欢看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5-04 15:49)
分类: 幽幽心香

    春天总是不来,即使来了,它也那么的短。此刻,外面的阳光已经像夏天般的咄咄逼人,有风吹过,有些感觉如砂砾,刺得人的心生疼。

    期待了那么久的春光,如今正在窗外明晃晃的招摇,不断的亲吻那些曾沉寂在时光里的柳枝,转瞬生出新芽,披上了新衣,越来越曼妙。甚或那些风也不介意的交织,从北或南不追究方向的吹拂,站立的姿势,竟些许飘忽。就这样沉寂在胡乱的季节里,看阳光,看风,看柳枝,看所有的幸福感动,看那些窗外的人们,看人们脚下那些幸福的土地。

    隔着窗,看得到别人的风景,看不到自己的季节;隔着心,摸得到自己的心跳,却看不到别人的心情。如若我不是季节的风景,我又如何出现在季节里?总有些东西不应时节的来,总有些变化不受心思的飘。伸出手,遮住阳光,透过指缝的阳光足够温暖一只躲在窗内的草履虫。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1-16 12:32)
标签:

读后感

杂谈

分类: 幽幽心香

    他想爱她——

    思路很清晰,比这雾霾的天气顺畅。诸如活人的本能,此时我要、我要什么,直白而干脆。

    欲望很真实,看得到风动身动心动。在时光逆转中飞扬出男儿本色,有情有义。

    青涩——

    对于太过复杂累赘的环境来说,青涩,极具溢美之态,较妖娆、妩媚更有层次和观感,不需要付诸太多便可一触而及。

    他想爱她,青涩……这样的文字像决堤的水不停的渗入脑壳,所谓文学不外乎创造这样的与众不同的底子,让处于不同情境的人在不同的地点认同或感动。而之于我的有过之的影响力该是震撼,敢于选题,敢于触及不可见的想,敢于无意的见,也敢于拥抱与亲密。人的真在过去中铺陈,时间截止在2010年7月1日。

    最好的支持,就是无声的尊重,是不要想象,只一味的读字,而不是用自己的感情亵渎。最好的认同就是承认存在,有些东西不可比,诸如2012年的7月走不回从前,对于趋同大众的人来说,时间总是走向看不见的未来,我和大多数人一样看得见自己的普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8-23 14:09)
标签:

杂谈

分类: 幽幽心香

    想较劲,和自己的心。

    外面阳光很好,初秋的风吹进窗户,竟少有的凉,这明媚凉爽的天告诉我,已适宜出行。

    可心,三天未下楼,做女人的事,缝一个巨大的十字绣,小小的一角,是长城的远远的转弯。

    可心,在密密的针线下,想着的是另外的事。这社会,最有权的不仅仅是官员,还有社会底层的无赖们,“我是流氓我怕谁”和“我爸是李刚”的阶层同样是社会时弊。这些,离我们很远也离我们很近,有时你的手伸开就能触到,如果我们不是他们,我们该怎么办?有消息说,要征房产税了,我担心的不是自己那两套房子,本不是为了赚钱存在,所以也不会在乎多出点钱。只是,打着调整房价旗号的征税,到底会富裕了谁?那些靠租房生活的人会把成本转嫁给租户,本就买不起房子的租户要承担更高昂的租金,当然,也许政府能将房价调到和高昂的租金一个价位,那么他们才有避雨茅舍吧?万一不成,会不会和美国金融危机时一样,在广场上搭个帐篷?在社会福利内容还没到普济众生的时候,即使多一点的征税最后都会成为社会底层沉重的负担,在富人们可以选择100万和1000万的时候,他们选择的却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5-24 22:02)
标签:

杂谈

分类: 细细议论

    心情出奇的糟糕,击败了我善战的思维,一片混沌,思想模糊成黏糊糊的浆糊,粘住了我的手脚。

    人这一生走来走去,走到最后,不知道还有几人值得牵挂,电话都找不到回声,问候都无人应答,期盼都会变成墙,连承诺也都会变成背弃……就像撒出去的庞大的渔网,收获的是一条条张牙舞爪的食人鱼,在你喜悦的感受重力的时候把你一口口的吞掉,然后,吃得饱饱的它们挥舞着得意的爪子离去。

    总听人讲有人背叛人的故事,也知道有一种无功自居的人,更知道慈禧因为自傲玩弄了一把大清朝,人若不自知是不是就和动物不是人却偏要觉得自己是人是一个道理?

    这社会总需要各种各样的人存在,越丑的更能衬托美的,越蠢的更能衬托聪明的,越肥胖的更能衬托苗条的。这样的事也总会发生,当那些丑的、蠢的,肥硕的偶尔得意时,自然要把他们受的伤害找回来,他们怎么能容忍美的、聪明的、苗条的存在?即使不能完全消灭美,他们也会想办法遮盖美,比如给美的东西泼上一勺大粪,又或者大肆嚎叫着乌鸦比百灵美的消息,只要这社会变得分不得美丑了,他们就觉得舒服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4-06 22:27)
标签:

杂谈

分类: 匆匆旅程

    清明,小春假。阳光处处都好,从自己熟悉的地方来到了别人熟悉的地方。走在这花花世界里,虽盛装一场,却又行色匆匆。这样的走马观花,对花、对自己都是一场敷衍。花儿开不到心里,花香穿不透心田。最后的结局,只是又一次的忽略:非寻香,不赏花,倒不如轻抚着这城垣上久经风雨的青砖,穿越过诗风词海的宋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2-12 18:03)
标签:

杂谈

分类: 幽幽心香

    刚过了冬的春,还没有花朵,可一些莺莺燕燕却早迫不及待的取消了假寐,趁着时令的机会,堕落在红尘里,唧唧啾啾的在光秃秃的枝干上吟唱。

    鸟在外面制造着假惺惺的春天,听说,春天,在屋内只需一个角落就好。据说,有烛光、有琥珀色的酒,还有暧昧,是不是人一旦幸福就忘记要隐藏秘密,所以,春光宣泄,湮灭了整个正月。有的人就是这样,不用奔波过大街小巷,只在一个路口,就能等来春天。所谓幸运,不外乎一只妖,思忖着下凡,而用尽心机。

    春花既然没开,蜜蜂蝴蝶还没有来,明明要来的是采摘的蜜,是花擎起蕊,是蜜蜂展开刺,是堕落的激吻即将穿越!花开花落,生存死亡,亘古的规律。花要落,才知珍惜花开时,有花堪则只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人要死,才知活的珍贵,一日一时惜光阴,莫待万事成蹉跎。花开距离花落,生存距离死亡,都有一个娇媚的过程,在长短的过程里,是谁悲悯着死亡,拼命施洒着化肥,去制造着繁花盛开的春天?花一旦开,就会香甜了蜜蜂的未来,留下的,只是自己走近的死亡。死亡,就是花的看客,花开的越艳,越盛,他就会走的有多近。可花,总是尽情的开,即使面对死亡依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