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TheInchWorm

The Inch Worm

        -- Paul MacCarteny

 

Inchworm, inchworm
 Measuring the marigolds
You and your arithmetic
 You'll probably go far

 

Inch worm, inch worm
 Measuring the marigolds
Could it be, stop and see
 How beautiful they are
 
Two and two are four
 Four and four are eight
 Eight and eight are sixteen
 Sixteen and sixteen are thirty-two
 
 Inchworm, inchworm
 Measuring the marigolds
You and your arithmetic
 You'll probably go far
 
 Inchworm, inchworm
 Measuring the marigolds
Seems to me you'd stop and see
 How beautiful they are

博文
(2016-05-08 17:23)

 

去年春天,父母亲搬离了原先的房子。等清明回家时,是侄儿给我带的路。在一处完全不熟悉的区域,一条长长

的小街深处。努力记下门牌号码和街旁的标志物。
但第二天还是迷路了。老家春天的太阳亮亮的,有些间歇的风。花了一些时间打电话给家人,辨认着路旁茂密的

小叶榕树和竹园......终于找到家门口时,有点难过。

跟朋友半开玩笑,说第一次,居然不认得回家的路。

很多年了,总是想起记忆里最早的那个家,到现在还会时常梦见旧家的绿色油漆墙,光线幽暗的厨房和养了小鸡

的阳台。从4岁到10岁,正是小孩子记忆最重要的阶段吧。记得那幢涂了暖黄色涂料,门拱砌成半圆顶的板式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林中路

徐芸

当代水墨

分类: 谈艺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母亲节

风信子

分类: 家人爱

 

北欧春天来得迟,与南方相比,奥斯陆的早春这才刚刚开始。

嗯,或许也并非迟到,不过是不急不徐,缓缓延展开的时间和古老的秩序。

最爱的小花纷纷从院子四处冒出来。只消一两场雨,花苞全伸展开了,可爱得叫人雀跃不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29 22:30)
标签:

廖一梅

剧作集

周云蓬

分类: 家人爱

 

 

 

去年一直存放在姐姐家,没能带回的书。

此刻的心境可以安静地阅读,依然喜爱一些句子。

才发现,与过去的阅读相比,此时的心境和时间,有那么一些不同,一切又都那么妥贴...

 

 

 

相信我,上天会厚待那些勇敢的、坚强的、多情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25 07:11)
标签:

云南

清明

爱之回望

分类: 山水忆


清明返回故乡,行程早在去年预定。
懂得堪舆的朋友,言谈间竟推算出老家祖母坟冢的玄机。
虽只是提醒,倒被我留意了去。一直放在心上。
只是等,等这冬天结束。这个等,渐渐化成一种隐约的期许和意志。
有时在梦中,仿佛见到那片遥远的红土,干涩,但坚实。荆棘灰绿矮小,生得倔强。
这是父亲的那个村庄。而母亲的村子,藏在深山。小时候回家要走一天山路,一路
遇见野生的山茶,初春天开得艳红。有时一棵瘦高的枝干上,独独开一朵。

不知祖父母有没有和哥哥在一起。

深藏在云南腹地的这一方水土,离开得实在是很久!很久!以为可以漂泊很远,或
许无论多远都没有关系。但冥冥之中,维系着血液和精神的那条纽带,终于还是将
我拉回来,拉得很近。


一.  香樟
美丽的香樟树,静静围绕在哥哥的墓地四周。
那一天异常晴朗。是记忆中典型的云南的春天。晋宁是哥哥十七岁下乡做知青的地
方,不远处即望得见滇池。云南天干,但樟树和松树却绿得那么好,那篷木槿也还
继续发着叶子。植一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bob

dylan

holmenkollen

分类: 旅途上

 

 



                                                                       钢笔  22x29cm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18 13:21)


归来

早先的画,有八个年头了。那时和朋友在上海莫干山合用一间画室,刚刚结束个展。
“带翅的人”系列有十多件作品,几乎全部被收藏。留下的也只是记忆跟一点照片。

重要的是,画总归是自己的一部分延续,期望落入的是好人家,被深深懂得和爱护,
至少是一个欣赏。一些画至今不知道收藏者何人,有的因为由画及人,倒成了知己。

此画有些记忆和故事,但都已完全不重要了。最好的是,她完成了一次旅行和回归,
最终也算是躲过命运的劫数。若继续留在一个不再放心的别处,那实在委屈了她。
开头和结尾,我和她都在那儿,没有假定和预设。只那样待在一起。

注定在,总是在。

当我拥抱她的时候,满心的喜爱和庆幸。归来就好,多么好!
和她对视的时候,以为她冲我眨了眨眼睛,我也微笑着,冲她眨了眨眼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12 08:35)
标签:

北极光

神秘园

lofoten

分类: 旅途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14 20:23)
标签:

杂谈

分类: 山水忆

      

                                                                    春天里,铃兰一束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9 18:56)


                                            礼 物


             “我们有时候感觉被什么所阻挡,但是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快乐!
             挪威一点都不冷,你有我们呢!”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