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丁孝森
丁孝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774
  • 关注人气: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天涯博客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09-04-22 13:48)
分类: 新诗散文
QQ:1145335947

诗歌文章,亦发于此。

http://dingaihe.blog.tianya.cn/


屏簫函劍盦卅歲集

http://vdisk.weibo.com/s/e3kBTR9YujGq/1451398728


批黼抹黻盦诗词论编

http://vdisk.weibo.com/s/e3kBTR9YFQj2/1453109608


综万象馆散文集

http://vdisk.weibo.com/s/e3kBTR9YDz12/145343107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忘荃诗

屏箫函剑盦诗词摘句

佳句车水马龙,络绎不绝;潘江陆海,缠绵自矜。诚欲高卧东山,垂钓南国,奈天下骚坛何?二十则为一段。

 

[杯中天地相思绝,楼外江湖风雨频。 芍药诗为灯下侣,芙蓉剑是枕边人。][别后腰围湘竹瘦,中颜色菊花黄。 忍看鸾信思钗约,怕叠罗衫损汗][影影灵犀原误解,姗姗骨自多情。 敢期暮雨朝云约,空盼金钗钿盒盟。][玉管慵敲骨句,罗衣犹染美人 蓦然落泪缘情障,特地呵天藉酒狂。][典衣都为酬桃叶,沽酒还须对菊花。 天地沧桑生肺腑,江湖恩怨付琵琶。][照影自然方外色,凌波岂是世间人。 羞闻颜貌比湘女,懒逞风姿赛洛神。][漫凭修竹寒吟袖,谁驾回风抚彗星。 颂德文章铺四海,关心消息隔重屏。][空余紫气冲银汉,无复霜锋斩白蛇。 四海英雄谁驻眼,八方虎豹正张牙。][隔窗身觉红棉冷,调柱指怜瑶瑟阴。应怨萧郎少才气,不关谢女悔初心。][一规明月合欢扇,十春风蛱蝶裙。 醉后秋波何滟滟,归来幽自纷纷。][漫期娲后补天漏,忍看共工隤地维。 中夏哑羊何可愍,南山隐豹讵能师。][上下银瓶心绪乱,来回青鸟羽书频。 万般憔悴供愁句,一种缠绵付美人。][忍看蝉鬓化虹去,不见蝶裙行雨来。] [一路樱花归缓缓,满城烟雨鬓凉凉。 ][如何病甚兼贫甚,无奈情多更泪多。 弹指生涯千劫难,锥头噩万心魔。][美人未必怜才子,浊酒长须伴绮诗。 ][舞我花前少年剑,酬伊楼上美人箫。 久谙别恨灯难剪,一起相思亦娇。][愿将千尺珊瑚树,换得三生连理缘。][有酒暂忘铭骨事,无由可赠定情诗。][少年志似龙腾剑,中岁情如凤咽箫。 ]

 

[频赠宝钗多密约,轻分罗带不同心。][夜深静看梅花影,寂寞身姿映粉墙。][昨夜西林风雨骤,拾来枫叶作花看。][东皇何鸷忍,驱遣风雨紧。百万美人魂,一夜收拾尽。] [风拂青青杨桺髻,湿衫隔雨看梳头。][ 流水暗移舴,落花偷渡桥。 沾衣春雨细,藏树鸟鸣遥。][贪觑美人笑,惊成亡国奴。 一时芳卉丑,几日醉魂酥。][黯淡帝星何怅惘,不能保国保婵娟。] [言语缠绵非惜我,肝肠凄冷久嫌卿。][屮屮聚时无一诺,匆匆别后已三生。少年自是阅人少,错认无情是有情。][三千愁绪三生果,一点灵犀一世情。][赤胆无多新爱悦,冷肠已绝旧情缘。][孽海无边悬命易,情天虽好久居难。][雨后最多萧飒意,惊闻楼外卖花声。][ 刻意人前寻酒醉,漫将心事谱琴丝。 ][斯人寂寞甲天下,负手野亭看暮云。 ][灯前检点涂鸦稿,半是伤心负气诗。][香阵不因寒暮怯,金衣偏向冷霜开。 ][纵使鸾胶续情意,应难獭髓补伤痕。][倭堕髻中簪翡翠,合欢被上绣鸳鸯。 燕儿语闹凭肩语,栀子香输贴鬓香。][泪千行作相思隶,肠百结成重恨臣。空负箫心跟剑气,算来事事不如人。]

 

[心醉佳人倾国日,魂销天女散花时。][ 空绕花铃怜小小,漫啼珠泪惜颦颦。 ][仙裙难曳留飞燕,星阙谁通觅太真。][枉写绮诗三百首,何曾消受美人恩。 ][醒来夜半人间静,鸳瓦上流银汉声。] [火精剑舞彻空电,焦尾琴翻太古雷。][ 青裙难掩倾城色,素袜端宜微步行。 照影人愁魄化,凌波神女怨情生。][当年遗佩缠绵意,此日瓶寂寞心。][未吮樱桃唇上露,空迷秋水目中情。 愿同竹马青槑伴,永结连枝比翼盟。][桃花不尽袭人气,杨无边落帽风。][ 眉间愁怨我先觉,心内温柔卿未知。 月地云阶通款曲,情天孽海属相思。][龙吟腰下剑,蚕食鬓间霜。 ][恹恹名士病多日,渺渺美人天一方。 似水流年空自惜,如云情事总难忘。][雨沐风餐博尝味,箫心剑态负狂名。 江山有限黜才士,诗酒无边供忏情。][红豆相思空自诉,玉钗心事未曾谙。 无端歌哭为情累,有限青春被酒耽。][火树银花心自醉,抱梁捣药难成。

唯能病酒空销恨,无奈逃禅久讳情。][敢期精石三生约,漫忆天台绝代。贝叶灵文求慧剑,勤劬参破美人禅。][激扬议论雄狮吼,慷慨文章玄豹胎。][此日中原风鹤警,何时南海明珠还。][忏情书信何由寄,贻爱言辞尚未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忘荃诗

屏箫函剑盦诗菁华录

 

七言律诗

 

落魄 

欲出红尘忘苦辛,星槎何处到云津。杯中天地相思绝,楼外江湖风雨频。 

芍药诗为灯下侣,芙蓉剑是枕边人。倘逢桃叶应惭见,依旧他乡落魄身。 

 

误解 

天风凄凛露华清,永夜凭阑珠泪横。影影灵犀原误解,姗姗骨自多情。 

敢期暮雨朝云约,空盼金钗钿盒盟。妩媚玉箫如有意,不辞辛苦待三生。

 

无题

羁旅乾坤多苦辛,最为珍重是兰因。能怀情窦即才子,大有灵犀便美人。

汉水虚无环珮女,巫山惝恍雨云神。未通籍空惆怅,何况红尘有限身。

 

无题

九天碧露未知寒,此夜星辰谁与看。一线灵犀通尚易,三生比翼约才难。

巫山云雨倏然散,沧海鲛珠次第干。飞燕风来留不住,吹箫王子久期鸾。

 

无题 

一旦相思讵可更,生来此骨负深情。箫心衹为美人荡,剑气聊因赤县横。

里空常乘彩凤,酒余便欲掣长鲸。何时能践钿钗约,对我娉婷调玉筝。

 

感旧 

温馨款我胡麻饭,灯下失魂形太憨。红豆相思空自诉,玉钗心事未曾谙。 

无端歌哭为情累,有限青春被酒耽。怕是参商成永隔,无缘素手再分柑。 

 

有怀

罗袜凌波是洛神,也从解佩汉江津。艳情大可怜骨,侠气不妨销美人。

惊见昭仪枕边月,痴看甘后帐中春。齿牙怕咬樱桃破,已热冰清姑射身。

 

才晓

乍逢姑射便销魂,明月春风酒一尊。痴醉哪知缘是劫,沧桑才晓怨为恩。

蹉跎海誓山盟约,恐怕梅妻鹤子婚。宁可相思珠有泪,忍教慧剑断情根。

 

唤我

一去凌波何处寻,泓泓醉眼记青琴。箫心似换禅心定,剑气终成酒气深。

山峡朝云从以后,江湖夜雨到如今。旧时风景应难再,唤我温柔是孝森。

亦要

桃李春风裙角乱,霓虹灯影眼波明。无双才子岂非我,第一美人从是卿。

已有灵犀通款曲,定成侣证痴情。虽怀石烂海枯意,亦要天荒地老盟。

 

无题

飘零湖海几离分,何处酒醺。侠士气多年少事,美人情款中云。

销愁可有黄金药,遣恨空凭清绮文。愿作腰间连理带,朝朝相伴石榴裙。

 

暧昧

紫玉红牙白璧堂,眼前卅六是鸳鸯。桃花团扇遮秋水,杏子单衫印汗

神女无心生暧昧,襄王有意怕仓黄。如何转羡隔银汉,咫尺天涯更怅望。

  

别后 

碧城十二曲栏长,新月荷塘夜未央。别后腰围湘竹瘦,中颜色菊花黄。 

忍看鸾信思钗约,怕叠罗衫损汗。容易情人湖海隔,旧时嫣笑断回肠。 

 

咏鹤

丹顶白衣如雪纷,偶然清唳九皋闻。梳毛夜警三危露,展翅朝凌五色云。

华表归来伤郭旧,西湖隐去伴梅薰。扪参历井弋人远,不与鹪鹩成一群。

   

白莲 

空江铺碧绝埃尘,素练罗裙倾国身。照影自然方外色,凌波岂是世间人。 

羞闻颜貌比湘女,懒逞风姿赛洛神。独立黄昏惆怅绝,斜阳无数水粼粼。

 

咏剑 

巨阙鱼肠属一家,龙囚瑶匣倍吁嗟。空余紫气冲银汉,无复霜锋斩白蛇。 

四海英雄谁驻眼,八方虎豹正张牙。能惆怅风云外,消受神州日影斜。 

 

不见 

回首平生铭骨事,半如流水半如云。一规明月合欢扇,十里春风蛱蝶裙。 

醉后秋波何滟滟,归来幽自纷纷。中宵久立虹桥上,见婵娟不见君。 

 

踏青 

山鬟淡淡茫茫,袅袅风吹百和。一路樱花归缓缓,满城烟雨鬓凉凉。 

似忘携手踏青久,又忆临鸾画黛长。绛树如今在何所,为谁膏沐为谁妆。 

 

咏水 

涂罢额黄金粉明,卷舒风带鬓清。青裙难掩倾城色,素袜端宜微步行。 

照影人愁魄化,凌波神女怨情生。琼英不食尘间火,羞与花作弟兄。 

 

怀人 

玉纤为我破甘橙,抵死温柔不可名。未吮樱桃唇上露,空迷秋水目中情。 

愿同竹马青伴,永结连枝比翼盟。可惜家无珠百斛,敢将芳意诉飞琼。 

 

无题

伤春病酒葬华年,已误佳期自惘然。天上女牛终有会,尘间桃李总无缘。

敢期精石三生约,漫忆天台绝代僊。贝叶灵文求慧剑,勤劬参破美人禅。

 

感旧

月波不似秋波滟,骨醉柔情霞晕腮。司马援琴虚有意,景纯散豆愧无才。

迟回残双飞翼,小劫相思一寸灰。弄玉骖鸾共萧史,寻春已误剩余哀。

  

往事

三生有幸遇云英,互述悲欢肝胆倾。久立亭中春雨薄,联吟湖畔月华明。

精魂惝恍定非,恩怨纠缠才是情。渺渺美人银汉隔,零星往事碧烟轻。

 

自题

落魄经年黄海滨,清狂琴挑是前尘。飘灯迷雨多残㝱,旧恨新愁关美人。

慧剑斩情无奈事,枯禅入定自由身。天花沾袂拂难去,独识相思滋味真。

  

无题

雨昏灯冷思悠悠,红豆空抛第几秋。丧我精魂招我泪,猜伊心事畏伊愁。

惺忪迷更寥寞,徙倚情天不自由。颇羡蜻蜓多际幸,尚能停在玉搔头。

 

情人节

玫瑰香泽市街盈,更杂鸳鸯笑语声。但使灵犀通一线,岂须仙卉遗双成。

此时灯下漫寻醉,何日花前来定情。又倚阑干风露里,春星数尽泪珠横。

 

相思

玉宇琼楼十二层,柔情似水不能胜。临醒处最惆怅,爱到深时绝怨憎。

休要兰因成絮果,勿虚此世待他生。相思熏得中肠热,莫怪萧郎狂饮冰。

 

咏蝴蝶

韩凭容貌赛蛾眉,回舞霓裳绝世姿。飞翼金闺和绛阙,偷越女与吴姬。

风流岂逊三变,潇洒应齐杜牧之。怕是已忘前世约,庄周迷㝱枉然痴。

 

绣句何时不恨兼,上元长隔水精帘。从知红豆憎因爱,重省青梅酸亦甜。

有限青春方朔误,无端歌哭密嫌。依然消渴相如病,敢索明珰敢凤占。

 

一见

一见钟情不可分,风流讵共杜司勋。相如才子红丝砚,姑射人白练裙。

眼底秋波知惜我,中楚雨解怜君。满笺绮语秖空想,难敌春心是酒醺。

 

见志卿兄丙申除夕文字,枨触有感,丁酉元夕,诗以赠之

难免乾坤岁月侵,中宵回梦偶沾襟。飘零更觉江湖阔,经历才知感慨深。

讵会沧桑磨侠骨,定当缱绻保心。少年意气中年悟,一并裁成长短吟。

 

何如

不再中年文献胪,枯禅境界看乘除。行云神女爱憎远,割席管宁朋友疏。

三十已过吾老矣,江湖久别尔何如。可能相会似当日,共说人间少读书。

 

劝酬

幸有因缘识太真,静听珠串出樱唇。碧瑶杯劝黄封酒,红豆词酬青眼人。

终究怕完今聚会,可能看尽此星辰。路灯特地温柔照,双影偷偷合一身。

 

空余

十年飞絮与飘萍,袖手棋枰鬓尚青。赤县自横处士议,太微多见老人星。

慨慷仍有侠情在,愤嫉空余剑气零。恐怕支离技已绝,江湖满地有龙腥。

 

新婚

碧城窗外碧桃红,誓约今成白首同。姑射身姿分绰约,比干心窍逊玲珑。

十三行写洛神赋,廿四番吹花信风。素面朝天梳洗懒,赢来张敞画眉工。

 

聊凭

终成絮果负兰因,不见凌波罗袜尘。未识班昭谈妙义,可逢萧史解凝颦。

飘零知少人窥宋,缱绻伤多自感甄。中岁心情同谢傅,聊凭丝竹遣愁频。

 

初恋

一路松风鸣夏虫,月朦胧语更朦胧。开情窦比莲花洁,抱思如枫叶红。

侣定须三世记,灵犀不必五丁通。未忘嫣笑占星次,室女难谐射手宫。

 

依旧

江湖依旧是衰颓,火树银花谁与偎。久苦缠绵摩诘疾,偶倾放达季鹰杯。

醉时难稳多情骨,劫后虽留一寸灰。此世应无红袖惜,恐成子鹤与婚梅。

 

 

 

刻意

飘零难免此心颓,刻意伤春第几回。自苦缠绵司马病,还停潦倒少陵杯。

人间久恨眼难雨,劫后相思骨易灰。身在江南同陆凯,为谁轻折一枝

 

無題

空王未礼礼温柔,岂顾朝朝珠泪流。弱水木兰舟不渡,情天五色石难修。

桑田沧海相思劫,断雨残云几世愁。惆怅美人银汉隔,西楼吹彻玉箫秋。

 

无题

落魄江湖自伤,岂从小杜学轻狂。终难一洗相思骨,最易屡生重恨肠。

里长寻僊子影,衣中不染美人。惜无金屋兼珠玉,唯有缠绵情未央。

 

娉婷

娉婷一见涌心潮,衹是空吹引凤箫。弱水三千痴爱久,碧城十二美人遥。

雨云巫峡总飘忽,珠佩汉江终寂寥。彩石炼成天可补,沧桑万变恨难销。

 

田园

细雨低飞三两燕,庭中闲走酒微酣。鸡冠花放百团赤,鸭跖生千点蓝。

隐户芭蕉风淅淅,隔墻杨柳发毵毵。瓦盆留有搔头菊,想到陶公不觉惭。

 

无题

依旧江湖漂泊身,十年尝遍万悲辛。狂歌痛饮便名士,騃雨痴云即美人。

证果情天欢绪倍,葬身恨海泪痕频。可怜忧郁已经惯,何处灵丹解我颦。

 

有感

生来好学爱追根,格物明心探本原。银汉尚非全世界,地球不过小乾坤。

身边宇宙岂恒在,眼里星辰原旧痕。我本红尘沧海粟,依然飘泊自销魂。

 

咏雾霾

每来城市总长萦,阻碍车宝马行。天地不殊风景异,江山犹在雾霾横。

目睛难睇楼台矗,肝肺易招羸病生。谁会步虚银汉挽,妖氛万里一朝清。

 

黄景仁

仲则虽为山谷裔,风流太白心仪。自然赤县无双士,岂乾隆第一诗。

薄命应同长吉恨,绮怀不逊玉溪痴。怜君落魄钦君慧,每读辞章陨泪丝。

 

一见美人心便倾,风流何逊许飞琼。胡天胡地神光合,非雾非烟骨轻。

可惜姻缘成渺渺,敢期裙衩誓生生。愿为忘我痴儿女,不管乾坤管情。

 

不怪

轻薄铢衣僊骨透,飘扬蕙带楚腰伸。芙蓉绰约美人色,蜥蜴分明处子身。

一语才通知性契,三生愿定惜缘珍。可憎石尉好轻怒,不怪昭君误妙姻。

 

第一

红尘能识岂无因,难得灵犀定要珍。无双才子相如病,第一美人姑射身。

悱恻枉怀巫峡女,凄凉徒赋洛川神。此时方觉忏情晚,旧日温柔似不真。

 

信有

一寸相思一寸痴,灯前空局少瑶棋。箫心剑气岂无也,彩凤灵犀信有之。

当日才人辜美女,此时爱海托情诗。难留飞燕乘风去,惆怅萧郎忏已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9 23:01)
标签:

杂谈

分类: 新诗散文

2017年6月前微信整理

现在想来,我,二十岁前是一种人,三十岁前是另一种人,三十岁后又是一种人。

我是这样一个人:外表是水,内心是冰,万年冰下有一团太阳火。

三十岁后,不与天下人论诗。

三十年来,只用心干了两件事:谈了场失败的恋爱和写诗。

总结一下我的人生信仰:爱情和亲情上的儒家主义者,社会上的道家主义者,审美上的反刻奇主义者,现实上的科学主义者,政治上的宪政主义者。不信宗教、中医、武术、占卜、风水以及许多东西。

固然厌恶专政,但是我又怎么会欣赏民主呢?

大约是去年,我在走路,忽然意识到,我此生精神上会永远孤独,并且没有任何人和事物能来慰藉这孤独,即使我的旧日爱情失而复得。当我跨过孤独的门槛,就再也跨不回去了。

改高晓松歌词:

我有太多诗和远方的田野,却不得不忍受眼前的苟且

我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为了逃离那片海不顾一切

客观的自我评价: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诗才和文化。

农民被网络上的所谓知识分子严重妖魔化了,农民就得喜欢看春晚?一群连限定词都不会用的蠢货,也就只能在微博上肆意盎然地指点江山了。

王尔德名言:男人的脸是自传,女人的脸是小说。我不喜欢看女人的小说,当然也不喜欢看男人的自传。我喜欢看男人的小说,女人的自传。

实在不想与别人共情,虽然我有极强的共情的能力。我太擅长理解体会别人的痛苦,但从没人理解体会过我的痛苦。我真的不是一个无知的树洞。

爱情,这东西,极其肤浅而且致命,如同毒品。让你长时间处在幻觉中。不是一般人能够消费的。

绝对不能赋予反自由以自由,绝对不能承认反文化为文化。这么简单而根本的政治法律常识,是很多伪自由主义者和伪多元文化主义者所暗昧的。有知识和智慧,方有道德。自由主义和多元文化主义,必须建筑在正确道德是非观的坐标系内。

人的高雅,绝不会是片面的高雅,必定是全面的高雅;人的庸俗,绝不会是片面的庸俗,必定是全面的庸俗。

日光终是肤浅的

阴影才是深刻的

村上春树思想并不深刻,难得的是叙事从容不迫的态度。无比芜杂的心绪,这本书,给我最大的启示,就是不要忽视琐屑日常的喜好。文学并不为所谓深刻所垄断。比如抽烟,红梅也好,爱喜也好,就没有书写的价值了吗?文学研究现象,我很早就明白的道理,读到这本书,才算真正有体会。

写文章,我一般只用“日光”,不用“阳光”。尤其是诗歌。审美上,阳光比日光庸俗。日,是齿音,读起来有金属质地的清冷感。我“遣词洁癖”的又一例证。

许渊冲翻译柳宗元《江雪》,“独钓寒江雪”译成Is fishing snow in lonely boat。在大学时,就听说这人识翻译界的牛人。谁料,小学语文没学好啊。雪竟然可以钓?常识也没学好啊。看到这些名教授的水平,我怎么能允许自己不骄傲呢?不骄傲,对得起我的满腹诗书吗?

爱猫狗人士给猫狗做了绝育手术,皇帝也是这么爱太监的。

喜欢说诗和远方的文艺青年,都不会写诗或写不好诗。大诗人从来不把诗和远方当回事。诗人在哪里,诗就在那里。大诗人更喜欢谈钱,比如我。为什么?大诗人从不缺诗,只缺钱。人们喜欢谈他所缺乏的东西。

整日下雨,忽体味出陆龟蒙“闲阶雨过苔花润”的好来。虽然我宅在屋子里,并没见到它们。

辛弃疾最好的词句,就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真是令人怅惘不甘。元宵,中国古代的情人节,已少人知晓。大家都忙着关注西洋的情人节了。

我特别不喜欢一些遮蔽真相的日常用语。比如人去世了:称之为上天堂,那么这是在沿用基督教的概念,言外之意是有永恒的神和末日审判;称之为上西天,那么这是在沿用佛教的概念,言外之意是有超越轮回的佛和极乐净土;称之为归道山,那么这是在沿用道教的概念,言外之意是蝉蜕成了不朽的神仙。虽宗派不同,但这些哲学都建立在灵魂不朽的基础上。那么什么是灵魂?自语言学角度,灵魂本身也是过时的概念。死去的人,跟死去的玉米,死去的蚂蚁,死去的老鼠,没有任何区别。再美丽的人,再美丽的肉体也会腐烂,发臭,肮脏不堪。直面生命的真相,才能有意义地生活。

真爱的第一个征兆,在男孩身上是胆怯,在女孩身上是大胆。——雨果

青岛是天涯

杭州是天涯

当处处是天涯时

天涯也就没那么天涯了

村上春树小说里,男主人公经常独自开车去海边喝啤酒。我没有车,没有喝酒,甚至没抽烟。无数次从栈桥经过,今天第一次去。天气寒冷,行人寥落,只有无边的寂寞海潮。

我们人生的绝大多数时间在等待幸福,然而幸福往往是戈多,是等不到的。人们不是在享受幸福,而是在享受等待幸福。可悲的是,很多人搞混两者的区别。

所谓寂寞

就是别人在看春晚

而我

在玩贪吃蛇

《灌篮高手》我最喜欢的是樱木花道。但现实中,赤木晴子是永远不会喜欢樱木花道的。现在想来,赤木晴子跟《火影忍者》的春野樱一样,是令人讨厌的女主。

看人喷将美国White House 翻译成白宫,而不是白屋,他们以为翻译者太看重权力,为什么是白色的宫殿而不是白色的屋子?这群可怜虫,不知道宫的本义就是房屋。特指宫殿,是后起义。再者,不知道少年宫吗?所以说,无论左派右派,还是要多读点书,多掌握点知识。有知识,不一定有思想。但是,没知识,一定没思想。

女生不是因为觉得你有才华而喜欢你,而是因为喜欢你而觉得你有才华。

春联一副:“阆苑有书多附鹤,春城无处不飞花。”横批“神人居焉”。联语集李商隐、韩翃诗,朱彝尊《蕃锦集》中便有。横批出自《庄子》“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

库切《青春》“他走到哪儿都在口袋里放一本诗集,有时候是荷尔德林的.有时候是里尔克的,有时侯是巴列霍的。在火车里,他卖弄地把书拿出来,全神贯注其中。这是一个考验。只有非同一般的女孩才会赞赏他所读的东西,也才会在他身上看到非同一般的精神。但是火车上没有一个女孩子注意到他。这似乎是女孩子们到达英国之后首先学到的本事之一:对来自男人的表示不予注意。”

能让库切笑死。这本自传小说,到处在提诗,他本人又不以诗闻名,大约是失败的诗人。最崇拜诗歌的,往往都是写不好诗的。最喜欢作帝王师的,往往是搞不好政治的,比如李白。库切,不掩饰自己年轻时的愚蠢和幼稚,这种自我解剖,令人钦佩。别说女孩,这个世界上,真正懂诗的人,又有几个呢?跟懂相对论的人,一样或者更加稀少吧。

信佛的人,不学佛;学佛的人,不信佛。

世界上绝大多数不能用金钱衡量的东西,不是因为它们无价,而是因为它们不值钱。

“抽象”似乎是引自日语的汉语词。这词大约是对“abstract”的意译。抽,从手,由声,本义是拉出。象,象物字,即大象。此处的“象”是“形像”的“像”的假借字。“抽象”,本字应写作“抽像”。“像”,似也。“形像”,形似也。可见,“像”是可见的、具体的。“抽象”,动宾短语,义即从具体、可见的形像中抽离出来。

每个人都会寻欢作乐,但只有诗人会悲伤地寻欢作乐。

年纪越轻,越喜欢深刻;年纪越大,越喜欢肤浅。世界太肤浅,灵魂太深刻。要么毁灭,要么玩世不恭。

我不得不鄙视,那些推崇胡适、张爱玲、胡兰成、纳兰性德、人间词话的可怜人们。尤其是胡适,不可救药的庸才的最爱。庸才的偶像是标准的庸才。

广场舞终于污染到农村。听到绝妙的描述,有人搬着肚子去跳舞。

我性格上最大的优点,就是从不关心无关人员的琐事。每当听到鸡毛蒜皮,浑身不适。我一直不理解,人们为什么热衷于谈与自己生命毫无关系的人事。

京东打折,本来想买些文言诗集。后来想想,他们还不如我写得好,于是兴趣索然。以后,基本不会买书了。

以常人遇我,以常人待之;以国士遇我,以国士待之;以知己遇我,以知己待之。

像追寻诗和远方,这样看似文艺,实则庸俗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说的。我走到哪里,哪里就是诗。至于远方,海子说,远方除了远,一无所有。

尼采“有不少能使思想者陷人绝望的情况,其中包括这样一种认识:非逻辑性对人而言是必要的,从 非逻辑性中能产生许多美好的事物。非逻辑性深深地扎根于激情、语言、艺术、宗教乃至给生活带来价值的一切之中,以至于人们不可能摆脱它而又不同时彻底摧毁这些美好的事物。只有过于天真的人才会相信能将人的自然天性转变为纯粹的逻辑性。 即便可以在不同程度上接近这一目标,一路上也遭受多么惨重的损失!人即使再有理性,也不时地需要自然的天性,即对万事万物的一种非逻辑的基本态度。”

非逻辑性,就是非理性。我喜欢雨天,讨厌晴天,这就是非理性。爱情,就是非理性、非逻辑的。正因为如此,爱情才会有一层浪漫主义的薄纱覆盖在上面。相反,理性的婚姻,往往会被打上庸俗的标签。这大约是浪漫主义给后人的影响。艺术家,往往是错误的,但往往是迷人的;科学家,往往是正确的,但往往是乏味的。科学家如不注意,容易把职业理性带到感情领域,忽视非理性与反理性的区别,不知不觉杀死非理性。大部分科学家的诗,是没法看的。

我一直无法理解人们怕鬼。人们其实怕的不是鬼,怕的是死。如果我碰到一只鬼,肯定会很激动,老兄,你是鬼啊。太好了。原来灵魂是永恒不灭的啊。来,我们讨论一下轮回之道吧。这世界上,还有比灵魂永恒不灭,更令人期待的事情吗?

尼采“宗教和艺术虽是世界之花,但并不比茎干离世界之根更近。从宗教和艺术并不能更好地理解事物的本质, 尽管几乎所有人都对此深信不疑。谬误使得人变得如此深沉、细腻、富于想象力,以至于宗教和艺术之类的花朵得以绽开。 纯粹的认识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倘若谁能向我们揭开世界的本质,谁就会使我们所有人大失所望而痛苦万分。并非作为物自体的世界,而是作为表象(作为谬误)的世界如此富有意义,如此深沉奇特,如此孕生苦乐。”

艺术帮我们理解、塑造内心,与外物本无关系。世界本是无趣的,人们赋予其有趣。以前我说过,科学研究规律,艺术研究现象。哲学介于科学、艺术之间,地位其实很尴尬。哲学在格物的领域,已经被科学碾压得支离破碎。哲学研究规律,在艺术领域施展拳脚,显得极其干枯。罗素曾说,尼采是个文学家。言外之意,大约说他不是正统的哲学家。但是,正因为尼采的文学性,他的哲学,才有长久的魅力。哲学,本质应该是人文学,而非科学。

忽然意识到,我潜意识里,一直为“生活在别处”的哲学所误导。“我”明明存在于此际此地,存在于空虚的我,我却到处在找“我”。

爱我所爱,恨我所恨。想我所想,忘我所忘。

你不会因为别人对你好,而爱上她;你也不会因为别人对你不好,而不爱她。这正是爱情的迷人和犯贱之处。

今天读朱彝尊送他弟弟朱彝鉴去山阴的诗,才知道,山阴县就在今天绍兴市的柯桥区和越城区。朱彝尊,来过萧山,在西小江舟宿,被城管扣过船。山阴,如果你读《世说新语》,会知道有太多名士,在这活动过。比如王子猷居山阴,雪夜访戴的故事。当时戴安道在剡县,也就是今天的嵊州市。嵊州小吃,在杭州很常见。

绍兴,有必要去一趟。沈园、兰亭、鉴湖、青藤书屋、天姥山、曹娥庙、戒珠寺。读诗文,经常见,难免亲切。

李梦阳、何景明的“文必秦汉,诗必盛唐”,后人讥诋不已。如果改成“文先秦汉,诗先盛唐。”则无大问题。不过,我会说“文先魏晋,诗先晚唐。”魏晋文章晚唐诗,文字中第一义谛。先学古而后才可创新。当今网人作文言,说话尚未利落,便叫嚷创新、实验,愚妄至此。他们本质是文言界的胡适。新名词,并非不可用,不过得先有章太炎般的古文功底,才可用。

时间,不过是为了方便叙述而创造出的术语。怀念过去,我们怀念的不是“过去的时间”。因为根本不存在“时间”这一客体,更谈不上“过去的时间”。我们怀念的是“过去的运动过程”。我们可以回到过去吗?永远不可以。记忆也不可以。记忆总是失真的。你是在追忆似水年华吗?你只是在篡改过去人物外在和心理运动的轨迹。运动,是不可重复的,“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无论通过文字,还是影像,人们只能看到过去干瘪的尸体。

为什么人在回忆过去时,总是用第三视角(即上帝视角),彷佛看别人的故事?因为不用第三视角,用第一视角,你不知道你是在回忆,你会以为你正在经验。第三视角,是人区别过去与现在的最重要的视角手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忘荃诗

自題《屏簫函劍盦集》

誰識真珠密字傷,滄桑幾歷肺肝涼。

偶思少歲簫情蕩,久忘青春劍氣長。

繾綣相思枉蘇武,飄零窮骨豈王昌。

詩西崑與詞西浙,徒得天花一瓣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5 01:27)
标签:

杂谈

分类: 忘荃诗

終為

幾回暗祈路還迢,偷看驚鴻靜婉腰。

楊柳風撩輕鬢亂,霓虹燈映海棠嬌。

難禁秋水禪心蕩,終為棃渦劍氣銷。

雖是藐姑能惜我,不牽素手便嫌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3 16:39)
分类: 忘荃诗

一見

欲憎還喜是珠娘,起我琴心銷我狂。

一見鍾情青眼永,三生密約赤繩長。

能看玉靨忘天老,可倚香肩到地荒。

點點溫馨雖瑣屑,卻常半日細思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2 15:11)
标签:

杂谈

分类: 忘荃诗

黃槑雨

午睡醒來多少閒,久看鵲鏡損朱顏。

衣衫亦濕西湖雨,針線何曾是小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1 22:33)
分类: 忘蹄词

蝶戀花

寂寞乾坤成小隱。花落花開,憐惜應無份。雨撲雙唇算一吻,蕭條衹有涼風近。

往事傷心春後筍。緣起盟寒,歌哭有誰問。慧劍斬情還不忍,多情卻是多情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新诗散文

订婚为什么送黄花鱼?

民间订婚时,为何送黄花鱼?黄花是菊花之义,大约古时黄色菊花最为常见,便用黄花来指代菊花。黄花鱼,鳞片呈黄色,如同黄花,由此得名。黄花不畏惧寒冷,成为气节的象征。黄花多指代高士隐士遗老等,也指代守节操的女子,如所谓的黄花闺女。黄花闺女有处女之义。

处女本义即闺女,待在家中的妇女,引申为未曾有过性关系的女子。可见,处男一词,是由处女一词拟构的。处男,用来指未曾有过性关系的男子,是不太符合语法的,因为古时男人,并不能总待在家中,如同今日的宅男。

黄花是贞洁的象征,鱼是交欢生殖的象征,这大约就是黄花鱼的象征义。但是民间人士,多半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了。中华田园女权,对此习俗,恐怕会嗤之以鼻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网珊诗话

侍姑射僊館詩話丁酉編

1、朱彝尊「茅柴酒薄留故人,破甑夜燒風折木。 」村釀之極劣者,云茅柴酒。甑,炊具。詩乃朱彝尊過丘姓友所作。其實,酒亦未必惡,甑亦未必破。如此寫,更有山野氣而已。末句讀來何其溫馨。

2、明人贈悼毛文龍詩:錢謙益《寄東江毛總戎文龍》「鴨綠江頭建鼓旗,間關百戰壯軍威。 青天自許孤忠在,赤手親擒叛將歸。夜靜舉烽連鹿島,月明傳箭過鼉磯。 紛紛肉食皆臣子,絕域看君臥鐵衣。」

吳國華《挽毛大將軍詩》「昨夜營星色黯然,訃音忽向路人傳。但嗟韓信成擒日,不見蒙恬禦敵年。功業已沈沙磧雨,精靈猶鎖海門煙。好收戰骨鴟夷裏,歸葬西湖岳墓邊。」字裏行間,於袁崇煥擅殺毛文龍,頗有微辭。毛文龍如韓信、蒙恬、伍子胥、岳飛,其視袁崇煥如何,可想而知。

3、王漁洋「黃巾滿地海堧深」,以黃巾喻鄭成功,白璧之玷,誠大義有虧。章太炎對此頗為譏詆,深中漁洋之病。漁洋許是以此避禍。

4、王漁洋詩,太喜用地名,難免《括地誌》之譏也。

5、跳,平聲。杜甫詩「魚跳日映山」。

6、吳兆騫《秋笳集》「已見酒家藏李燮,誰從幕下問王修。」《後漢書》「二兄受害,文姬乃告父門生王成曰:“君執義先公,有古人之節。今委君以六尺之孤,李氏存滅,其在君矣。”成感其義,乃將燮乘江東入下,入徐州界內,令變名姓為酒家傭,而成賣卜於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