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57篇)
国外 (2篇)
个人资料
红色海棠
红色海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357
  • 关注人气: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同城博客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汽车遥控器
加载中…
博文
(2019-09-22 21:11)

九月的柯桥,风景如画。9月20日至22日,“诗画运河 行摄柯桥”全国媒体聚焦浙东大运河·柯桥鉴湖活动如期举行。台风“塔巴” “应约”到来,非但没有影响,反而为这座江南山水小镇凭添烟雨水墨画之美感。期间,充满民俗风情与文化意蕴的活动丰富多彩,还举行了“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摄影基地”授牌与开拍仪式。

 走鲁镇游鉴湖恍如穿越

柯岩风景区为首批国家4A级旅游景区,由柯岩、鉴湖、鲁镇三大特色景点组成。夜色笼罩的鲁镇,祥林嫂拄着拐杖踯躅街头、阿Q因“偷盗罪”在镇公所受审、戏台上的贺老六正念到“哭么不要哭,我会待你好地……”刹那间,时光似乎穿越进了鲁迅小说中的年代,就连脚下的千年石板路亦被晚霞映得泛出记忆的光泽。

坐进鉴湖中荡漾的乌篷小船,看一眼两岸的景,听一声吴音小调,枕水入梦,恍然身处桃源。落日的黄昏,伫立在桥头,看着晚归的乌篷船悠悠划过,又远去,消失在浅浅的暮色中。

柯岩鲁镇景区下属柯桥旅游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20 13:07)

表姐最近与先生去欧洲旅游,回来时,手腕上多了一块精致的瑞士梅花手表。前几日,她喜滋滋来家里亮给我看,姐夫却在一旁笑着说,我让她再买块好一点的,她就喜欢梅花。表姐说,我看着手表就开心,那是圆了心中四十年的一个梦啊。

表姐虽长我10多岁,但我俩处得像亲姐妹。她与姐夫是在农村插队时认识的。开朗健谈的表姐,在我成年后,就喜欢把心里的一些秘密告诉我,所以我知道表姐心中的梗:当年结婚,表姐看中的“三大件”里,有一件是瑞士梅花表,她两位闺蜜结婚也都买了梅花表。当年,百货公司的柜台前,表姐一双大眼睛在120元上海牌女表和200元的瑞士梅花女表之间游离了多时,最终因舍不得多拿那七八十元,一跺脚,选择了上海坤表。表姐结婚在1978年冬,那时正值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手表、自行车、缝纫机“三大件”虽得凭票供应,却也是年轻人结婚的标配,其时,家中父母、舅叔、姑嫂都会全员行动,助新人达标圆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5 12:02)
标签:

杂谈

大年初一,值班。整理着照片,不由的想爸爸了。世界还在欢天喜地过节,父亲却已经离我们而去,望不见其项背,唯有心中陡升的思念,化作泪水模糊了双眼。

看自己如今的照片,眉眼间已添仓桑,那是父亲走后给我留下的悲伤,也是父亲的走,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悲伤。父亲是我身边第一个走的至亲至爱,这份悲痛无疑是切肤和深刻的。

2018冬至夜深,我在自己连连呼叫“爸爸”的梦话中惊醒。爸爸,你真是去了另一个世界了吗?哪个世界真的存在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9 16:47)
标签:

想念父亲

悼念

分类: 2018

父亲走了两周了,我还是止不住的想念他老人家。

 

这种哀伤,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消失,估计以后的日子里,一直会伴随着我吧。

 

他走的时候,是那么的决然,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7月11日,我从若尔盖出差回来。在周末7月14日上午,就拉着老公去给爸爸做寿衣,然后去医院陪父亲,同时又在淘宝上下单了一双全手工的老北京布底的布鞋。因为我出差前几天就发现爸爸人不太好,有热度,人极其没精神。但自从爸爸2017年3月病了以后,整个2017年我已经推掉能推掉的全部外出的事,基本上可以说没有踏出过嘉兴。2017年11月,爸爸转院到了常春滕老年医院后,白天的陪护除了护工,妈妈一早就搭我的车到了医院陪爸爸,黄昏的时候我下了班就去医院替换妈妈,等护工吃了饭洗了澡后,我在19点-20点左右回家,妹妹则是隔一天的黄昏下班后过来,那天我就可以早一点回家吃饭。我的周末则全部在医院陪爸爸,这16个月,我过的是全年无休的日子。有时候也有觉得挺不住的时候,但我还是咬牙挺了过来。

 

7月22日,店里打来电话,说寿衣做好,可以来取了。我又拖了2天才把取衣凭证给老公,让他去取。25日傍晚,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8 16:19)
标签:

想念父亲

分类: 2018

今天是爸爸二七的日子。去寺院做二七佛事回来的路上,路过老年医院门口,不由的想起父亲在住院的那些日子,我仿佛看到自己推着轮椅上的父亲,我边与爸爸唠叨着琐事,边缓缓从医院的大门口小路上走过;又仿佛看到父亲用左手指点着要走哪条小道;转弯到花园路时,从医院的西门望进去,路边的小树依然挺拔,开春的时候,我常常推着父亲在小枫树边停下来,折一枝枫叶递到他左手上,他会拿起来看很久。回到病房,让我插在矿泉水瓶里……想着想着,泪水不禁夺眶而出……爸爸,你在那边好过的好吗?

 

佛事的间隙,我们四人去看了爸爸安放骨灰的祖先堂,里面打扫的很干净,一尘不染,这让我很安慰。三拜爸爸,嘴里喃喃说着,您老人家省吃俭用了一辈子,那了那边就不要省了,好好过啊。

 

父亲病了16个月,走了。我唯一的遗憾就是,他走得早了些,80周岁,我还没有尽够孝啊。

 

回想父亲在家的日子,家是完整的,大家是开心的,吃什么都很香。爸爸,您为什么走得这么早,不能再陪我和妈妈些年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30 14:33)
标签:

拜别父亲

悼念

分类: 2018

2018年7月26日11点,爸爸走了,我的心似乎被掏空了一半。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男人,带着对我全部的爱,走了。可恶的脑梗损坏了他的语言功能,虽然病了16个月,却没有留下片言只语。病中,神志一直清醒的他,发现自己讲话已经含混不清别人听不懂时,从此拒绝了说话。自尊心如此之强,让我悲伤不已。

当天下午,刚刚在百花殡仪馆长念厅安顿好父亲,天空突然雷鸣电闪,大雨滂沱。老天,你也在为爸爸送行吗?

爸爸突发严重脑梗是在2017年3月14日清晨,送到医院时,已经半身瘫痪且吐得一塌糊涂。吐出的东西呈深粽色,明显是肠胃道在出血。不敢用溶栓,还因为他平时已经在吃溶栓的药法华令。只能保守抢救和治疗。

 

医生们对爸爸严重的病情不乐观,但爸爸出乎意料地抢救了过来。我们只知道爸爸从此右半身瘫痪不能动弹,却不知爸爸的语言功能和吞咽功能也已经遭到了严重损伤,他老人家已经不能自主吞咽放在嘴巴里的全部食物了。在爸爸病了三个月和五个月左右的时候,在我的坚持要求下,做了两次吞咽造影发现,每次食物喂进他嘴里,只能是东西多了才能被迫往食道里推,且推进去食物有一小半流进了气管。陪着爸爸做造影的我,转声无语哽咽,泪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30 08:38)
分类: 2017

11月的最后一天了,爸爸在11月23日转到了第一医院老年分院。转去的时候发着低热、不轻的腹泻。还好刘加良主任精到的医术、护理部主任朱巧英热情的关照、病房里暖暖的空调、护士长周到的帮助……让我与妈妈的心定了很多,感受到了在一院缺少的人文关怀和温暖。

 

在第一医院住了这么久,就是想着爸爸的身体还是得治疗跟上,纯粹的康复,老爸年纪大、身体基础差,不太适合。但是从小对一院的情感和对一院的依赖,在这次老爸住院的8个月里全 然崩溃。无论是神经内科还是康复科,科室的主任都是那么的hei。也许,这与医院的考核、制度有关,但是他们的内心深处,到底是不是就是现在表现出来的态度?我们是伤心地离开神经内科、气愤地离开康复科的,两位主任的医术倒是没有看到过,却是领教了他们的愚蠢、见识了他们无德。这副丑恶的嘴脸我们是不会忘记的,但我们一直没有明显表露出来,这里也就不再细说了,也是为了不让自己再恶心。

 

爸爸现在体温正常了,腹泻还需进一步治疗。

 

爸爸,快点好起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0-20 09:15)

昨天是混乱的一天。

 

由于爸爸几天体温起起落落,高时39度,低时36度,康复科的医生已经无法招架,于是,前天晚上联系了ICU主任。昨天一早,主任就过来会诊,决定暂由ICU接管治疗。

 

上午9点刚刚过,我在办公室就接到妈妈微信,告知,ICU会诊后提出切气管、换空肠管等措施。我顿时感觉四肢无力,人也有点发抖。忙坐下喝了口水定定心,就急忙丢下手中的工作,冲向医院。路上。用车里的蓝牙电话把事情告诉了老张。等主任查完房,他详细说明了爸爸肺部感染的严重性、造成的原因和下去的结果。提出了三种方法,一是他们接管后,制订治疗方案,继续维持现状治疗,希望用抗生素把炎症压下去;二是改胃管为空肠管;三是装气管和切气管。谈话出来,我与妈妈和急忙赶来的妹妹、老公商量,决定接受第一个方案。我签了一堆转科同意这类的纸张。这时时间已经近中午,妹妹说既然她已经向单位请了假,今天白天就由她在医院陪爸爸了。老张送妈妈回家,我回到了单位。

 

下午3点开始,妹妹微信群里发来一段一段语音,说ICU的医生工我们签一堆字,包括病危通知书。并说有些她不敢签。这时,虽然我心中着急,但已经比上午镇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8 20:22)
标签:

杂谈

守在老爸病榻前,此刻,他体温38.3.

从16日晚开始,老爸又开始发热,CT显示肺部感染。三天里,体温忽高忽下,高时39度,低下来又36.6,尤如过山车,老爸已经瘦得可能只有110来斤的病体,怎么受得了啊。住院伊始,老爸体重160斤啊。

用了两种抗生素后,周一傍晚17:45我离开医院前,老爸出了一身汗,退烧了。给老爸换了汗湿的睡衣、枕套和被套后,我是放心地回家的,觉得爸爸退烧了,他今晚可以好好睡一觉了。可是22:00点,护工微信告知,老爸体温升至38.8了,我吓得人一下子发抖了,赶紧找了件厚衣服,伞也忘初拿,冲进雨里,与老公驱车到了医院。

医生已开了退烧的药在用,2小时后,老爸开始出汗了,而且是大汗淋漓,浑身湿透。500cc氯化钾盐水也挂上了。

想着家里还有80岁的老母亲在等消息,老公送我先回了家。已是周二凌晨1:05分,果然不安的妈妈还在等我。

洗洗睡下,2:50接到老公微信,说老爸体温正常了,一切已换干净,准备回家了。

这样维持到今天周三中午,老爸都没有体温上去。下午2点半,我一到医院,守在病床边的妈妈说,你爸又39度了。

我心情猛地一沉。用了医生开的退烧药,无用;用冰袋枕着,体温稍稍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