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旅者杂记_苏门答腊
旅者杂记_苏门答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1,398
  • 关注人气:61,5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文章及图片均为原创
如转载须经本人同意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关注博主
草根名博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锐博客
 

 

欢迎进入锐博客首页
博文

         花的寿命很短,大自然的四季,许多花一季都过不去,有的花更是昙花一现,当她们还没有彻底展示最妖媚的那一瞬间时,就已经夭折,花瓣飘落。就是那些生命力比较旺盛的花,也还是在这世间留下短暂的生命,来年再来世重见那短暂的光阴。

花在热带地区常年见其身影,她们不断地重复着往复的生命,和那里的阳光一样,她们总是那么耀眼、鲜艳。有的花也可谓是长寿,不过长寿的花,总是有惹人嫌的地方,登不了大雅之堂,当年的华莱士在东南亚赤道上,就发现了一种花,此花其臭、其丑,后来这种花变成中文,就叫了“腐尸花”,听其名就知其味,更知其丑。

世间花万千种种,古今中外咏花美句,颂花美诗也是万千种种,花还是躲不过她们短暂的生命,花瓣落地很快枯萎,凋零满地。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人老珠黄就如那飘落满地的黄花,秋风过后,飘雪落地,她们的生命最后也是覆上了白装。来年再次轮回,笑容还是会再上她们的眉梢,花季的时候,她们会继续传播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八十年代初,我工作的单位在地安门后门桥,这里是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有几座古建筑,据说在清朝的时候,这里是官府的一个衙门。往院子的深处去,可以看到有一座建筑像庙,那里是舞美组的车间,大家都管那里叫大庙。

在黄镇当文化部长的时候,本来是准备给单位在和平门盖一个剧场,可是老艺术家们都反对,觉得离家太远不去。后来就在后门桥的院子里把过去的旧建筑拆了,盖了栋宿舍,还画了块地皮准备盖剧场,当时在院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当她把手风琴奏响,回眸一笑时,我完全忘记了这是在哪里,手中的照相机也不知道应该如何使用了,耳边回响的斯拉夫舞曲,渐渐的随着迷幻的乐声在空气中飘向远方。眼前的景象,犹如蒙太奇,在乐声的迷幻中,把自己切换回到那遥远的过去,在工厂礼堂的舞台上,我在工厂宣传队的乐队里,拉着手风琴为宣传队的舞蹈伴奏,轻快的节奏,伴着那些舞蹈者的舞步,在工厂礼堂里回旋着,“红色娘子军”中的“炊事班长和女兵”的旋律,在记忆中回旋,在记忆中飘荡。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深秋的落叶飘散尽后,霜叶落下的那点残红不见了踪影,唯有那凄凄荒草,还在那里固守着那点淡黄的色彩,伴着秋风在那里摇曳,当那一抹斜阳,以略带寒意的暖色调再渲染那些枯草时,有道是: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

记得那年初夏,鸟语花香,绿草茵茵,我们漫步在绿草丛中,望着湖中那一汪清水,宛如茵茵脸上笑出的酒窝,笑的很淡然、真诚,柳枝在风中发出的细微响动,如抚弄茵茵那柔腰而富有弹性的搐动,风中传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京城又飘雪花了,飘下的雪花落地即化,随着云层加厚,雪也是越下越大,一切景物都被覆盖上了雪白的颜色。闲暇的时候,总是盼着看雪听风的日子,也许是岁月经历了过多的磨砺,已经失去了应有的棱角,淡化了曾经追求的欲望,只是要求得那一份淡然平和的心境,远离世俗的浮华。

当京城再飘雪的时候,心又耐不住寂寞,总是想着雪天逛胡同最惬意的事情,这就难免会回味起那街角、街边的涮肉。京城最讲究的就是吃铜炉木炭火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在印尼多巴湖,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失恋的,自己无法解脱,后来求助于圣经,但是一个问题一直在迷惑他,是先有的圣经,还是先有的人。他的失恋是因为爱的人去世了,他告诉我,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借用泰戈尔的两句诗,来表达拍摄这些作品时的心情和感触,'有一个夜晚我烧毁了所有的记忆,从此我的梦就透明了,有一个早晨我扔掉了所有的昨天,从此我的脚步就轻盈了'

女儿nini拍摄于 Hawaii Volcanoes National Park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对老北京的记忆,特别是对胡同生活的记忆,已经是渐渐淡忘了。虽然自己原籍不是北京人,可打小就生活在这老四九城里,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还有那些京味儿的食品。大半辈子生活在北京,对老北京过去的一切,总还归存有一份念想,现在想寻回过去那一点点生活记忆,已经很难,那些总归是已经逝去的记忆。记得老舍先生好像这样讲过:心中记得的景象与眼前看见的忽然碰到一处,碰出一些泪来,这就叫作“掺”吧。其实,这些记忆归到底,我想还是与生活的那些岁月,有割不断的千丝万缕的联系,非常岁月有非常记忆,虽然那已经是翻过去的一页。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行摄匆匆,走过镇远,只是一切都太新,没有了感觉。 介绍是摘自百度百科:镇远古镇是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镇远县名镇,位于舞阳河畔,四周皆山。河水蜿蜒,以“S”形穿城而过,北岸为旧府城,南岸为旧卫城,远观颇似太极图。两城池皆为明代所建,现尚存部分城墙和城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这里的骑楼街,规模堪称宏大,其建筑风格有别于东南亚的骑楼街,相比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的骑楼街,绝对可以称为高大上,东南亚的骑楼街在这里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这些骑楼街从开埠至今已有近百年历史,这里不知道曾经出现过多少商界大亨、码头大班。骑楼街的新西旅店,在民国时期更是叫响东南亚。这里大大小小的骑楼街东西南北贯穿着这座小城,这座百年商埠的骑楼城,就是广西梧州。

广西梧州骑楼街的建筑历史,据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