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关于。
我从未拥有你,我却能感觉到你。你从未言语,我却能听到你。我们素未谋面,但是我爱你。
博文
置顶: (2009-10-16 17:57)
标签:

摄。pan-chol

分类: 【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LOFTER6D2C8E78E2D1FB78EE2738DCD040887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光阴之箭已经穿越年轮,抵达2015。
在这个南方温暖的新年元旦里,我们凝望着波澜壮阔的中国,仍然能听到,那些向往美好的心声有如横扫九州的滚滚春潮。

面对新年,人们常认为从此可以放下过去,同时无限畅想未来。然而,过去一直是未来的因果线索,历史也从未真正受到任何人工时间刻度的束缚,它一直自有逻辑。

2014年发生的许多事,可以在2013年里找到缘由伏笔。我们也相信,在2015年,同样还会感受到来自2014年的雷霆万钧。

是的,我们刚刚度过了雷霆万钧的一年。在这一年, 四十多只大老虎被打落在地,他们中包括四名副国级及以上官员。尽管这场被称为“输不起”的反腐斗争早在一年前已显露端倪,但它对国家和民族的深远影响,或许才刚刚开始。

人们往往期盼自己能躬逢一个大时代,但真当身处其中时,又是否有能力完整了解时代的面目与意义?

当然,这并不妨碍我们要努力在当下绽放真实的自己,就像每一个被历史铭记的大时代,都曾留下过独一无二的生动印记。

刚刚过去的2014,当然还不仅仅只有打虎拍蝇。它确立了“宪法日”,对依法治国、宪法权威表达了信仰与敬畏;它加大了简政放权,鼓励全民创业;它是宣示“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刚到部队,我就被机关挑到通信股帮助工作,到机关才发觉,我学的通信工程专业与基层部队的通信业务完全是两码事。

“两节”期间,负责收发报刊信件的老士官要休假,把工作移交给我,走前向我交代:“报纸信件一周来一次。没人认领的信就放柜子里,柜子里有好多没人领的退信,你要是觉得碍事就清一清。”

那段日子,我索性把邮袋里的信一股脑倒出来,简单地分类,区分信件、贺年卡,信件又分出退信和来信。

信堆中3封白色信封的退信引起了我的注意,退信理由是查无此人。信封上写着:四川省重庆市垫江县澄溪镇中学,爱妻杜文娟收。这是写给妻子的家书,是为数不多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27 09:42)

时过境迁,如今20多年过去,再重新梳理那一小段平淡琐碎的日子,我恍然发现,那是我生命里真正灿烂和值得怀念的片段。

那年,我穿了不太合身的新军装,满心欢喜,自觉很像一个军人时,刚18岁。父亲很不信任地问母亲,娃还小,能吃得了那份苦吗?在父亲眼里,我还是个不会生活的嫩娃娃。

我怀着向新生活进发的满腔激情,看不见父母眉宇间的忐忑与牵挂,一心要去认识一个新世界。

要去的地方是新疆,在内地人看来,那是苍凉而偏僻的远方。可对我,却是一种诱惑,一种无法阻挡的向往。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出远门,新鲜与好奇,把年轻单纯的心塞得满满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7 20:39)

回家的路

2011.04

 



   

近日,收到家信,信是父亲写的,只有简短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沉痛悼念许椿老师】2011年12月22日凌晨两点,天津师范大学许椿老师,因课堂上突发脑出血,经抢救无效,在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不幸逝世。许椿老师是新闻传播学院广告学系系主任,副教授,是天津新闻界新生代记忆中完美的导师。再读许椿老师经典名言,只想说一句:许爷,我们很爱你。             ——今晚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0-11-29 00:54)

如果周末不上班,会做些什么呢?这一天确实是无聊且漫长的,如果之前并没有计划。

前几周都去爬山,那会正是初冬,还算温暖,我和她背着相机拿着DV,运动装,漫山遍野的黄叶被我们踩得碎响,我喜欢这样的声音,容易让人心里特别平静。很多人,看到枯叶就会悲伤,我也不能免俗,想着时光又这么快的在我身后枯萎了,自己还是老样子,在努力的一些事情似乎没有大起色,心中便又酸楚。不过,我还是比较享受爬山的过程的,尤其是爬到山顶的时候,站在山顶看着远方的市区,芝麻大的汽车沿着一条线穿来穿去,站在山顶上,吹着来自林间的风,在那个灿烂的下午,闭上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到,完全的让自己放松。站上几分钟,然后再缓缓的睁开眼睛,眼睛逐渐明亮起来,山林万物的声音又逐渐的清晰,重新看着这一切,我曾会想,山底下的人会不会知道有个人站在高处默默的把他们拍了下来。很多人,都不能很自然的面对镜头,起初我觉得自己懂得这种不自然便能应付自如,我们坐在那儿,背后偏右是另一座山,弧线形,丛丛树木,山底上立一亭,蓝蓝的天,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我爱极了这样的你。时不时的总会想起那几句台词,想起关于你的那些故事,你可曾知道我有多么希望你能过的很好。

     常常会想起那一年的下午,我站在舞台的中央,穿着少系了一扣子的粉色小褂,紫色长裙,脚下还蹬着小了一码的黑色布鞋。第一句台词,高声娇吟道:哥哥,说的是我吗?

     就是这一句台词,震慑了在场的所有人。然后我听到了台下一阵哄笑。

     几年后,大家再翻起当时的相册,大概已经不记得整个故事的情节,但是一说起那场戏,说起我,小邵便会带头来上一句:哥哥,说的是我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前日,我乘着阳光一路向北,从济南到天津。刚下火车,一阵寒风使衣着单薄的我浑身打颤。天津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温暖,这样的寒冷让我对这个城市有了一点点陌生,在我离开四个多月之后。

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南门的生意真是越来越好了,天冷了,露天的商贩扎起棚子,内存足粮,备战寒冬。原本在校园里游荡的付村大妈已经退居南门桥外,随便找了一家旅馆住下,睡得并不踏实,床太软了。

第二日校园的清晨,还是冷清。

下午回济,站票。检票上车,那个靠窗的清瘦的女人,三十多岁的样子,脸面泛黄,只有脸颊两侧稍有些红色,眼睛却是明亮有神,她的手并不是一般女人那样的纤美和光滑,是布满老茧的手,一身浅绿色的布衣显得那么朴素,看的出来她是一个农村妇女,有些羞涩不安的表情想必她是很少出门的。她一直侧坐着,占很少的空子,紧紧地贴着窗户盯着外面。过了一会,一个男人从窗外敲玻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日爬山后,在山下的小吃街吃饭。

一个穿着破皮衣的中年人坐在离我不远处的露天餐桌上吃东西,有四十多岁的样子,蓬头垢面,脸面乌黑,破皮衣下是件类似校服的运动衣,显然是小很多的,想必这人是乞丐吧。

我看见他时,他手里拿着两串煮白菜,他吃的很慢,似乎并不容易下咽。他吃了一串后,站起来转身,一个老者对他相对,此人也是衣着褴褛,年纪偏大,六十来岁了,也是和他一样的处境。老者看了他一眼,似乎是相识的,脸上露出笑容,便握住那中年人的手臂。中年人背对着我,不知他说了些什么,两人便就坐下了。说了几句话,中年人把剩下的一串煮白菜给老者吃,从那眼神就看得出来,老者似乎也有些饥饿的,可他还是礼貌的推让了。中年人又再给他,老者才接过吃了,他吃的很香,并满怀感激的朝中年人笑笑。

这一幕让我突然间感动了,一串煮白菜未必能填饱肚子,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简单,我有一口吃的就让你吃一口,天这么冷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